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951章 山路惊魂(上)

第二天,蒋世方听说凯瑟琳来了,就表示说中午请她吃饭——曼内斯曼的工程师挖得差不多了,但是,可以谈一谈文化节的事情不是?

瑞奇·马丁和凯特·温斯莱特是普雅公司请来的,虽然上次来的是马小雅,可该公司控股的却是肯尼迪小姐,这点事情,真的禁不住人琢磨。

代他发出邀请的是蒋君蓉,蒋主任当然知道,有必要顺便邀请陈主任,不成想肯尼迪小姐表示,“我去没问题,但是陈主任,恐怕没有时间。”

这下,蒋君蓉可就意外了,这才过年几天,大家还都没忙起来呢,结果一打听才知道,合着陈某人陪着北京来的投资商去涂阳了。

陈太忠在素波事情挺多,本来不想陪邵国立去,而且涂阳卷烟厂也派了人过来,可是邵总执意要拉着他去,说是太忠你不能这么势利眼,投资落地就不管我了?

人家这话都说出来了,陈主任也只能陪同前往了,于是打电话跟秦连成请假,秦主任一听,很罕见地犹豫一下,“下午是新年的第一次党课和例会,太忠你能不缺席,还是不要缺席……很多任务要布置呢。”

“可是这边……我也不好推掉啊,”陈太忠为难了,这个时候已经是九点半了,素波到涂阳的路也不是特别平坦,紧赶紧的话,他两个小时能到。

而老邵过去之后,视察啦、吃饭啦什么的,都不可少的,就算他排除一切干扰往回赶,三点半能回来也是最快的了。

“国立,下午实在有事,去了之后我放下你就走,行不?”他问一句,然后又将自己的苦衷解释一遍。

“这现实吗?就算你想走,恐怕涂阳的领导也不答应,”邵国立笑一笑,“在涂阳,你的面子比我大……要不这样,你借一辆越野车吧,能快一点。”

那能快多少?陈太忠不屑地撇一撇嘴,跟万里闲庭比起来那就是渣,只不过跟你在一起,哥们儿的手段没法施展就是了。

一行人来到涂阳的时候,还真就差不多十一点二十了,卷烟厂早就得了消息,整个领导班子都站在厂门口,还有市里招商办的几个人。

先是寒暄一下,厂领导盛情邀请邵总进办公室坐一坐,“您来的消息,我们跟刘市长汇报了……休息的地方还没安排吧?”

“先看看厂里改造的情况,”邵国立毕竟是公子哥,随意地一摆手,也是不怒而威,“我那么一大笔钱投进去了,在乎这点吃喝吗?”

大家相偕着在厂里转一转,别人的感觉不说,陈太忠就觉得,这改造过的车间也就是那么回事,不过,邵总这投资者都不说什么,他就懒得多事了。

涂阳卷烟厂的占地面积不小,再加上还要考察调整好之后的机器运转,眼瞅着到了十二点了,厂子还没转完,邵总有点憋不住了,“算了,再看也看不出什么来,我的团队会留在这里做进一步的了解……把烟拿过来我尝尝。”

由于有了资金支持,涂阳卷烟厂在最近调配出了八个烟草配方——听起来数量不少繁复多样,其实不然,这烟草的配方不比别的商品。

涂阳要搞的,就是一个“红彤彤”的系列产品,又是要拉开档次的——这并不是八家卷烟厂在竞争,所以对配方的要求不甚严格,一个配方衍生出八个方案来也不足为奇。

见邵国立如此着急,卷烟厂这边有点不摸头脑,但这也并不是多么罕见的事,大老板视察一圈走了,留了手下的人落实其他事情,这也是很正常的——事实上,这才是真正的大人物做派。

所以大家走回厂部,而且没有停留,直接进入了厂部门口的一家饭店,这家饭店显然是接待饭店,是得了消息的,将菜单放在桌上之后,服务员轻声发话,“我们饭店联系了穿山甲和娃娃鱼……都是活的,不是冷冻的,天鹅是死的,不过……是火枪打死的,不是毒死的。”

“娃娃鱼、天鹅,”邵国立似笑非笑地看着陈太忠,“都是国家保护动物,太忠,你这精神文明,抓得不是很够啊。”

“爱吃不吃,要不要我给你买包方便面?”陈太忠听得翻一翻白眼,“你不觉得不吃这些东西,从自身做起比啥也强吗?”

说笑间,又有人进了包间,众人正要说谁这么不识趣,却猛地发现,来的人是大市长刘东来,“呀,市长来了?”

邵国立对市长不太感兴趣,他的注意力放到了一个妇女身上,正是前些日子在招商办混岗的单红星,“小单也来了啊。”

刘东来对他的反应,真的是啼笑皆非,不过刘市长也知道,人家没必要在意自己的感觉,经过这一段时间的了解,他已经知道,这个投资商是京城的世家子弟。

但是对刘市长而言,太子党并不见得比陈太忠更可怕——再厉害的太子党,管不到自家的一亩三分地儿,那也是白搭,陈太忠则不同,能在天南掀起腥风血雨来。

有了这样的认识,他直接就无视了邵国立的反应,而是对着陈太忠微微一笑,“听说你们才来就要走?我专程来留客。”

“钱我已经带来了,就不留了,”邵国立傲然地回答,太子党说话就是气粗,而且他并不掩饰自己的欲望,“小单,以后你得多跟我汇报一下进展。”

“咳咳,”陈太忠猛猛地咳嗽两声,打断了他的话,才正色回答,“东来市长,下午我有党课学习,还有新年第一次例会,必须得回去。”

刘东来眨巴眨巴眼睛,才微微叹口气,“那大家还愣着干什么?赶紧点菜吧。”

上菜之前,卷烟厂端上四个圆的纸筒,这是四种香烟,又上了四个扁的纸盒,也是四种香烟,要大家品尝,“纸筒里的烟相对好一点,刘市长、陈主任和邵总帮着鉴定一下吧。”

其实这个鉴定,厂里早有定论——都是专业的鉴定,眼下无非是走个过场罢了,刘市长和邵总还假巴意思地挨个抽两口,陈主任则是直接拒绝,“我不抽烟。”

这顿午饭,直折腾到一点二十,刘市长拉着邵总的手不让走,邵国立喝得也有点多,说是我留下联系的人啦,我在不在的,就不重要了。

陈太忠不跟他们玩这个,直接站起身往外走,“你们陪邵总多聊一聊,我是下午真有事,不走不行了,回头咱们在素波聊。”

“太忠你咋这样呢?”邵国立嚷嚷了起来,一定要跟着他回,嘴里还口花花的,“我跟小单虽然情投意合,但是两情若是久长时,又岂在朝朝暮暮?”

单红星霞飞双颊,却也不知道是害羞,还是酒意上头……

又折腾了一阵,大约是一点四十了,一辆奥迪车独自启程,车上只有陈太忠和邵国立极其跟班三个人,邵总还是喝得有点二麻了。

等走上山路的时候,邵国立斜靠在后座上,反应越发地大了,他迷迷糊糊地发话,“太忠你慢点,我记得你技术挺高的,就比我差那么一点点,你现在这么开,我晕的慌。”

那你下去跑步啊,绝对不会晕的,陈太忠这风凉话都到嘴边了,但是终究没有说出来,说不得他降低一点速度,“麻烦你搞清楚,这是山路,我还要赶时间上党课。”

“早知道坐你这奥迪,还不如坐越野车,”邵国立不顾刺骨的寒风,将车窗降下半个来,他在车里只穿了一件羊毛衫,被寒风一激,说不得就摸起后座的皮大衣,罩在身上,“这山里有点冷……我操,你看人家这车开得多强劲。”

他说的强劲的车,是一辆越野车,正从后面风驰电掣一般地追上来,陈太忠的奥迪开得不算慢了,山路上差不多开了九十脉,但是这辆车的速度,足有一百三十脉,“啧,咱们这抓地能力,还是不如人家三菱车。”

“你要是身体没那么娇贵,我让他永远在咱们身后吃尾气,”陈太忠不屑地冷哼一声,飙车这种事情,每个开车跑长途的男人,都曾经遇到过。

眼睁睁看着一辆性能不如自己的车,超过了自己,真的是耻辱,一辆奥迪A6,被奔驰超了那正常,被宝马、卡迪拉克超了也正常,哪怕被丰田的皇冠3.0超了也说得过去,但是被一辆越野车超了,那就太没面子了。

说得再精确一点,同样的大众汽车,自己开一辆桑塔纳2000,被时代超人或者帕萨特超了,车主能找到原谅自己的理由——我没有ABS防抱死系统,不敢开的太快,而人家有,快一点是正常的。

但是,若是被一辆普桑超了,那除了抱怨对方司机太不知道死活,也就没有别的理由了——丢人啊,被一辆不如自己的车超了。

那种郁闷,类似于在仙界里,手持法宝,却被一个低级符箓所败……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