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984章 窦厅的保证(下)

陈太忠又是一怔,心说这又是唱的哪一出呢?一时间他有点懊恼自己的冲动了,不过已经呛到这种程度了,他自然不会在意曹秘书长的指派。

所以他扫一眼曹福泉,才笑眯眯地看向秦连成,“主任您还有别的指示吗?”

“去吧,”秦连成摆一摆手,心里也有点发苦,小陈这脾气未免太大了一点,居然摆明车马不买曹福泉的账,给你当领导,真的也很心跳啊。

曹福泉见状,也不好再出言挑衅,要不然就太没个省委常委的样子了,等陈太忠出去之后,他才不满意地哼一声,“小秦,你这办公秩序也该整顿一下了……”

曹秘书长是五分钟之后离开的,秦连成拎起电话就将陈太忠叫了过来,等他一进门,主任就苦笑一声,“太忠你这性子,也太急躁了。”

合着今天曹福泉过来,不是为那些被调查的干部张目的,他只是来了解干部家属调查表出台的前前后后,同时他表示,今天报纸上登这个文章,你该跟我打个招呼才对。

秦连成不想跟他弄得太僵,就说这个事情,我早就跟何宗良汇报过,潘部长觉得现在时机成熟了,所以就要我抓一下——麻烦你搞一搞清楚,宣教部才是文明办的主管部门。

这个我能理解,但是现在秘书长是我,曹福泉很干脆地表示,我新上任,以前的事儿就不说了,以后类似的事情,你得跟我汇报以后再行动。

这姓曹的是来抓权的,秦连成有点明白了,以前何宗良对文明办,基本上就是无视了,不成想换个秘书长来,却是对文明办很感兴趣——这是看到文明办兴旺了,还是得到杜毅的什么授意了?

那我也该先跟部长汇报吧?秦主任皮笑肉不笑地发问了——当然,原话不可能是这样,反正谁也不喜欢被人摘桃子,秦主任亦然。

他身后本来就站着一个省委常委,而潘剑屏也是省委常委,所以他并不是特别害怕这个常委中的副班长。

潘部长那边你们怎么沟通,我不管,我也没兴趣管,曹福泉很明确地表态,但是文明办也是要接受省委、接受办公厅领导的,我的要求是正当的!

这新上任的秘书长,真的是太强势了,秦连成甚至从此人身上,看到了章尧东的影子,禁不住心里暗自嘀咕,性格像你这么冲的省委常委,也真是少见。

章尧东强势不?也强势,但人家在凤凰市就是老大,强势是可以理解的,但就算是章书记,也懂得强势要分场合,这姓曹的简直就是一愣头青。

然而接下来,秦主任发现,这曹福泉也不是一无是处,听取了干部家属调查表前前后后的经历之后,居然还问了几个很切中要害的问题。

就在这个时候,陈太忠闯了进来,曹福泉那脾气,哪可能对一个正处客气?说到这里,秦主任笑了起来,“我这才发现,你的脾气比他还大。”

“那他对这个调查表,是支持……还是不支持呢?”某人讪讪地笑一笑,“我只当他是来找麻烦的呢。”

“他要关注这个表,是好事,也不是好事,”秦主任苦笑,有曹福泉的注意,文明办的腰板肯定要硬一点,但是婆婆也多了——尤其这是个很强势的婆婆。

陈太忠自然也听得懂这话,于是他笑着点点头,“没事,您享受那些好事,有什么不是好事的事情,推到我身上就行了,倒不信他能把我怎么样了。”

他对杜毅的人,有本能的排斥,尤其曹秘书长又是如此的强势,他自然不喜。

“你的老主任也不像你想的那么没用,”秦连成笑一笑,他做为一个正厅的领导,不好坦然接受一个正处的下属顶缸的表态,“事情也许没你想的那么坏。”

可是想一想章尧东的霸道,他也有点些微的担心,姓曹的可是比姓章的还要不规矩,“不过这家伙真的强势,没准隔着我就直接指挥你……到时候你千万不要冲动。”

“只靠着强势,曹福泉是走不到这一步的,他肯定有他的能力,越级指挥也未必是多大的错误……太忠,他跟张汇不一样啊。”

“嘿,”陈太忠不以为然地哼一声,曹福泉确实跟张汇不一样,而秘书长也真的能把手伸到文明办,这是多重管理带来的必然后果——人家可以上压下。

这种猜测一旦发生,他所倚仗的“师出有名”的底气,就不是很足了,当然,他可以把事情推到主管的老主任身上,但是他刚才已经表态了不是?

可饶是如此,他也没什么可担心的,“他想不讲理,我就能更不讲理,他敢隔过老主任你指挥我,我就敢找人,隔过杜毅指挥他……不过是个秘书长而已。”

“合着我还不如个秘书长呢,”秦连成笑一笑,也是不无自嘲之意,“好了,不扯这些了,部长抓你什么壮丁了?”

“这个……”陈太忠苦笑一声,就有心蒙混过关,却见领导虎视眈眈地看着自己,一副不听不罢休的样子。

两人大眼瞪小眼僵持了半分钟,做下属的终于扛不住了,他悻悻地撇一撇嘴,“本来跟您说也无所谓的,没想到到了后来,那个窦明辉……他要捂盖子。”

怎么又扯上窦明辉了?秦连成听得有点无奈,“哦,是这样啊,那你跟潘部长说就行了……我主要是有点好奇,你说今天的事情跟干部家属调查表有关。”

跟潘部长说就行了……你这话说出来,哥们儿怎么再瞒着呢?陈太忠也只能心里暗叹——事实上,他相信以秦连成的消息渠道,最后也会知情的。

只不过这消息从他嘴里说出来,未免给人以大嘴巴的印象,陈某人的官场形象已经很那啥了,能守口如瓶,是他拿得出手的优秀品质之一。

别无选择的陈某人只能硬着头皮,讲述今天早上发生的事情,秦主任一开始听得倒是有点心不在焉,到最后却越来越认真,甚至连几个电话都不理。

“真是为难你了,”听小陈说完之后,他才轻叹一声,区区一个正处,夹在潘剑屏和窦明辉之间,绝对好过不了,“那母子俩倒是好运气……对了,你说的这个干部调查表,跟这有什么关系呢?”

“关系很大啊,”陈太忠知道老秦对警察系统不熟,比自己这个二吊子还不熟,“像这个刘愚公,能常年居住在美国,肯定是有因私护照的。”

“嗯,”秦主任点点头,“这个我知道,干部的因私护照,办起来手续很多……比一般人难办多了,其实偶尔出一趟国的话,有公务护照就够了。”

“公务护照是外事办来办理的,对干部来说真不难办,而刘愚公是以养病为名呆在美国,并没有公派工作,但问题在于,省厅都没有他的因私护照的记录,”陈太忠苦笑着一摊手,“这就是不但寿喜市局出问题了,省厅的出入境管理处都出问题了。”

“嗯嗯,这个我知道,”秦连成点点头,他接触警察不多,但是这么多年官场下来,大致的结构还是了解的,“你是说问题的关键,在于寿喜市局的……那把火?”

“对,那把火能烧掉很多东西,”陈太忠点点头,“对寿喜人来说,大家都知道刘局长是有因私护照的,所以他们很看淡他的出国养病,但是省里完全不知情……他不是省厅直管的干部。”

“上下沟通的渠道,脱节了,”秦连成点点头,“这时候省厅里再有人消掉记录,这个人就可以完全合法地拥有一张调查不到的护照……但是,这跟咱们有什么关系?”

“跟咱们没什么关系,跟外事办都没啥关系,”陈太忠笑着摇摇头,又一摊手,“最多也就是潘部长撞上这个苦主了,所以窦明辉不许我声张。”

“嗯,能理解,”秦连成点点头,相较省警察厅的尴尬,他更在意自己的业务范围,“但是这个调查表?”

“这场火灾是有前因的,”陈太忠沉吟一下,犹豫该不该说出王立华的身份,以及他是王刚儿子的关系——他刚才并没有讲出完全的真相。

然而,就在犹豫中,他猛地就想到了另一个问题:王立华为什么要补办护照?

因为他可能拿到了美国国籍,那就要用美国护照了——对美国有入境记录没有出境记录的中国护照,这回了国以后还怎么再用?王刚再大能也没用,必须新办一个。

至于说这俩护照再怎么折腾,就能互相换着使用,陈太忠一时就想不到了,不过这就是属于技术问题了,他相信办到这一点不难。

见他沉吟不语,秦连成也就不想再问了,因为他听到的消息,已经够震撼了,“等这件事完了之后,你再跟我说吧……你啊,不折腾得心跳就不算完。”

陈太忠走出门去,猛地就想到,传说中某人疯疯癫癫地大喊“王立华是美国间谍”,他心里就说不出地腻歪。

间谍什么的,他倒觉得这个可能性不大,但是想一想,一个可能是拥有了美国国籍的主儿,居然在中国当官,这都是什么事儿嘛。

不行,这件事情我还是不能坐视,陈太忠坐在办公室里琢磨半天,又翻出了窦明辉的号码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