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953章 震动(上)

帕杰罗已经被撞得四分五裂了,是否制动管出了问题,根本一时半会儿看不出来,陈太忠和邵国立交换个眼神,两人同时想起了三菱车飞下山坡的时候,曾经轻轻地抖了一下。

不过这也是次要问题,大不了就是那司机原本想着能逃掉,结果遇到这种意外,很悲催地挂了,这并不能说明此人没有行凶的动机。

恰恰相反,这反倒是增强了这件突发事情的合理性,开得起帕杰罗的,应该都是比较惜命的主儿。

警察们也反应了过来,一时间真是哭笑不得,然而这也仅仅是一面之词罢了,不多时,市里又赶来了支援的警察。

就在这个时候,秦连成将电话打了过来,“太忠,听说你出车祸了……严重不?”

秦主任正在主持会议,不成想刘东来亲自将电话打到了他的手机上,惊闻小陈在赶回来的路上出了车祸,秦主任想也不想,转身就走出了会议室。

得知陈太忠没大事,就是客人受到不小的惊吓,车也损坏得厉害,秦连成长出一口气,“人没事就行,这是赤裸裸的谋杀国家干部,咱文明办一定要讨个公道回来!”

确实是谋杀,没用了多久,警方就确定,这辆帕杰罗不但是套牌的,甚至那牌子都是伪造的——行车证、驾驶执照等,统统都是伪造的。

查到这个地步,陈太忠的嫌疑基本上就算洗脱,可以离开了,眼瞅着都四点了,山里温度开始下降,邵国立也有点扛不住,“太忠,咱先回素波吧……反正这件事,没完!”

然而令陈某人郁闷的是,奥迪车熄火之前飚得挺猛,现在死活开不动了,旁边的警察马上争取立功的机会,“陈主任,先坐我们警车回去吧,这车回头给您拖回去。”

在回去的路上,陈主任又接到电话无数,现在大家都知道,陈主任遭遇到了谋杀,侥幸逃过一劫,慰问电话真是不绝于耳。

甚至,在涂阳警车进入素波的时候,连常务副省长都将电话打了过来,“小陈,我范晓军,听说你遭遇了意外,我跟省人民医院安排好了,你回来之后,先去那里做个全面的检查……嗯,还有你的朋友。”

“范省长,我没事,”陈太忠只觉得这个电话来得太古怪了,他跟范晓军打过交道这不假,甚至,他还进过常务副的办公室,但是两人……真的不是一路人。

当初蒙艺在的时候,他可是收拾过范晓军的小舅子杨斌,这一刻,他甚至有点怀疑,这司机是不是范省长派来的——莫非是老范见暗算不成,打个电话来撇清?

当然,这个可能性其实也很低,但是他能这么想,两人的关系由此可见一斑,陈某人干笑一声,“您百忙之中能关心我们基层干部的工作,我非常感动,一定会……化关心为力量。”

化关心为力量……好文采!范晓军在这边扯动一下嘴角,他当然知道自己跟陈太忠到底是什么状况,耳听得对方如此敷衍了事,说不得就要泄露一下自己打电话的动机,“周秘书打不通你的电话,打到我这儿来了,他说老首长非常震怒。”

“周秘书……周瑞?”陈太忠不可置信地问道,不可能吧,这种事情这么快就传进了黄老的耳朵里?

“嗯,就是他,”范晓军叹口气,语重心长地发话,“太忠,关心你的领导和群众很多,都知道你是拼命三郎,但是个人的身体健康也很关键……你要是不爱惜自己,不说别人,我第一个不会答应。”

我求你了,能不能不要这么肉麻?陈太忠还真是有点受不了,他干笑一声,“感谢范省长的关心,我确实没什么事儿……关键是最近的工作也比较多,这样吧,要是有什么不舒服的,我再向您求援好不好?”

范省长又唠叨了两句,才挂了电话,堂堂的副省长对下属的关心,那是溢于言表,不过里面到底是什么味道,当事者心里最清楚了。

可是陈太忠还是觉得有点震撼,以前他一直听说,范晓军是得了黄老的赏识的,但是他心里真的没有什么切实的概念,直到这一刻他才反应过来传言非虚——周瑞打不通我的电话,居然会找范晓军传话!

老范这也隐藏得挺深啊,陈某人不得不这么感叹,然后他脑子里冒出一个很莫名其妙的念头:要是我没有跟夏言冰搞得那么紧张,没准……传话的就是夏局长了吧?

不过不管怎么说,已知的威胁就不是威胁了,想到这里,陈太忠打个电话给周瑞,大意就是说感谢周秘书的关心,刚才打电话的人太多,没接到您的电话,这真的太不好意思了,同时……请转述我对老首长关心的感激之情。

“首长很愤怒,”周瑞不愧是服侍老一辈革命家的主儿,做事有板有眼得很,听他说完,才慢条斯理地回答,“但是他也相信你能处理好,首长只是想尽快传达这样的信息,能联系上你的话……我也不会绕这样的圈子。”

这话说得就再明白不过了,什么范晓军这些,纯粹就是浮云,周秘书打电话给范省长,不过是想尽快表态而已——态度一旦表明,旁人自然知道取舍。

“很多同志比较关心我的状况,电话难打一些,”陈太忠干笑一声,“麻烦周哥跟黄老说一声,我不会跟歪风邪气妥协的,为了祖国建设,我献了青春……献子孙,我无怨无悔。”

“你该叫我周叔的吧?”周瑞听得笑了起来,“没大没小的。”

“这不是看着您年轻吗?”陈太忠干笑一声,挂了电话,心里却是暗暗地咋舌,怪不得上面对黄老如此地忌惮,这么一个小小的车祸,在几个小时之内,都能传过去,这地方势力的强横,真的不可小看。

其实,他这也是有点妄自菲薄了,换个正处级的干部遭遇了类似的车祸,绝对不会传得那么快——起码也得是县长、县委书记这样的级别,才能惊动黄老,而且……得车祸致死才行,没死都不算什么。

也就是陈某人现在招牌太响,而这次车祸的蓄意性又很强,黄老才能在第一时间得到消息——对某些人来说,不及时汇报,就是渎职,起码是政治敏感性太差。

大约在五点半的时候,凃阳市传来了最新的消息,切开受损严重的车头,通过车架号和发动机号查出,这辆三菱车是万盛县县政府的车。

这万盛县在辽原和吉庆的交界处,地处山区,是国家级贫困县,县名万盛,只是图个好口彩罢了,其实,在真实的历史上,这里除了山匪强盗,什么都不盛——时至今日,人均年收入不到五百元。

按说,各地车管所是不相统属的,虽然省内车辆管理数据库共享的系统正在完善中,也断断不会这么快就查出线索来。

但还是那句话了,认真起来的我党,那效率是相当高的,凃阳市的市长刘东来和市委书记王波共同给警察厅施加压力,我们需要在最短的时间内,查明白此事,甚至不惜直接给杜书记打报告——谁试图破坏涂阳的发展,谁就是我们的对头!

窦明辉原本还不知道此事,但是警察厅听到“陈太忠”三个字就毛了,第一时间内就汇报给了窦厅长。

针对陈太忠的谋杀?窦明辉好悬没吓得跳起来,他可也是黄系一员,“查,省厅和涂阳市局资源共享,嗯……这个案子省厅督办,厅长负责制,我看就王厅长负责吧。”

这个厅长负责制,不是大厅长的首长负责,而是分管厅长负责,比省厅督办的要求还严格,简单地说就是:案子没头绪,王厅长要负领导责任。

王厅长是垫背的,这不用说,关键是这个案子省厅确实重视,所以三菱车的车架号什么的一报上来,各个车管所就开动了——这个时候,车辆管理还没实现省内联网。

但是,上面的领导都被逼得跳脚了,所以下面很快就查出来了,这辆车是挂在万盛县县政府名下,实则是万盛交通局局长成才的座驾。

“这个人我不认识,”陈太忠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,正在跟着邵国立在素波军分区招待所办手续,经历了那场车祸之后,他认为邵总住在港湾,不是一种慎重的态度。

招待所肯定远远比不上港湾,但是邵总同意这个安排,“关键时刻,还是子弟兵靠得住。”

“其实,你回北京的话,更安全,”陈太忠笑一笑,他看得出来,虽然邵国立不愿意承认,但确实是吓得不轻,“在那儿谁动得了你?”

邵总是吓得不轻,但是平静下来之后,他的骄傲让他无法容忍这份耻辱,“一定要把指使者揪出来……关系你去打点,有什么费用,我出了!”

“未必是一天两天能见效的,”陈太忠对幕后指使者做过推测,然而他真的不能确定嫌疑人,这让他对自杀的那货越发地痛恨,“而且,针对你的可能性不是很大。”

“就算不针对我,他撞你的时候,总该知道我在车上吧?”邵国立面色铁青,这就是衙内的范儿了——就算你不针对我,但是捎带上了我,那就没完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