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978章 喜气洋洋(下)

这个时候,陈太忠已经来到了省电视台,褚台长在小会议室已经摆好了场面,准备迎接省里领导的视察,陈主任就坐在小会议室,很随意地跟老褚聊天。

其实褚台长早就准备好了一切,中视的带子都已经开始在台里编辑了,不过部长要过来,那也是挺要紧的事儿,科委办事处那边的人要使劲地拍,而这边也不能怠慢。

潘剑屏大约是下午四点才到的省台,这个时候,机场接机的带子,就已经开始在编辑了,这显然不是一个一两分钟的长消息能解决的问题。

潘部长很关心地走访了一下新闻中心,并且他指示说,最近关于精神文明建设的问题,省台应该高度重视和支持,其他事情可以暂缓一下,“换届年,就是考验舆论阵地的关键时候,你们该向党和祖国交出一份合格的答卷……嗯,还有人民。”

直到走到音像编辑室,他才猛地想起一个问题,于是扭头看陈太忠,“那个关于劳动合同的宣传,最近搞了没有?”

“在搞,”陈太忠点点头,“劳动厅那边的分级体系做出来之后,就要全省宣传了,他们希望能做成系列的,再增加人物访谈。”

“这个事情要当做今年的重点之一,”潘部长看一眼褚伯琳,“伯琳,这是咱省精神文明建设的成果之一,是上面肯定了的,接下来要全面铺开。”

“部长您放心好了,”褚台长笑着点头,“文明办这边,台里会全力配合的,我非常有信心跟小陈合作好。”

陈太忠笑一笑不作声,心说你还是不忘记抓我壮丁的念头,不过还好,就在这个时候,编辑室的门被推开了,正在忙碌的职员们见到部长和台长进来,齐齐地站了起来。

“你们坐,继续工作,”潘部长扬一扬下巴,就背着手四下看了起来,他对这里也是很熟悉,走着走着就停了下来,“小陈,这就是你们搞的那个鲁班奖?”

这就是部长做事的风格,他在强调精神文明建设的同时,并不隐瞒自己知道此事,至于他今天是为什么来的,他也不需要跟任何人解释。

“就是,”陈太忠笑着点点头,褚台长见潘部长发话,正好操作台编辑到小金人的图像了,说不得吩咐一声,“停,把这个奖放大一下。”

不得不说,褚台长还是挺了解潘剑屏,他饶有兴致地仔细打量着屏幕上的小金人。

“太忠,”下一刻,褚伯琳又笑眯眯地发话了,“你看部长这么感兴趣,还不快把实物拿过来?正好,我也没见过呢。”

陈太忠闻言,侧头看一眼潘剑屏,发现潘部长一副充耳不闻的样子,于是笑着点点头,转身出去打电话了。

科委办事处里,蒋省长座谈了一阵之后正要离开,猛地看到有人抱着小金人的盒子快步往外走,眼睛就微微地一滞。

穆海波很敏锐地跟着望去,他略一沉吟,就悄悄离开,不多时又走了回来,低声向领导汇报,“陈太忠从省台打电话过来,说是那边要摆拍一下鲁班奖。”

蒋世方微微点头,表示自己知道了,摆拍什么的借口真的太扯淡了,要摆的话,这里的摄像师和灯光师都不缺,还不是一样摆?

说白了,就是潘剑屏在省台那边,也要直面小金人,不过,既然是这边结束那边才开始,蒋省长自然也不会再计较什么。

其实,潘部长对鲁班奖还是很感兴趣的,听说已经拿过来在摆拍了,他走过来左看看又看看,感触颇深地叹口气,“这个东西可是有年头没见过了。”

“部长,您讲两句话吧,”陈太忠笑眯眯地发话,又看一眼旁边的摄影机,“关于这个意义什么的,听了您的话,下面的同志们也就更有干劲了。”

褚伯琳听得暗暗撇嘴,他并不知道为什么部长会突如其来地视察台里,不过陈太忠先来了,那就说明,部长没准是被这小子忽悠来的,只是为了捧鲁班奖的场。

所以他刚才跟着凑趣,弄来了小金人,现在耳中听到陈太忠的话,越发地确定自己没做错事儿,不过同时他也有点感慨。

唉,看人家小陈是怎么混的,小小的一个正处,就能撺掇省委常委帮着讲两句,潘部长……大约也会卖这家伙面子的吧?

他想的一点没错,潘剑屏只是淡淡地看了某人一眼,就开始发话了,“真要说这个鲁班奖,还是跟精神文明建设挂钩的,优质工程是怎么诞生的?”

他略略停顿一下,似乎要大家接受一下这个问题,才又接着说,“你们想到的也许是工序、工艺,或者说设计、材料,还有人要说是队伍和施工机械,这些都没说错,但是我想强调的是三个字……责任心!”

“现在的社会环境下,强调责任心是非常有必要的……”潘部长终于展现出了符合他职业素养的口才。

在指出这正是天南省精神文明建设成果之一之后,他才轻描淡写地提一句凤凰科委,“凤凰科委及其施工队伍,具备了这样的素质,所以才能不负众望,拿回这个奖来。”

一番话讲完,大家热烈地鼓掌,纷纷说领导讲得太好了……

当天晚上的天南新闻,就播出了这个新闻,长达七八分钟之久,不但有机场接机的镜头,更有蒋省长在科委办事处的座谈会。

像杜毅在家里看得就有点不耐烦,你说无非一个小小的鲁班奖,你蒋世方是没见过世面还是怎么着,一个座谈会说这么多,累不累啊?

然而等潘剑屏发表意见的时候,他看着就乐了,为什么?很简单,蒋省长是跟大家座谈的,就算大家再尊重省长,声音嘈杂也是必然的。

而潘剑屏是一个人在那里讲话,所以潘部长虽然是最后露面的,但却给人一种做总结的感觉,塞的还是精神文明建设这样的私货——这也不知道这二位到底是谁在利用谁。

蒋世方也看了新闻,他这次出面,固然因为这是一个货真价实的全国性奖项,也是殷放求着他帮忙出一下头——把科委的成绩拿过来,对殷市长有着多重意义。

一个是能缓解他跟许纯良的紧张关系,表示出支持科委的态度,又能借此稍微撬动一下许主任和章书记的联盟——虽然这个联盟,其实松散得紧。

再有就是隐隐的那一层打脸的意思了,你章尧东阵营里的人做的成绩,我拿过来裱糊在市政府身上了,没办法,章尧东在凤凰市里真的是太强势。

殷放下去时间不长,真的是感觉有点束手束脚——什么时候市政府的年关福利,轮得上你市委的人指手画脚了呢?真的是是可忍孰不可忍。

所以殷市长必须要做出点事情了,这件事情的意义,许绍辉不是很看重,但是对殷放来说真的很重要,因为下面地市的干部,对风吹草动异常敏感。

对下面的人来说,谨慎地揣测上意以及各种风向,是必做的功课,现在风头有变化,那么对殷市长在凤凰的发展,会带来积极的、正面的影响。

蒋世方并不介意支持殷放一下,但是他看到潘剑屏的讲话,也是有点哭笑不得——我是被一堆人围着,你是一个人站着——总算旁边还有个陈太忠……

这时候许纯良刚刚到家,他今天风头出得不小,晚上大家又是庆祝聚餐,总算是大家都能体谅许主任去北京一趟累了,所以才较早地放他回来。

许绍辉也在家里看电视,今天儿子的表现真的不错,只是一个处级干部,就在省台的新闻里占了这么长时间。

但越是这样,他反倒越要提醒一下儿子,小许进门的时候,电视里正鞭炮齐鸣,“纯良,今天这个事情,你不要跟章尧东做任何解释,他问起来的话,你就说回来之前,没跟任何人通过话。”

很多事情,解释不如不解释,许纯良对这一点很明白,于是他笑着点点头,又侧头看一眼电视,“咦……潘剑屏这讲话有意思啊。”

“嗯,”许绍辉点点头,又耐心地听电视里的潘部长把话讲完,才笑着发话,“味道有点怪,不过大致还是要借此强调他的责权和成绩。”

“没准是太忠撺掇的吧?”许纯良当然看到陈太忠了,虽然陈主任偶尔只能露出半张脸来。

“他?”许绍辉心不在焉地哼一声,看到下一个新闻是步行街改造工程开始,他才伸一伸身子,眼睛还是不离电视,“这家伙也算懂礼貌,对了你跟他说一声,路桥那个刘建章要双规了。”

“嗯?”许纯良听得就是一愣,“是仅限于路桥内部吧?”

“仅限于内部是初衷,”许绍辉终于有时间侧头看儿子一眼,他笑着发话,“看到你们俩这么能折腾,老爸也心动啊,省纪检委也好久没发过威了……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