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952章 山路惊魂(下)

陈太忠目前就处于这个状态,他觉得被不如自己的车追上挺丢人的,不过同时,邵国立中午喝得太多,他又不便于开的太快。

这才真是令人郁闷!但是他也不能叫真,心说后面的车想超过我,那就超吧,我不会让你超得那么舒爽的。

然而,随着身后的三菱车渐进,陈太忠觉得有一股淡淡的杀气自后方袭来,心里一时有点纳闷,说不得回头看一眼。

就是这一眼的功夫,那越野车已经靠了上来,他一时间顾不得多想,赶紧吩咐一句,“小心,抓好座位!”

“嗯?”邵总虽然迷糊,反应却不差,听到这话侧头一看,身子登时就一侧,同时出手如电,死死地箍住了前面座位的靠背。

就在这电光石火的一刹那,那三菱吉普就冲到了奥迪车左侧,然后猛地一打方向,对着奥迪就狠狠地撞了过来。

“作死!”陈太忠真是避无可避,左边是身高马大的三菱车,右边就是巨大的山体,而眼下加速,却是来不及了,至于说踩猛刹车?他可不想自杀。

说时迟那时快,他抖动一下方向盘,在快到肉眼难以辨识的动作中,奥迪车做出一个弧线来规避,不过这也仅仅是避免了三菱车车头对车体的冲撞,两车现在变为了相互挤压。

当然,这已经很幸运了,虽然日系车的结实程度完全无法同德系车媲美,但是三菱车车头上那厚实的防撞保险杠可不是吹牛的。

接下来就是两辆车在高速行驶中的碰撞,陈太忠在颠簸中调整一下身体,保持平衡之余,抬手去放车窗——不过很遗憾,由于车门变形得太厉害,窗户都放不下来。

他想也不想,一拳砸到自己的车窗上,玻璃就被砸成了蛛网,再一拳,就活生生地打出个大洞——车上有外人在,他不得不收敛一些力道,纵然这样,他的表现也令人咋舌。

驾驶越野车的年轻人完全没有想到,在这样高速的碰撞中,开奥迪的这位不但能腾出手来,还能活生生地将玻璃砸烂,登时就生出了逃跑的心思。

下一刻,三菱车直接冲向逆行车道,一脚油门踩到底,狂奔而去,陈太忠也猛地加速追了上去,同时,他不忘记将一道神识打过去。

“太……太忠……先等等加速,我换个姿势,”在车后座被甩来甩去的邵国立终于发话。

邵总常年开车坐车,经验丰富得很,刚才那种激烈的场合,他咬紧牙关,根本不敢随便开口,这不仅仅是害怕,更是常识,那时候若是开口说话,一个颠簸,他就得考虑换假牙了——或者还得缝合舌头。

他所坐的首长位一侧,也是被撞得车身凹陷,刚才顾不上说,现在他决定换个姿势,首长位也不安全了——还是坐到中间吧。

可是由于他刚才受的惊吓过猛,两只胳膊抱着座位靠背松不开了,好一阵他才支开膀子,接着他把身子卡在两个座位中间,双臂一支。

“现在好了……我操他大爷,”邵国立这个生气,简直没得说了,他何曾吃过这么大的亏?一腔的酒意登时不见了去向,他咬牙切齿地发话,“太忠你追,把这丫挺的往死里撞,出了人命算我的。”

他折腾的这一阵工夫,陈太忠也没有减速,只是保持了一个相对平稳的速度,而且这是山路,开得太快的,容易出问题——反正神识打上了不是?

就这么一追一跑,眨眼间两辆车就超过了无数的车辆,双方并没有拉近多少距离——没办法,安全第一。

一转眼,前面又出现一个弯道,陈某人还得减速,不减速就得直接冲到山底下了,然而下一刻,他就目瞪口呆地看着那辆三菱车抖动一下,笔直地飞了出去。

奥迪车的车速缓缓地减了下来,邵国立钻在两个座位中间,他的嘴巴微张着,好半天才不可置信地发话,“这……这是怎么个意思?”

“下车看看吧,”陈太忠也觉得邪行得不得了,这辆三菱车摆明了是要对付自己的,肇事不成,逃逸也就算了,怎么就自杀了呢?

驾驶座一侧的车门严重变形,他推一下发现推不动,索性双臂一撑车窗,将破碎的玻璃完全撑破,双手一勾车顶,人就钻了出来。

抖掉身上的玻璃碎屑,扭头一看,邵国立和副驾驶座上的跟班都下车了,他点点头,三个人来到了山崖边上。

山坡不是很陡,大概就是四十五度左右,不过这三菱车是直接飞出去,而且车速又快,现在车体已经散架,散落在七八十米深的沟底。

由于直线距离接近六百米,邵国立看了半天,也看不清楚车那边有死人没有,说不得他扭头看一看左右,“不会是跳车逃逸吧?”

“没有,”陈太忠沉着脸摇摇头,他的心情糟糕透顶,原本打上去的神识消失了,说明线索可能会就此中断,这让他愤怒异常,“人死了。”

“这个速度,他跳车也是个死,”跟班在一边补充,“要是有陈主任这么厉害,倒还有可能生还,但是他差远了。”

邵国立脸上的表情渐渐地凝重了起来,接过跟班递过来的外套,他穿在身上,好半天才哼一声,“我一直以为死士是传说呢……我他妈的干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儿了?”

“也可能是针对我的,”陈太忠脸上的表情比他好不到哪儿去,略一思索,他就抬腿向山下走去,一边走一边吩咐,“先报警,我去现场看一看。”

“我也去,”邵国立矮着身子向山下走去,还不忘看一眼跟班,“愣着干什么?报警啊……去把车里东西看好。”

看着直线距离有六七百米,两人却是走了半个小时还多,这山坡实在太难下了,还得绕来绕去的,陈太忠倒是无所谓,但是他得照顾邵国立不是?

邵总也算是身强力壮的年轻人,可到了后来也是手脚并用,好几次还是多亏陈主任出手帮扶,否则难免要坐滑梯。

来到撞成一堆废铁的越野车前,整个车头撞得都快成标本了,从车窗位置看过去,也只能看到车里的人是穿着一件深蓝的夹克,暗红的血液甚至淌到了车外。

两人绕着这一片看了半天,才默默地交换一个眼神,邵国立的脸色有点苍白,“太忠,不管是针对咱俩谁的,这事儿可不能就这么算了……天南是你的地方,你做主吧。”

陈太忠比他更恼火,要是想直接搞死驾驶员的话,他根本都不需要打神识,直接就意外了对方,现在倒好,线索就这么硬生生地断了。

“海角的车牌,”邵国立轻叹一声,又侧头看一眼陈太忠,邵家在海角几乎是全无根基。

“上去吧,”陈太忠转身,除了车牌之外,他还看到了行车证什么的,天眼所及之处,无物可以遁形,但是,没什么有用的消息。

上坡比下坡就要快很多了,两人用了十分钟就爬了上来,走上来一看,正好警车赶到,事发地点还没出了涂阳,由于是在公路上,先赶到的是交警,刑警现在才来。

来之前警察们就已经知道,被撞的人是北京来的投资商和省委文明办的陈主任,呼啦啦一下来了三辆警车,“陈主任、邵总,市里高度重视此事,我们局长随后就到。”

接下来,有警察下去看车,其他人将陈主任和邵总请到车上,细细地问询了起来,陈太忠不理会他们的问询,摸出手机就拨通了绕云市委秘书长邹捷峰的电话。

“邹秘书长你好,我是天南的陈太忠……嗯嗯,过年好过年好,这样,想麻烦你点事儿,帮我查一个车牌号……”

他挂了电话之后,听到警察正在问邵总,“你觉得,有没有可能是无意中的刮蹭?”

“怎么可能?我十五岁就会开车了!”邵国立大声嚷嚷了起来,“什么车有恶意什么车没恶意,那开车的司机是二把刀还是老手,我一眼就能看出来!”

“蓄意的,这一点我也可以肯定,”陈太忠沉声发话,“我们两辆车追逐的时候,他的技巧极高,我使劲追都没拉近多少。”

不多时,他的手机又响了,来电话的是姜丽质,陈太忠嗯啊两句没有多说,放下电话之后,才沉着脸发话,“这个绕云车牌,应该在一辆夏利车上挂着,车主姓陈。”

几个警察听得面面相觑,彼此都看得到对方眼中的惊骇——套牌车冲撞陈主任和邵总乘坐的奥迪,这个性质……就太严重了。

更可怕的是,对方冲撞不成,在逃逸未果的情况下,毅然地就冲下了山坡,这份狠劲儿姑且不说,只说能让一辆三菱越野车陪葬——这也绝对不是一般人。

一时间,大家都没了说话的兴趣,不知道是谁带头,渐次地走下车去遥望现场,下了坡地的警察还没有抵达目的。

“这件事情,必须一查到底,”陈太忠哼一声,“我倒要看看,什么人有这样的狗胆!”

“这个……几位领导,”最先赶到的交警犹豫一下,终于壮起胆子发话,“对方开的是帕杰罗V33,前一阵我听几个玩车的朋友说,这车的刹车制动管,有安全隐患……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