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970章 紧跟领导(下)

事实证明,郭队长的上进心确实挺强的,见到陈主任原谅了自己,居然顺杆爬了上来,“陈主任,不知道晚上您有空没有,想请您吃顿便饭。”

“没时间,回头吧,”陈太忠微微摇头,他哪里肯如此放低身份?在他看来,稽查办行动科的副科长,都够资格跟对方吃饭了。

“主要还是有点事情,想跟您汇报一下,”郭队长小心地看一眼他,又看一眼李云彤,“一时半会儿的说不清楚。”

“嗯?”陈太忠听得有点纳闷,不过脸上倒是没什么表情,他点点头,“那就回头说吧,把你的手机号码给我……最近我是真的忙。”

他确实忙,今天晚上的饭局也定了,是汤丽萍请他吃饭。

陈主任这两天遭遇意外,真的是憋得够呛,而圆规腿同学连着给他打好几次电话了,说是最近有意外收获,想请他吃饭一起开心——今天就是个不错的日子,他已经答应了。

那货把钱给她了?陈太忠已经忘了省卫生厅的那个副处长姓什么了,不过他倒是挺好奇,几百万的现金,是怎么转到小汤同学手里的。

反正对于今天晚上,他有一些期待,就懒得再跟郭队长虚与委蛇了,记下电话号码之后,看一看时间已经五点了,他招呼李云彤一声,“走吧?”

“这儿还承印着咱们搞的《贪腐干部访谈录》呢,”李云彤笑着回答,“不一起去看一看?”

“啧,刚才忘了跟秦主任反应此事了,”服务公司的韩总听得就是一咂巴嘴,看起来很有点追悔莫及的意思,接着他轻拍一下额头,“总算还好,陈主任还在。”

“是这儿承印的?”陈太忠还真没想到,不过想一想也正常,都是宣教部自家的地盘,不过他今天是没心思去看了。

再看那就到了留饭的点钟,他给不给人家面子?于是,他侧头看一眼李云彤,“回头李主任你拿几本给我就行了……上车吧。”

看着桑塔纳缓缓地驶出院门,韩总郁闷地摇摇头,对于秦部长,他没有攀附的心思,但是他是真想交好陈太忠来的,这可是货真价实的潜力股,遗憾的是人家根本不给他这个面子,“牛气冲天啊。”

陈太忠能想到韩总的想法,其实对一般级别相似的干部来说,吃一顿饭也不会拉近多少交情,他只是不想多事,驶出印刷厂之后,他才发问,“对了,那本访谈录什么时候下发?”

“快了吧,”李云彤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下发,“我只是听说印了五万册,到时候咱们和部里联合发个文件,下面过来领书就行了。”

“五万册……这么多?”陈太忠听得吓一大跳,天南的干部是不少,但是印这么多,得处级以上的干部人手一份还有多吧?

“以前这种手册,印一两万册是正常的,”李云彤做为文明办的老人,对这个还是比较清楚的,“这次听说是潘部长重视,要求多印一点,要保证下发到乡镇一级。”

“这又是不少钱,”陈太忠笑着摇摇头,“抓这个精神文明建设,也得有物质基础才行啊。”

“这……”李云彤怪怪地看他一眼,接着就笑了起来,“这不是福利也不是文件,要是算成学习资料的话……十有八九他们得买。”

“哦,也是,”陈太忠点点头,也跟着笑了,宣教部搞的书要卖,哪个单位敢不买?这就跟订《天南日报》的性质一样,一时间他有点好奇,“一般多少钱一本?”

“不知道,这种书很多时候不标价钱……就是有钱也买不到,”李云彤对这一套确实熟,“反正从日报社的渠道,就能收到钱。”

两人一路说着,很快回了单位,眼瞅着就五点半了,秦主任一个电话将陈主任叫了过去,“最近搞这个干部家属调查表,你也接触到了种种不良现象,汇总一下……证明这个对干部的成长和发展,还是存在部分消极影响的。”

这是抓壮丁啊,陈太忠心里暗叹,不过他也不能抱怨,接这么一个活儿,说明秦主任和潘部长下一步要搞大动作了。

所幸的是,身为领导,自然有领导的便利,陈某人回到办公室,将郭建阳和罗克敌叫来,安排这个汇总的工作。

这俩笔头子都没问题,而陈主任掌握的种种不良现象也足够多,从通德的王志君到粮食厅跑路的张峰,从楼宏卿的儿子到展涛的儿子……

所以他到正泰房地产公司的时候,就已经是六点过五分了,汤丽萍正站在大厅门口东看西看,她上身穿的是陈太忠送她的白色裘皮大衣,下身是黑色短皮裙和黑色裤袜,足蹬一双中腰棕色小皮靴,黑白搭配显得异常显眼,活力四射的同时又娇艳无比。

猛地发现一辆桑塔纳车停在自己跟前,她也不低头去看——因为这可能意味着一些麻烦。

等她眼角扫到副驾驶的门被推开,这才讶然低头一看,接着轻笑一声,就钻进了车去,“你怎么换车了?”

“车祸,那辆车最少得修十天,”陈太忠想起来就挺头大,初见她时的那种蠢动也减少了不少,“害得我差一点送命。”

“哦,那可太可怕了,”汤丽萍讶然地张大了小嘴,仔细地上下打量他半天,这才微微一笑,“还好,人没事就行。”

既然小汤同学请客,地点自然是她来定,陈太忠也不想把她带到港湾之类的地方——韩忠了解他的隐私也不少了,再多容易出问题。

她选了一家叫“蓬莱”的海鲜城,这饭店在素波可是一等一的高档,由此可见,小汤同学还是挺有诚意的。

包间是四人包那种小包间,汤丽萍先脱掉大衣,露出白色紧身羊毛衫和浅黄色小马甲,才扭动着腰肢坐下,拿过菜谱点起菜来。

她的菜点得很快,点完之后服务员离开,她才笑着抬手掠一下额前的发丝,这个动作,让她鼓胀的胸脯显得异常醒目,“呵呵,我早就想着来这里一次,痛痛快快地吃一次海鲜,想怎么点就怎么点……今天终于如愿以偿了。”

你点的这些菜,恐怕得有三四千块钱,陈主任常年腐败,自然知道这个行情,于是他微微一笑,“你搜刮了多少钱?”

“一百五十万,”汤丽萍笑眯眯地回答,眼中满是喜意,对一个月前还拿着小灵通的她来说,这真是一笔巨款了。

“怎么给你的?”陈太忠听得皱一皱眉头,这是他今天要了解的重点,小汤这娃娃不是很懂事,要是这钱出了纰漏,还得费手尾。

“哈,我卖给曾学锋一个宣德炉,”汤丽萍得意洋洋地回答。

敢情,曾处长答应赔钱之后,她就接了两套房子的装修,曾学锋不敢再招惹她,但是她还是很敬业地拿出了设计方案。

曾公子见她没有借机刁难,就说其他钱你等一等,目前机会不是很好,汤丽萍也听陈主任说过还会有,一问才知道还有三百万——但是现在没合适的路子给你。

她这一下就上心了,就问自己的老板,想行贿的话什么手段比较隐秘,杨总的公司不算太大,可也是搞房地产的,于是就随便指点她两招。

再然后,她就依着那建议,查一查资料之后,去一趟古玩市场,花五千块买了一个据说是高仿的宣德炉,回头笑眯眯地拿给曾学锋,“五万块钱淘换了一个真品宣德炉,不错吧?”

“扯淡不是?”曾学锋心里有顾忌,但他才不会相信她会花五万买个宣德炉,然而就在当天下午,他就将电话打了过来,“哎呀,我走眼了,你那炉子好像是真的……一百五十万,转让给我吧?”

然后,就是曾公子带了两个据说是专家的主儿,看了看那炉子,两个不到三十岁的专家确定是真的无疑,于是小汤同学买的宣德炉就出手了。

“他当时没反应过来,后来肯定是问他老爸了,”汤丽萍如此总结。

“了不得啊,你这还没当官呢,就学会索贿了,”陈太忠听得哭笑不得,他还以为曾处长会采用一些比较隐秘的法子把钱转过来,不成想小汤同学直接自己动手自力更生了。

由此也可见,唾手可得的财富,对人的诱惑有多大了,小汤不过是一个初入社会的女孩儿,觉得那钱是自己的但拿不回来,都能想出这样的法子。

那么,那些局长县长之类的,看到账面上一串一串的钱数,发生再离谱的事情,都不足为奇——当然,他们的手段不会像小汤一样粗鄙。

他正感慨呢,手机响了,来电话的是防暴三大队的大队长,“陈主任你好,我是郭健,您也在蓬莱吃饭呢?我看到那辆市政府的车了……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