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960章 飞来的横祸(下)

在供述过程中,李辉没命地往外摘自己,先是说他只负责牵线介绍,又说罗卫东开车撞陈太忠,也只是想吓唬对方一下。

据他说,展枫的意思,就是要姓陈的收敛一点,知道你自己仇家很多,行事不要太冲动,而文明办现在冲杀在前的,就是姓陈的一人,只要陈太忠软了,其他人就掀不起风浪了。

“展枫给了罗卫东多少钱?”警察沉声发问。

“十……万,”李辉犹豫一下,低声回答,稍微停顿一下,他又出声解释,“钱少的话,罗卫东也不会干,毕竟他要去撞一个正处。”

“操,”邵国立在一边听得冷哼一声,很显然,他对自己被无视,很有点恼火。

“罗卫东开的那辆三菱帕杰罗,是谁提供的?”警方继续发问。

“这个我也不清楚,”李辉缓缓地摇头。

“先别扯这些,”陈太忠打断了警方的问询,直接开口,“再给你一次机会,展枫现在在哪儿……别跟我说他还会在家呆着。”

警察们知道主使者是展枫之后,这边在审讯,那边就开始安排抓捕了——当然,抓行署专员的儿子,吉庆的警察是不能用的,那就只能从相邻地市派人。

所以,现在展枫在哪儿,大家还真不知道,刚才李辉说,展枫是过年时见过,现在应该在家,可是陈某人哪里会相信这个——姓展的知道出了这么大的事儿,不跑才怪。

“这个我真不知道……”李辉才一摇头,陈主任走上前,毫不犹豫地一脚将此人踹翻。

“知道包庇罪最高判几年吗?”他面带微笑地发问,“别以为你有个法官老子就怎么样……真的要是耽误了抓捕,信不信我把你送到新疆服刑?”

李辉摔倒在地,本来就没想要爬起来,不过听到这话,他还是微微一愣神——因为陈太忠的威胁,正正地戳中他心里的小算盘。

他知道自己的老爹因为恨铁不成钢,很少伸手管自己,所以这次撞正大板,这牢狱之灾怕是躲不过去了。

但是不管怎么说,他是李家的儿子,老头子再怎么怨恨自己,到时候肯定还是要伸手,而他老爹在法院干了一辈子,些许人脉还是有的。

所以李辉也不是特别在意多判几年或者少判几年,如果进的是素波的监狱的话,那就更好了——若是外地的监狱,也可以争取转回素波来。

这种小事,就算陈太忠认识夏大力,那都不用太在意,对这一点,出身法官家庭的李辉非常清楚,办事的是下面的人,上面离下面真的太远了。

但是……若是把他送到新疆或者青海什么地方的劳改农场,那他老爹真帮不上忙了,按说他犯的这些事儿,够不上去那里的资格,甚至那里现在都不怎么接受省外犯人了。

可是陈太忠说出来这个话,却由不得他不相信,这主儿可是能把嫌疑人直接从省警察厅带走的主儿,而且身边的人更狠,当着警察就敢威胁他的器官。

他正迷瞪呢,更狠的那位又笑着发话了,“太忠你也真是的,怕他老子动手脚,那就老的小的一起弄起来嘛……不信他干了那么多年法官,手上没个冤假错案啥的。”

邵国立这话真的是太嚣张了,旁边的警察听得都直皱眉头——我们知道你后台强大,不过,多少也给我们留点面子行不行?

李辉听到这话,却是再也扛不住了,他是个浪荡公子不假,但是他还有着起码的孝心,于是叹口气,缓缓地站起来,“听我同学说,他可能已经去澳大利亚了。”

“什么?”听到这话,大家都齐齐一惊,刚才还有人觉得,陈太忠好端端又打人,实在有点不讲理,可直到现在才知道:人家担心的确实有理。

“他的护照是真名还是假名?”陈太忠却没表现出奇怪,这些花样,他在巴黎听说了不少,“别告诉我说你不知道。”

“好像……是真名吧,我还真不清楚,”李辉面色苍白地回答。

陈太忠看他一眼,懒得再例会他,走出房间之后,拨个电话给林震,很快就知道展涛在干部家属调查表上,填写的展枫的绿卡状况为“无”。

落实了这一点之后,他又给秦连成打个电话,将情况说了一遍——至于说案件接下来的侦破,就不是他要操心的了,说实话,体制的力量……真的比他个人能力强大太多了。

秦主任猛地听说,是干部家属调查表引发的车祸,禁不住倒吸一口凉气,“那你现在赶紧过来,跟我去见部长。”

潘剑屏正在开一个会,接到这个电话之后,二话不说就离开会场返回了省委,等他到了办公室的时候,秦陈二位主任已经在门口等着了。

部长用十分钟听完了陈太忠的陈述,又问了两个问题,然后才缓缓点头,“小陈你要警察厅出一份文字性的材料,附上相关证据……剩下的你不用管了。”

“这个展涛……一向标榜自己的简朴,”陈太忠有点不甘心,不过部长要接手,他也没办法,只能悻悻地提示,“这个干部一贯表里不一,我希望能调查他。”

“他必须为此付出代价,这个干部家属调查表,是四部委联合搞的,”潘剑屏黑着脸表态,“小陈你放心,宣教部的人不能任人欺负……我一会儿就去见杜书记。”

走出部长办公室,两人低头默默地走着,好半天秦主任才苦笑一声,“亏得是你啊,搁给我的话,没准就撞山了……太猖獗了。”

“嗯,太肆无忌惮了,”真凶找出来了,但是陈太忠并不是很开心,他轻叹一口气,“我就不知道他们怎么想的,认为干部家属拥有外国绿卡,并且欺骗组织是理所应当,还会理直气壮地报复……真的是鲜廉寡耻。”

“……道德缺失啊,”秦连成无奈地摇摇头,若不是他也打电话去警察厅了解此事,真的是不敢相信,如此严重的车祸,竟然起源于一个小小的、针对所有省管干部的调查表。

“不过,这件事有利也有弊,”最初的惊讶过后,秦主任恢复了冷静,“有了这个借口,咱们就可以借此提高干部家属调查表的影响力。”

“嘿,这年头的话,还不是在人说?”陈太忠依旧有点提不起精神来,“反过来说,也有人能说,这个案子证明,对干部家属的调查,不符合民意……保不定谁又会借此做文章。”

“这就要靠大家努力了,相信老杜也不能一手遮天,”秦主任停下了脚步,这时候,两人已经走到了文明办的小楼前。

他扭过头来看自己的爱将,“这个事情,我会请许书记高度关注的,太忠,你也要充分发挥你的影响力,一定要借势出击,而不是被动挨打。”

“我哪儿有什么影响力?”陈太忠笑着摇摇头,官场呆得久了,他已经习惯这么自谦地说话了,“不过主任的指示我记住了,对了……我还没跟老人家汇报最新进展呢。”

下午的时候,黄汉祥的手机惯例是打不通,不过阴京华的手机那是随时能打通的,陈太忠打通电话之后,哇啦哇啦地讲一通。

“行,我在外面呢,马上跟黄二叔联系,”阴总也不废话,“就怕一时半会儿联系不上,这样,你先给周瑞打个电话吧?”

周秘书是循规蹈矩的主儿,可是听了电话之后,也禁不住大怒,“真是太过分了……为了一个小小的调查表,就要谋害一个正处级干部,这也太无法无天了。”

“问题是他们还觉得,很心安理得,”陈太忠苦笑,“认为我的手伸得太长,干掉我的话……其他人就不敢冒头了。”

“你做得很好,老首长知道了,会很高兴的,”周瑞的语气很和蔼,“真的辛苦你了,嗯,你还有什么要求没有?”

对周秘书来说,用这种语气说话就很难得了,还敢代黄老问他有什么要求没有,说明这件事情陈某人占大理了。

“要求就是……把干部家属调查表强行推广下去,”陈太忠低声发话,“想请老人家关注一下,要是有人借这个机会煽风点火,同志们的努力可能毁于一旦。”

“嗯,你的担心也有道理,我会跟老首长说的,”周瑞不屑地冷哼一声,“无非就是个子女出国,有什么见不得人的?”

挂了电话之后,陈太忠又接到了电话,这次是窦明辉打来的,“小陈,情况你也清楚了,目前抓捕组已经抵达吉庆,不过据了解,这个展枫已经于前天离开了吉庆,航班显示,他昨天飞抵北京。”

“那你们可以通过机场协调吧?”陈太忠已经领会了体制的力量,“他还走得了?”

“但是据我们了解,吉庆公安局出入境管理处里,没有展枫的护照登记,”窦厅长沉声发话,体制的力量果然大……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