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954章 震动(下)

军分区招待所安全,不过对邵国立来说,跟在陈太忠身边也很安全,他对吃部队食堂没有兴趣,用他的话来说,就是小时候经常被托管到类似的地方,不稀罕了。

安顿好邵国立就六点半了,直到这个时候,陈太忠才有时间见素波的熟人,许纯良也听说他遭遇车祸,摆酒为他压惊。

许主任在凤凰处理了几天事务,今天回素波是要飞往北京,参加鲁班奖的颁奖典礼,猛然惊闻这样的消息,当然要重视。

万豪酒店里,除了许纯良,秦连成都来了,大家坐到桌边,也没着急开动,先是仔细分析了一下前因后果。

听说这辆车是万盛县交通局长的座驾,秦主任不由得眉头皱一皱,“省厅那边怎么说?”

“这个……说是这个车已经挂失半个月了,”陈太忠眉头一皱,无奈地回答,“车是在素波丢的,不过没在素波报案,就是在县里立案了。”

“这样啊,”秦连成点点头,沉吟一阵方始发话,“这个理由也勉强说得过去。”

“当然说得过去啦,”邵国立懒洋洋地回答,他不屑地哼一声,“国家级贫困县,小小的一个县局局长就开得起这样的车,他敢胡乱报案吗?”

秦连成也是北京出来的,邵总这样的货色见得不多也不算少,他不理会此人随便的插话,而是皱着眉头点一下,“太忠,最近你在跟交通厅叫板?”

“叫板归叫板,他们不至于这么没品吧?”陈太忠微微一笑,说实话,那个叫什么成才的局长,根本就放不到崔洪涛眼皮子低下,差得十万八千里呢。

而且交通厅也没有什么块管的说法,一般任免都是下面自己决定的,更别说崔洪涛已经通过高胜利打招呼了,梅林小区会只建十七层,其他的事情,小陈你也就适可而止吧。

到了现在为止,陈太忠已经知道,那个李黑头傍上的并不是路桥的老总刘建章,而是另一个副总,不过贺栓民查案查得兴高采烈,他也懒得去操心。

就是那句话,崔厅长心里再恼火,也要注意自己的身份,只是这么一点小破事,不可能放出“人道毁灭”这种终极大招来。

“那个成才,又是个什么意思?”许纯良沉着脸发话了。

“正在主动往省厅赶,他跑了和尚跑不了庙,”陈太忠说到这里,也是无奈地哼一声,“怪不得大家都说,小偷才是反腐利器啊。”

“我回家说一下,帮你查这个人,”许纯良表态了,省纪检委调查科级干部,简直是牛刀杀鸡,不过,纪检委书记是老许不是小许,所以他也只能在科级干部的调查上表态,处级的话,他还真做不了他老爹的主。

这家伙还真够点儿背的,秦连成听得有点无语,丢了辆车就被省纪检委盯上了,不过这也不是事出无因,他点点头,“不敢报案,那肯定是有问题的。”

“关键是要去北京了,也帮不上太忠别的什么了,”许纯良歉然一笑,“回头抱上鲁班奖回来,好好地给太忠洗洗晦气。”

“你既然是去北京,就顺便了解一下,那个帕杰罗的制刹问题,”秦连成叮嘱他,“咱天南的技术力量还是差一点,想调查清楚这个,会浪费不少时间。”

“嗯,这个简单,”邵国立听到这里,就摸起了手机,一边查号码一边发话,“我找个人问一声就知道了,我说嘛,总觉得什么事情没干……二明,是我,现在问你个事情……”

他在这边打电话,陈太忠的手机也响了,来电话的正是车祸现场的警察,“陈主任,据来自省厅的专家分析,刹车制动管的一个破裂处有磨损痕迹……也就是说,死者极有可能不是意图自杀。”

“恐怕这个帕杰罗车,还真的有问题,”陈太忠压了电话之后,苦笑一声。

秦连成和许纯良交换一个眼光,接着同时笑了起来,好半天秦主任才叹口气,“太忠,我真的越来越相信你的气运了,别人算计你,居然会莫名其妙地送了自己的小命。”

“不是恐怕,而是一定,”邵国立这时候也挂了电话,说句实话,这个消息让他心里放松不少——被拥有死士的势力盯上,对谁来说都不是愉快的事情。

既然不是这样,邵总自然要心情愉悦,所以他愿意把自己了解到的东西跟大家分享,“帕杰罗车的制刹隐患,已经报到了国家检验检疫局,得到了技术上的确认,全国多个地区也出现大量的案例,目前正在跟生产商三菱公司交涉。”

听到这个消息,陈太忠的脸色有点不太好看,许纯良心细,发现了这一点,“太忠你这是怎么了?”

“既然……”陈主任沉吟片刻,组织一下语言方始发话,“既然都已经确定了,还交涉什么?直接退货……嗯,是召回不就完了?”

“嘿,哪里是那么容易的?”秦连成摇摇头,对这些他还是比较清楚的,“全部召回那得花多少钱?日本人那是善财难舍。”

“人家说了,主要是中国的路不好,”邵国立不以为然地摇摇头,“颠簸得厉害,所以才会磨到制刹管……我就不知道这帮傻逼怎么这么喜欢日本车,根本就是纸糊的。”

“这是什么狗屁理由,路要都好的话,大家买跑车就完了嘛,”陈太忠听得嗤之以鼻,“越野车,那是要越野的!”

“在北京,穷人才开日本车,”许纯良点点头,他也同意邵国立的观点,“但是太忠你怎么这么生气?”

“我能不生气吗?”陈太忠听得撇一撇嘴,“这个故障出现得这么及时,让我完全地没有防备。”

这是他郁闷的根源,整整一个下午,他都在考虑,这个人到底是谁派来的,然而越考虑,他就越郁闷——可能的人和势力,真的太多了。

从东临水一路走上来,他的朋友和势力一直在发展壮大着,但是不可否认的是,他的对手也越来越多,级别越来越高。

比如说这次撞车,可能授意者就不少,薛时风和张汇有可能,王志君、江川也有可能,凌洛、侯国范、胡芳芳……甚至郑泽民、余仁之类的都有可能。

说得再远一点,连朱秉松都有可能——别说抗洪的事情过去很久了,朱市长这种人想要阴人,等个三五年很正常。

省外的话,碧空、陆海等地,他也有不少不对路的,当然,蓝家的势力也有可能,若不是帕杰罗车出问题,这样的手笔,也只有蓝家干得出来——遗憾的是,那货还真不是死士。

有这么多嫌疑人,可是陈某人总不能一一找上门去核对,那样四面树敌的话,怕是黄老也护不住他。

被人算计了,他还不知道是谁干的,这种感觉,有点像他上一世几乎被人轰到魂飞魄散时候的体会,陈太忠非常地不喜欢这种感觉。

早知道是这样,当初哪怕表现出点怪异来,也要将那司机擒下——至不济也要帮丫修好制刹油管,回头找其慢慢地算账。

不过现在,说什么都晚了,陈某人心里这点怒火发泄不出去,是要多不舒服有多不舒服,而且,谁能保证对方还会继续暗算自己呢?

搁给别人的话,有个看不见的对手在暗处一再地算计自己,他们只会发愁,陈太忠不一样,他担心的是对方不肯再出手。

“省厅督办了,应该问题不大,”许纯良出声安慰,他可知道太忠睚眦必报的性子,“慢慢等就好了,何况被袭击的还有邵总?”

“啧,”陈太忠咂巴一下嘴巴,看一眼邵国立,心里依旧有点愤愤不平,说不得就要迁怒一下,“这个帕杰罗的问题,要好好地重视一下……必须全部召回。”

“这个……你可不要找我,我帮不上忙,”邵国立苦笑着一摊手,虽然他有属于公子哥儿的骄傲,但是做不到的,也不会乱应承,收集点信息对他来说轻而易举,但是通过检验检疫局对三菱公司施加压力,他还真的力有不逮。

秦连成看他们说了半天,这才插嘴,“帕杰罗不出事的话,那个人未必能判了死刑。”

“他要不死,我能争取挖出他的根儿来,我最恨的,肯定是指使者,”陈太忠叹口气,摸起桌上的手机站起来,“我打个电话,反应一下这个问题。”

“他一肚子火,要找个地方发泄一下,”邵国立笑着解释一句,做为从不吃亏的主儿,他最能理解陈太忠的心情,而且他认为,小陈具备干涉此事的能力,“下午的时候,周瑞还给他打电话来着……上面也很关心这事儿。”

“周瑞,”秦连成面无表情地看一眼许纯良,却发现纯良也看向自己……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