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976章 匆忙补漏(下)

陈太忠是这么想的,没想到十分钟之后,殷市长的电话打了过来,“太忠,你和小许的运气不错,省长正好下午有空,他表示说,这个鲁班奖是肯定咱省的经济建设……他会到场的,同时他希望宣教部能有主要领导到场,这是一件值得大书特书的事情。”

陈太忠登时就愣住了,他还琢磨着我要是殷放,该怎么跟章尧东暗示和试探呢,不成想殷市长直接拽出了王牌,这种感觉,就像是两个剑手要决斗了,其中一个蹭地拔出一把手枪——你这也太作弊了一点吧?

但既然是蒋世方露头,那章尧东什么的就不用说了,许绍辉来了也白搭,想一想许纯良辛苦半天,自己老爹出面都抢不回这份荣誉,陈主任真的不知道自己该不该高兴。

说白了,还是纯良这个人……太纯良了,当然,也许人家就不在乎这点虚名,有需要的时候,真正的实力碾压过去——蒋家这点底子,比许家差得多了。

有点欺负人的要求是,蒋世方希望潘剑屏到场,“宣教部主要领导”这七个字,其实指的就是某个三个字的名字,你没必要拉一个省委常委陪绑吧?

想是这么想的,陈太忠当然不会这么说,他婉转地试探,“世方省长……是会到机场吗?”

“科委的办事处、市办事处都可以,其他地方不是很方便,”殷放这人有一点好处,就是该说明白话的时候,觉得不会含糊,“我个人对这两个地方的选择,没有意见。”

啧……老蒋还真是有空啊,陈太忠听得禁不住咋舌,为了这么一点事情,居然肯屈尊去一个地级市行局的办事处——这么个破奖,真的很重要吗?

当然,这只是他的腹诽,这种奖项要说不重要,真的是很不重要,但是省政府一把手愿意关注的话,去一趟也无妨——毫无疑问,这不会有损蒋省长的形象。

“那我建议,肯定就是去科委办事处了,”他干笑一声,想到对方是执政凤凰的一把手,他又补充一句,“市长,我们科委太需要宣传了,我人虽然不在科委,但是还很念旧。”

殷放沉默片刻,才轻哼一声,“念旧是好事,对了,我马上动身,去机场接小许,你……宣教口上的事情,你安排一下。”

这话听起来是说省台的摄像,但是实质上,是要落实请出潘剑屏的事情,殷市长不会说得那么明白,但是他相信对方听得懂。

这个要求,对陈太忠来说真的有点残忍,他一个区区的正处,哪里能随便请得动堂堂的宣教部长?更别说两人还不是绝对意义上一个阵营的。

不过他也不是善碴,应了一声就压了电话,“好的,我争取请省台的人进机场拍摄”——请不请潘剑屏什么的,你别全指望我。

我怎么就不知道,这小子还这么滑溜呢,殷放在电话那边撇一撇嘴角,不过,他已经将蒋省长的意思表达出去了,那就够了,对方不执行,那就不是他的事儿了。

陈太忠说是这么说,但是潘剑屏那儿他必须也得试一试,就算老潘不肯答应,人家流露出片言只语来,他就能据此演化出各种借口。

当然,在找潘剑屏之前,他得先跟许绍辉打个招呼——没办法,许纯良把沟通的任务交给他了,结果稀里糊涂地惹出了蒋世方,许书记平日里跟儿子联系得不多,好像是各行其是,但是这个招呼打不到,没准就惹人了。

许绍辉还真是和气,电话里一点都听不出纪检委书记的威严来,不过当他听说对方想来拜会自己一下,也禁不住一愣,“嗯……不能电话里说吗?”

说拜会,其实大家都是在省委里办公,就是串门的意思,不过很显然,陈太忠直接在电话里说,就太不礼貌了——巨大的等级差距,造就了这种默认的礼节。

许书记想电话里问,陈主任自然就借坡下驴,他干笑一声,“电话里说,就是有点不尊重您……是这样,纯良在北京拿上鲁班奖了……”

许绍辉自然知道儿子拿上鲁班奖了,昨天他就接到电话了,不过他培养儿子确实相对比较放手,而且他出身京城,对这个奖项也不怎么看重,就是笑一笑,说个不错就完了。

正经是小陈要面见他,他心里还禁不住要颤一下,心说这家伙不是又整出什么大动静了吧?要知道,他可是纪检委书记!

待听说是这种事情,他禁不住就笑了起来,以他的眼界,哪里会在意这点小事?前文说过,许书记的性情中,有一份任侠之气。

至于说章尧东会不会因此怀恨——这屁大一点事能怀恨到哪儿?许绍辉并不想过度干涉凤凰的局面,说句更直白的,就是章尧东在凤凰一手遮天的行为,也不是他授意的。

“这种事情,你们小字辈商量就行了,蒋省长愿意支持,这很好啊,”许书记爽朗地笑着,最后还不忘记开个小玩笑,“不管怎么说,是对你俩工作的肯定嘛……我还以为你要叫我也去接机呢。”

事实证明,他心情真的挺好,蒋世方跟他不是一回事,那又怎么样呢?关键这荣誉是儿子自己争回来的,许书记再豁达,也有望子成龙之心。

陈太忠没想到,老许居然还会跟自己开玩笑,不过这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他要马上找到潘剑屏,这几个电话下来,眼瞅着就要到十一点了。

他去潘部长那儿,就更是串门了,遗憾的是部长不在,他一打听才知道,合着潘剑屏去省文联开会去了,中午都不会回来。

那他只能驱车直奔省文联,而进省文联的时候又耽搁了一阵,文联虽然是很不起眼,但好歹挂着天南省三个字,今天又有重量级领导到场,戒备森严也就是正常的了。

他在会场外出现的时候,就是十一点半了,他扯住一个人报出自己的名号,不多时,赵丹青走了出来。

陈太忠也不想直面潘部长,于是就将凤凰科委获奖的事情说一遍,又说蒋省长挺重视的,他也希望咱们宣教部重视一下……我就是带个话啊。

赵秘书一听是这种事儿,根本不敢说什么,“太忠主任,我现在就去汇报主任,请你多等一等。”

不多时,潘剑屏黑着脸出来了,他一听陈太忠专门跑过来,就觉得可能不是什么好事,等秘书把事情跟他简单说两句之后,他心里就真的很不爽了——尼玛,你蒋世方用我用得也太顺手了吧?

“蒋世方怎么跟你说的?”潘部长的问话很直接,他心情确实不好。

“是殷市长转告我的,”陈太忠能理解老潘的心情,所以他解释得也明白——当然,他不会说是自己主动找的殷放,“这是凤凰的业绩,他就联系上了蒋省长,蒋省长说,他会去凤凰科委驻办事处庆功,还说……希望宣教部主要领导高度关注一下。”

“嘿,我的行程……自己都做不了主?”潘剑屏哼一声,原本他就是个黑脸膛,现在脸色就更黑了。

陈太忠见老潘发飙,也只能悻悻地站在那里不说话,等了一下之后,见对方还没有说话的意思,他才小心接建议,“我就是转述一下,您的行程既然安排好了,确实也不宜更改。”

“嘿,”潘剑屏又哼一声,看他一眼之后,才又发话,“不过既然是小陈你的事情,那我就破个例吧,下午的时候,我会去一趟省台。”

他其实就是单纯地不爽蒋世方把自己调来调去,不过这个事情既然是通过两个人转述的,那证明蒋世方也没有逼迫他的意思——否则的话,蒋省长直接打个电话给他,他还能不动?就像初一去省台那次。

尤其是这件事儿涉及到了小陈,所以该发的牢骚他是要发的,但是同时他也没太多的抵触情绪,反正科委的办事处,他是绝对不会去的——王不可能见王。

正经是宣教部长去省台视察,顺便关注一下这个鲁班奖的事儿,是很顺理成章的事情。

“那好,我陪您去吧?”陈太忠主动请缨。

你不去凑省长的热闹,跟着我干什么?潘部长讶然地看他一眼,却见这厮苦笑一声,“唉……其实我也不是科委的人了,那种场面我也不合适去,虽然最开始,那个鲁班奖是我操办的。”

潘剑屏沉吟一下,若有所思地看他一眼,默默地点点头,转身向会场里走去,“中午没事,就一起吃饭吧。”

“他的飞机要是准点的话,一点半就到了,”陈太忠无奈地撇一撇嘴。

“嘿,”潘剑屏听得苦笑着摇头,心说我只顾着自己抱怨了,小陈心里也不好受,前人栽树后人乘凉不说,接人他得去,可省长会见的时候,他又要跟着自己走了。

我怎么从来没发现,这小子很懂得牺牲自己顾全大局呢?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