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973章 真胆大(上)

郭队长说的,是去年发生在寿喜的一件事,寿喜劳动局局长查出患了肺癌,提前病退,常务副局长就摩拳擦掌地要接这个班。

这个副局长敢这么惦记,肯定是有原因的,他是资深副局长,其他的副局长根本无法跟他抗衡,上一任这个位子就该是他的,结果被省里的空降者抢了去。

抢他的这位,也就是肺癌局长到任之后,同常务副交流过一番——我就是来镀金的,最多不超过两年,你好好地配合我的工作,那我走的时候,把你扶上来。

常务副就很用心地扶持肺癌,不成想眼瞅着快到时间了,那位查出得了癌症,只能提前走人了,不过他确实是向组织推荐了。

而且,寿喜这两年一直动荡不安,考虑到现在人心惶惶,常务副递补为局长,应该是最稳妥的做法。

该局长都已经做好上任的准备了,不成想又有人横插一杠子,来的人比上一任局长还年轻,居然只有二十九岁。

常务副登时火冒三丈,据说他曾去找前局长求助,不过可以想像,都癌症患者了,人家记得临走推荐他一下,那就已经算是讲究人了,哪里还可能再管他?

于是他四下寻找新局长的毛病,某一天夜里,市公安局出入境处起火,第二天,常务副就疯了,他见人就说,“王立华是美国间谍,真的,他是美国间谍……”

别人不知道的是,起火的时候,有个混混也死了,后来警察局发现了死者,尸检的结果告诉大家,此人死于吸毒过量。

这些现象都是零零碎碎的,但是也有明白人,将这几件事情串联起来,就能想到前因后果,而郭队长就从明白人那里弄到了答案。

答案不是很完整,对这样的八卦,体制里的人不会说得太明白——有些话,你说出来是要负责任的。

不过郭健了解这件事,通过了不止一个渠道,“其实真相在寿喜都传疯了,说死的那混混跟王立华认识,而且这件事出来之后,王立华这个局长还没正式上任,就另有任用了。”

“你的意思是说,王立华可能有美国绿卡?”陈太忠当时是这么问的。

“还有人说,他已经移民了,”郭队长苦笑着回答,“寿喜人都在说,美国人也能当共产党的官儿了——起码不止一个人这么说。”

“啧,听起来有点像以讹传讹,”陈太忠的眉头微皱,事实上,他心里已经有点偏向于相信这话了,但是做为省委领导,他可不能随意表态。

“应该是真的,”郭队长摇摇头,他指出,王立华以前根本不隐瞒自己拥有美国绿卡的事,寿喜这小地方,也不怕别人知道了会怎么样,而尤为关键的是,“王立华的父亲,是寿喜的政法委书记王刚。”

这个消息,相对就震撼一点了,也就是这种级别的主儿,才能放到陈太忠的眼里——正处真的差得多。

王立华这个局长没干成,现在交流到了辽原做市政府副秘书长,但好歹当初是拟任劳动局局长了,所以他这副秘书长后面带个括号——正处。

这个消息,寿喜人知道的就不多了,一来是王书记的儿子去了外地,就多少人歪嘴了,二来,据郭队长分析,王刚父子也接受了这次事件的教训,刻意保持低调。

但是再低调,有人肯去追查的话,总能找到点迹象,而好死不死的是,郭健还真就知道这家伙去了哪里,这个时候,他当然要说出来。

陈太忠听得真是有点意外,虽然他见过太多匪夷所思的事儿了,但禁不住还是要震惊一下,不过这样的事情,要强调个证据,“那个常务副,后来就没再折腾?”

“人都疯了,还折腾什么?他说什么,别人也得信呢,”郭队长苦笑一声,“而且十月的时候,他掉进河里淹死了,没人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,反正……他最后评了一个‘因公殉职’,他的女儿也转了事业编制,套上箍了,还再怎么折腾?”

好狠啊,陈太忠听得倒吸一口凉气,从理论上讲,那个常务副真的可能是失足掉进河里的,而那个混混也真的可能是吸毒过量而死——但是……这未免太凑巧了一点吧?

身为官场中人,他早就习惯“不惮以最大的恶意”揣测他人了,不过,很多事情连郭队长这个基层干部都不会点出来,他自然也不会那么没水平,于是他抓住最后一个漏洞,“其实烧这个市局出入境管理处,有点没必要,护照是要省厅备案的。”

“照您这么说,烧了省厅也无所谓,咱去美国也能查,”难得地,郭队长表现一下他特有的幽默,当然,这个幽默有一点略略的呛人,“唉,陈主任,你觉得他一个副局长……还是疯了的,想去省厅查,可能吗?”

可能吗?郭队长说这三个字的时候,是笑着说的,但是偏偏地,陈太忠感觉到了一种深入骨髓的无力感——是啊,可能吗?

就算可能,以一个地级市政法委书记的能力,对省厅的某些档案做适度的调整,也不是很难的事情,对于这一点,陈太忠清楚,郭健也清楚。

所以,对于郭队长的八卦,陈主任表示收到了,但也仅仅是收到了,他没有忽略,也没有冲动,而是很单纯地将此事纳入了自己的资料储备库。

事实上,官场里就是这样,除了比拼靠山和能力,也要比拼人脉和信息,直到现在,陈太忠都认为,若不是蒙老板从自己手里敲走了磐石和碧空的消息,从而早早地布局,老蒙那个碧空省委书记……还真未必有那么容易到手。

蒙老板会建立自己的资料储备库,陈主任自然也会有样学样,所以简而言之一句话,这件事,陈某人听是听到了,但是暂时没有出头的意思——是的,这仅仅是一个储备。

陈太忠要是真想拿此事做点文章,真的是太简单了,但是能达到什么样的效果,真的不好说,既然不好说,那还不如暂时不说。

当然,不做文章,不代表不去了解情况——不了解情况的话,关键时刻丢出这个炸弹,谁能保证其可靠性和杀伤力?

这一刻,陈太忠真的是有点理解蒙艺的作风了,当初他跟蒙老板说的内容,里面很多事情,老蒙肯定去了解和落实了,但是人家不着急出手,在筛选和优化之后,才再最关键的时候,丢出一些关键的素材。

这些话就扯得远了,简而言之就是,陈主任今天收获了一些信息,而他只是打算了解,并没有马上出手的欲望——是的,再大的不公平,也需要一个合适的时机,才能发泄出去。

与这件事情相比,展枫的行径,真的就有点小儿科了,别的不说——两条人命在那里摆着,王立华的胆子比展枫大得太多了。

他在这里感慨,刘望男见状,就扯着丁小宁去洗澡,不多时,门口传来一声轻响,陈太忠走出去一看,董飞燕伴着林莹走了进来。

小林总穿得也不是很多,一件及膝的紫色羽绒大衣罩在外面,下面是一条极瘦的灰色筒裤,下垂感很强,看起来很有档次的那种。

但是陈太忠一眼就看出,林莹里面没穿什么保暖的衣服,瘦瘦的筒裤,将她的腿型箍得很近,看起来非常地诱人。

林莹知道这个地方,也不是一天两天了,但是深夜来造访,还是第一次,一进门,她就很警惕地四下打量着,那眼神看起来,多少有点惊恐。

“嗯,来了,就上来吧,”陈太忠站在二楼的扶手边,淡淡地招呼一声,“你们姐妹们多沟通一下,都是我的女人,大家要和谐相处。”

“都是你的女人,你就让我一个人在那边呆着?”出乎意料地,林莹居然在楼下恶狠狠地瞪着他,真正的是居下临高,“你是害怕丁小宁吃醋吧?”

“你说什么呢?”陈太忠还没来得及解释,丁小宁就从一边走了过来,她只是系了一件浴巾就出来了,别说两腿间的繁茂,甚至她的肚脐,在走动间都若隐若现,她眉头微皱向下看去,“我就吃醋了,你能把我怎么样?”

“我能怎么样呢?你是地产大亨啊,”林莹似笑非笑地哼一声,她能豁出面子来这幢别墅,就打定主意,不让别人小看自己,这是天南首富女儿的尊严使然,“我一个小商人,比不过你……你认识太忠比我早。”

“就算我认识他比你晚,但我也是把所有的东西都给他了……我奉献了自己所有的保留,”丁小宁冷笑一声,她的性子一发,那真是不管不顾,“我给太忠哥的,是完整的我,我的将来都给了他……不好意思地问一句,你给他的时候,还完整吗?”

林莹脸上的表情变换半天,最后嘿然叹口气,转身向外走去,“行,我不完整,我走……丁小宁,我要是早一点认识陈太忠,根本不会有你的事儿。”

“你倒是想走,由得了你呢,”丁小宁冷哼一声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