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983章 窦厅的保证(上)

窦明辉皱着眉头,听着面前两位处级干部的汇报,那是要多苦恼有多苦恼了,他都要出门看望几个被烧伤的消防队员去了,却是被这俩硬生生拽了回来,“太忠你这也太能搞了吧?”

“这不是我的意思,是我领导的意思啊,”陈太忠很无奈地叹口气,然后一摊双手,“领导布置了任务,我总不能不去完成……其实现在发现,还来得及啊。”

“这件事,你们宣教部不要再插手了,”窦明辉果断地一摆手,“不怕告诉你,这个盖子我捂定了,但是我向你保证……涉案人员,我一个都不会放过。”

“处理结果,一定要让我满意才行,”陈太忠提要求了,这个时候,他并不在意自己面对的是一个警察厅长,“我上面也有很多领导,等着我给一个交待呢。”

他的解释听起来很值得体谅,然而事实的真相是,这厮在威胁人,他此番前来,就是领了潘剑屏的指示,你省委常委再大,也不过是一个领导,而不是“很多”领导——那么,其他领导都在哪里呢?

政法委书记夏大力,肯定算得上一个领导不是?纪检委书记许绍辉,有权力也有能力了解一些阴暗面,分管外事办的副省长高胜利,似乎……也能关注一下。

然而,窦明辉还不是特别在意这几个人,他在意的,是远在北京的某些领导,比如说黄啥啥的——他对陈某人的折腾劲儿,还是相当了解的。

“肯定让你满意,”窦明辉点点头,这个时候他也摆不起厅长的架子,这个丑闻——闻起来真的是太丑了,真要有人追究,他背个党内处分都不算过分。

不过好在的是,此事真的有点耸人听闻,就算有人想借此做文章,也不仅仅是他窦某人不肯答应,没错,窦明辉说的不是广义上的“捂盖子”,而是说此事要低调处理,内部消化——该知道的人,还是会知道的。

若是谁想借此难为窦厅长,那要小心窦厅长倒打一耙,官场里的盟友和对手,偶尔是能角色互换的,难道不是吗?

然而他想要做到这一点,面前的年轻人很可能成为决定胜负的关键一环,所以面对小陈冒犯的话,他不但不能叫真,还必须明确表态,“小陈,这是警察厅不是文明办,我比你更在意。”

“我也这么认为,”陈太忠点点头,脸上也泛起一丝笑意,“这件事里可能不止一条人命,我相信窦厅会慎重对待。”

“什么?”窦明辉听得两眼一眯,赵连生已经说了,据其了解,去年八月寿喜市的警察局发生了一起火灾,损失惨重,但幸运的是没有人员伤亡。

你凭什么就认为,不止一条人命呢?窦厅长是真不知情,所以心里就有这样的疑惑,不过他是听得进去意见的主儿,于是就追问,“你给我说得明白点!”

我自己还糊涂着呢,陈太忠心里苦笑,他确实还不清楚很多因果,不过可以肯定的是,劳动局那个常务副,恐怕也不是正常死亡。

“我送过来的那个赵女士,和她的儿子,肯定还有没说出来的东西,”陈主任笑着摇摇头,又叹一口气,“有些话……不合适由我说出来。”

“哦,”窦明辉点点头表示理解,事实上确实是这么回事,官场里强调个无言的默契,有些话一旦说出来,不但境界上落了下风,也容易授人以柄,真的不如不说。

“那母子俩,我会妥善安排的……她不说,我感动到她说,”他如此表态,以窦厅长的身份,既然用上“感动”一词,那肯定就是以诚相待——跟防暴大队郭队长所说的“教育”,不属于同一种词语表达方式。

得了这个承诺,陈太忠自然就可以离开了,毕竟他是文明办的人,不是政法委的人,关注办案细节真的就超出职责范围了,他有权力关注的,只是结果。

陈主任来到文明办,就是十一点了,他才一进办公室,郭建阳就低声嘀咕一句,“头儿您可算来了,曹福泉找秦头谈话,已经说了半个小时。”

“曹福泉?”陈太忠听得眉头一皱,何宗良走后,这是新任的省委秘书长,这任命公布了不到三天,他就跑过来指手画脚了?“大概是什么事儿?”

“我估计是老杜不想让咱宣教部插手干部人事,”郭建阳知道领导跟杜毅不搭调,所以他说起来杜书记,也是直呼其名殊无敬意,“今天这篇报道,太犀利了。”

“狗屁,”陈太忠不屑地哼一声,能操心干部家属调查表的部门多了,但是文明办当初有资格牵头,证明也是理论依据和组织解释的,“秦头有没有说要我回来找他?”

“他倒是没那么说,就是华安过来找您两次了,”郭处长对华主任,也没有多少敬意。

华安?陈太忠在文明办里见不得的几个人中华主任的排名非常靠前,于是他也懒得再问了,站起身出门,走到主任办公室之前,抬手咚咚地敲门。

“进来,”秦连成的声音,从门里传出。

“主任,我回来了,”陈太忠目不斜视,看也不看曹福泉一眼,他对秦连成笑着点点头,“您说找我有要紧事儿?”

我什么时候这么说了,你这么说,岂不是说我叫你回来应付曹福泉?秦连成腹诽不已的同时,却是微微颔首,“嗯,我是想问你一下,梅林街小区那边……事情都处理好了吧?”

文明办最近在梅林街就是两件事,一个是停交通厅的小区,一个是在防暴三大队那边遭人骗了一次,陈太忠微微一愣,才笑着点头,“他们意识到自己的问题了,今天又遇到个事儿,感觉干部家属调查表不抓不行。”

“怎么就不抓不行?”曹福泉直接就喧宾夺主了,他看着面前的年轻人,沉声发问。

“太忠,这是咱们新的大管家曹秘书长,我给你介绍一下,”秦连成不认为陈太忠会不认识曹福泉,但是该有的过场,那是要有的,“秘书长在理论和实践方面,都很有一套。”

“我知道,以前就见过,”陈太忠笑着点点头。

他这话虽然是笑着说的,但是挑衅之意,真的是浓郁到不可复加——我知道你是秘书长,但是我进来就是不跟你打招呼,我跟我领导打招呼,换句话说:你算个毛?

当然,该有的掩饰,他也会慢慢补足的,只不过一开始打交道,他绝对不会弱了自家的锐气,于是他笑着发话,“曹秘书长抓水土保持的时候,真的很有眼光,但是一开始,有多少人支持你了?”

这小子是跟我扛上了,曹福泉一听这话,登时就明白了对方的心意,但是他不可能因为这点事情而暴走,虽然大家公认,曹秘书长的脾气不好,“大家支持了没有,小陈你别乱说,年轻人……不懂就是不懂。”

这话软中带刺,而且可以随时反制对方,正如传言中所说,曹秘书长,真的不是一个好打交道的主儿。

“对啊,不懂就是不懂,”陈太忠笑眯眯地看着对方,他的眼睛虽然睁得不是很大,但是眼中的坚毅之色,是个人就能品味得出,“我们文明办认为,干部家属调查表不抓不行……您对这个了解多少?”

难得地,曹福泉犹豫了一下,做为一个有性格的领导,他不怕跟这货扛膀子,但是这膀子扛得值得不值得,那就是另一说了,于是他点点头,“原来这里面还有说法?那么……陈主任你跟我解释一下。”

“各种文件都写得很明白了,我没必要画蛇添足,”陈太忠微微一笑,不无挑衅地看着对方,“您如果都看过的话,就应该了解了。”

这话说得火药味十足,说白了就是一句话,文明办陈主任对曹秘书长发起了挑衅——我认为你做事轻率,没了解此事的性质之前,就先入为主。

“这就是你的态度?”曹福泉一时大怒,他可也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主儿,你陈太忠再牛,官场里的规矩和组织原则,你总是要讲的吧?

“小陈,”秦连成及时出声制止,他怎么能坐视这俩在自己办公室互掐?“你先回办公室去,我一会儿再喊你。”

陈太忠听得就是一愣,旋即他就意识到自己是先入为主了,曹福泉这次过来,未必就是找文明办的麻烦,要不然主任怎么会先让自己离开?

换个稍有城府的领导,这个时候就该借坡下驴了,不跟这小正处一般见识——至于说以后是怀恨在心还是大度地不以为意,那都是后话了。

可这曹福泉却是个另类,堂堂的省委秘书长了,却是直来直去,他哼一声,“不用回,我就是不懂这干部家属调查表的重要性,来,你跟我说一说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