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948章 重灾区(下)

陈太忠听说是这样,就给市纪检委贺栓民书记打个电话,“贺书记,我陈太忠,有这么一档子事儿,想请您关注一下……”

贺书记一听是他的电话,本能地就有一点头大,但是听完事情经过之后,他来了兴趣,“西城手上有收支复印件了,但是对方拒绝提供账单和合同,是这样吧?”

“没错,接下来他们想把材料和工费核实一下,但是路桥三公司拒绝提供相关资料,”陈太忠一听这问话,就知道老贺闻出味儿来了,倒也不怕他不上钩了,于是他微微一笑,“我觉得这个情况,不太正常。”

“这个倒是好说,你让西城警察局跟区纪检报一下情况,口头反应到我这里,我就可以约谈了,”贺栓民如此回答,紧接着他又解释一句,“这个程序必须走的,西城警察局,他们够不着我这儿。”

陈太忠能理解这一点,所谓程序指的就是这些,老贺这人做事比较小心,不过凭良心说,市纪检委敢惦记省路桥公司——哪怕是下属的分公司,老贺这也算是相当给面子了。

严格来说,这省路桥公司也就是个处级单位,了不得享受副厅待遇,但是不管怎么说,人家是省字号的单位,就算查什么人,也是省纪检委出面才名正言顺。

然而,他不能容忍事情再在西城纪检委过一道手,这个时间或者很短,但也许会很长,他必须表示出自己的雷霆之意来,“那么这样吧,西城分局直接汇报给省委文明办了,我跟你反应一下情况,这个可以吗?”

“这个当然可以,”贺栓民马上做出了判断,然而,他还有别的疑惑——有些人做事,真的是很死板的,“可是他们跟省文明办反应情况,好像……也有级别上的差距。”

“这件事一开始就是我文明办接到举报的,”陈太忠听得真是哭笑不得,“但是通过省厅或者市局拿人,真的有点牛刀杀鸡……贺书记你知道的。”

“哦,那我清楚了,现在就派人过去……先跟西城分局联系一下,”贺栓民冷冷地哼一声,跟红顶白的技巧谁都不缺,“一定要问清楚,为什么详细账目不能看。”

贺书记这一发力,登时就鸡飞狗跳了,当天下午,殷经理被纪检委带走的消息就传遍了路桥公司,而且,一公司的贺会计也被西城分局扣下了……一时间,整个路桥公司人心惶惶。

这个时候,自然少不了有人跟西城分局打探消息,然而,事情都发展到这一步了,西城分局里再八卦的人,也不敢胡乱传消息了——明显地,一场暴风雨在酝酿中。

就在这关键的时候,一公司的贺会计掉链子了——她是个很警觉的人,要不然也不会拒绝西城警察复印资料的要求。

然而,正是因为她很警觉,所以她也很识时务,关进来的两个小时,她里外的消息绝缘,只是为了一个小小的赌博案,她就遭受到了如此的待遇,而往日里神通广大的老板也递不进来话——这说明事情严重了。

要不说这异地审讯,真有它有效的一面,西城分局确实没辜负了陈太忠的期望,有些不当紧的小消息流传出去了,这并不要紧,真正该封锁的地方,西城分局封锁得很死。

贺会计是谨慎的,但她也是无辜的,保领导可以,但是把自己陷进去就没意思了——尤其是她身为会计,不出事则已,一出事就是大事,为了自保,口头讲述一些现象可以理解。

她说李黑头的事情,自己真的不是很清楚,相关的合同她也不是很了解,只知道隔一段时间领导就会让她给李黑头的账上打一笔钱。

她这算是没交待,但也算是交待了,做为公家的会计,虽然没有干预合同的能力,但是她应该知道,支出每一笔钱是基于什么缘由,哪怕是出于好奇——因为她是公家的会计。

对陈主任和冯局长来说,这就是突破性进展了,一公司的王经理敢这么做,那一定是有说法的,不是吗?

在下午四点半,纪检委再次通知路桥公司,请你们一公司的经理王明来一趟纪检委……就是现在——他们有这个底气,因为三公司的殷经理已经开始交代问题了。

然而遗憾的是,路桥这边找不到王经理了,贺会计被带走之后,王经理发现事情不对,早早地就关了手机溜号了——他要自救不是?

要不说交通厅是重灾区,只要肯查就没几个干净的,殷经理和王经理就是典范,事实上别的不说,只要别人肯做文章,那不怎么健全的财务都是问题。

这个时候,路桥的老板刘建章也彻底地毛了,这是要出大事了——为一桩赌博案,约谈我两个分公司经理,那简直是天大的笑话。

稍一了解,他就知道是省委文明办的陈太忠在搞风搞雨,做为交通厅的一份子,刘总当然知道陈某人是何等恐怖的存在。

但是他跟陈主任不熟,而且,做为崔洪涛一边的人,他不太容易找到递得上话的人,而且,还是那句话:胡乱找人等于自掘坟墓。

然而他想找崔洪涛帮忙,也是极其不妥当的,崔老板好歹是一厅之长,为这区区的两个小科长出头,那成什么了?起码也得是情况恶化之后,才能再张嘴。

他正为难呢,办公室主任过来汇报,说是红星厂的赵经理来了,但是人家一口咬定必须全款,否则不给供货。

刘建章真的是烦透了,可是这件事儿不处理也不行,毕竟马上就到元宵节了,公司今年已经宣布要放焰火了,“你没跟他说,咱们现在资金紧张吗?”

“说了啊,但是那个赵经理说,咱们交通系统不讲理的人太多,还说上一次给凤凰科委供货,被牛冬生把车都扣下了,”办公室主任叹口气,“还说知道咱们路桥不缺钱……他先入为主了。”

“以讹传讹,”刘总不满意地哼一声,紧接着又是一愣,“凤凰科委?嗯……你侧面了解一下,他哪一年供的货,又是谁接待的。”

不多时,主任打来电话,刘建章沉吟一下,“把他带到我办公室来。”

赵经理只是红星厂民品上的供销经理,但是面对路桥的老总,他也是不卑不亢坚持底线,“刘总,这个必须全款,不能走账的话,现金也行。”

“这个好说,全款就全款吧,”刘总笑眯眯点点头,安排办公室主任去拿条子来批,自己却是拉着对方坐下,还主动给对方倒水,“来几次了,没见过你……对了,听说你认识凤凰科委的陈太忠?”

“嗯,陈主任待人挺热情的,”赵经理点点头,他认识的人里,陈太忠可算个牛人了,所以他不怕吹嘘,“……上次青旺市政府差我们二十万,还是他帮着要回来的。”

“那我这儿有个不情之请,你帮我打个电话行吗?”刘建章跟他不熟,却是不怕开口相求——红星厂是兵器工业部的厂子,跟地方上没多大关系,“就说我今天晚上想请他坐一坐,请他务必买我这个面子。”

啧,赵经理总算是明白,为啥人家肯答应全款了,这是要搭陈太忠的线儿呢,不过,虽然这个单子谈成了,但是他还是要多了解一点。

“我也不好乱用他,”他决定谨慎一点,于是无奈地苦笑,“刘总你跟我说明白一点行吗?你知道……我们是部属企业,跟地方上没什么关系。”

“他的文明办抓赌,搞得我们这一公司和三公司的业务都大受影响,”刘建章倒也不怕交待一点眉目出来,“我想就这个问题跟他协商一下……”

陈太忠很意外地接到赵经理的电话,听清楚对方的要求,才冷冷地一哼,“这是警察局和纪检委的事情,跟我说这个没用,抱歉,老赵,我还有事。”

陈某人并不是完全不通情理的,但是他觉得对方应该知道,问题出在了哪里——是的,这不是谈不谈的问题,而是你先该表现出诚意来。

如何表现诚意?那自然是让梅林小区把该交的东西交出来,该签的字签了,这才算端正的态度。

可是刘建章哪里想得到这个?凭良心说,那楼该盖几层,不该盖几层,根本就是公对公的事儿,更别说梅林小区的建设,路桥公司真的是只挂一个名。

就算打破头,他也想不到这个缘故。

直到第二天上午,刘建章才反应过来,这个可能是其中的因素之一,于是赶紧安排人联系市建委,商量一下此事。

然而,他这个反应略略地迟钝了一点,下一刻他的门被推开,两个面无表情的主儿走了进来,来人是纪检委的,他们表示:一公司的王明不接受约谈,那么我们只能要求你们派人陪同前往,将人带走做调查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