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977章 喜气洋洋(上)

许纯良乘坐的飞机,晚点了半个小时,他下飞机的时候,不但殷放、陈太忠和宋敏来了,省建委还来了一个副主任。

殷市长的活动能力不小,不经过省台的协调,就将队伍带进机场了,许主任和他的通讯员郑远一下飞机就愣住了:这么多人?

“欢迎许主任载誉归来啊,”殷市长放下了以往两人之间的纠葛,带着一众人等,笑眯眯地走上前伸出双手,“你们为凤凰的家乡父老争光了。”

“哦哦,”许纯良茫然地点头,根本没反应过来,到底发生了什么——秦连成教训陈太忠的时候,他已经坐进了飞机关了手机。

猛地见殷市长出现在自己面前,还是笑容满面的样子,他愣了差不多两秒钟才反应过来,太忠你找领导来捧场,就算不是章尧东,你也别把殷放给我弄过来啊。

但既然已经是这个状况了,旁边还有长枪短炮对着他,许主任只能微微一笑,“市长您过奖了,取得这点成绩,跟市委市政府的支持,以及单位诸多同事的配合,是分不开的。”

对某人将市委摆在市政府前面的措辞,殷市长直接充耳不闻了,他笑眯眯地冲旁边一伸手,“这是省建委的副主任高贵同志,建委也很关心咱们科委大厦的建设。”

“高主任您好,”许纯良机械地伸手同对方握一握,眼睛却是斜瞟到了陈太忠那里——我说太忠,你这这……这搞的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?

机场里并没有耽搁了多长时间,出来之后,许主任也没坐别人的车,直接坐上了素波市政府牌照的桑塔纳,“我说太忠,没必要这么隆重吧?”

车里就他们俩人,他不怕直说,郑远去开许主任的帕萨特了——那是许主任在走之前放在办事处的,宋敏来的时候,特意把这辆车也带了过来。

“这只是开头,隆重还在后面呢,蒋世方都要去科委办事处,”陈太忠笑一笑,略微带一点无奈,“你当我想搞这么大?老秦提醒了我之后,我才知道,咱们的思维有盲点……”

“原来是他的意思,”许纯良点点头,其实他也不笨,只不过很多时候懒得动脑筋罢了,而且他的思维发散性也很强,他点点头,“既然是他提醒你,怪不得你不找章尧东。”

秦连成和章尧东跟许绍辉是一个阵营的,但是偏偏地,秦章二人关系很一般,这一点很多人都知道,许主任自然也清楚。

“他让我找,我都不找,”陈太忠听得不满意了,他现在确实是学会尊重各种领导了,但也仅仅是形式上尊重,谁要是想强迫他违反本心做事,那别说秦连成了,就算蒙艺甚至黄老,他也未必买账,“章尧东一直对我敬而远之,我有必要上杆子去卖好吗?”

许纯良嘿然不语,好半天才哼一声,“咱们争这个奖的时候,没什么人帮忙,现在着急露头分功的人,倒是不少。”

“咱也没求他们帮忙啊,就是给领导个面子,”陈太忠很自然地回答,凤凰科委能走到眼下这一步,不管是当初的他,还是继任的许纯良,两人奉行的都是埋头做事的风格。

虽然陈主任背后有黄家,许主任背后也有自家人,但是很多事情他们并没有依靠后台,而是胼手胝足亲力亲为做出来的。

就像这个“鲁班奖”,黄汉祥就说了,小陈你想要就说话嘛;而许纯良也说了,这个事情他不是办不了,只是不想欠那么多人情——所以说到底,这个奖项是哥俩自己打拼出来的,没有沾到任何的势力、省里、行业的光。

所以不客气地说,眼下来凑热闹的,还真的就是图了沾光来的——当初谁出过力?

“唉,算了,”许纯良叹口气摇摇头,他只是纯良又不是傻,到现在为止,自己和太忠是犯了低级错误——只顾埋头拉车,没有抬头看路。

由于有警车开道,车队很快就抵达了科委办事处,现在的办事处已经不是半年前的地方了,正经是科委自己开发的小区的铺面,客房还没收拾出来,但是办公是没有任何问题了。

办事处的门口,已经挂出了一条红色条幅,看起来是临时制作的,就是白纸刻出的字别在了红布上,“热烈庆祝凤凰科委大厦获得全国鲁班奖”,不过这条幅制作得过于匆忙,“鲁”字上半截已经被风吹去,只余下下半截的“日”字。

许纯良还待要太忠跟着自己进去,但是陈主任毫不客气,“接下来就是你的舞台了,我得去办公室汇合潘老板了。”

陈太忠走了,但是科委这边的热闹没完,许主任先是掏出了金光闪闪的鲁班奖小人,又拿出了证书什么的,摆在那里供众人拍摄。

然后就是许纯良从北京带回来的录像带了,宋敏接过来之后,在一边的机子里播放一下,当开始念名单的时候,大家都静了下来,等着听到自己想听声音。

这名单是如此地悠长,在大家的感觉中,念了差不多有一二十分钟,才终于传出一个项目,“天南省凤凰科委大厦……”

说时迟那时快,没等这个“厦”字的尾音念完,许纯良手一抬,手里的遥控器直接按了暂停键,“就是这些,相信你们也听见了。”

“啧啧,能入围鲁班奖的,真的很厉害啊,”一时间,大家纷纷嘀咕不已,但总还是有那些不晓事的,就问许主任,“这个鲁班奖,奖项到底有多少呢?”

“一共六十多个,具体的我也没记,”许纯良大大咧咧地发话了,“具体情况,你们可以通过中视的新闻来了解,这个我就不多说了。”

以许主任的性格,说这样的话是很正常的,但是在这个时候这么说,就有点不负责任了——你都拿回来鲁班奖了,还不知道有多少个人获奖?

于是一时间,下面众说纷纭,说这个许主任有点……有点不负责任啊,连一共有多少获奖项目都不知道,这个奖来得,可能比较蹊跷。

现场采访的记者,不止是省台,还有天南日报、凤凰市台、凤凰日报,甚至天南商报、天南青年报的人都来了,于是就有人跟陈太忠反应——许主任连获鲁班奖的一共有几个项目都不知道,啧……这个态度,给人感觉不太好啊。

“扯淡,许纯良不可能不知道这些,”陈主任对这种传言嗤之以鼻,纯良这货做事,或者是很少思考,但是绝对有板有眼,去参加个颁奖典礼,连一共有多少人获奖都不知道……这真的太不可能了。

有人觉得,陈主任这么说武断了,谁能不犯错呢?

然而,真相总是很残忍的,在场的人中,不乏有那消息灵通之辈,探听出了鲁班奖的名额,一共是六十二个奖项。

然后大家数一数,发现科委大厦恰恰排名在第六十二位,没错,就是第六十二,如果许主任不是及时按下遥控器的话,后面接着的,就该是“一共六十二家企业”这样的话了。

所以,许主任为人率性,但却不是不懂事,他用“不解释”来掩饰科委大厦是副班长的事实——虽然鲁班奖排名不分先后,可排名的先后,多少还是有点讲究的。

就在一片闹哄哄之中,天南省省长蒋世方来到了办事处,他很热情地跟大家打着招呼,并且表示说,天南的建筑业重整旗鼓——这只是其中的一步。

旁边跟着来省建委的主任就表示,说凤凰科委给我们出了一道难题啊,行局的办公楼都拿了鲁班奖,我们再不振奋的话,有愧于天南五千万父老乡亲的期待——这是建委老大刘主任说的,他既然来了,就轮不到副主任高贵说话了。

当然,这话也是似贬实褒,说白了是承认了这个鲁班奖的含金量——撇开蒋省长的关注什么的不谈,省里真的是多年没有鲁班奖了。

这里喜笑宴宴,旁边各种媒体的长枪短炮拍个不停,但是蒋省长还是很敏感地注意到了一点不妥,于是,没过多久,穆海波就找到了许纯良。

对穆大秘来说,今天的事情真的很滑稽,蒋省长关注一些小事不是问题,但是关注的居然是许绍辉的儿子,这不能不让人浮想联翩。

其实,太多的浮想联翩都是多余的,不到那个位子,体会不到那种感觉,在这件事里,蒋世方是很单纯地捧个场。

搁给外人看,就是许纯良摘了陈太忠的桃子,而蒋世方又横插一手,摘了许绍辉的桃子——其实说句良心话,天底下哪里有那么多桃子?

天下本无事庸人自扰之。

“太忠下午有事,走得很匆忙,具体去哪里了,我还真不知道,”许主任低声解释一句,然后就抱着金灿灿的小鲁班,笑眯眯地走上前台,同蒋省长共同举了起来。

一时间,镁光灯四下闪耀,这是胜利者的舞台,就连省建委的刘老大,也不得不屈居第三,三个人共同举起了这四十来厘米的小金人。

紧接着,大门外的鞭炮声噼里啪啦地响成了一片,气氛着实祥和喜庆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