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979章 撞上了(上)

一晚上鲁班奖的播放,登时令凤凰科委再度火爆了起来,尤其是那些手上有筹建项目的单位,更是纷纷托人来了解,这鲁班奖到底怎么才能得上。

陈太忠对此没什么感觉,因为他跟大型建筑工程项目没什么交集,事实上除了科委大厦,他参与过的建设不过就是一个太忠库。

然而,他没有交集,他认识的人里可是有人受到了影响——比如说潘剑屏。

只要敢惦记这个奖项的,除了国家重点项目、枢纽工程,就是一些大的建设项目,而这些项目中的绝大部分,都跟宣教部打过交道——宣传的配合是必须的。

那么,有人把话递到潘部长这里,并没有多难,部长本来是无所谓的态度,但是短短半天,找他咨询的人实在太多了,他也有点不胜其烦。

当他的老领导打过来电话,说是有个张州的朋友,今年打算盖一栋五星级的综合娱乐中心,想问一问这个鲁班奖怎么就能获得,潘剑屏真的是没招了。

别人的问话,他糊弄一下就过去了——我们宣教部跟鲁班奖没啥关系的嘛,但是老领导这个电话,他不能无视,于是下午一上班的时候,就给陈太忠打电话,要他过来一下。

陈主任很快就赶了过来,这以次,潘部长就不跟他客气了——我昨天可是大力支持你了,“这次的鲁班奖,反响很强烈,不少项目负责人给我打电话,想跟你取一取经。”

“可是,我现在主要负责的是精神文明建设,”陈太忠表示亚历山大,潘部长这种态度,他也就不想瞒着什么,“而且科委大厦投资不到六千万,能入选鲁班奖,主要还是一些场外的因素……后期纯良也出了不少力。”

“他们就是想取那方面因素的经,”潘剑屏不无自嘲地笑一笑,作为宣教部长,要他公然确定某些因素的存在,还真的挺让人难受。

不过,都是厮混官场经年的主儿了,真的要否认这种现象的存在,那就是没有沟通的诚心,见外了,“以前咱省一直没有鲁班奖,也就没人惦记,现在你五千多万的建筑,都能得鲁班奖,别人能没有想法吗?他们缺的就是个路子。”

“路子……”陈太忠嘿然一笑,对这个词,他真的有点无语,科委大厦能拿下鲁班奖,确实是找了相关的路子,而下面省市进京跑官跑钱,四下寻找路子的行为,他见到的、听到的也真的太多。

所以他能做的,也只是讪讪地笑一笑,“您不是要我开个讲座吧?这种事情……是做得说不得的。”

“搞什么讲座?”潘剑屏也真是有点服了这家伙的惫懒了,他哭笑不得地哼一声,“我是觉得,你可以把科委这次获奖的经验和收获,跟大家讲一讲,至于别人能收获多少……就是他们的事儿了。”

那我岂不是能跟南宫毛毛一样,坐收渠道费了?陈太忠第一时间,冒出的居然是这样的念头,不过下一刻,他就将这个不靠谱的想法驱离了脑海,开什么玩笑,挣的那点钱,还不够丢人的呢,哥们儿我可是堂堂的国家干部。

在外地干部们的眼中,南宫这帮人真的很牛,在京城都呼风唤雨无所不能,但是在真正的大能眼中,也是很卑微的存在——左右不过是干脏活的。

像阴京华在圈子里,是超越于南宫的存在,但也不过就是黄老二的跟班,他那四季春老总的位置,在官场上不值得一提。

陈太忠意识到这个,就抛去了那些抽疯一般的假设,想一想老潘昨天也算给了自己面子,他苦笑一声,“果然是要跟‘大家’讲一讲,不过……他们应该都是,对咱们宣教部的工作比较支持的吧?”

你不如问是不是支持你的文明办,潘剑屏知道这货夹带私货的能力,他不愿意在这种事情上叫真,“主要是这么几个工程,素河枢纽吊索桥、省博物馆、农业会展中心……和几家准五星的酒店,没有你特别排斥的吧?”

这问题就算相当给面子了,事实上,潘部长知道存在这个可能——求他的人里,有人跟小陈不搭调,才拐弯求到他那里,反正陈某人仇家遍地,这也不是什么秘密。

“我肯定都支持,经济建设和精神建设,也不矛盾,”陈太忠干笑一声,老潘给他台阶,他才不会傻得真去说自己排斥谁,而且,这些建筑里,真没什么他排斥的。

然而在走出部长办公室之后,他才猛地反应过来一个问题,这么多的项目里,老潘居然……连一个道桥工程都没有提及?

事实上,道桥工程也有提及,但那是素河枢纽桥,集风景、观光和运输于一体的桥,这个桥的构思已久,于朱秉松年代开始设计,赵喜才时代开始施工——这座桥包涵了素波市先后三任市长的心血。

但是最该为这个桥操心的段卫华,没有出面找陈太忠,为什么呢?道理很简单,这是赵喜才在的时候开始动工的,撇开既得利益什么的不说,段市长凭什么为别人的事摇旗呐喊?

这个桥不算的话,就没什么别的桥了,陈太忠纳闷的也就是这一点,按说省建委这边大项目不少,而交通厅那边,也大活多多,怎么就不见动静呢?

他这个想法一点错都没有,但是很遗憾,省建委虽然不少人意识到了此事,但是……公关的目标都是许纯良,没错,科委的主任是许纯良啊。

至于说交通厅这边为什么不见动静,陈太忠不久就知道了答案,“双规刘建章?”

进官场以来,关于双规的事情,他听得太多了,分外明白其中的含义,俗话说打狗还要看主人,刘建章是小人物,但是丫是有来历的。

表面上听起来,双规刘总也是将事态控制在路桥了,但是事实上并非如此,这种有来路的主儿被双规,他身后的人要跟着倒霉——最起码要付出相应的代价。

但是许绍辉这么做,也不能说就是超出了路桥的范畴,范围还是在那个范围之内,只不过接下来的影响……那就难说了——没有人能掌控所有的局面。

所以说,省纪检委现在的行为,已经是陈太忠所承诺的压线范围了,虽然没有越线,却也是很不给人面子的,崔洪涛遇到这样的事情,该是方寸大乱了。

他想的没错,崔厅长真的是有点挠头了,虽然陈某人前期做过一些许诺,说是不超过路桥啥啥的,但是现在……已经是压线了啊。

而官场中的承诺,是最做不得数的——当然,也可以是最做得数的,关键是看你有没有找回后账的本钱,对没实力的主儿,撕毁承诺,就跟唾一口唾沫一样,非常地简单。

当然,陈太忠并没有越线,这一点大家都承认,但是眼下不越线,不等于将来不越线——坐视事态的发展,是对自己的不负责任。

所以,崔洪涛今天的大半时间,就是花在这件事情上了,虽然他也知道,凤凰科委拿到了鲁班奖,但是……他真的没心思琢磨此事。

陈太忠有点奇怪,心说你们搞建设的最大的两个部门都不找我来,不过那我也无须在意,你们真要找我,哥们儿还嫌麻烦还多呢。

大约下午五点的时候,李云彤拿过了一份文件来,是关于外联办的房屋租赁合同,年租金一万八千,“不过韩总多送了一间房子,相当于每间房子一年六千,不算贵。”

不算贵,可也不算便宜,这三间房都是院里的房子,不是临街的,每间房子也就二十来平米,三十平不到,两间房子足以,多一间那都是多余。

不过不管怎么说,印刷厂的地方不错,这个价格还算靠谱,而且水电也不用花钱,陈主任点点头,“就这么着吧,给秦主任看一看。”

李云彤点点头,她犹豫一下又小心地说一句,“那个郭健……说是想跟外联办搞一个点对点合作,说是跟您提过这个问题。”

“嗯,你看着办吧,”陈太忠心不在焉地点点头,不知道为什么,他的脑子里冒出一个的人影,模糊的面容上写着“吸毒过量”四个字——这个联想让他的心情变得糟糕了一点。

说郭健,郭队长的电话就打了过来,“太忠主任,我小郭啊,那个……那个奚望抗拒强拆,还找来了液化气罐,我这儿能不能采取什么措施?”

强拆?陈太忠沉吟一下,就反应过来了,市建委的人原本是以做工作为主,因为得了自己的口头承诺,就想尽快拆掉奚望的加层。

他能理解这种心情,有那么个坏榜样在那里摆着,真的是很影响工作,眼下拆掉,也是省得夜长梦多,再出现什么幺蛾子。

但是他对这个事情,真的不便太过强硬地表态,文明办支持强拆,这听起来有点……不和谐,“先把该做的工作做到位,嗯,手续要齐全。”

“哦,明白了,”郭队长心领神会,以他的见识,自然知道什么叫手续齐全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