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967章 风头太盛(上)

陈太忠实在没办法不发火,他将秦主任领来,就是要体现领导的权威,不成想这短短的一天,屋主甚至连牌子都做好了——这简直是在打领导的脸。

总算是他有点怀疑,此事是不是那个郭队长自作主张,所以在问话的时候,还保留了一点客气。

奚望可不知道某人在发笑时,才是最可怕的,于是他笑着回答,“这是我的一点小心意,也是诚意,我非常愿意配合领导们的工作,等您真的定下房子,我就买空调这些。”

“是你做的?”陈太忠听得越发地纳闷了,他冷哼一声,“看来你对租出去自己的房子,很有信心嘛。”

秦连成听到这话,嘴角就泛起了一丝笑意,说实话,刚才看到那个牌子,他心里真的有点不是滋味——要知道,他今天完全没必要来的。

不过是陈太忠盛情邀请,他也觉得这是彰显权威的同时,能标榜两人关系和谐,才肯答应前来,否则连陈某人都认为是屁大一点的事,他怎么会放在眼里?

基于这种前提,乍一眼看到牌子,秦主任确实不痛快,他倒不是怀疑小陈会背着自己搞什么,但是尼玛……这个现象有点过分哈。

眼下证明,这是房东一厢情愿所为,关键是旁边的一干人也都听明白了,真相不会被误读,更不会以讹传讹,那他也就无所谓了,“太忠,先看看再说吧。”

“嗯,”陈太忠点点头,领导能知道这不是他安排的,他的目的就算达到了,然而下一刻,他又想到了一个细节,止步看向房东,“我记得,昨天好像没跟你说,我们是什么部门的吧?”

对于这一点,他也较为肯定,别的不说,看那牌子上写的是什么东西,“省文明办办事处”——你能写得更外行一点吗?

“这个……是郭大队长跟我说的,”奚望笑着回答,那笑容不无巴结之意,“说这里会是文明办的办事处,这么写没错吧?”

“郭队长让你这么写的?”陈太忠眉头一皱,合着还是姓郭的示意了?

“这个……”奚望明显地犹豫了一下,然后才苦笑一声,“不是他的意思,就是我的心意,我都说了,价钱什么的好说,保证令各位领导满意。”

“这个牌子写错了,”秦连成手一指标牌,很严肃地发话了,“我们不是省文明办的,我们是省纪检委的……你这点性质都弄不明白,这房子没法租。”

“不是吧?”奚望的眼睛登时就直了,好半天他才愕然摇头,“没道理的,昨天我请郭队长喝酒的时候,他说的是省文明办啊。”

旁边的人都知道秦主任在开玩笑,一个个憋得脸红脖子粗,却是不敢笑出声——领导开玩笑,谁该先笑谁该后笑,这也是有说法的,而且眼前的房东并不是小女娃娃,是大老爷们儿,谁敢比陈主任先笑?

“昨天你请他喝酒?”陈太忠听清楚事情原委了,不过,一个想租出去房子,另一个想留下他,有这样的饭局真的不足为奇。

“嗯,”奚望点头,不过他也知道,这个时候请人喝酒,基本上就是邀请对方犯错误,于是他解释说,“郭队长挺关心省里领导的办公环境,我跟他仔细介绍一下。”

“啧,”听到这话,陈太忠已经有点不想再上去了,但是秦主任既然来了,就要表现出一个亲民形象,“嗯,有人认可,看一看吧。”

就在这个时候,一辆面包车从远处缓缓驶来,大家正奇怪怎么回事呢,车上走下来两个人,大大咧咧地发话了,“我说,你考虑得怎么样了……咦,又挂了一个牌子?”

“嗯,又挂了牌子,你觉得不顺眼吗?”陈太忠其实挺恼火这奚望的行为,但是这俩说话太大大咧咧,他也不是很喜欢。

尤其是,这关系到文明办的名望,他觉得有必要澄清一下,说不得冷笑一声,“我们的牌子,不能挂到这儿吗?”

“嘿,真是笑话了,你的牌子能不挂,你说了不算,”明显地,两人中有一个人的脾气不是很好,不过下一刻,他身边的人就狠狠地拽他一把,“胡说什么呢你?看清楚再说!”

“我没胡说啊,”这位不太搞得清楚状况,说不得迷迷瞪瞪地四下扫一眼,“这牌子确实是……呃,省文明办的?”

“误会啊,这就是个误会,”另一位笑容可掬地点头,他可是看得明白,这是省文明办定了的地盘,说不得笑着解释,“我们真不知道这地方是文明办定了……真的定了?”

态度好的人有福了,陈太忠也不想做什么恶人,对方有足够的尊重,他就不怕说得明白一点,“没有,正考察呢,怎么,这儿有什么不合适?”

“这儿是……”前一位有点不忿,不过后一位拽他一把,笑嘻嘻地发话了,“挺好的,没什么不合适,您几位先考察着。”

这是他看到,院子里站的一帮人,气度都相当不凡,没人说省领导该是什么样子,但是很显然,面前的这些人,真的是官味十足,这个东西是装不来的。

所以,他的态度就很明显地软化,不过,自己的职责,他还是记得强调的,“不过段市长说了,最近要抓市容市貌的整顿……你们是省委文明办的?”

“是,我们是文明办的,”罗克敌见陈主任和秦主任都不予回答,只能主动站出来,他点一点头,“市容市貌的整顿,我们也愿意支持……但是这里是怎么回事?”

“违建,要拆掉,”态度生硬的那位,回答很直接,但是另一位态度就很端正,他微笑着发话,“我们建委的陈主任,跟你们陈太忠主任关系很好……你们是文明办的吧?”

陈太忠才待发话,秦连成回头冷冷地扫他一眼,硬生生地将他的话憋了回去。

“我们就是文明办的,”秦主任压制住那刺头之后,才笑眯眯地发话,“陈主任是我们的领导,嗯……你要是敢说他坏话,后果自负啊。”

“我说他什么坏话?”那位双手一摊,苦笑着发话,“他跟陈老板认识,我说他的好话还来不及呢……但是……算了,我还是给领导打电话吧。”

“你先等一等打电话,”秦连成调戏陈太忠有点上瘾了,事实上,他并不是很在这点小事,不过老话说得好,没有恶趣味的领导,就不是好领导——起码你没有了解事态的决心,是的,那叫沉不下去。

于是他笑吟吟地发问,“你们是市建委的,没错吧?老板是陈放天……但是你看到我们文明办的牌子了,还要打电话,是不是太不给我们陈太忠主任面子了?”

“大哥,话不能这么说,”好说话的这位脸一沉,“咱们都是办事的,我倒是想给陈主任面子呢,但是……有那个机会吗?”

“没有!”这位摇摇头,很坚定地自问自答,“所以这些事儿,就是该咋办咋办,你要是秦连成,那倒都好说了。”

“秦连成……那是什么人?”秦主任绷着脸发问,他这些问题,真的不无装逼的嫌疑——不仅仅是装逼,而是非常地装逼。

不过实话说,白龙鱼服也就是这个效果,他现在想牛逼,也有点突然了,更别说他心里微微地有点那啥——小陈的名声,好像比我还响?

“秦主任,那是陈主任的老领导……算了,跟你说这个没意思,我说你们到底是不是文明办的,连秦主任都不知道?”总算还好,那位的反应还算中规中矩,他愕然地看着秦主任。

秦连成对这话,还是比较满意的,他笑一笑不再说话。

但是他满意了,陈太忠却是不爽了,“我听你的意思是说,这个房子我们不合适租了,是不是啊?”

“租是可以租的,”这位才说半句话,冷不丁下半句被同事抢去了,“这房子涉嫌违建,我们是要让他拆的……你别白交了租金啊。”

我操尼玛的,陈太忠终于知道,自己心里那点不确定因素是从何而来了,他扭头看一眼奚望,“你这房子没手续?”

“我……这个……”奚望的嘴巴打个磕绊,方始微微一笑,“手续正办呢……办理这个,真的需要一定的时间,你们公家人自然知道。”

“不可能有手续,”态度生硬的这位,作风确实比较直接,“他上次就弄了一块武警涂阳支队联络处的牌子,害得我们专门去给涂阳打电话求证。”

“什么?”听到这话,连秦连成都吃了一惊,他饶有兴致地看一眼奚望,“看不出来啊,连武警的牌子你也敢乱挂。”

“他们非要拆我的房子嘛,”奚望悻悻地嘀咕一句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