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949章 两任厅长(上)

市纪检委这么做,是有相当底气的,因为三公司的殷经理掉链子了。

按说,纪检委找殷经理,也是约谈的意思,而且还没经过路桥公司,有违规之嫌,遗憾的是,这殷某人也委实奇葩了一点。

纪检委的工作人员做事,跟警察有点类似,明明他们是想了解一下为啥不给西城分局看账目,却是不直接说,将人带到纪检委之后,先神色肃穆地来一句,“问题的严重性,相信你比我们清楚,自己主动说吧。”

殷经理经过十来分钟的思想斗争,就主动交待了,一开始是交待一些不要紧的事,然后就是相对要紧的事……

连负责约谈他的工作人员,都没想到这货的胆子有这么小,用某人的话来说就是,“纪检监察工作干了这么多年,这么奇葩的还真不多见。”

殷经理不但交待了自己的问题,在接下来的时间里,还交待了其他人的问题。

如此一来,搞得纪检委的人工作人员不得不留下他了——本来是个很简单的约谈,你稀里哗啦地捅出这么多事儿来,我们倒是想放你走呢,敢吗?

殷经理说的大多是三公司和总公司的事儿,其他分公司他不太熟悉,但饶是如此,他交待的片言只语,也足以让纪检委通过组织渠道,直面王明了。

这次,王明乖乖地来总公司报到了,他已经搞清楚自己面对的情况了,有些事情躲是躲不过的,而且贺会计一晚上都没回家——这显然不是什么好兆头,估计是经侦介入了吧?

如此一来,事情开始向不可控的方向发展,陈太忠都不好随便叫停了,而没他的话,贺栓民也不好停下来——谁知道姓陈的是怎么想的呢?

王明是打定主意要硬扛了,但是非常遗憾,他一进去就听说,三公司的殷经理比较配合纪检工作——这可能在诈人,不过以他对姓殷的了解,那货很可能真的扛不住。

毫无疑问,对王经理来说,这是一个非常影响心情的消息……

中午时分,崔洪涛终于收到了路桥那边的消息——刘建章不汇报不行了,他的心情一时大坏,陈太忠,你真的是欺人太甚!

事情的起因在哪里,他非常清楚,别人不知道某人睚眦必报的性子,可崔厅长是很清楚的,无非就是某人在某处跌倒了,想找回面子来。

对崔洪涛来说,分公司两个小经理,倒不是很要紧的事儿,可恨的是,姓陈的所用的方式,真是……只能用不择手段来形容。

抓赌抓到资金来源上,从落实来源又查到公司账簿上,到最后终于图穷匕见,指向了路桥公司内部的贪腐上,这整人整得也太不讲理了——就为那么点面子,如此地大动干戈,你累不累啊?

然而更令崔厅长郁闷的是,对这样肆无忌惮的挑衅,他没什么可以拿得出手的应对手段,没错,他背靠的是杜毅,但是他的人是被捉住了痛脚。

这种局面,别说杜毅好不好出面,崔洪涛都没脸跟杜老板说这个事儿,他终不是嫡系的杜系人马,这个嘴真的张不开,再说了,张汇可是嫡系人马,可不也灰溜溜地去北京了?

事实上,就算杜毅说这个话,也要担风险——重灾区啊,不叫真倒也罢了,一旦戳破,要天下大乱的,而姓陈的那厮,又是出名不讲理的。

总之,找杜书记的话,这级别也有点高了,而崔洪涛也不想直接跟陈太忠谈,那货是属皮球的,不碰还好,你越碰蹦得就越厉害。

至于找别人关说?还是省一省吧,首先这是一件丢人的事儿,他不想让别人知道,其次……能左右了陈某人的,真没几个人。

但是这件事情,他还不能坐视,目前涉及的虽然仅仅是两个小小的科级干部,但是他必须要伸手了,因为陈太忠的折腾劲儿,真的是太大了,他不敢坐视。

其实,就算不是出自陈某人的授意,他也必须压制了,起码要适当打招呼控制事态——里面脓水太多,不小心天都得戳破了。

不过崔洪涛终究是崔洪涛,他沉吟片刻之后,终于拨一个电话,“你好,我交通厅崔洪涛,有点事情想向高省长汇报一下。”

不过多时,电话那边一个略带阴柔的声音响起,“洪涛你是稀客,有什么事情?”

高胜利的语气听起来很平稳,但是崔洪涛知道,“稀客”俩字已经表明高省长的态度了,他只能干笑一声,“好久没见老厅长了,想跟您见一见,顺便汇报点事儿。”

“刚开春,事情多,电话里面说吧,”果不其然,高胜利并没有跟他重叙旧情的意思。

“电话里说,不是特别方便,”崔洪涛干笑一声,这话说得挺直接,但是他已经别无选择了,说实话,他宁可得罪老厅长,也不想让陈太忠再蹦跶下去了,“我工作中遇到了一点困惑,想请老厅长解惑。”

高胜利当然想得到,对方会坚持见面,只不过小崔语气上的坚决,还是让他有点微微吃惊,他沉吟片刻,方始哼一声,“我已经离开交通系统了,赶不上交通厅日新月异的变化了,你找我,怕是找错人了。”

赶不上交通厅日新月异的变化……这句话真是含沙射影怨气十足,崔洪涛哪里会听不明白?然而,他既然要找老厅长出面,自然就有他的算盘。

“老厅长您干了大半辈子的交通,肯定有不少历史经验可以借鉴的,”崔厅长笑着回答,有意无意间,他将“历史经验”四个字咬得重了一点,“小崔我也是一直跟着您成长的。”

我操尼玛的,高胜利心里暗骂,有些话不用说透,大家就都明白的,不过他自然不会被这种威胁吓倒,说不得哼一声,“到底是怎么回事?先给我说个大概!”

这就是老领导的余威了,高省长现在分管的内容加起来,也没有交通厅丰富,但是他就是这么问了——他好歹也是副省长不是?

“老厅长,咱们真的好久没见了,”崔洪涛缓缓回答,听起来真的有点情真意切,可他就是不说是什么事,“小崔我是您看着成长起来的,能电话里说的,我肯定就说了。”

这个电话非常地没头没脑,然而高胜利却无法忽视,他和昔日的常务副真的已经没什么共同语言了,对方还能找上来,此事真的是……不可轻忽。

“我让人看一下,能不能抽出时间,”他轻描淡写地答一声,就挂了电话,接下来,他就坐着连拨几个电话。

不多时,他就了解到了大部分真相,毕竟他在交通厅那么多年不是白呆的,而路桥公司虽然不是厅里最引人注意的部门,可一开春就被纪检委弄走两个分公司经理,谁会注意不到?

“啧,陈太忠……”听到这个名字,高省长也觉得两边腮帮子有点发酸,不过总算还好,他有一个不成器的儿子——其实,这个儿子在某些方面的活动能力上,还是很成器的。

跟儿子做了充分的交流和沟通之后,高胜利抬手给崔洪涛打个电话,“十分钟后,港湾大酒店,进去说你是交通厅崔厅长……快点来,我可能还有别的事儿。”

指定酒店,这不光关系到强势弱势,也不光是主客场的问题,更关键的是,在自己熟悉的地方,可以有效地避免意外发生,比如说窃听设备,又比如说暴力行为。

正是因为有着诸多的便利,所以有点能力的人,总愿意自己指定一个饭店,高省长以前是交通宾馆,现在吃饭没太多讲究,儿子说来这儿,就来这儿了。

崔洪涛自然知道,老厅长是防着自己呢,所幸的是,他没想着拉人下水,只是想自救,所以只身进来之后,寒暄两句就直奔主题,“老厅长,现在路桥被陈太忠盯上了,正要大做文章呢,这不是个事儿。”

按说,陈太忠是高家的关系,被盯上的话,也仅仅是崔某人的烦恼,他这么直接说出来的话,轻信什么之类的话不说,起码有点所托非人的意思。

但是高胜利不会这么想,他微微一笑,“这个公司有的活儿,确实接得轻松了一点,监管也不是特别到位。”

这话的态度一览无遗,高省长只差指着鼻子说路桥不规范了,不过有些话大家自己知道就行了,说出来的话,未免就伤感情了。

“但是现在这个刘建章您也清楚,”崔洪涛苦笑着回答,“都管他叫刘疯子,这个人做事,脑子里缺弦。”

“这个人事任免,我不是很清楚,”高胜利干咳一声,不动声色地发话,“他当了路桥的老总?嗯,干部年轻化……大浪淘沙。”

你不清楚才怪,崔洪涛心里太明白了,前一任路桥的老总,可是偏向高胜利的人,去年年初的职代会被选下来了——事实上选举什么都扯淡,关键是崔厅长想换自己人了。

但是一朝天子一朝臣,这也是司空见惯的事情,在这种事情上扯皮,真的没有什么意义,崔厅长想的是搁置争议,于是他点点头,“现在有点后悔没听老厅长的话了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