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989章 遍地蛛网(上)

跟曹福泉的谈话,令陈太忠的感触颇深,秘书长说话做事非常有性格,这还在其次——他陈某人更有性格。

他是真真正正地没想到,姓曹的居然是一心做事的人,而且人家表示,不怕杜书记有成见,因为自己是出于公心。

这个情况,就实实在在地太罕见了,陈主任一时都以为,这货是不是在玩弄什么花样,于是他给李无锋打个电话求证,曹福泉是出身于林业厅的。

“那家伙就是个愣头青,当初在厅里,就不服任何人,”李厅长听说这个名字,也是一阵苦笑,“听说他去了寿喜之后,一个常务副市长就要压下市长和市委书记,你该能想到他有多霸道了吧?”

这还真是大牛人物,陈太忠听得也禁不住咋舌,就算曹市长身后站着省委书记,做为空降兵能同时力撼党政一把手,那也是了不得了——更别说那时候杜毅还只是省长。

“曹福泉那人,是个做事的,”接下来,祖宝玉也对此人做出了评价,“但是太忠,这个人看着性子直,其实心眼也不大,他不阴人但是记仇。”

这简直是哥们儿的翻版嘛,陈太忠有点明白,这曹福泉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了,哥们儿也从不阴人——嗯,好吧,是很少阴人。

那么今天跟秘书长的对话,就应该是真正的共识了,不过同时,陈主任也很清楚——自己怕是要跟姓曹的一直敌对下去了。

敌对也无所谓,只要大家都是做事的,那就算了,陈太忠也没想着要跟杜毅的人搞好关系,曹福泉想跟他搞好关系,他也不会稀罕。

事实上,对陈太忠和文明办来说,这就是最好的结果了。

这个分析出来了,可他总觉得有什么事情没办,仔细想一想,啧,合着是忘了跟秦主任汇报一声了——老秦都知道自己要跟曹福泉碰面了,今天的事情就不要藏着了。

于是,年轻的副主任给领导打个电话,简单地说一下见面的情况,“……反正我跟他不可能成为朋友,不过据我的多方了解,这个人说话还是算话的。”

“嗯,我也跟部长反应了一下情况,”秦连成在电话那边回答,对于小陈能主动打电话过来,他还是很欣慰的,“部长说了,正好这个干部家属调查表……让办公厅多分担一点压力,反正全国各地,都是宣教部副部长兼任文明办主任的。”

“问题是这个:曹福泉这是一厢情愿,他根本就不知道,杜毅为什么不支持文明办,”陈太忠听得咂巴一下嘴巴,“指望他分担责任,还真是未必能如愿。”

“他要是不履行义务,那就不要享受权力,”从这个回答上来听,秦连成对曹福泉还是有一些怨念——这是非常正常的,撇开曹秘书长那极具个性的做事方法不提,头上一个婆婆变成俩了,谁会高兴?

不过对小陈,秦主任还是很愿意掏心窝子的,于是他微微地透漏一点口风,“据我跟绍辉书记的分析,对文明办的工作,杜毅就算不支持,也不会拖后腿……尤其经办人是曹福泉的话,他进可攻退可守啊。”

啧,明白了,陈太忠这才明白,为什么曹秘书长虽然一开始表示了惊讶,然后就表示说,不怕杜书记计较。

此人做事出于公心是一方面,但是没准老杜也略略暗示过——你想插手文明办?嗯,也不是不可以,反正我对你是放手使用的嘛。

莫非是上面风向又有变化?陈太忠不得不这么猜测,换届已经拉开了帷幕,最近各大媒体上,关于一号首长南巡指示的宣传,力度不减反增,这意味着某些必得之心。

而对于杜毅甚或者蒙艺来说,他们的不表态,并不是说一定要反对,只是他们所代表的圈子想得到更多罢了,然而,随着日子一天天地过去,留给双方的时间也不多了。

没错,一号固然想让他的精神上纲要,不惜为此付出一定代价,但是想借此狮子大张嘴的主儿也得看清了——时间真的不多了。

那么相互间开始做一些试探和让步,也是有必要的,所谓讨价还价,可不就是这样吗?

想到这个可能,陈太忠甚至有点疑惑,曹福泉这次的莽撞,是不是装出来的?没准啊,这人是杜毅有意安排进来的棋子——老主任说得好,由省委秘书长出面,杜老板这是“进可攻退可守”,再合适不过的人选了。

还真是扑朔迷离……他禁不住暗叹一声,不过下一刻,他就将这份感慨丢到了脑后——这跟哥们儿有什么关系呢?

不管杜毅支持不支持,文明办的工作都是要进行下去的,而曹福泉愿意支持固然好,丫如果阳奉阴违的话——你敢阴人在先,就不要怪我阴人在后……虽然哥们儿真的很少阴人。

反正换一个领导,下面人就要跟着变化一些做事风格,这也是常态了,陈太忠一边这么碎碎念着,一边驱车向湖滨小区驶去,他很少有这么早回去的时候。

不过遗憾的是,回去之后他还要办公,别看还不到七点,雷蕾已经来了,她递给他一篇稿子,“帮我看一看,这么写行不行?”

陈太忠拿过来一看,才知道是天南日报想要报道一下,省文明办在报社设立了外联办,他禁不住哑然失笑,“我们租的是服务公司的印刷厂啊。”

再一问,他才知道,合着服务公司的韩总将此事汇报给了报社,一般人听了也就算了,可是胡主任听了就关注一下,给雷蕾布置一个任务——看能不能出篇稿子。

雷记者不好为这点事联系陈太忠,于是就步行过去,却正正地撞上李云彤刚签了合同,在跟其他两个人收拾房间。

李主任见雷蕾也不止一次了,知道这娃娃脸记者跟自家领导有点……反正是关系不错,于是就热情地介绍了一番,不过,傻大姐虽然耿直,却也没提及未来可能的发展——哪怕这记者是领导的好友,她只是把意义讲了一遍。

那么,雷蕾真的就写不了多少东西,其实胡主任对这篇文章的定义,就是豆腐块,除非能挖掘出比较深层次的东西,然而很遗憾,深层次的东西有,可不宜现在说。

“这个稿子……明天你可以联系一下新任的省委秘书长曹福泉,看他什么意思,”陈太忠看过之后,就评价了这么一句。

“省委秘书长?”雷蕾听得登时傻眼,她可没想到,自己能主动采访这种级别的领导,“那是省委常委吧?要不……让我们胡主任过去?”

“你去就行,去的级别太高,反而不好,”陈太忠摇摇头,他只是想试探一下,看曹秘书长到底是如何行事——老曹今天能不拘一格地见他一面,他自然也能送点主动给对方。

要是真让胡主任去采访,消息传到老潘和老秦耳中,那俩可不比曹秘书长这个棒槌,万一两人将疑问藏在心里不说,多少也会给他造成一点困惑。

“要是他不肯见我呢?”雷蕾还是有点不敢相信,“我该怎么说?”

“不见就不见嘛,”陈太总微微一笑,伸手去捉她微凸的下巴,“我还担心呢,那是常委,没准我家的小虎牙要移情别恋。”

“你……”雷蕾听得大怒,狠狠地瞪他一眼,“我跟你说,认识你之前,我一直洁身自好,认识你之后,也就你这么一个情人……你不要侮辱我!”

“哪儿有?”陈太忠禁不住干笑一声,心说哥们这嘴也真的不好,惹得雷蕾生气,于是他迅速扭转话题,“对了,李云彤没跟你说,我在梅林街遇到的事儿?”

“没说,遇到什么事儿了?”雷记者顺势接话,她背叛丈夫背叛得心安理得,但是她不认为自己是个人尽可夫的女人,太忠刚才的话,真的有点伤人,虽然她知道他只是想表示在乎自己,是无意的。

陈太忠将自己租房的经过说一遍,原本是想博佳人一笑,不成想雷蕾一个激灵,“什么?梅林街的强拆?坏了……晓莉已经去了,那个房主好像被防暴队的人打伤了。”

“什么?”陈太忠听得眉头一皱,刘晓莉这是唱的哪一出?“三层拆成二层的?不会这么巧吧?”

“就是那个,关键是房主被打伤了,”雷蕾点点头,“有人爆料,她就去看一看。”

“这不是胡闹吗?”陈太忠苦笑一声,“同情弱势群体没错,可她要了解清楚因果吧?”

“但是同情弱势群体,容易博眼球嘛,”雷蕾笑着回答,“商报是社会性报纸,要讲个销量和效益的。”

“她别是忘乎所以了吧?”陈太忠不满意地哼一声,心说新华北报可不就是这样滑入深渊的?因为利益的介入,媒体失去了公正的立场,最终沦落为摇旗呐喊的打手。

他本来是想由其发展,看刘晓莉会不会迷失了本心,但是转念一想,这点香火情还是要讲的,而且刘记者现在相当于是他的御用,出点事情,他的脸上也不好看,于是抬手拨个电话,“刘晓莉,你采访奚望去了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