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945章 抢夺罪(上)

胡局长见到来人,嘴角抽动一下,才推开车门,皮笑肉不笑地发话,“腾局长,怎么您也有空过来?”

“哦,我回家,搭个便车,”司机旁边的腾局长淡淡地回答,“小安说,这边有朋友有点误会,他非要过来看看。”

“没啥误会,有人举报,那就得抓人嘛,”胡局长面无表情地发话,不成想那唤作小安的司机伸一伸手,“胡局,请您借一步说话?”

两人嘀嘀咕咕在一边说话,那腾局长却是好奇地打量着这个车队,郭建阳一看恼了,“就是个财政局副局长,什么事儿也敢管?”

他才要推门下车,陈太忠发话了,“你待着吧,我下去……永泰毕竟是你的老家。”

“我也下去,”李云彤见状,推开另一侧的车门下车,看着他俩走向胡局长,副驾驶上坐着的行动科长感叹一声,“郭处,陈主任这领导,真的让人佩服……”

陈太忠耳朵好,远远地就听到那小安在说什么“乡里乡亲、大过年的”之类的话,很显然是过来求情的。

而胡局长却是含含糊糊地回答,这不行啊,有人报案还有领导关注,我这……小安你知道,我也是永泰人,没有压力不会这么搞的。

“是什么样的领导呢?”小安明显地是有点不耐烦了,“胡局你看,平常我小安也不怎么麻烦你事儿,你通融一下不行吗?”

陈太忠却是有点好奇了,这小安看上去才二十出头,老胡好歹是警察局的副局长,他怎么就敢这么跟胡局长说话呢?

这家伙看起来是有点来头,说不得他走上前沉声发话,当然,他是不会针对那个小毛孩子的,“老胡,这都几点了?该走就走吧。”

“好,马上就走,”胡局长点点头,又看一眼小安,不动声色地发话,“这位就是领导,有话你问吧。”

他的态度有点保守,但这才是最明确的两不相帮的表示,既不吐露陈主任的来头,也不戳穿小安的身份,很单纯地就事论事。

“你是哪位?”小安皱着眉头打量一眼陈太忠,对方年轻的面庞,让他生出了一点懈怠之心,“看起来不像本地人。”

“先告诉我你是谁,”陈太忠双手一背,淡淡的王霸之气从他身上蔓延开来,“没有人告诉过你,跟领导说话要端正态度吗?”

我说你这是吃了枪药了?小安气得好悬没晕过去,不过,感受到对方身上那股做派,他还是小心地看一眼胡局长。

胡局长面无表情地站在那里!小安虽然年轻,却也猜出来了,眼前这个年轻人绝对不含糊,于是他强压怒火,“我姓安,现在县政法委给人打杂,请问您是?”

“林忠东的人啊,”陈太忠点点头,永泰政法委的林书记,那是老熟人了,“他见我也得喊声领导,你跟林忠东是什么关系?”

小安登时就愣住了,心说也不知道这是谁家的孩子——邓大军怎么可能请到这样的人来救场呢?邓总认识的能人有那么几个,但是电话上打个招呼和人到现场,根本没办法比的。

到了这个时候,他也没了侥幸心理,这个年轻人可能骗他,但是胡局长不可能骗他,都是本地人,骗得了一时也骗不了一世,等这年轻人走了之后,他肯定能从老胡嘴里得到消息。

所以他必须回答对方的提问,“我就是给林书记开车的,年前才复员回来……好多领导都不是很熟。”

“林忠东的司机,就能对警察局长指手画脚?”陈太忠不屑地看他一眼,转身向奥迪车走去,“我陈太忠,看在楼宏卿面子上,有多远你走多远,别来烦我。”

说是这么说,他也能理解胡局长为什么要跟这人拌嘴皮子了,政法委书记的司机出马,哪怕只是一个才复原的军人,堂堂的副局长也要掂量一二——田立平走了嘛。

车队就这么离开了,小安却是有点郁闷,他看一眼腾局长,犹豫一下方始发问,“这个人叫陈太忠,听说……认识林书记?”

林忠东是楼宏卿的人,这在永泰官场不是秘密,那年轻人不是看在林书记面子上,而是看在楼书记面子上才放手,这话听起来……也是局内人说的话。

腾局长并不是无意中搭车过来的——这话鬼才会信,小安把他拉过来,一来是二人关系好,二来就是威慑胡局长了,还是那句话,警察你在外人眼里牛,但只要是吃财政的,谁牛得过财政局?

“什么?”腾局长一听陈太忠三个字,有若晴天一个霹雳,人都哆嗦了起来,“你……你说刚才那个是陈太忠?坏了坏了,我说怎么看得有点眼熟……”

“这个人很厉害吗?”小安的心越发地往下沉。

“这个……算了,我还是下车走回家吧,”腾局长受不了这突如其来的打击,也不管这面包车还在继续行驶,直接打开了车门,“小安停一下,我下车……这次可是被你害惨了。”

真的很牛吗?小安倒是不服气了,他一脚刹车将车停了下来,“腾局长,您能跟我讲一讲清楚吗?有事儿,咱可以补救嘛……”

“没用的,”腾局长一边摇头一边下车,他知道小安底气这么足,靠的不止是林书记,小安的堂哥在武警总队,好像也是个支队长什么的,所以复员能进了政法委,还能给林忠东开车,但是……尼玛你知道惹的是谁吗?

“小安啊,这个陈太忠别说是林书记了,楼书记照样要叫领导的,你惹人之前,好歹摸一摸对方底细嘛,”腾局长的声音,在寒风中渐行渐远……

胡局长这一趟,虽然跑得心不甘情不愿,但是也没有将人送出县就完事,而是继续跟着车走,直到陈太忠停下车来示意,要他不要跟着了,他才回转——这也是正常要求,异地审讯,可以要求对审讯地点保密。

走出去没多远,一个电话再次打了过来,胡局长终于按捺不住心头的怒火,将电话接起来,“我说小安,你到底什么意思……我都跟你说了,我就是个办事的,只是奉命行事,你有异议可以去找陈太忠嘛。”

“胡局……我也没别的意思,”小安心里是真的不平衡,他家里有背景,又靠着林忠东,尤其是他是个没吃过什么亏的年轻人,说话就略略直接一点,“我知道我错了,不过当时,您好歹提醒我一下嘛。”

你算个什么鸡巴玩意儿,胎毛未褪,居然要求我提醒你?胡局长心里冷哼,不过打狗还要看主人,林忠东好歹是管着警察局的,于是他不动声色地回答,“提醒你一下……那到时候陈主任追究我泄密,谁帮我扛着?”

小安登时语塞,紧接着对面就挂了电话——这个答案无可挑剔。

他们这里怎么折腾不提,大约是八点四十的时候,陈太忠将一干人带到了西城分局,冯局长早在两个小时前,就得到了赵明博的消息,眼下正跟值班的梁局长同时坐在单位。

“聚众赌博,数额巨大,严重影响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,”陈太忠先点出其危害性,又指一指李黑头,“那家伙还涉嫌非法拘禁他人。”

“数额巨大,令人发指啊,”冯局长痛心疾首地点点头,他过来就是给陈太忠捧场来了,而且……这是抓赌,油水多多。

梁局长却只是微笑,不肯多说什么,直到陈主任表示,这些人犯的事情很严重,咱们要给个单独的什么待遇的时候,他才微笑着发话,“陈主任,只是朋友间的赌博,没有庄家,就算数额大,也就是罚款了……最多拘留十五天。”

“哦,”陈太忠微笑着点点头,“梁局长的意思,是说非法拘禁,也不是多大的事情……是不是这个意思?”

“我不是这个意思,”梁局长笑着摇头,眼神中异彩闪现,“我的意思是说,这个李黑头套不上赌博罪,但是套得上抢夺罪。”

陈太忠看着他,好半天都不说话,最后才微微一笑,抬手一拍桌子,“梁局你……真是火眼金睛,没错,这就是抢夺罪。”

这个赌博细分起来,是很有说道的,但是分来分去,无非就是违法和犯罪的区别,违法是违反了《治安管理处罚条例》,犯罪……那就是触犯刑律了,具备刑事违法性。

赌博能够算得上犯罪,也就是赌博罪的,并不是那些业余爱好者,而是那些做庄家抽头的主儿——或者组织他人赴境外赌博,并且从中受益者。

年节时候,亲戚朋友之间自发性的赌博,其实并不算什么,怡情而已,天南在这一方面管得比较紧,朋友之间玩钱也算赌博——但是这称不上犯罪,了不得就是违法了。

数额再大,那也仅仅是违法,而不是犯罪。

然而话不能这么简单地说,赌博罪衍生出的罪名可真不少,比如说有人抢劫赌场,这个性质就要分好几种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