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980章 撞上了(下)

搁了这个电话,陈太忠又接到了秦连成的电话,这次却是好消息了,“明天日报要发《关于进一步规范干部家属调查表》的文章,并且邀请省内各媒体监督。”

邀请媒体监督,这是秦主任做事的章法,陈主任的意思,是直接提请人民群众监督,但是文明办大主任认为,这个口子不能一下开得太大。

而邀请媒体,这就将风险控制在一个范围内,所谓媒体,都是要接受宣教部监管,什么消息可以直接上,什么消息需要经过审核,这个大家都懂。

也就是说,没上媒体之前,部里就可以提前知道消息,舆论监督只是一个形式,如此一来,不但不会过度刺激某些人,省宣教部也可以借此将触手顺理成章地伸下去,更加完善自己的消息渠道,实在是一举多得。

温吞水啊,陈太忠认为这是个好消息,但行事还是不够果断,不过……老秦年纪一大把,锐气不再也是正常的。

秦连成不但锐气不够,而且还很小心,所以他打电话的目的是,“可能要面临一定的压力,如果没有太重要的事情,我希望这几天你不要乱跑。”

“这个没有问题,我保证所有事情都为此事让路,”陈太忠笑着回答,“一定冲锋在第一线。”

秦主任对他的态度很满意,然而事实证明,有些承诺不能过分相信,第二天上班的时候,大家都来了,陈主任却踪迹全无。

不过秦连成已经顾不上计较他了,就在上班后不久,各种信息就反馈了过来,大家已经知道,文明办铁定要拿《干部家属调查表》做文章了,但是尼玛……你怎么能邀请媒体监督呢?

都说干部任免是组织上的事儿,可干部家属的信息,也该是秘密才对,起码是接受组织的监督——让媒体监督,这都是什么和什么嘛。

这次,很多领导都直接前台露面了,干部家属调查,我们是愿意支持的,但是让媒体监督,这是不是……有点不妥当呢?

打电话的不止是干部,各地的媒体和宣教部,也纷纷打过来电话,了解这个媒体监督的尺度——对各地市的宣教部来说,这也是提升自己影响力的一个渠道,大家自然是要踊跃了解。

打电话了解的其他老百姓也不少——当然,或者是有人冒充平民,不过就算是冒充的人,也是兴高采烈地了解情况:接受不接受民众举报呢?

秦主任一直忙到十点出头,才知道陈太忠还没来,说不得打个电话过去,不成想那厮苦笑一声,“我一大早就被部长抓了壮丁,正在省警察厅呢。”

潘剑屏的肠胃一直就不是很好,过年期间又有各种吃喝应酬,最近他便秘的老毛病又犯了,于是今天一大早,他就叫上赵丹青,去松柏园喝山药羊肉汤——这个东西滋身养胃,又有通便的功效,冬天喝挺好。

松柏园是素波的老字号了,这里的羊肉、山药和胡萝卜之类的,都是精选出来的,还有独家配方老火靓汤之类的,那也就不用说了,当然,价钱也是远超同侪。

不过贵归贵,冬天来这里还得来早,要不就要排队了,饶是如此,潘部长的车来到这里也没了位子,他的司机将车停到挺远的地方。

羊肉汤确实不错,几个人只吃得身体通泰舒畅,司机吃得快,放下碗就要去开车,部长发话了,“坐着吧,一会儿一块儿走过去,增强肠胃的蠕动,有利于消化。”

这一走出事儿了,走到半路的时候,一个女人带着一个小孩,蹭地从旁边蹿了过来,二话不说就趴在地上磕头,“冤枉啊……冤枉!”

潘部长这是微服出行,身边只有司机和秘书俩人,赵丹青身子往前一蹿,就死死地挡在了部长的前面。

司机是退伍军人,处理这种事情也有经验,他转半个身子然后往后一退,正对着潘部长的侧面——这是防备着其他方向也过来人,看起来有点怯场,其实是有说法的。

潘剑屏也有点吃惊,他可是没想到能被人堵在路上,他喝羊肉汤纯粹是最近身体不适,心血来潮才来一趟,心说这女人难道认出我来了?

见局面趋于稳定,赵丹青看一眼部长,发现领导下巴微扬,才走上前,“站起来说话……有什么事儿,好好说……”

然后陈太忠就接到了赵丹青的电话,陈主任,部长让你现在来松柏园一趟,有点突发的事情,需要你处理一下。

陈某人刚刚晨练完毕,正在叮嘱软成一摊泥的张馨,说你千万记得,查展涛的手机清单的时候小心为上,哪怕啥都得不到,也别暴露了自己。

接到这个电话之后,他站起身子就走人了,开着车四下转悠一圈,发现一堆人围在马路边,他打开天眼一看,发现里面只有赵秘书没有潘部长。

这下他就着急了,直接将车停在人群边的路中间,下车就是一嗓子,“那个谁……赵老板,出什么事儿了,咱老总呢?”

“老总……哦,老总走了,”赵丹青略一错愕,就点点头,一指他开来的桑塔纳,“来,咱们有话上车说,我们老板都说了,不会不管你们的。”

部长养的小三?陈太忠听到这样的措辞,禁不住胡乱猜测一下,这女人相貌尚可,眉眼间隐约有点风尘之色,不过这个孩子……嗯,长得像他妈,不像部长一样黑黢黢的。

不过部长你不该这样啊,马主任那就是前车之鉴,你这倒好,连孩子都生下来了,要命的是,你把哥们儿扯进来干什么?

等女人孩子离开人群上了车,赵丹青主动坐到了副驾驶的位子上,才开始解释事情的缘由——陈主任也卸去了心中的那份纠结。

女人姓赵,是来素波告状的,据她说自己的丈夫姓魏,去年不明不白地死了,警察非要说是吸毒过量,而女人认为,自己的丈夫是被人害了。

“老赵,咱们等一等说这个,”陈太忠对上赵丹青,那真的是无压力,他沉声发问,“这女人怎么找上咱们老板的?”

“他觉得老板像个领导,”赵秘书苦笑一声,“看来老板,真的是……气势十足。”

“这……”陈太忠听得登时就无语了,你随便见一个像领导的人一跪,就撞到一个省委常委,这运气也真不是一般的好。

他细看女人两眼,三十多岁的模样,关键是那七、八岁的孩子,皮肤虽然不错,但是脸上那两酡红晕,看起来是冻了很久了,基本上可以确定不是说谎,他苦笑一声,“‘吸毒过量’?啧……听口音是通德人?”

“我嫁到寿喜了,”女人怯生生地回答,“孩子他爸……是寿喜人。”

“寿喜?”陈太忠听得手就是微微一抖,心说不会这么巧吧?

还就是这么巧,女人死去的丈夫,听起来就是郭健所说的那个小混混——最关键是时间比较吻合。

据赵女士说,丈夫确实是吸过毒,不过戒毒很久了,尤其是自打孩子上了学之后,他每天晚上陪孩子学习——想吸毒都没这个时间。

在丈夫死前的两天,他说最近接了一笔买卖,可能赚个三万五万的,然后就吸毒过量死了,她认为老公死得蹊跷,要求上省里尸检,这个要求被拒绝了。

警察们告诉她,你没有资格做太多要求,要是每个死者家属都像你这么折腾,那我们的工作没法干了——你是警察,还是我们是警察?

女人是外地人,结果丈夫的尸体被强行火化了,但是紧接着,她就从别人口中听说,她丈夫的死,跟一个叫王立华的有关。

她对丈夫平常的交际不怎么感兴趣,但是也知道,老公确实认识王立华,只不过王局长日渐发达,两人交往就少了。

“王立华,”陈太忠轻声嘀咕一句,然后侧头看一眼赵丹青,“老赵,我有点好奇,这种事儿……这这,是该归警察厅管的吧?头儿怎么把我叫过来了?”

“头儿跟省厅不怎么打交道,你熟嘛,”赵丹青微微一笑,回答得理直气壮。

“可是我要出面,为这种捕风捉影的事情?”陈太忠总觉得这件事挺诡异的,潘部长遇到这种事儿,就算想伸手管,照常情也该是移交警方,最多表示一下关注即可。

眼下他被叫过来,那就是潘部长表示,极其重视此事,这个味道不对啊,“听起来这个王立华……还是干部,我出面好不好呢?”

“头儿说了,这件事他早有耳闻,”赵丹青面无表情地回答,“往常不便伸手管,既然都遇到人了,他就希望你彻底地查一下……该还干部清白,还是该还死者清白,要有个交待。”

我操,合着这不是我一个人的资料储备啊,陈太忠总算是明白过来了,不过,潘剑屏这省委常委听说这种事儿之后,都没有去继续了解,官场混得越久,这无力感真的是越强……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