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987章 一对棒槌(上)

秦连成说得不是很客气,可是曹福泉更不客气,“宣教部就等于省委吗?听说文明办马上要升格为正厅,那么,必须强调省委的直接管理。”

正厅……猛然间,秦主任又有点拿不准对方的来意了,对方是来放火的呢,还是真的想纳入有效管理,还是说……想借这个光往文明办塞人。

不过不管怎么说,曹秘书长气场真的太强大了,总算是秦连成也有点底气,所以他没有直接草鸡,而是强调一句——老子这主任是副部长兼的,不是副秘书长,“那我还是要向潘部长请示,身为宣教的副部长,我是协助部长工作的。”

“哼,”曹福泉不满意地哼一声,就站起了身,“我不知道你都在想些什么,但是我这么坚持,也是为了文明办发展,我曹某人是做事的人,你打听一下就知道了……最后我强调一遍,文明办要纳入省委的有效领导。”

“劳动厅的事儿,是陈太忠操作的,”秦连成真的受不了啦,终于拽出终极大杀器,“这个事情,我做为领导,是放手让他去做的。”

“我会找他谈的,”曹福泉嘴角泛起一丝冷笑,走出门之前,还冷冷地留下一句,“我做事也会放手。”

你欺人太甚了吧?秦连成抬手就要打电话给陈太忠,可是想一想秘书长最后的话,居然就那么愣住了,好半天才叹口气——莫非姓曹的还存了将陈太忠裹挟进杜毅阵营的心思?

这个可能性……实在太小了一点,秦主任有点苦恼,遇上这种胡乱出牌的领导,他还真的有点无奈,只能感慨传言非虚——曹福泉的办事风格,真的是犀利得很。

看来,是得找部长汇报一下情况了,秦连成也等不到明天早上了,站起身走了出去,不过去一打问,知道部长出去还没回来。

就在他转身回去的时候,身后跟过一个人来,正是陈太忠,他喜眉笑眼地发话了,“头儿,我知道文化节该搞什么了……多亏荆老的提醒。”

“你先等等吧,”秦连成又好气又好笑地打断了他的话,权把子都要被人抢走了,他哪里还有什么心思听喜事儿?“来我办公室……”

“这货也欺人太甚了吧?”陈太忠听完下午的事情之后,也是惊得目瞪口呆,他自己是不规矩的典范,但是遇到同样不规矩的主儿,他还是有点不能接受,就这行事风格和情商,比之哥们儿都略有不及——这样的人也配做省委常委?

所以他摩拳擦掌地表忠心,“我该做点什么,您只管开口。”

“这个人的能力是有,只是在下面跋扈习惯了,还是没有很好地融入省委这个圈子,”秦连成淡淡地点评一下,“我能顶他几次,不过必要的时候,太忠你也得帮我分担点火力。”

“没问题,”陈太忠一边点头,一边就摸出了手机,“他要找我谈话?要不这样,我主动去找他谈吧?”

“也没必要,没准他是试探,”秦连成笑着摇摇头,反正他现在对上小陈,不需要隐瞒什么,“太忠你应该学会静观其变……嗯,荆老给你提了些什么建议?”

他疑问的尾音未落,陈太忠的手机就响了起来,他低头看一眼,脸上的表情登时变得异常古怪,“这个……其变,来得还是真快。”

给他打电话的,正是曹福泉的办公座机号,陈太忠并没有记录这个号码,但是省委的电话,是自有的万层号,而省委的核心办公区域,是一个千层号,其中又分百层号以标识各部门,这里面是有规律可循的。

对于熟谙规律的人来说,省委的各主要领导、各部门负责人,号码基本就不用记,看一眼也能猜出个八九不离十来。

打电话来的,是曹福泉的秘书,“是文明办陈副主任吧?秘书长要你马上到他办公室来。”

“我正忙呢,回头再说,”陈太忠一听这命令的口气,登时大怒,一抬手就压了电话——你一个小破秘书,什么时候轮到你跟哥们儿得瑟了?

“曹福泉的秘书是谁?”下一刻,他笑眯眯地问秦主任。

秦连成早知道他的脾气了,见状微微一笑,“你跟他一个小秘书叫什么真?这世界上从来不少跟红顶白的,加强自身实力才是硬道理。”

“看他用的这些人吧,”陈太忠不屑地哼一声,他是看不惯曹福泉,也懒得搭理,但是既然姓曹的想跟他谈一谈,他也就不怕去谈一谈。

只是这个秘书的语气实在有点成问题,他很自然地回击了。

下一刻,他就将此事抛在了脑后,笑着回答秦主任前面的问题,“荆老的意思,是搞个重阳黄酒文化节,我觉得这个挺好……”

“确实不错,听得我也愿意支持了,”秦连成听完之后点点头,又笑着看他一眼,“你还可以夹带曲阳的私货,嗯,荆老想问题确实周到。”

其实,这是他的玩笑话,下一刻他面容一整,“不过太忠,这仅仅局限于咱们一省的话,意思也不大,最好能顺便搞个全国黄酒博览会。”

“嗐,全国的黄酒博览会多了,”陈太忠不以为然地摇摇头,他搞曲阳黄的时候,就了解过类似信息,结果曲阳人告诉他,这样的博览会,曲阳区参加过几次,真的没什么意思——“就是黄酒行业内部的厂商参加,自弹自唱的性质,群众不是特别关注。”

当然,他若是拿黄酒的出口份额来勾人的话,也不愁吸引来一些厂家参加评选。

但是欧洲市场是他陈某人赤手空拳打下来的,凭什么为了配合省里的文化节,让出凤凰人的黄酒份额呢?老百姓已经被牺牲得很惨了,他不会代表老百姓去欣然接受这个牺牲——哪怕这个市场,是他打下来的。

“口碑是一点一点做出来的,”秦连成不同意他的看法,“如果……我是说如果,如果你尽心尽力的话,一点一点地来,把文化节变成订货会,将素波发展成世界黄酒之都,这些就都不是问题了。”

老主任,我觉得你往常说话还算靠谱的,今天怎么这样啊?陈太忠心里禁不住腹诽起来,嘴上也不是很留情,“黄酒之都……老主任,你太看得起我了,连行业协会都搞不出这么个东西来,我怎么可能呢?”

“行业协会跟你比,算个什么?”秦连成似笑非笑地看着他,“义乌的小商品之都,也不是谁封的,成绩都是做出来的……如果你能在这个文化节上投入十年精力,完全有可能。”

“您的期限,倒是比荆老厚道一点……只有十年,”陈太忠听得也只有苦笑了,不过这话,大体上也是正确的,他要全心全意地去推动这个文化节的,这个目标是可能实现的。

然而,全心全意地……这可能吗?陈某人来红尘为了是历练,蒋世方又不是他爹。

见他不说话了,秦连成也沉默了起来,小陈若是在文明办呆十年,那也真是可惜了,大好前程会毁个差不多,干部升职,对岗位和资历都有一定的要求。

这就是现行体制的无奈了,为了防止地方主义盛行,岗位要讲个轮换,尤其是一把手,不管是谁,任一届两届没有问题,要是任第三届,真的就有点奇葩了。

“不管怎么说,先搞起来吧,”秦连成撇开那些飘渺的想法,做出了决定,“能做多少算多少,大家都是为单位好的,有些东西想得太远也没意思。”

同一时刻,曹福泉拿着几份文件在看,看着看着,他猛地感觉,似乎有些什么事情没办,说不得按一下对讲器,“我刚才让你干什么来着?”

“您让我联系文明办陈太忠,”秘书小心地回答,“还要我半个小时之内不要打扰您。”

哦,原来是这么个事儿,曹福泉想起来了,他才回到办公室,就听说陈太忠回来了——省委真的不大,于是他就让秘书通知此人前来。

而就在同时,他又吩咐秘书,你半个小时之内不要打扰我,我才接受秘书长这个位子,有太多的资料要看,太多的情况要了解。

他说的是实情,但是他想给陈太忠一个下马威,也是实情,听到秘书如此回答,他信手又拿起一份文件,“那行,让他进来吧。”

说完他撂下电话,拿起文件看了起来,听到门响,他更是眼皮子都不带抬一下——劳资看文件呢,没功夫搭理你。

“秘书长,”秘书的声音响起,但是很遗憾,下一刻不是介绍来人,而是秘书歉疚的声音,“我通知了陈太忠,他不肯来。”

“嗯……什么?”曹福泉很自然地点一下头,接着愕然地抬起头来,深深的眼窝中寒芒一闪,“你……把对话经过复述一遍。”

听完秘书的复述,曹秘书长嘿然地摇头,“你态度太冲了。”

可是我对别的不对眼的人,也是这个态度啊,秘书觉得有点委屈,却又不敢辩解,只能点点头,“我知道了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