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963章 外联办(上)

第二天上午九点,北京传来了消息,化名为“冯战”的展枫,在一家酒店被北京警方发现,并且被客客气气地请回了警察局。

一开始,冯先生并不承认自己是展枫,并且说他要搭乘下午去悉尼的航班,希望警方不要耽误他的行程。

然而,警察一句话就彻底地打消了他负隅顽抗的念头,“你不承认不要紧,我们能这么快找到你,就查得出来你的身份,但是,你自暴自弃无所谓,要多为你的亲人考虑一下。”

“我就是展枫,”展枫刚说完这话,两行泪水就滚滚落下。

他交待的东西,跟天南警方了解的基本相同,唯一不同的一点,就是他强调自己是受了李辉的撺掇——事实上,我只是随便跟同学抱怨了一下。

这一点并不是特别重要,眼下也正是相互推诿责任的时候,不过他强调这一点,展涛的责任就要小很多了,此事大概不是展专员授意的。

但是接下来的调查证明,展涛对此并不是一无所知,展枫在惊闻罗卫东摔死之后,马上通过自己的姑妈联系上了老爸——死人了,这个事情要紧不?

“谁让你去撞陈太忠的?”展专员一声怒吼,接着心里就是冰凉冰凉的,他太明白事情的性质了——没错,被撞的正处级干部没什么事,但是那个干部……是陈太忠!

事情已经发生了,再说什么也晚了,展涛细细了解一下情况,最终吩咐一句,“这次出去了,就不要着急回来了,过了这阵风头,我找人跟陈太忠沟通一下。”

他真能找到我?展枫并不是特别相信,陈太忠能找到自己头上,他认为自己做得还是挺隐蔽的,起码他不想承认,自己做了一件异常愚蠢的事情,“罗卫东已经死了啊。”

“查不到你才是怪事!”展涛叹口气,“老爸还真不在乎陈太忠,但是问题的关键,是你先做错了……查不到你?不要心存侥幸,你永远不要怀疑认真起来的共产党的能力!”

展专员的话,说得一点都不错,然而事实上,连他自己都没想到,儿子居然连飞机都没上,就被北京警方抓住了——后来说起此事,他也不承认是自己判断错误,谁能想到陈太忠这货,居然能有这么大的本事呢?

这些就都是后话了,陈太忠知道展枫被阻在北京,并且并不否认策划了这一起车祸之后,就将此人抛在了脑后,反正他不能把展涛怎么样,至于展枫那小毛孩子会得到什么样的惩处,他决定先尊重官场处理流程——若是结果令他不满,再计较也不迟。

他能做出这样的决定,还是要归于秦连成的劝慰,秦主任说了,咱们先看他们怎么处理,处理得不满意了,咱正好借机发威……同时也能顺理成章地提升调查表的重要性,这叫夹带私货的艺术。

事实上,陈太忠也不是很在意这么个小屁孩,在找出真凶之前,他愤怒异常,但那是因为遭受到了莫名其妙的算计,属于恼羞成怒的那种感觉——仙人被凡人暗算了,这还得了?

等真的找到了主使者,他反倒不是那么恼怒了,这货只是对我动手,而不是对我的家人和朋友动手,嗯……倒也不算特别可恶。

这种情绪,就是他这一世的收获了——懂得朋友和家人的宝贵了,他是仙人之躯,自是不怕旁人找麻烦,但是这麻烦降临到他身边的人身上的话,他不介意让对方品尝后悔的苦果。

其实这也是一种强者心态,冤有头债有主,有什么事情冲我来,说到底就是一句话——等你收拾得了我,再说其他的行不行?绑架人质,真的是……可耻。

这个时候,陈太忠正在树葬办听取新的一年的工作汇报,林业厅为了尽快推动这个项目,竟然在上谷市划出了一万亩的地来。

这些都是坡地荒地,位置又不好,搞房地产开发是不现实的,但就算是这样,批出这么一大片地来,天南林业厅也是要担干系的。

上谷市也觉得这么大一片地,我们配合挺不容易的,所以提出了一点要求:配套设施能不能由我们来建设?

这里面涉及到的配套设施建设,那也是有说法的,按说这配套设施,就该当地承接,但是大家都知道,市政工程的配套设施建设,是有说法的,能者上不能者下。

别以为你接到工程就赚到钱了,没到手的不叫钱,而类似的工程,市政人自己就消化了,哪里轮得到当地人来惦记?

你可以惦记,活儿也可以给你,但是要不到钱,那就是哭皇天都没泪了。

上谷市的不但是接到活的同时挣到钱,还想多接一点活,这次的金主不是市建委,而是林业局,他们希望得到相应的承诺。

树葬办的常务副谢大庆对这个要求表示不屑,谢主任才是树葬办实质上的一把手,他发言说,“上谷市的要求可以理解,但这是咱林业厅自己的事,他们插手容易搞混性质……陈主任你说是不是?”

“倒不怕他搞混性质,”陈太忠不屑地撇一下嘴,真敢往我的地盘递爪子的话,哥们儿一定让你知道死字儿有几笔,“陵园外的三通咱们自费的部分,可以给他们,这是底线。”

“他们是想参与里面的基础设施建设,”谢主任看一眼郭主任,却发现郭主任一脸的无动于衷,禁不住心里暗骂,你民政厅表个态很难吗?

“嘿,”陈太忠哼一声,他对这种讨价还价的手段见得多了,“要不是永泰这边开发的成本大,哪里会考虑上谷市?跟他们说,太过分的话那就开永泰的盘子,实在不行去大陈……他觉得咱们离了上谷不行?”

就是这么个局面下,陈太忠接到了北京的电话,虽然知道抓住了展枫,但是他根本顾不上喜悦,“小毛孩子的事儿,狠狠地收拾,老阴你还跟我说这么多。”

“没办法收拾,要收拾也是押解回天南以后了,”阴京华笑着回答,“人家有自己的势力呢,别说我了,你也扛不住啊……黄老没跟你说?”

这还真是个腻歪事儿,陈太忠承认这一点,不过也不是多严重,“你跟老爷子说,我正给荆老找合适的埋骨之地呢。”

这些杂七杂八的事情说完,就到了中午,陈太忠这个春节,过得是异常的忙碌,不但有外国明星来捧场,还有外地的友人来办事,领导们纷纷表示,他该抓一抓这个文化节啥的,紧接着又遭遇了一场味道怪异的车祸。

谁敢比我忙?陈某人很无奈地腹诽着,中午时候,他是陪着窦厅长吃饭的,窦明辉觉得,这撞车案基本告一段落了,我该安抚一下小陈。

但是下面的手尾,远远没有结束,而办事的警察兄弟们,也都辛苦了,这些都是不用说的——陈某人远期的账单上,又划拉了不少人情下来。

下午的时候,有重磅消息传来,路桥公司的老总刘建章,被省纪检委带走了,崔洪涛坐不住了,他打个电话给高胜利,“老厅长,刘建章被许绍辉弄走了……那家伙嘴巴真的不好。”

他嘴巴好不好,跟我有一分钱的关系吗?弄走那就弄走吧,高胜利心里早就有了定数,不过有些事情,心里有数就行了,说出来则大可不必。

“小陈跟我保证了的,仅限于路桥内部,”高省长云淡风清地回答,“我说你用人的时候,也考虑一下品性,再有什么事儿,搞得你我都被动,就没什么意思了。”

他这么说,那就证明出不了路桥的圈子,最后一句话尤为重要——你个混蛋想拉我下水,我能坐视吗?是的,这次不会“你我都被动”。

崔洪涛也能听出这点意思来,而且他更能听出老厅长的怒火,所以,对高省长嘲讽自己识人不明,他也没办法说什么,只能干笑两声挂了电话。

可是挂了电话之后,他还是觉得有点不太靠谱,犹豫一下又给陈太忠打个电话,这个时候他没办法端厅长的架子了,而且他也知道,跟陈某人说话,还是直来直去的好一点,“太忠,到刘建章就为止了吧?”

“原则上就是这样了,”陈太忠确实喜欢开门见山,听对方这么问,就直接回答,“不过万一出什么意外,那我就不敢保证了。”

这是要我再跟别人打招呼,崔洪涛听得有点恼火,事情本来就是你丫无中生有搞出来的,你就这么不负责任地回答?“这还能出什么意外?”

“我哪里会知道?知道的就不是意外了,”陈太忠听出了对方的怒火,然而,这很重要吗?他待理不待理地回答,“比如说万盛交通局局长的车,失窃之后会撞上我的车,还有人死亡……崔厅你认为,这是不是意外?”

“什么?”崔洪涛听得登时就愣住了,他可从来没关心过类似的事情,这个消息让他愣了足足十秒钟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