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971章 头啖汤(上)

我早就该想到,开公车来吃饭是不合适的,陈太忠悻悻地撇一撇嘴,不过已经是这样了,再推脱也矫情。

“那你过来吧,二楼这是……云海亭,不过别人就不要带了,”陈主任轻描淡写地吩咐一句,心说索性借这个机会,听一听那货打算汇报什么工作。

不多时,郭健走了上来,进来看到汤丽萍的时候,他有一个极细微的愕然,接着就微微一笑,“不好意思,打扰陈主任这私人空间了。”

“坐,”陈太忠一指座位,接着不动声色地发话,“今天还真是巧啊,郭队长也来这儿吃饭,太巧了。”

他说一个巧字那还无所谓,连说两遍,郭队长就知道,自己必须解释,于是他笑一笑,“这地方我也不常来……太贵了,今天是朋友请客,结果刚一下车就发现您的车了。”

他不解释不行,陈主任跟一个漂亮女孩儿在一起,这事儿没准有点敏感,万一人家怀疑自己跟踪的话,那后果就更严重了。

所以他不但解释,坐下之后,更是说出事情原委,“一个小混混,当兵复原回来,总骚扰他家以前的邻居,砸玻璃半夜敲门什么的……”

“这邻居现在是交行行长了,他就是想找一份工作,行长的儿子找到我了,我让人把那小子抓回来,教育了几天,放了以后,那边家里平安了,所以跟我和弟兄们表示个谢意。”

“现在无法无天的人太多了,”陈太忠点点头,他很满意对方的解释,否则的话,这次巧遇真的会让他有点疑惑,老郭果然是明白人。

“是啊,有些小混混,你越不想惹事,他就越欺负你,”郭队长笑眯眯地点点头,又看一眼汤丽萍,“陈主任,请问这位是……”

这个问题很犯忌的,领导没主动介绍的人,那就是不想说,而敢这么问领导的人,就要做好付出相应代价的准备。

“嗯?”陈太忠也觉得奇怪,侧头看他一眼之后,才淡淡地发话,“小汤,汤丽萍,是我的朋友……很要好的那种。”

然而,郭队长已经做好了准备,他笑着点点头,伸手跟汤丽萍握一握,“幸会,小汤你既然是陈主任的朋友,就是我的朋友,我是防暴三大队的队长郭健,你叫个郭哥就好了……”

“郭哥是粗人,也没别的本事,比陈主任差远了,不过要是有坏人欺负你的话,你给郭哥打电话,我帮你收拾他们……喏,这是我的电话号码。”

看着郭健和汤丽萍说话,陈太忠有点时光逆转的感觉,这活生生地就是张馨和赵明博嘛——他当然不会认为,郭队长有胆子挖自己的墙角。

老郭这人,绝对是个明白人,虽然丫挺的午间喝酒……违反了警察部的禁令。

不过这么下去也不成个体统,陈主任轻咳一声,“老郭,你也知道我为啥让你进来……你说你的事。”

“这个嘛……”郭健挠一挠头,看起来是在组织语言,然后他才抬头直视陈主任,“太忠主任,听说省文明办最近,在严查干部家属调查表一事?”

嗯?陈太忠有点意外,这个事情,最近在省管干部里传得很厉害,但是你这科级干部,连市管干部都算不上啊,最多就是个市局管的干部,瞎操的什么心?

不过不管怎么说,这是文明办的宣传深入人心了,这个是值得肯定的,他点点头,“这是完善组织考核程序,以讹传讹的比较多……你想说什么?”

“是这样,我听说在去年八月……寿喜市警察局的出入境管理处被烧了,所有资料烧了个干干净净,”郭队长小心地看他一眼,“这是重大事故。”

你这不是废话吗?陈太忠听得有点无奈,警察局被烧,那肯定是重大事故,我们科委筒子楼被烧还是重大事故呢,“你说重点。”

“着火的时候,外面正下着雨呢,”郭队长意味深长地笑一笑,“能烧了整个出入境管理处的火,结论居然是一场意外……嘿,怎么也是纵火吧?”

“确实有点古怪,”陈太忠点点头,下雨的时候失火……这个可能性是客观存在的,但是火大到不可控制,听起来就比较异界了。

不过,见识过了太多捂盖子的行为,他倒也不是很奇怪,有人刻意回护的话,这个小小的火灾真的容易压下去,于是他淡淡地发问,“那么,你有什么想法?”

“您不觉得……这很匪夷所思吗?”郭队长的眼中满是愕然,“这里面有说道啊。”

“我当然知道有说道了,”陈太忠无可奈何地翻一翻眼皮,他已经是官场菜鸟了,却是没想到,有人比他还菜鸟。

其实,陈主任这也是妄自菲薄了,他虽然是官场新星,但是接触到的事情,绝对比大多数官场老鸟接触过的还多。

尤其是他身边接触和倚仗的,不是老鸟中的老鸟,就是一方势力的代表,所以他的视野,真的不是一般人所能达到的,而这些人眼光、思维,又影响了他的认知。

不管怎么说,陈主任并不觉得这件事情有多么地匪夷所思,他关心的是事件背后会有什么样的味道,“现在就等着听你的说道呢。”

“听说是要查护照的问题,”郭健轻声地嘀咕一句,又看一眼汤丽萍——陈主任,你得跟这个女人叮嘱一声,传出去要出大问题的。

这种场景和暗示,再想一想他刚才在小汤面前的热情,真的给人一种浓重的违和感。

“听谁说的,又涉及到了谁?”陈太忠轻描淡写地说一句,顺手夹起几片三文鱼送进嘴里,连酱都不蘸,就吧嗒吧嗒地嚼了起来,满不在乎地发问,“我怎么感觉,有点道听途说的意思?”

他这话说得老大不客气,但是偏偏地,郭健心里长出一口气——不怕你认为我道听途说,就怕你什么都不说。

认为此事道听途说,这是对事件的负面评价——尼玛,这种不好的事儿,你也乱说。

但是啥话都不说的,那就太可怕了,所以相较而言,郭队长更愿意跟陈主任细细沟通,他犹豫一下方始发话,“大家都说,是寿喜那边的班子烂了。”

“他们那边,可不早就烂了吗?”陈太忠表示不理解,这两年寿喜也是连连地出事,九八年洪水的灾后重建掉下来个市长,紧接着假酒死人案又掉下来个市委书记。

再然后是烟草局的窝案——要不是寿喜烟草专卖局出了那么一档子事儿,涂阳卷烟厂这边想崛起,还真不是那么容易的,“红彤彤”的牌子别说在省外了,就算是在省内,都已经被寿喜卷烟厂的“金寿喜”“福寿喜”打得找不见北了。

然而,好端端的烟厂,一夜之间就垮掉了,谁要真想细说的话,那也是无数的故事了,外面不懂的人,也就只能以讹传讹,连陈某人都不能掌握真相。

“我只能说这场火灾,不是意外,”郭队长递给陈太忠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——你要是懂了,那就是懂了,你要不懂我也就不再说了。

“那我明天,要让办公室的人关注一下,”陈太忠不动声色地点点头,小样儿,跟我玩深沉,你还差了一点。

“这个就没必要了,”郭队长也吓了一跳,他今天来说这个消息,也是巴结的意思,巴结不成反倒惹人,就有失本意了,“您想知道什么,我都能帮着了解。”

“哦,”陈太忠点点头不为己甚,“那你现在,已经了解到了些什么?”

“我怕……误导您的思维,”郭队长不说他不知道,只是说有可能误导,陈主任立刻就判断出了——这货十有八九跟寿喜的某些人不搭调。

“你随便说,那我就随便听,”陈太忠漫不经心地回答,这不是装的,事实上他对于这样的八卦,确实抱着一种可听可不听的态度。

他现在就分外能明白,当初蒙艺为什么对他说的事情,是那么淡然的态度,跟自己没多大关系的事情,你想说固然好,不说也无所谓。

至于说有些事情“不知道比知道好”,切,陈太忠才不相信,一个小小的防暴大队的队长,能知道多么大的事儿——就像当初的蒙书记看陈某人一样,人家根本不怕听。

这就是官场历练中扎扎实实的心态成长,曾经的罗天上仙,现在是越来越有官僚味儿了。

郭队长倒没觉得陈主任这个态度不对,事实上,他认为这才是领导的风范,于是他笑一笑举起酒杯,“我先敬您三杯,我干了您随意。”

陈太忠很无奈地举起酒杯,“对了老郭,我记得警察部有什么禁令之类的,以后中午少喝酒。”

“那是那是,”郭队长笑着点点头,心说这陈主任也不是那么不讲理——他今天中午没喝酒,是昨天喝了,陈主任现在才提起来,证明人家当时就注意到了,只不过不计较而已。

当然,现在开口说,那就是有接受我的意思了,意识到这一点,郭健真的很开心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