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946章 抢夺罪(下)

首先,要弄明白抢劫的人,是不是参赌的,没有参赌只是见赌场红火就要抢劫的主儿,那就是抢劫罪,没得说。

但是参赌了,又输了很多……或者不需要输太多,总之,觉得赌场让他心烦了,来抢劫的,那就不能按抢劫罪算——因为赌场本身,是不受法律保护的。

具体的,就要看实施者的抢劫手段了,如果没有采取暴力,或者采用一些极端的胁迫手段,而金额又不是很大,可以认为是赌博行为的继续——没错,这也是赌博,最多是赌博罪。

而抢劫金额较大的,可以定一个罪名叫“抢夺罪”,这个性质,远远地不如抢劫罪。

总之,这里面的名堂挺多,但是一般而言,没有人聚赌抽头的话,这个问题……也不是多大的问题,最多就是治安管理处罚条例的事情。

但是这年头的事情,不是按照法律来的,关键是看解释法律的那个人是怎么想的,而梁局长这个建议,真正的不错。

陈太忠目前也是有点挠头,李黑头非法拘禁他人的罪名,是可以落实的,但是……没有什么严重后果的话,似乎也就是那么回事了。

他甚至计划好了,要在邓大军身上做一点恰到好处的伤口,以证明此人被残害过。

搞这种事儿,他真的是一点压力都没有——哥们儿我自残都不止一次了,你丫惊动我出马,凭啥就那么完整呢?

但是如果可以的话,他不介意用一种相对温和而又符合规则的手段,来达到他的目的,而梁局长的建议,真的是恰到好处,做为曾经的政法委书记,他能明白其中的微妙之处,所以他不会吝惜自己的夸奖。

“老梁的建议不错,”冯局长黑着脸点点头,他不能容忍别人跟自己争宠,“陈主任,这个庞大的赌博团伙背后,可能还有别的事情……我建议深挖一下。”

“有必要深挖,冯局牵头,是最合适不过的了,”梁局长笑眯眯地点头,他提这个建议,只求陈主任能对自己有个印象——小冯那是脑门刻字的陈系人马,他还没不自量到要跟此人争宠的地步,有个印象,图个将来就够了。

“冯局梁局……你们都辛苦了,”陈太忠沉着脸点点头,“可能会有一些社会压力,我建议找个地方单独审讯,你们二位觉得呢?”

凭良心说,只说梁局长今天晚上的两句话,这专业性就不差于冯局长,但是老冯鞍前马后地跑了这么多事情,陈主任不是圣贤,他也要讲个人情。

李黑头刚来素波的时候,倒还有点忐忑,但是进了西城分局,尤其是警察还给他递烟,他心里的不安就放下了不少,心说就是个赌博,能有多大的事儿?

说什么非法拘禁,他可不认为自己是这么回事,不就是拦着人不让走嘛?我没打人也没骂人——反正今年过年赚了不少,大不了多花点钱打点人罢了。

事实上,他认为今天自己做得最错的地方,是不该跟郭建阳说“陈主任过来我就放人”,对于这种猛人,这个要求真的过分了,当初要求“陈主任给我打个电话”就没事了。

当然,他当初那么说,也是有他的想法的,能当面卖陈主任一个人情,这个机会真的比较难得,保不准还能因此结识了这牛人呢。

但是很显然,陈太忠是觉得被冒犯了,才这么大张旗鼓地把我弄过来,让我意识到自己的错误——早知道会发展成这样,我当初答应了郭建阳,不就什么都好说了?

可是……那个矿拿不回来,真的是有点不甘心啊。

他正胡思乱想呢,冷不丁有人说话,抬头一看,却是陈太忠笑眯眯地推门进来了,“怎么样……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了吗?”

“这个……过年赌博,是违反精神文明建设的,”李黑头马上表示,自己态度很端正,“郭处长向我指出了这一点,但是我没有很好的领会,反而出言不逊……错误非常严重。”

“还有呢?”陈主任继续笑眯眯地发问,不知道为什么,李黑头看见这副笑脸,就禁不住想上前狠狠地给丫一拳。

当然,他也只能想一想而已,眼下最关键的是,这个非法拘禁不能认不是?“我跟大军很长时间的交情了,就是想催着他快点还钱,结果不小心惊动您了……我愿意赔偿损失。”

“邓大军参赌,也是要接受警方的教育,他跟我没什么关系,”陈太忠的脸上,依旧是那副令某人生厌的笑容,“但是你的问题,比他严重多了。”

“他去年赢我的时候,也是堵着我,不让我走啊,”李黑头觉得自己冤枉透了,“赌场里的事儿,肯定要赌场里解决的,恩怨带出来就不好了。”

“这些地下规矩我不管,”陈太忠摇摇头,饶有兴致地看着他,“你知道不知道,非法抢夺他人财物,是抢夺罪呢?”

“我没有啊,”李黑头这下着急了,他张嘴就要辩解,不成想人家说完这话之后,叹口一气,很干脆地转身走了。

那可恶的笑脸不见了,但是李总这一刻,宁愿这张讨厌的脸还在,因为他还可以解释,然而很遗憾,人家不给他这个机会了。

李黑头还真不知道这抢夺罪是个什么罪,但可以肯定这是犯罪行为,再想一想他要八十万收邓大军起码价值一百五十万的煤窑,他明白了,这是自己强取豪夺的环节出了问题。

然而他还是觉得自己冤枉,不就是差了七十万吗,我补上不就完了?啧,得想办法跟邓大军沟通一下,这年头的事儿,就是民不举官不究,老邓决定接受这条件的话,这个抢夺罪就应该不成立了,没苦主啊。

他在紧张地盘算不提,陈太忠出了这个房间,迎面就撞上了郭建阳,于是他开口发问,“怎么样,邓大军那儿说好了没有?”

“他还是不想进拘留所,”郭处长苦笑一声,领导说了,要把这个案子办大,那邓大军参与的赌博金额极大,应该行政拘留,不过邓总一听就慌了,立刻表示说,不管怎么配合都好说,但是拘留所太可怕了——郭处长,您就帮人帮到底,送佛送西天吧。

不过这也是没道理可讲的,郭建阳请示领导,“他表示说,他可以出去躲十来天,就当是保出来的……任何人都不见。”

“见了的话,他要影响这个局面的,”陈太忠对这邓大军也没啥好感,无非是看着袁望的面子,懒得计较就是了。

他看一眼郭建阳,又看一眼他身边的李云彤,于是点头,“这个事情,你跟老冯合计一下,嗯……还有,得考虑一下云彤,毕竟我让那姓邓的避免了八十万的损失。”

这欠的八十万赌债,邓大军会不会再给李黑头,这个陈主任并不知情,不过他也不在意,正经是自己几个部下随叫随到,那就赚点外快补贴家用吧——分寸他们自己掌握。

“嗯,他必须躲起来,”郭建阳苦笑着点点头,又扬一扬自己手里的手机,“我是没办法了,关机了,找我的人太多了……还有很多是参与过赌博的人。”

“现场抓住的就抓住了,没抓住的……”陈太忠沉吟一下,才说这个该怎么决定,猛地看到老冯走了过来,“其他的事情,咱就交给西城分局的人来办,人家比咱们专业。”

嗯?冯局长才到,就听到这么一句话,禁不住微微一笑,这么大的赌博案,只说卖人情也会卖不少出去,他点点头,“我们会积极配合地文明办工作……这个李黑头不能轻易地放过。”

“关键要问清楚,他的赌资是从哪儿来的,”陈太忠淡淡地吩咐一句,却是图穷匕见之意,“有没有涉及到什么非法买卖,一定要查清楚。”

“没问题,交给我了,”冯局长点点头,心说这才对嘛,以陈主任的身份,怎么可能闲得蛋疼,大正月里去抓赌?

安排好之后,陈太忠这才转身走了,等回到湖滨小区,就已经是九点多近十点了,别墅里莺莺燕燕一片——明天就上班了,该来的人都来了。

第二天,陈主任正开车驶往省委,就接到了冯局长的电话,“太忠,问出来了,这个李黑头的赌资,主要是来自承揽路桥公司的土方工程。”

“找路桥公司的相关责任人,查!一项一项,一桩一桩地对,”陈太忠干笑一声,“如果对工程造价不是特别熟悉,你可以找建委的陈放天,让他派专家来协助审查。”

“咝~”冯局长听得倒吸一口凉气,他可是没想到,陈太忠的目标竟然是如此地大,“如果他们不配合呢?毕竟,我们只是警察局……可能涉及到商业机密。”

“不配合的话,你也别跟他们说什么,直接给我打电话,”陈太忠笑一笑,“我文明办高度关注的事情……他不配合?”

“好的,”冯局长压了电话之后,心里有点沉重,可同时还隐隐有点兴奋:这是……暴风雨要来吗?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