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959章 飞来的横祸(上)

“陈主任,”见到陈太忠出手,四个警察齐齐地喊一声,结果已经晚了,陈某人一拳就打到李辉的额头上,“嗵”地一声闷响,声音虽然不大,但声浪的震动却极强。

吃了这一拳,李辉晃一晃脑袋,人软绵地向地上坐去,看起来有点像是被打晕了,不过,有陈太忠抓着他的脖领,他又怎么坐得下去?

“既然他打算说了,您这就不用带走了吧?”这次说话的,就是坐在中间的警察,他苦笑着站起身来,“尽快破案要紧。”

“你是不是一开始就没打算让我把人带走?”陈太忠低头看一眼手上的李辉,笑眯眯地回答,“只是想让我吓一吓他?”

“一开始你就没说要带人走啊,”警察冲陈主任使个眼色——这小子装晕呢,“这我也是临时决定让您带人走的,他现在要说了,在哪儿说不一样呢?”

“不一样,”陈太忠微笑着摇头,他当然知道这厮没晕过去,他抖一抖手上的人,“他对你们说的可能是假的,我跟他好好地交流一下,能劝他说出实情。”

“陈主任,您别让我们难做,”这次,是左边一个警察说的,他似乎来自涂阳,“他都已经愿意说了,这样,把他弄醒……他不说,您再带人走好不好?”

“不好,我签了字的,”陈太忠瞪他一眼,拖着人往外面走去,“反正途径不会只有这么一个,你们可以找他的朋友了解不是?”

“但是……”带他来的警察刚想说什么,却被陈主任一眼瞪得硬生生地闭嘴,“我这人不喜欢别人开玩笑……重复一遍,我的字不是随随便便签的。”

然后,他就拖着人走向门外,四个警察你看看我我看看你,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不该阻拦,陈主任的狗脸无情,那是出了名的。

李辉确实在装晕,但是这一拳也真的不好受,直打得他眼前一黑,满脑门子金星乱闪,出于下意识的反应,他想追求一下清醒的感觉,然后才意识到自己该装晕——但是就这么一个小小的迟疑,被所有人都看到了眼里。

这也是陈太忠这一拳打得太狠,又强行令他保持清醒,才有这样的效果,若是轻描淡写的一拳,这厮就能顺理成章地装晕了。

待听到陈某人跟警方的对话,他虽然脑袋瓜昏昏沉沉的,却也要怀疑,这是不是警方的攻心之策,然后他就继续装昏——都说了我要交待了,不信你陈太忠还能把我带走。

然而非常遗憾,警方居然不敢拦着陈太忠,这真是出乎李辉的意料,我都说了愿意交待了,直到这个时候,他才反应到另一个事实——这世界上有些阶层,做事不必遵循规则,就像人家能施施然将他从警察厅带走一样。

不过现在,他的脑瓜还不是很清醒,只是觉得恍恍惚惚有若在梦中,等他觉得自己真正清醒的时候,眼睛微微张开一条缝,却愕然地发现自己已经被拖到了走廊拐角处——前面就是楼梯了。

“我只是把他介绍给展枫了,咳咳,”大骇之下,他也顾不得琢磨这是不是陷阱了,只是脖领子被陈太忠拽着,他又仓促出声,声带有点受不住这刺激,但是他依旧要大声嚷嚷,“咳咳……是展枫要搞你,跟我无关啊。”

听到连人名都出来了,跟在陈太忠旁边的两个警察禁不住再次出声相劝,“陈主任您看,他这一嚷嚷,大家都听见了啊……您再带他走,我们这边容易泄露消息。”

“太忠,你消消气儿,”难得地,邵国立也出声相劝,他不屑地看李辉一眼,“这种货色的主儿,咱找他麻烦,随时随地都不需要理由,找正主儿要紧。”

“你不是晕了吗?”陈太忠心里这个火大,他是真的想把这个家伙弄走,听到邵总也出声相劝,禁不住抬手一扔,哐地一声大响,直接把这人扔到了墙上。

然后……李辉就真的晕了过去。

旁边两个警察也傻眼了,他们知道陈主任不讲理,但是今天这情况,怎么看怎么都像是在配合警方吓唬对方,却是没想到,陈主任会如此地恼火——合着您真想把一个愿意交待的主儿带走啊?

“国立你既然这么说了,那行,暂时放过他,”陈太忠冷笑一声,“问题是他说的这个人,我也不认识。”

他不认识不要紧,这不是还有李辉吗?下一刻,小李同学被半盆凉水浇醒。

李辉虽然被撞得真的昏迷了过去,但是前因后果他还是推算得出来的,这个时候他不敢再有任何的侥幸心理,那个陈主任,真的是要将他带走的——是的,这不是在做戏。

反应过来这个情况之后,他不用任何人督促,竹筒倒豆子一般,将自己的知道的事情说了个一清二楚。

李辉现在虽然是个浪荡人物,家里也不管他,但是在上学时,他的父亲还是想尽办法,将他送进了全省最好的高中素波六中,这里不但尖子生多,家里有办法的主儿也多——学得不好,能适当拓展人脉,也对孩子将来的发展有所裨益。

在这个学校里,李辉认识了同班同学展枫,李辉成绩不好,是相对跳脱一点的主儿,而展枫的成绩跟他相仿,平日里却不吭不哈。

不过,展枫的经济比较宽裕,那时候有学校外的人堵在校门口抢学生的钱,展枫被欺负过几次,李枫见同学被欺负,就打抱不平,这是很简单的同学友情——反正他老爸是公检法的,一点都不怕这些混混。

所以两人就有点小交情,不过毕业之后就各奔东西了,直到去年,两人才续上联系,李辉愕然地发现,当初啥都不比自己强的展枫,现在在国外留学,都要移民了。

不过,当他知道展枫的背景的时候,各种羡慕嫉妒恨也就随之烟消云散了——人家的老爸,是吉庆地区行署的专员展涛。

有这一层背景,展枫已经将班里大多数同学甩在了身后,不过展同学也不是很负心的人,他跟李辉关系一般,却是记得李同学高中时帮过自己。

而李同学也想借展同学的势,所以自打去年恢复联系之后,两人一直保持着联系。

前一阵时间,展枫从澳大利亚回来了,见李辉的时候说,澳大利亚的绿卡怕是保不住了,因为——再不在中国找工作的话,容易被人盯上。

获得永久居留权的主儿,每年总要在那个国度呆上半年,才能将权利延迟下去,而展枫的学业已经结束了,在当地也没有合适的工作——为什么不回来?

这样的问题,以前没有人关心,但是现在有人关心了,省委文明办和其他几个部委行文了,要调查干部家属的经商和绿卡,行署展专员绝对不想在这个问题上失足。

但是对展枫来说,放弃绿卡的代价,真的是太沉重了,他无法接受这个事实。——申请绿卡成功之后又放弃,那么若没有特殊情况,下一次的申请,基本上是不用指望成功了。

绿卡只是永久居留权,实际意义并不是很大,展枫的目标是入籍,入籍之后,才会有便利的澳大利亚护照,才会不需要一年中有半年呆在澳大利亚——是的,他可以将全部的精力,都投入到中国,不需要考虑那半年必须呆在澳大利亚的日子。

一旦放弃澳大利亚的绿卡,那就相当于跟这个国家再没有关系了,甚至更糟——比方说,田强交回了美国的绿卡,那么他想再次移民的话,最好的选择也就是加拿大,美国是不用指望了。

这些都是题外话了,需要指出的是,展枫在中国有公职,没错,是公职,他偶尔一两年吃空饷,问题不会很大,但是每年都有最少半年不呆在单位里——这太容易被人诟病了。

总而言之言而总之,展公子对文明办出的这个调查表很不爽,而他交往的圈子里,类似的人不止一个两个,大家都认为,天南文明办这么做,真的是有点不把众怒放在眼里。

李辉接触展枫,就是在这么一种情况下,而且他认为,能出国那真是能力的体现,遗憾的是他老爸看他不顺眼,是不会支持他这么搞的。

等他从李枫嘴里知道,有这样心思的人,不止一个半个的时候,自然也要抱怨一下,说这文明办做事,真的霸道了。

他这一附和,展枫却是当真了,在小展眼里,李枫这人还是有点办法的——毕竟上学的时候,能让他免于被欺负。

所以他就发话,据我所知,有些人想收拾陈太忠一下,李辉你也是社会上走动的,有没有类似的关系呢,钱什么的都好说。

关系李辉肯定是有的,不过有些人请起来不方便,将来也容易落下麻烦,于是那孤魂野鬼的罗卫东就落入了他眼里——这家伙不但缺钱,还是外地人,而且胆子大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