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956章 扑朔(下)

陈太忠被车撞这一案件,在整个天南都引起了轩然大波,想一想就可以知道,潘部长居然特意赶到饭店,亲口叮嘱他“不要冲动”。

当然,有人可以理解为,这是宣教部长关心下属,但是知道陈某人折腾劲儿的主,都想得到这才是潘部长亲自赶来的主要原因。

蒋世方也很重视此事,正是因为如此,他才派自己的女儿来了解情况,蒋君蓉一下午都在同凯瑟琳谈素凤手机的事情,所以两人能一起出现。

轰动是够轰动了,然而遗憾的是,案件的进展不是很顺利,当天晚上万盛交通局局长成才来到了素波,他还邀请了一位万盛警察局的副局长来作证,并且带了报案时的相关资料的复印件。

成局长亲口解释说,车是在除夕前一天丢失的,当时他来素波是看望领导并且采购年货,丢车时在晚上吃饭的时候。

当时在金荷花吃饭,现场的车太多了,他将车停在不远处的马路边,结果来个人就把车开走了——当他发现丢车时,还找金荷花的保安的麻烦来着,相信那些保安还会有点印象。

这种案子,警察们内部交流时也听说过不少,于是就问他这车是在哪儿买的——这很有可能是卖车者留了钥匙,回头直接开走了。

车是在素波买的,于是车行老板又被拘了进来问情况——可以想像得到,是一辆走私车,不过人家有海关的罚没手续,而这个老板的声誉也不错,所以想从车上查,那真是没戏。

不过不管怎么说,这二位涉嫌了这件事,省厅就直接将这两位安排了单间照顾了起来,那成局长还说自己能驱车赶来,是很有诚意的,我又是国家干部……结果没人搭理他。

车上没有线索,那就只能从人身上查了,开车的这位撞成一摊泥了,但是警方可以对面貌进行复原,不过糟糕的是,由于驾驶证和行车证都是伪造的,想查出此人来也不容易。

终于在第二天凌晨的时候,警方在死者的胃中发现了掰成两段的手机SIM卡,案情才算有了重大进展。

警方破案,很多案子都是有规律可循的,所以警察之间相互的交流也很重要——相互可以借鉴到很多经验和常识。

从奥迪车被撞,到三菱车飞出悬崖,只有短短的五分钟,而且这个人还在集中精力地飙车,这种情况下,还能第一时间想到将手机卡吞入肚中,证明此人不是惯犯就是吸毒者。

惯犯是怎么个情况,那也无须说了,而相对那些赌博、卖淫、嫖娼之类的违法犯罪分子来说,吸毒者在被抓捕的时候,最在意第一时间毁掉手机卡。

吸毒不要紧,但是贩毒的罪名太重了,警察一旦通过手机记录查到相关人,将来吸毒人员就可能遭到极为惨烈的报复——人家才不会考虑是你说的,还是手机泄密的。

这样一来,嫌疑人的范围就极大程度地缩小,而死者身上的肌肤未见明显的针孔,就证明此人不是注射毒品,很可能是冰毒什么的,当然,也可能仅仅是有过吸毒史。

尤为重要的是,这个SIM卡虽然已经被胃液腐蚀了一些,但是通过简单的技术处理,还是查到了手机号码——令人郁闷的是,这个手机号是通过那张假身份证办理的。

总算还好,手机的通话清单还查得到,不过此人这个号码,也没几个话单,有四个素波的固话,还有两个固话,都是吉庆地区的,还有几个接通和拨打的电话,是通过一个不需要身份证就能办理的神州行打的。

经过查证,几个固话都是公话,从神州行上下功夫,难度稍微大了一点。

陈太忠第二天早上起来,得到的就是这些消息,不过省厅那边已经说了,网撒出去了,吸毒且会开车的,都是摸查重点。

陈主任不能满意这个答案,索性打个电话,跟秦连成请假,说是自己受到惊吓的同时,又受风了,打算在家里休养一两天,秦主任肯定是准假了。

他当然不会真的在家里呆着,去军分区接上邵国立之后,他先给张馨打电话,要她帮着查一下,那个神州行号码接打电话的时候,都是在哪一些基站。

“正查呢,”张馨知道这件事,事实上她正在配合省厅做这些,虽然张经理是分管数据的,但是电信移动没分家之前,她可也是机房的工作人员。

“这个神州行停用了三个月,前机主已经被找到了,但是这个卡,他在通信市场高价卖掉了,倒是这个手机的新主人有点意思,他的电话并不完全在素波打的,还有两个在吉庆。”

“吉庆?”陈太忠听得沉吟一下,这是他第二次听到这个地方了,一时间他有点疑惑,“我跟那里的人就没打过交道啊。”

线索是有了,但是跟断了也差不多,陈某人得罪的人极多,但是吉庆……他真的是谁都没得罪过,不过需要指出的是——辽原紧挨着吉庆,而其中万盛县就跟吉庆接壤。

去吉庆吗?那一点意义都没有,陈太忠虽然狂妄,却也不认为在毫无头绪的情况下,他破案的能力能强过警察和整个……体制。

就算他要去,那必然也要动用种种术法,否则真的很容易引起别人不好的联想,然而,他身边还跟着邵国立,怎么去得了?

所以他索性就陪着邵国立和凯瑟琳逛街了,眼下还没到正月十五,商店也相对比较冷清,肯尼迪小姐不介意这个,饶有兴致地跟他聊天,时不时还递过一个幽怨的眼神。

她是前天来的,不过当天晚上的接风宴接到很晚,两人没机会私通款曲,本来说昨天是有机会了,却没想到遇到这种事儿,陈太忠甚至都没跟其他女人多接触——撞车案直接将他推到了在风口浪尖上,这个时候必须要适当地收敛。

坏女孩心怀幽怨,陈某人心里也不爽得要命,他已经习惯了那种淫靡的日子,身边不少女人,却是要硬生生地做和尚。

再然后,张馨传来的消息让他心里越发地不痛快,吉庆地区那边,已经查出了神州行手机接打电话的基站,是位于主城区的广场附近。

要命的是,吉庆也是不大一丁点儿,一个基站就覆盖了小半个主城区,想查不是不行,但是基本上算是无用功。

陈太忠这心里,就越发地恼火了,就在这个时候,贺栓民将电话打了过来,“陈主任,这路桥公司的问题,真的是很大啊。”

贺书记一开始查案子的时候,确实查得兴高采烈,这一点都不假,但还是那句话,有些东西,不知道比知道了好——这是陈某人都认可的规则。

查到现在,贺栓民已经开始胆战心惊了,那三公司的殷经理真是个漏勺,什么话都敢说,现在已经攀扯到副省级别的领导头上了——他敢说,别人都不敢听了。

然而更加不幸的是,贺书记更知道,他接触的只是冰山的一角,这座冰山是如此之大,碾碎三五个他这样的副厅,根本是小儿科,怕是陈太忠也未必扛得住。

考虑到这个后果,贺拴民觉得该考虑收手的问题了,原本他想的是我先查着,查到不便再查的时候,估计陈主任就会跟我打招呼。

然而陈主任并没有露出干涉的意思,他就已经先扛不住了——就算有陈某人撑腰,他也不想再查下去了。

当然,贺书记表达自己意思的时候,不会这么直接,他就是说目前查到的问题,真的是触目惊心,我个人觉得,以该案件的严重性,移交给省纪检委比较合适。

看你前些日子热火朝天的样子,现在也知道自己吃不下去了?陈太忠听到这话之后,按说他该有一点幸灾乐祸的感觉,但是不知道为什么,他心里最先涌上的,是浓浓的无奈。

“省纪检委那边,你可以直接汇报,我也可以帮着协调,”他沉声表态,“不过事态就控制在路桥公司范围内吧……可能你不知道,我昨天刚遭遇了车祸。”

“车祸?”贺栓民吓得一哆嗦,虽然也是副厅级干部,但他所处的位置,决定了他的消息不会那么灵敏,“人没事吧?”

“人没事,”陈太忠笑一笑,老贺这个紧张,他真的能理解——其实是他自己表述的时候,有点不太准确,于是他给对方鼓劲儿,“你放心好了,不会影响到你,另外的事情。”

贺栓民沉吟好半天,才轻叹一口气,“路桥内部所有的事,都可以查吗?”

“可以,”陈太忠很干脆地回答,想起自己被暗杀,又不能大被同眠,这一刻他的怒火卷土重来,“发现一个查处一个,绝不手软。”

“刘建章呢?”贺栓民终于点出了路桥的老大。

“他不也是路桥公司的吗?”陈太忠对贪官并不是特别痛恨,但是你贪也得照顾一下手下人的生活不是?“好端端的一个路桥公司,现在搞得连工资都开不了……吃相太难看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