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988章 一对棒槌(下)

“你不知道,”曹福泉将手里的文件很随意地卷成纸筒,在桌上轻敲两下,“对陈太忠……我能说冲话,可是你不行,别看你也是处级干部,还是我的秘书。”

“那是我理解错误,”秘书连连点头,“现在我再给他打个电话,语气和蔼一点……您看行吗?”

“不用了,”曹秘书长看一眼桌上的时钟,很随意地一摆手,“还有五分钟就下班了,我给他打……他还在省委吧?”

“还在,”秘书诚惶诚恐地点点头,跟着曹头儿是爽,自己错了也能知道错在什么地方,然而曹老大一旦觉得秘书不合手了,换的时候也是毫无商量。

陈太忠刚从秦连成办公室出来,就又接到了电话,一看还是那个号码,他真的有点不耐烦了,说不得接起来,很干脆地回答,“我的事情还要忙一会儿。”

“那就六点半,我是曹福泉,”令某人吃惊的是,电话里传出的,居然是秘书长的声音,“六点半,翔凤酒家见,没问题吧?”

陈太忠知道,翔凤酒家离省委也就一千米出头,曹秘书长居然肯给他半个小时的时间处理问题,做为一个堂堂的省委常委,对一个正处能有如此的态度,不能说是不体谅人。

可是曹福泉的做派,愈发地激起了他的不服气,心说见就见吧,我还怕你不成?“没问题,我尽快去。”

陈太忠是六点二十五到达翔凤酒家的,一说找曹福泉,服务员就将他领入了一个包间,这个酒家不大,就是个三层楼,曹秘书长在二层的一间包间。

陈太忠敲敲门,不待对方回答,就推门走了进去,四下一看,只看到一个高瘦、深眼窝的男子坐在沙发上,包间里只有曹福泉一人。

不等曹秘书长发话,陈某人就大喇喇地走上前,很随意地坐到了沙发上,“秘书长找我,有何贵干?”

曹福泉上下打量他半天,差不多沉默了一分钟,才沉声发话,“说句实话,我对你这个人的印象……非常糟糕。”

“实话好啊,”陈太忠听得就笑了起来,差不多笑了五秒钟,他才笑眯眯回一句,“你说的,也是我想说的,不需要改动一个字。”

“那么,我们已经就彼此的立场达成了共识,”曹福泉的眼睛微微一眯,从桌上摸起软中华,抽出一根自顾自地点上,根本没想着让对方一根。

“这是一个很坦诚的开头,”陈太忠笑着点点头,手向口袋里一伸,再拿出来的时候,已经多了一盒红色的香烟,他很随意地将烟盒一撕两半,从里面捏出一根来点上,同样的,他也没向对方让烟,“希望接下来的谈话,一样如此。”

曹福泉扫一眼那红色烟盒,微微一笑,“我的印象中,你好像不抽烟的。”

“我不抽烟,抽的是气势,”陈太忠微微一笑,轻描淡写地吐个烟圈,“要是你觉得这烟味道淡,我可以换雪茄。”

“不愧是背景深厚,特供熊猫随便拆,”曹福泉的脸上,泛起一丝嘲讽来,“明人不说暗话,文明办的工作,办公厅要抓起来。”

“我不同意,”陈太忠又猛猛地吸一口烟,接连吐了几个烟圈之后,才微微一笑,“我最烦摘桃子的了,而且我一生气……后果很严重。”

“哦,”曹福泉点点头,似笑非笑地看着他,“我生气的后果也很严重……真的。”

“你能隔着秦主任叫我过来,我也能隔着杜书记让你向某些人汇报,”陈太忠侧头看一眼门口的服务员,“给我来一提青岛啤酒……那么,你生气的后果,可以跟我说一下吗?”

“啧,”曹福泉听到这话,也禁不住嘬一下牙花子,他早知道姓陈的不好对付,却是没想到棘手若斯,“越过杜书记找我……比如说是谁?”

“你确定要试一试?”这次,轮到陈太忠似笑非笑地看他了。

“实话实说吧,你这个人,我非常不欣赏,”曹福泉能做到省委秘书长,也不是单纯的二愣子,他避重就轻——没办法,他虽然官大,但是比靠山的话,他真的比不过陈太忠,尤其这货比他还不讲理,“但是你做的工作,我认为是有意义的。”

“我也这么认为,”陈太忠大喇喇地点点头,然后话题一转,“那么,你想得到什么?”

“我不想得到什么,只是觉得这个工作需要支持,”曹福泉很坦然地一摊双手,“现在的社会风气,已经是不治理不行了……我不认为宣教部能单独完成这个工作。”

你能说得再惊世骇俗一点吗?陈太忠狐疑地看一看对方,然后略略一思索,才苦笑着摇摇头,“如果臧华说这个话,我可能会信。”

“这些成绩,应该是在宣教部和省委办公厅的协作下完成的,”曹福泉不以为意地撇一撇嘴,“如果说我想得到什么,那么就是这些了。”

陈太忠怔怔地看着他,居然就那么无语了,好半天他才摇一摇头,“真奇怪,你这种人也能上了副省。”

这话说得太过冒失,但是两人分属不同的阵营,而他的腰板硬实,所以一个小正处,也敢跟省委常委如此地挑衅。

“别以为只有正处才配有正义感,”曹福泉不屑地哼一声,“是非公道,留给别人说吧,现在,你可以提出你的条件。”

“你确定要加强对文明办的管理?”陈太忠似笑非笑地看着他。

“有话直接说,不要这么怪模怪样的,”曹福泉冷哼一声,很干脆地点点头,“我确定,文明办必须纳入办公厅的体系。”

“这话,你跟杜老板说去吧,”陈太忠不屑地笑一笑,正在此时,服务员拎着一提青岛啤酒进来了,他很随意地用手指掰开一瓶,看一看瓶盖上的日期,“过期了……这瓶我喝了,其他五瓶你给我换了。”

不顾服务员惊讶的眼光,他拿起啤酒咕咚咕咚灌了两口,才笑眯眯地看向曹福泉,“你知道不知道,杜老板为啥不支持文明办的工作呢?”

“啊?”曹福泉做梦也没想到,对方会问出这么一个问题来——这道理不是很简单吗?只要是黄家支持的,杜书记就要反对啊。

不怪他这么想,想他曹某人,几年前还是苦求一个林业厅的厅长还不得的主儿,眼下蹭地蹦到省委常委了,缺少相关的积淀,上层建筑里也没发展什么人脉,哪里考虑得到这些?

但是这话,陈太忠居然这么这么郑重其事地问出来了,说明里面必有缘故。

难道是……涉及上层博弈?曹福泉的脑中,自然而然地冒出了这个念头,于是他淡淡地看一眼服务员,“还等什么?去换。”

秘书长能点这个酒店,服务员也自然知道这位的能量,忙不迭转身走了,借着这个机会,曹秘书长的脑子疯狂转动,但是很遗憾,这个问题对他来说,真的太震撼了一点。

见到此场景,有人可能会说,杜毅做得不厚道,你既然把曹福泉提起来了,相关的忌讳你总该点一下吧,然而问题就在这里了——各位看官想一想,你要是杜毅,会点吗?

所以,曹秘书长真是被打了一记闷棍,事实上,这个可能性秦连成也想到了,秘书长过来抓权,没准……是懵懵懂懂的。

但是,秦主任是想到了,可他不像陈太忠一般,敢这么直接点出来,毕竟双方地位差了不止一点——也就是陈某人,敢直接说出来。

脑子里各种念头一闪,曹福泉发话了,“杜老板……一向也很重视文明办的工作的。”

“哈,”陈太忠听得就笑了起来,就这个答案,已经让他明白,曹福泉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了——说来也好笑,因为他敢问,所以知道了,倒是秦主任心存忌惮,目前还在苦思冥想曹秘书长插手文明办的各种动机。

“光笑没意思吧?”通过对方的反应,曹福泉已经知道,自己的答案出了问题。

答案出了问题,那就是丢了面子,但是他现在计较的,不是丢面子与否,而是他越发地重视起了这个问题——杜毅为什么不重视文明办?

答案是他不想接受的,但是偏偏地,他已经找到了真相,于是他轻咳一声沉声发话,“我做的事情,都是出于公心,我并不会收回对文明办的支持。”

我操,陈太忠第二次被震撼到了,直到这时,他才正色看一眼曹福泉,“可能会有点不合时宜……你确定吗?”

我真不敢确定,曹福泉心里苦笑,但是他这人办事就是犀利,“我非常确定,我的公心会得到杜书记的认可。”

他说这话也是有把握的,杜书记一向也是放手使用他的——就算做错了,只要动机是好的,就能得到杜老板的原谅。

一时间,陈太忠也有点佩服这货了,于是郑重表态,“我们不要干涉,只要支持。”

“必要的引导是必须的,”曹福泉坚持自己的原则,不肯让步。

“那么,就引导吧,我们有权力反对,”陈太忠也表态了,不过这是属于他个人的表态,老潘答应与否,跟他真的无关。

“好吧,那么接下来,饭就不用吃了吧?”曹福泉这货做事,还真的有个性,“我真的看你不顺眼。”

“你可以点上,自己吃,”陈太忠站起身向外走去,“服务员,买单……六瓶青岛啤酒!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