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955章 扑朔(上)

陈太忠并不需要打电话给周瑞,他将意思反应给黄汉祥就够了。

黄总也得了小陈遭遇车祸的消息,不过他对小家伙身上的怪异,有远超旁人的了解,听说被撞者没事,撞人的反倒死了,他就更加放下心了。

只是当他听说撞人的司机,是自杀的,他这才打个电话表示关切,事实上,他是想旁敲侧击地了解一下——这家伙是不是被你自杀的?如果不是的话……嗯,怎么可能不是呢?你只是个小小的处长嘛。

结果,小陈的手机正在通话,黄汉祥就将此事放到了一边,那家伙嘴严得很,肯定不会承认做了什么手脚。

晚上他正在陪几个老朋友喝酒,不成想这时候接到了电话,等他听说那司机车祸的真相之后,禁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,“这样也行?小陈你这运气,可以玩彩票了……想制造交通事故的,死在了交通事故上,太忠你确定,不是在跟黄二伯讲笑话?”

“确实是这样的,不但警方得出这样的推论,我还通过别的渠道确认,帕杰罗这一款车型,在制刹油管的设计上,就存在安全隐患,”陈太忠如此回答。

“是跟你在一起的那小家伙告诉你的吧?”黄汉祥眼里是没有邵国立的,但是邵总在天南经历一场“马路惊魂”,肯定要打电话告诉自己家人,那么别人托问到黄总这儿,他知道此人也就很正常了。

然而下一刻,黄二伯就意识到了另一个问题,他沉声发问,“你的意思是说,那人不是你干掉的,真凶没有露头,你还处在危险中?”

“我倒是希望他有胆子再露头,真的,怕就怕他缩回去,”听到老黄这么关心自己,陈太忠也有点感动,他干笑一声,“我给您打这个电话,主要是说一下帕杰罗的安全隐患,这个消息令我非常吃惊……设计上的隐患啊。”

“如果确实是这么回事,让他们召回就行了,”老牌太子党果然与众不同,轻飘飘地就做出了决定,事实上,黄某人骨子里是根深蒂固的民族主义者,“这个不用你跟我说,次品就该召回,没商量的!”

老黄不愧是对我眼的,这态度真没的说,陈太忠刚想挂电话,猛地想起自己曾经贩卖过走私车,说不得又强调一句,“咱国内,水货的帕杰罗恐怕也不少……这个您看?”

“走私这个嘛……确实不应该,”黄汉祥这话说得有点磕绊,他的一些朋友,在生产资料的原始积累过程中,也犯过一些类似的小错,不过,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。

所以他表态,“走私不对,但是买车的人是无辜的,甚至很多买主可能是被蒙蔽的,放心吧……你黄二伯的觉悟,比你只强不弱。”

陈太忠心满意足地挂了电话,走回桌前笑嘻嘻地坐下,这个时候,他才发现大家看自己的眼光有点不对,禁不住愕然发问,“发生了什么事儿,你们这样看着我?”

“没事啊,我们就是比较关心,你能不能搞定这件事,”邵国立笑嘻嘻地发话,他最喜欢在这样的场合卖弄见识了,“谈妥没有?”

“谈妥了,”陈太忠点点头,“有老字号担保,怎么都要让三菱吐血,开什么玩笑,卖给中国人这种破车?”

“他们有好车可卖吗?”邵国立听得就笑,他对日本车的歧视根深蒂固,而且这个歧视不是盲目的,“三菱车在日本国内的名声,也很糟糕。”

然而说到这里,他就眉头一皱,“不过咱国内也不行,就这破帕杰罗,多少人拿它当个宝,而且……水货还特别多,这个就不好召回了。”

水货就是走私货,走私可以免掉关税,更重要的是很多水货都是翻新的二手货,来路极其驳杂,不少都是港台的失窃车辆——买了这样的货物,你还指望什么售后服务?

“水货也得召回,”陈太忠哼一声,见到大家愕然地看向自己,他的虚荣心就要小小地满足一下,“车主是怎么得到车的,这只是一个小节,但是车在设计上有没有问题……那就是另一个性质了,你们说对不对?”

“这是你自己认为的,还是已经确认的?”许纯良眉头一皱,这种伤人的话,也只有他能问得出口,他做人真的太直接了,不过既然面对的是太忠……他想问什么也就问了。

“我确认了,”陈太忠点点头,“要是谁忽略下面的呼声,嗯……问题会比较严重。”

他这话别有一层含义,此事可是黄汉祥答应了他的,若是老黄回头告诉他,事情搞不定,那他也就能理直气壮地采用自己的手段了,到时候,问题当然会严重。

就在大家悠闲的唠嗑中,酒菜端了上来,然后,在这一团祥和的气氛中……又进来了几个人,首当其冲的是美艳的凯瑟琳,“哦,陈主任你居然在喝酒,难道你不知道,蒋主任在默默地为你流泪吗?她太担心你了。”

她身后的蒋君蓉,是一脸的尴尬,“陈太忠……嗯,你没有受伤,很好。”

“小蒋,我也没有受伤,你是不是很失望?”邵国立饶有兴致地看着她,上次就是他,逼得蒋君蓉掩面而走的,显然,他还记得这段恩怨。

“请问你是哪位?”蒋君蓉看他一眼,微微地一笑,“我是跟着肯尼迪小姐来看望陈主任的……你是我的熟人?”

邵国立登时语塞,以他的条件,真的不需要太在意一个省长的女儿,但是彻底地得罪一个省长的女儿,似乎也没什么必要。

就在这个时候,陈太忠的手机又响了——他的手机今天的状态,类似于春运期间火车站的售票窗口,真的是太火爆了。

来电话的人的身份,也挺火爆,是省政法委书记夏大力,夏书记说话很直接,“小陈,你的事儿我听说得晚了点,你的电话也难打……你直说吧,觉得谁有嫌疑,我让他们去抓人。”

凭良心说,陈太忠跟夏大力真的没什么太深的交情,蒙艺走之前托付他,也是托付给了邓健东,而不是蒙系的夏书记。

这里面或者有什么别的味道,这不好说,但是在后蒙艺时代,陈主任跟夏书记依旧没有什么接触,直白一点说,这说明两人的关系不属于那种不得不来往的主流意识形态,是相对独立存在的意识个体——那么,保持边缘接触,那也是正常了。

现在听到这话,他真的有点微微吃惊,尤其让他苦恼的是,跟夏大力不怎么对眼的窦明辉,也是他的利益攸关者。

于是他微微一笑,“谢谢夏书记关心,明辉厅长才给我打电话,说绝不纵容姑息,您两位的关心,我牢记在心。”

夏大力似乎还想说点什么,就在这个时候,包间的门被推开了,外面进来几个人,大家登时齐齐地一惊。

要说这个万豪酒店的顶层包间,一共六个,说好进是真的好进,说难进也真难进,想当初蒋君蓉堂堂一正处,没有预约想进这顶层包间,还真的就进不来。

这时候能推门进来的,自然不是平常人物,大家回头一看,别人的反应不提,陈太忠和秦连成就刷地站了起来,“部长!”

邵国立见他俩这架势,登时就是一怔,身子也是一动,不过“部长”两个字入耳,他才待理不待理地站起来——了不得一个省委常委。

京城子弟就是这样,不太看得起地方上人和事,尤其是部长啥的,相信陈太忠若是叫个“书记”,邵总的反应就会不同一些。

“太忠下午怎么回事?”潘剑屏扫一眼屋里,沉声发问——房间里有两个家伙不怎么恭敬,不过他怎么会在意这点小事?

“一起车祸,”陈太忠微笑着回答,顺手指一指邵国立,“我和京城投资商在回来的路上,意外地遇到了车祸……他感觉这个车祸或者不是偶然。”

“老郭的外甥吧?”潘剑屏似笑非笑地看一眼邵国立,也没有打招呼的兴趣,只是冲着陈太忠点点头,“运气不错没出大事,不过小陈……你要相信组织,别冲动啊。”

他进来一下,然后就这么出去了,邵国立却是愣在了那里,好半天才嘀咕一句,“他认识我大姨夫,这是潘剑……咳咳,潘部长吧?”

“你不是还认识庞博吗?”蒋君蓉冷哼一声,她对上次的事情并不能完全释然,庞博是她老爸的竞争对手,居然被这个人很不以为然地提起。

庞博能跟她老爸竞争天南的省长,潜势力不问可知,这个不把庞博当回事儿主,居然很在意潘剑屏,这让她心里生出一丝鄙夷。

“你知道什么?”邵国立不屑地哼一声,收拾这种娇娇女,果然还得是太子党,他冷笑着回答,“跟你扯这些,你也听不懂。”

真要说起来,也不是特别难懂,潘剑屏的行情虽然比庞博差,但是跟邵国立的叔叔有点渊源,不过这种事情,就没必要细说了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