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965章 租房风波(上)

秦连成答应陈太忠的时候,很是果决,但是很显然,这并不是他一个人就能决定的事情。

这业务是属于文明办的,但是文明办上面还是有主管部门的,更别说秦主任自己也知道,这个决定关碍甚大,一旦出了问题,不是他一个人能扛得下来的。

于是第二天一上班,他就找到了潘剑屏汇报,“……这是稽查办报给我的方案,我觉得具备一定的可行性,您要觉得可行,我让他们出个详细的文字报告。”

“外联办……”潘部长听完之后,也禁不住沉吟一阵,好半天才缓缓地点头,“我认为,原则上是可以搞的,当初小马在的时候,就有这个思路,现在时机相对成熟了……先把文字性材料拿过来,我看一看。”

您也不用总在我面前提马勉吧?秦连成有些许的郁闷,好像我来文明办就是摘桃子来的,什么事情都是马勉做好的,我对小陈的支持也很大呢——不过他必须承认,前一任最漂亮的一步,就是把陈太忠弄到了文明办来,这关键的一环,他真的是坐享其成了。

当然,他也明白,部长不过是随便的感慨,最多是没顾忌他秦某人的感受,不管怎么说,潘部长对他的工作还是很支持的,并没有特别介意他身上的许系标签。

所以秦主任没有计较这话,而是谨慎地发问,“我想建议陈太忠负责此事,可以按这个基础来出报告吧?”

“稽查办本来就是陈太忠分管的,”潘剑屏面无表情地回答,接着又微微点头,“这次他为了抓精神文明建设,差点连命都丢了,你和我都应该大力支持他的工作。”

这话的味道就复杂得多了,两人接触这么久,彼此的心性也了解了一点,能撇开阵营谈工作,但是这并不代表交流时会畅所欲言。

秦连成就有点听不懂这话,潘部长你是想拿太忠的车祸说事,就此大做文章吗?

这个猜测是可能存在的,毕竟是文明办的干部受了委屈,拿出来说事也不是不可以,不过秦主任决定不冒这个险,老潘你不明确表态,那我就当听不懂了。

反正大家的立场和态度大致相同,知道这个也就足够了,秦主任又请示几句之后,离开了部长办公室。

回到一楼之隔的文明办,秦主任将陈主任叫过来,把部长的意思交待一下,“……文字材料赶紧出,争取今天交上去。”

陈太忠也有点听不懂潘剑屏的意思,不过这并不是重点,重点是外联办似乎随时可以开张了,从主任办公室出来之后,他马上安排郭建阳和李云彤准备稿子。

接下来,他要了解一下窦明辉的态度,很多人都认为,窦厅长卖陈主任面子,不过是一句话的事情,但是陈太忠并不认为一定会顺理成章。

以往窦厅长卖面子,都是卖给陈主任私人的,两人之间的渊源不浅,但是……公家的事儿,那就是另一个说法了。

“这个好说,”听明白了陈太忠的要求之后,窦明辉很痛快地表态,痛快到酣畅淋漓,“我正琢磨着在厅里也搞个文明办,这样就能对口联系了。”

这个对口联系,就是职能相对应,各地市有文明办对应省文明办,但是省里各厅局,很少见这种部门,警察厅也没有。

但是这种对口联系,也是要讲一定程序的,地市文明办归所在的党委管辖,想要向上一级文明办反应情况,最好是经过党委,否则这流程就有点问题。

程序这种东西,没人惦记也就算了,有人认真琢磨就是要命的事儿,那么眼下多了这个外联办公室,对口单位就多了一个反应问题的渠道,其他文明办可以通过这个渠道,把问题反应上来——需要重点指出的是,这是官方的渠道,符合程序。

窦明辉很能明白这个渠道的份量,所以他支持的力度很大,“我让焦保国干这个文明办主任,太忠,你应该知道他的。”

陈太忠当然知道焦保国,那是窦明辉的亲信,当初警察厅下属的市局县局,办公楼的加层就是焦保国负责的。

“谢谢窦厅您的支持,”警察厅组建文明办,这个支持是意外的收获,他笑一笑,“现在是开个试点,主要是需要……咱省厅的快速反应能力。”

快反啊,窦明辉有点明白这个意思了,他果断地回答,“配合文明办的工作,那是必须的,但是太忠……总得有个相关的负责人。”

这就是说啦,陈太忠你的面子我认,别人的面子未必好使,我警察厅不是随随便便一个人就能指派得动的,你指定个负责人吧。

“我就是先跟窦厅打个招呼,获得您的支持,”陈太忠干笑一声,负责人什么的,真没提到他的议事日程,他也不怕暴露自己的窘迫,“我这个外联办,现在连办公地点都没选好呢。”

“啧,你早说啊,”窦明辉听得哭笑不得,他还以为这个电话有什么说法呢,不成想只是一个事先的招呼,“我省厅周边,六栋高层写字楼,想租谁家你说话……我派人帮你协调。”

“只求警察厅用得顺手了,真的,”陈太忠轻喟一声,“租房子的事情,我再想一想,可能不会去写字楼——领导说了,要低调。”

这就是上午的事情,还有一桩事,也是有点腻歪人,碾压儿童的王从,终审判了死刑,他的爱人打电话过来骂陈主任,嫌他多事,还说此事没完。

“这货的脑子有点问题,司法解释都明示了的,”陈太忠最烦的,就是这种老娘们的事儿了,于是他吩咐李云彤,“你查一下她的来电,她再拎不清的话,行动科跟警方协调一下,看能不能判她几年……她老公死刑没理,那碾压儿童就有理了?”

“嗯,这个没问题,”李云彤点点头,以她现在的行情,操作这点小事不难,事实上,她的心思全在正业上,“省文化教育中心的楼,咱文明办当初参与了,弄两间办公室无所谓……要不咱去这儿?”

“咱们差这点费用吗?”陈太忠不屑地哼一声,事实上他心里很清楚,想拿下文化教育中心的楼,也不是那么简单的,陈洁哪里是那么好说话的?

他能去找陈洁关说,但是为这点事,真的太不值得了,“秦主任都说了,低调……一定要低调,对了,素波客运办,那里是不是有些位置?”

素波客运办,是上次大家查素波出租车问题的地方,陈主任借五子的出租车开,也是在这个地方——客运办的地方宽敞,能腾出不少办公位置。

甚至,素波客运办早就希望省文明办或者市文明办在这里设点,那样的话,很多事情和费用就好操作了——收费,总是需要一个名义的。

然而遗憾的是,这傻大姐也有自己的主见,她告诉领导,“咱们的外联办设在这里,容易受到外界因素的干扰,那里人来人往的。”

陈太忠想一想也对,又想到秦连成昨天的话,他摇摇头,“我看秦主任的意思,是想等咱文明办级别升上去之后,慢慢地壮大外联办,等规模上去了,再找个正式的落脚点。”

“那……我给客运办打个电话问一下?”李云彤倒是知错能改。

“你先联系吧,也不用说死,”陈太忠笑着摇摇头,他想起了凤凰科委在素波找临时办事处的时候,许纯良可是指定了三家供宋敏挑选。

那么陈某人找房子的时候,也要多找几处,到最后领着秦连成一一看一看,要主任自己拍板——老秦或者没兴趣拍板,但是他得替领导想到。

要不说这一世的历练,陈太忠长进得太多了,连这样的问题都能想到,“多挑几个地方,供秦头儿选择。”

秦主任要求的是低调,不过在文明办内部,这样的事情还是传得很快的,中午下班的时候,陈太忠正跟着郭建阳往外走,碰到了调研处的副主任科员郭芳。

“陈主任,听说稽查办要找房子?”郭科长跟陈主任也很熟了,倒是不怕问他一句,“前一阵我听说,防暴三大队旁边有房子。”

“防暴三大队?”陈太忠一听,就来了点兴趣,防暴大队应该是素波市警察局的编制,不过这个无所谓,让省厅指定一下就行了,也符合秦连成的设想,有顺手的人马可用,但是他还真不知道这三大队在什么位置,“这个地方在哪里?”

“在梅林街上,我家也在那儿住,”郭芳笑着回答。

“那儿啊,”陈太忠点点头,他对素波还不是特别地熟悉,但是梅林街他总是知道,交通厅的小区可不就在那儿?“倒是离咱们不远,下午上班,你带李云彤……算了她没车,你带我去看吧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