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982章 问题大了(下)

哎呀,人才啊,陈太忠禁不住撇一撇嘴,他早知道大才在民间,却是没想到,民间还藏着如此的大才——居然把线索藏在老婆内裤的盒子里。

这个现象不具备可复制性,小赵同学内裤扔得勤,而做老公的知道,所以藏在了那里,当然,内裤不是每天一扔,他想抽出纸条也很容易。

尤为关键的是,警察就算有所怀疑,去小魏家抄家,也没谁会闲的无聊,把女人的内裤一条条地抖出来看,这有点变态——毕竟大多数警察还是男人。

“因为你最初没有得到这个消息,所以你没坚持?”陈太忠信口问一句。

“孩子他爸就是存了一个万一的心思,我知道,他信不过我的智商,”女人苦笑一声,“所以我一个月之后才知道……要不然,我拼死也不能让他们烧了他。”

“但是我既然发现了,总要争这口气的,对不对?”女人的眼睛开始发红,声音开始哽咽,“我上访四次了,这个纸条,是第一次拿出来。”

“嗯,”陈太忠点点头,看一看在车前晃悠的小警察,也没在意,而是细细地看着手里的纸条,好半天才叹口气,“这问题还真的挺大。”

纸条只有六十四开大小,但是那五个人的身份都有标注,除了王立华,还有一个三产的老总,一个警察局副局长,一个区建委的副主任,只有一个是普通人。

当然,仅凭这么一张小纸条,是不能说明任何问题的,别说是复印件了,就是原件都没用,关键是要从这个名单里,找出该找的东西。

不管怎么说,这个护照的问题,是要搞一搞清楚的,于是陈主任将车开进大院来到指挥中心,找了一个女警察帮着接待这两位,“我去找窦厅办点事儿,你俩一个别问,一个别说……对大家都好。”

八点出头也是窦明辉在厅内的私人办公时间,陈太忠来到窦明辉办公室的时候,门口也是站了两个人,见到来个陌生人就是一愣。

就在这个时候,窦明辉的声音从后面响起,合着窦厅长是才来单位,“小陈过来了啊?你们俩先等等。”

“窦厅,我也是奉命来的,”陈太忠笑一笑,跟着警察厅老大走进了办公室,一边等待的那两位相互对视一眼,彼此都看得到对方眼中的疑惑。

窦明辉现在见到陈太忠,也是有点……说不出的感觉,陈某人在厅里揍人,差一点将嫌疑人李辉带走,这些消息肯定会传到他耳朵里——小家伙的脾气,真的很大啊。

听说此人是“奉命前来”,他心里多少要舒坦一点,于是不动声色地招呼自己的秘书倒水,自己则是坐到了办公桌后面——公对公的事情,就该是公对公的态度。

然后,窦厅长很随意地发问了,“奉了哪个领导的命令?”

“是潘部长的意思,”陈太忠正色回答。

“潘……的意思?”窦明辉听得眉头微微一皱,省委常委要办的事儿,怕是不会比这小家伙的要求更轻松——而且不好打回票,于是他很干脆地点点头,“你说。”

“是这么回事……”陈太忠将早上的事情说了一遍,“部长表示,类似的传言在社会上很有滋生土壤,他说既然遇到了,就有必要重视一下,所以一大早就把我从被窝里拎了起来。”

很有滋生土壤?窦明辉端起茶杯喝一口水,这一段话他绝对听不错,肯定是这件事在寿喜不少人知道,潘剑屏本来没必要操心,但是现在被人撞上了——作为一个省委常委,他不愿意坐视某些现象的发生,所以伸手了。

咽下这一口水,他才缓缓地发话,“那么……潘部长的意思是什么呢?”

“这不是他的意思,是我的想法,”陈太忠笑着回答,“部长把活儿都交给我了,我这不是找您求援来了?现在……想先查一下几个人的护照的资料,就找您求助来了。”

“那还是私事嘛,”窦明辉的脸上,终于泛起了一丝微笑,“我听得也纳闷,明明是寿喜的事儿,你跑到我警察厅来……好了,把那张纸给我拿过来。”

合着他一开始公事公办的样子,也是心里有点抵触,你宣教部跟我警察厅打交道,怎么也得过政法委吧?而且他越听,越觉得这事儿跟厅里无关。

“复印件,”窦明辉看着陈太忠递过来的纸条,低声嘀咕一句,看了两眼之后,眉头一皱,“这个刘愚公……这本身就是警察局长,用得着别人帮忙办护照?”

“所以……我想了解一下,”陈太忠微微一笑,又压低声音,“窦厅,有个不情之请……可以尽量保密吗?”

窦明辉白他一眼,那意思很明显——这话还用你跟我说?然后他才按一下对讲器,“让赵连生进来一下。”

赵连生就是等在门口的那两位之一,有意思的是,他居然就是出入境管理处的处长,窦厅长简单地为两人介绍一下,然后将那张纸递了过去,“这五个人的护照和出入境情况查一下,强调保密原则。”

“明白了,”赵处长谨慎地将那张纸收好,却是站着不肯走,窦明辉看他一眼,“说。”

“我是来汇报信息系统的录入情况的,”赵处长这么一大早来,肯定是有工作要汇报的,“已经基本完毕,核对可能还要一周。”

“你能说基本完毕,就不会有太大的问题了,”窦厅长对自己的下属还是很信任的,接着他又看一眼陈太忠,笑着发话,“你不是想联系警察外事活动吗?找陈主任就行了……这次帮他把事办好。”

“那好,我们边走边交流,”陈太忠笑眯眯地点点头,老窦没说让不让他陪着查,但是他既然来了,肯定要参与一下——撇开别的因素不说,有他在场,起码能提高办事效率,所以他就抢先一步申请。

“你这家伙,”窦明辉哼一声,不过对他来说,这种小事儿上较真,也没太大意思,说不得一扬下巴,“那就这样。”

赵连生当着窦厅长的面儿,不敢跟陈太忠太套近乎,可是出了厅长办公室之后,他就笑眯眯地发话了,“原来是陈主任,怪不得我刚才看见你那么眼熟。”

“这次就麻烦赵处了,”陈太忠笑一笑,他见得奉承多了,早就习以为常了,“这件事我们领导也很重视,要不我也不至于一大早赶来打扰窦老板。”

“嗯,我会让他们尽快处理的,”赵处长点点头,然后又笑着看他一眼,“老板刚才可是说了,让我跟你联系公务外事活动呢……陈主任一定要帮忙。”

“互相帮助嘛,”陈太忠笑一笑。

他赶的时间还真是巧,出入境管理处刚做好了数据库的软件,并且录入完毕,想要查询真是异常便捷。

遗憾的是,这五个人的资料,看起来都挺正常的,没有任何的不妥,唯一的状况,就是王立华补办过一次因私护照。

他头一个因私出国的护照是留学,三年之后回国,拿回来一个西太平洋大学的文凭——大概也是因为这个缘故,他的仕途生涯很顺利。

“啧,”看到这个结果,陈太忠眉头微皱,他很想问一句,你们的录入没问题吧?但是很明显,这话一说就惹人了——刚才老窦听说潘部长让自己过来,表情都有点微妙呢。

他一皱眉头,赵处长就发现了,这是窦老板专门交待的任务,他肯定要认真地去完成,“那这样,我让他们手动去查。”

“那就麻烦同志们了,”陈太忠点点头,这时候他可不会假巴意思地客套。

秦连成打电话来的时候,出入境管理处正查得热火朝天呢,不过目前看来是没什么问题,陈太忠也不知道该怎么查下去了。

那么,他就不得不再选择一个突破口了,“这个刘愚公,是咱警察厅系统出去的,还是寿喜的地方干部?”

“我了解一下,”赵连生随便打两个电话,就确认了,刘愚公是寿喜的市管干部——原来是在化工局干的,“他上任之后,身体一直不是很好,养了三年病,去年年底退休的。”

陈太忠的眉头皱一皱,猛地灵光一闪,“那现在这个人……算了,我去打个电话。”

他在寿喜基本上没熟人,只有一个嘴巴老大的党校同学何振魁在那里挂职,于是他一个电话打过去,何处长在寿喜也有点小人脉了,没用了多久,就打听出来了,“这个刘愚公……他常去美国治病,基本上不回国内来。”

什么?陈太忠真的是要多吃惊有多吃惊了,刘愚公的记录上显示,此人在去年年底才申请了因私护照——治病,不可能用公务护照吧?

他了解完情况之后,走回办公室,发现赵连生的脸上,居然惊恐万分,见到他进来之后,才低声发话,“陈主任……我有事儿要跟你说。”

“我也有事要跟你说,”陈太忠低声发话,他想得到,对方肯定也是了解到了刘愚公的情况,“看起来……你的麻烦不小,好像护照的发放上出问题了。”

“这不是我的麻烦,”赵处长断然摇头,“刘愚公的因私护照是三年前办的,那时候我还不是这个处的处长……还是赶紧向窦老板汇报吧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