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961章 也是机会(上)

大约在晚上六点钟左右,展枫在吉庆布置的眼线落马——就是此人间接同罗卫东联系。

这位眼见来抓自己的是辽原的警察,又有警察厅的人出面,连展专员都护不得自己周全,就心知大势已去,好在他知道姓陈的主任没事,于是主动交待,争取宽大处理。

于是,整个案件就完完整整地浮出了水面。

展枫联系上罗卫东,还是在年前的事儿了,然而事实上,展枫就见了罗卫东一面,剩下的事情,都是此人张罗的。

三菱车什么的,这人也不清楚,他只是将陈太忠的车牌号告诉了罗卫东,要他借机下手,当然,最好是在省道国道上,市内倒是好跑掉——起码他们认为好跑掉,可是市里车速提不起来,那么,给某人的教训,未免就会不够深刻。

像陈太忠去涂阳,罗卫东是一路尾随过去的,只不过当时同行的,还有卷烟厂的车,罗某人怕跑不掉,就没动手。

陈主任一定要回来开会,那就给了别人可乘之机——事实上,以展枫的意思,确实只是想吓唬陈太忠一下,所以,以陈太忠对气机的敏感,都是等对方追上来之后,才发现淡淡的杀气。

当然,若是陈主任的车技实在太渣,那么死了也就死了,实在怨不得别人……对于这一点,罗卫东很好地贯彻了展枫的意图。

以上这些,基本上都是大家知道的,不过也有些许小地方,是大家所不确定的,那就是展枫的护照,确实是用假身份证办理的——办证的人,还就是这位帮着介绍的。

不过展枫的假身份证到底叫什么名字,还真是没人知道。

展涛在吉庆地区行署专员的位子上,一干就是七年,这真的是很腻歪人,干部家属调查表一下发,展专员就闻出点不对来。

可是话说回来,他还不敢填儿子有绿卡——因为那绿卡不是他儿子的本名,万一上面要交绿卡复印件什么的,那就抓瞎了。

随着这个干部家属调查表越来越高调,展专员也觉得自己儿子的小聪明用对地方了,没有用本名,果然是取巧之道——文明办来势汹汹,是个人就能想到,家属有绿卡的干部,肯定是要因此被动的。

但是这调查表的调子越来越高,展涛开始担心了,儿子用的是假名字,但是一年里有大半年不在国内,这一旦被人注意到了,也不好解释。

于是他就跟儿子商量,说实在不行,咱这个绿卡就不要了,反正你用的也不是本名,丢了可不也就丢了?

展枫不能接受这个要求,他办理居留权的时候,名字确实是假的,但是很多渠道是绕不过去的,当地的生存圈子更是绕不过,他的假名放弃澳大利亚的绿卡,跟真名放弃不差多少。

因为这样的不甘心,所以展枫终于做出了这样的决定。

吉庆那边在行动,陈太忠也在行动,他在接近六点的时候,搞到了展枫的照片,不但有大头照,还有两张生活中的特写,照片上的小伙子长得憨憨的,一看就是人畜无害的那种。

这些照片,登时通过互联网发往了北京,陈某人在那里朋友多多,他只求一个结果,大家在机场周围多操一操心,不能让这个人轻易地离开北京。

邵国立也不甘坐视,通知了北京几个好友,事实上邵总现在已经知道,这个撞车案不是冲着他来的,但还是那句话:当时他在车上——而且,不管是让太忠欠个人情,还是在太忠面前卖弄一下,都是令人身心愉悦的事情。

两人正打电话打得高兴,冷不丁地,就在陈太忠刚压了电话之际,手机铃声见缝插针地响起。

“这货拨我这个号码,一定拨了很久了吧?”陈太忠不耐烦地嘀咕一句,然而触目这个电话号码,他登时无奈地撇一撇嘴,接起了电话,“黄二伯,我给你打一下午电话了。”

“小陈,是我,”电话里的声音,听起来确实像黄汉祥,然而这个人说话的声音,比黄汉祥响亮得多,只不过中气不是很足。

“黄老,您好,您过年好,”陈太忠听出是谁了。

“小周把情况跟我说了,我支持你,”其实这些老人家,说话都是很简洁的。

到了他们这个位置,一旦做出什么决定,并不需要隐瞒什么,面对不是很复杂的局面,正经是摆明态度,才是负责任的行为,这样能减少很多误读。

当然,仅仅是摆明态度,也不值这么一个电话,黄老紧接着就发问了,“下午他们说,你要把展锐的孙子堵在国内?”

“展锐?”陈太忠完全不知道这是个什么人,不过他并不缺乏关联想像的能力,毕竟在中国姓展的不太多见,“您说的这个人,是不是吉庆地区行署专员展涛的老爸?”

“嗯,就是他,”黄老在电话里干笑一声,“他比郑飞小六岁,可他是郑飞的入党介绍人……后背有没有冒冷汗?”

“我只是心里有点发凉,”陈太忠叹口气,郑飞可不是国军起义的这种领导,而是彻头彻尾拥护一边,不属于“早革命不如晚革命,晚革命不如反革命”的例子,入党肯定不会超过二十一二岁。

那么就是说,展锐十五岁左右就是共产党员,跟刘胡兰都有得一比了,意识到这个现实,他轻喟一声,“这也是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,后代怎么就是这样呢?”

“展锐在解放前就死了,那小鬼挺机灵的,”黄老有资格称其为小鬼,别看这是解放前的烈士,他点评起来没有一点压力,有的只是强烈的怀旧语气。

“他就是控制不住裤裆……跟你一样,”黄老说话,真是要多直接有多直接,“他被一个女人出卖了,被日本人抓了之后,他倒是没出卖自己的同志,但是为了营救他,以及后来小鬼子的报复……七个村子被夷为平地。”

你跟我说这么多,莫非是展锐在官场还有什么余部?陈太忠不得不这么想,他干笑一声,“真是令人敬仰,不过……后代实在不成才啊。”

“展锐的儿子,我是不会支持你动他的,”黄老不管他的虚与委蛇,直接就表态了,事实证明,他确实是个很念旧的人。

而且,以他的资格,又活到了这个岁数,他确实没必要隐瞒自己的感受,就像他支持夏言冰当副省长一样,“小展这个人我保了。”

“他儿子要杀我,”陈太忠听到黄老打算再次不讲理,那他也只能表示遗憾了,“我不会束手待毙的,也不会轻易放过这些人,这是我的态度……您还有什么指示吗?”

“合着你脾气比我还大,”黄老在电话那边笑,“我要是指示你放过他,你就会连我的话也不听了,我觉得你是这么个意思。”

“我本来也就没想为难他,”陈太忠淡淡地回答,“这次是他儿子做错了,下一次,可能是他女儿做错了,我没有那么多原谅的本钱……共产党人不讲迷信,但是我想说一句,天地之间,道理最大。”

“嗯,这话不错……虽然有点唯心,”黄老在电话那边笑,“我没说展锐的孙子,我只说他的儿子,你明白吗?”

“我现在找人在北京机场布控,要抓他的孙子,”陈太忠轻吸一口气,缓缓地发言,“他派人在国道上撞我,如果我车技差一点,现在接电话的,绝对就不是我了。”

“我说的是展锐的儿子,你说的是他的孙子,不用我再强调了吧?”黄老态度坚决,但是底线也很明确,“我最多也就管一管这小鬼的儿子。”

“我很可能查到他,”陈太忠不为所动,“老首长您要明白,这不是我找他的麻烦,我是不得不反击……真的,我没有选择。”

“北京这点事儿,用得着你安排?”黄老冷哼一声,“你那零星的几个人……嘿,加上天南的人也不行,我帮你找到他孙子。”

“这个人可能用的是假名字,”陈太忠不得不提醒一下,“嗯,我说的也是展锐的孙子。”

“照片总不会错的,”黄老不以为然地哼一声,“他老爸在我面前,都是孙子了,我不用考虑重孙子的感受。”

这黄老说话,还真够霸道的,陈太忠悻悻地压了电话,不过不管怎么说。老首长都决定要查机场了,展枫真的不用指望再蒙混过关了。

这两天陈某人的电话,着实地多了一点,他才挂了这个电话,又是一个电话打了进来,电话那边,是清脆的女声,“陈主任,案件进展得怎么样了?”

“嘿,”陈太忠哭笑不得地叹口气,“那个啥,丽质,感谢你的关心了,我真的没事。”

“那是说,你现在身边没人了?”姜丽质本来是打着官腔发问的,听他这么说,登时就笑了起来,“坏蛋,你吓死我了,邹叔叔打给我电话的时候,我不知道有多担心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