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947章 重灾区(上)

李黑头一直以为,自己是没给陈太忠面子,才引来了这场无妄之灾,这年头,领导的面子说有多值钱就有多值钱,尤其对于那些年轻气盛的干部来说。

事实上,在最初的惊吓过后,仔细想一想,他并不认为自己犯了什么抢夺罪,最多也就是“抢夺未遂”,正经是那个非法拘禁的说法,令他有点头疼,这可真的能算得上已遂。

所以对警察的问询,李黑头是相当配合的,别人想知道什么,他就说什么,也不怕对方没收赌资——他禁足邓大军的小院,并不是玩钱的地方,大家是在永泰风景区包了房间玩的。

至于说他的资金来源,他就更不怕说了,我这是辛辛苦苦搞工程赚来的,这二包什么的,可能不太合法,但是毫无疑问,这个范围是警察管不到的。

甚至,连参与赌博的有些什么人,他都说了,这都是相互认识的熟人,他不信警察会把那些人也抓起来,一个是没抓了现行,另一个就是——真要把那些人都抓起来,那西城分局也就扛不住了,这是必然的。

他是这么想的,但是冯局长得了陈太忠的授意之后,哪里会就这么罢手?说不得要办案的警察挨个儿电话通知,请这些人来分局说明情况。

这一下就乱了套了,参与赌博的五、六个人就没个简单的,都是永泰县的“成功人士”,身后的势力可想而知。

甚至都有市局领导打电话到分局来过问此事,大意就是说,大过年你们这兴师动众的,注意一下社会影响嘛——永泰人赌博,你们西城插手,这个……好不好啊?

西城这边已经统一了口径,这是省文明办督查办接到举报之后,要求我们去调查的,甚至都没点出来陈太忠——陈主任出现在永泰,那只是为了防止意外情况发生,而事实也证明,他昨天要没去现场的话,光靠李云彤是镇不住场子的。

当然,真正消息灵通的,也能知道此事是谁授意的,比如市局那位领导,挂了电话后不久,又打电话过来,说是我刚才没了解清楚情况——你们这个节假日抓群众的精神生活,打击一些陈规陋习,还是值得高度肯定的。

反正这个事情,搞得动静挺大的,那几位涉赌的人士不管情愿不情愿,也渐次地开始配合——当然,这里面有一些运作空间……大家都明白的。

西城分局正经要针对的人,反倒是没什么感觉,上午九点钟的时候,警察们拿着公函,来到了路桥公司。

路桥公司才刚开始新春过后的第一天上班,猛地见到警察登门,就表示说得等一等,尤其是档案和财务都还封着呢,下午几位再来……行吗?

你们总有个报表之类的吧?来的警察也被叮嘱了,知道这事儿赶早不赶晚,于是就要他们尽快提供,要不然,就得请你们负责人去一趟西城分局解释了……大家都是为了公事,何必让我们难做呢?

大约是十点半的时候,路桥公司这边终于整理出了部分材料,不过他们只记录自己的施工队,二包的详细资料得去跟分公司获取。

路桥的人警惕性也有点低,说实话,警察抓赌太正常了,过年玩钱更正常——谁能想到,警察们的目的,是要查账呢?

于是有那嘴快的还说呢,你们问的这个李黑头啊,跟我们公司的某些领导关系不错——没错,他的那些钱,还就是施工挣的,不会是非法所得。

天南路桥公司一共是三个分公司,李黑头在一公司和三公司都接过活儿——这证明他的关系确实是来自总公司。

去下面的公司调查,那就简单多了,事实上那些分公司连财务都不是特别的正规,这账虽然没办法查,但是各种表格里,也能看出明细。

光看出明细肯定不行,于是警察们要求复印一份表单,三公司的人迷糊,复印机又顺手,想着警察来是经过领导批准的,于是直接给复印了一份。

一公司的财务比较警惕,就说这你得再让领导给我打一个电话才行——这是财务制度。

中午的时候,分局的收获就报到了陈太忠那里,陈主任刚收到林莹的短信,说是中午有事不能品茶了,他正有点闷闷不乐,接到这个电话之后,精神就是一振——这不愁没事干了。

于是他特地把冯局长和陈放天约出来,明说自己就是要找路桥公司的麻烦,“找几个搞预算的专家,去对一公司和三公司的账……放天老哥,这事儿就拜托你了。”

“预算好说,拿个定额表套着算就行了,不过工程里的猫腻,查起来还真的费劲儿,”陈放天苦笑一声,“决算总比预算多,这你肯定也知道……关键是已经完工的东西,你总不能再刨开检查吧?”

“那是我的事儿了,你派俩人给老冯做专业支持就行,”陈太忠笑眯眯地一拍胸脯,“他们负责找出不合理的地方来……其他的交给我。”

“路桥的老板,可是崔洪涛的人,”陈放天若有所思地斜睥他一眼,接着微微一笑,“你到底想让我做到哪一步吧……我看老冯也是痛快人,你就不要藏着掖着了。”

“哪一步嘛……那不好说,”陈太忠笑着摇摇头,“不过呢,规划局怎么也是给梅林街的小区下了整改通知了,不知道他们完善了没有?”

陈放天听得脸就是一热,规划局给小区下的重新规划通知和停工通知,交通厅根本不予理会,亏得最后是陈太忠发动了媒体,那边才停了工下来。

建委做为规划局的上级单位,说起这个,他脸上真的有点挂不住,没错,你交通厅是很大,但是素波市城市规划,我市建委说了才算。

现在梅林小区倒是停工了,但是规划局批下去的加层的手续,那边不肯交回来,也不肯在各种通知上签字——就摆明了这事儿还没完呢。

陈放天其实也擅长各种拖字诀,他不着急有个什么结果,但是现在他的本家都点出来此事了,他若是再回避,未免惹人耻笑。

“这个事情上,路桥不能给出一个交待,我是不答应的,”老陈主任冷哼一声,路桥有凭恃,市建委也不是孤家寡人,“段市长也不可能放过我……他很重视此事。”

“我文明办也很重视,”陈太忠听得翻个白眼,接着就吃吃地笑了起来,“看来老崔这次,是惹了众怒了。”

冯局长的级别和位置,终不是很高,所以有些话听得不是很明白,不太好插口,可是陈放天听到这话,禁不住身子一抖,他生出了一个非常不靠谱的联想。

下一刻,他不可思议地看着自己的本家,“你不会就是因为这点小事,要找路桥的麻烦吧?”

“我想找他麻烦,需要理由吗?”陈太忠冷哼一声,他还就是为了这点小事,才这么做的,但是很显然,他不能承认。

一旦承认,就可能被传出去,别人若是笑他心胸狭窄也就罢了,但是肯定有人会认为,为了公家的一点小事结怨私人对头,是愚不可及的行为。

他不想因此而被人耻笑——虽然这是他的初衷,然而在别人眼里,这叫不成熟。

“反正我觉得,太忠活得特别率性,不能不佩服,”陈放天也没有打破沙锅问到底,他笑着举起了酒杯——事实上他脸上神秘的笑容,昭示着他已经猜到了些什么,“来,为了下午行动的顺利……干杯!”

遗憾的是,下午的行动并不是很顺利——严格地来说,是非常不顺利。

三公司的表格,警察们上午就复印了,下午他们又去,想要得到明细账目和合同书,并且复印,但是这次,该公司的人毫不犹豫地拒绝了警方的要求。

一公司那里更是陷入了停顿,那边根本连上午出示过的表格都不再拿出来了,至于说账目和合同,那更是想都不要想。

陪着警察们去的,有建委的预算员,眼见自己的工作不能完成,说不得要打个电话回单位——不是我们不干活,是对方不让我们干。

“现在没机会,不代表一会儿就没机会,耐心配合警察的行动,”陈放天做出了指示,不过没人知道的是,放了电话之后,陈主任长出一口气。

他不怕别人不让查工程,就怕别人敞开了让你查——就是他中午的话,工程里可做的手脚太多,真要查未必能查出什么来。

而眼下对方不让查,那就是说账做得太粗了,或者说人家想在别的层面交锋,然而对陈放天来说,在哪个层面交锋,都比查那种比较专业的账来得轻松。

与此同时,陈太忠也知道了消息,于是他做出指示,“谁不让查,请谁去分局调查,倒是不信这个邪了……警方办案,敢不配合?”

于是一公司的会计被请到西城分局了,而三公司那儿出了点问题,做出指示的是公司殷经理,殷老板在中午就痛骂了自己的会计,嫌她多事,居然复印了文件给警方,西城分局有点拿不准,就请示一下——这个公司经理,合适带走吗?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