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944章 火速出动(下)

这秘书……或者说通讯员的可恨处,也就在这里了,郭建阳随便敲一句边鼓,就影响了事态的走向,夹带私货实在太正常了。

当然,对秘书来说,夹带私货的风险也比较高,遇上一个爱叫真的领导,很容易把自个赔进去,蒙艺不算个太小气的,可严自励在他面前失宠,就源于一次非常不合时宜的夹带——关键是立场错误。

郭处长这次夹带,立场绝对没问题,更重要的是,他已经知道李黑头在为路桥公司干活了,如果不汇报的话,将来万一领导知道了,反倒他没准要被动。

总之,他能确定的是,领导对那两栋楼也是相当地恼火,只是没有合适的下手理由。

果不其然,陈太忠一听,李黑头这家伙靠着路桥公司,一年就赚了起码五百万,登时就决定了,“你给我打听清楚,他们关人的地方在哪儿。”

大约七点十来分的时候,陈主任的黑色奥迪抵达郭建阳家门口,身后还跟着两辆警车和……一辆出租车。

郭建阳带着两个朋友迎了出来,不过这不是寒暄的好时候,他简单地介绍一下自己的朋友,然后就很惊讶地发现一个人,“李姐也来了?”

李云彤笑一笑,她是在饭桌上被陈主任电话叫出来的,虽然煞是不方便,却也积极配合,“抓不文明现象,行动科要配合的。”

他的那两位朋友却是发现了另一个熟人,“呦,胡局也来了?”

胡局长微微颔首,却是没有搭理这二位的意思,而是冲郭建阳微微一笑,“郭处,抓紧了,走吧。”

郭处长也认识这位,县警察局的副局长,只不过两人平常实在少打交道,他笑着点点头,走上奥迪车的驾驶座。

上了车他才发现,除了领导和李云彤,行动科还有个科长也在车上,他一边熟练地打火起步,一边笑着发话,“我还以为会是赵所长过来。”

他说的就是赵明博了,不过陈太忠听出了不妥,建阳的嘴平常没这么碎,他沉声发问,“这个胡局长……有什么不妥吗?”

“这倒也不是,”郭建阳摇摇头,似乎在组织语言,最后才缓缓发话,“这个人,家是本地的,在地方上的关系比较复杂。”

“哦,这个我知道,”陈太忠点点头,他来的时候,也不是没想过要找赵明博,不过他用赵所长用得实在太多了,眼下是春节还没过完,再找老赵……有点那啥。

所以他就给田立平打个电话,先说了一下自己党校的舍友罗汉,可能要在通德水利局搞一搞精神文明建设,然后就说永泰有这么档子事儿,田市长你在那里有没有什么信得过的人,我想用一用。

田立平仔细了解一下经过,表示说永泰警察局我熟人虽然多,但我现在终究不在素波干政法委书记了,你要捡可靠的人,我跟你推荐一个,是我打招呼提拔的。

正是因为这么个原因,胡局长才带了一辆警车迎接陈太忠,至于另一辆,却是他跟赵明博借的,赵所长一听,还要跟着来呢,不过陈主任不可能无节制地欠人情,就说来永泰抓人,用当地的警察最好。

要这辆警车来,也是有说法的,这个案子如果在永泰分局审理,肯定会掣肘多多——毕竟赌博这种行为,只要不是开设赌场盈利,也不好把事情搞大。

所以陈太忠就决定,让永泰分局的抓人,而带回西城分局审讯,反正异地审讯这种事儿,也多了去啦。

至于那辆比较搞笑的出租车,却是李云彤的堂弟五子的,陈主任的车上坐满人了,又不知道会带几个人走,大家还赶时间,正好五子空闲,李主任一个电话就把人叫来了。

四辆车走不多远,到了一个独院门口,一个小警察上前一拍门,里面就开了,有意思的是,开门的这位还认识小警察,“呀,张警官啥时候有空?”

“听说你们这儿有人报案,非法拘禁,”张警官沉着脸发话,“胡局长很重视,亲自来解救绑架者来了,不要抵抗!”

“不是这样吧?”开门的人一听慌了,转头就往屋里跑,“李总,李总……县局的人来了,您快出来看看。”

说话当间儿,屋里就稀里哗啦走出三个人来,打头的这位矮小粗壮,长得确实是够黑的,他走上前笑着发话,“那些朋友过来了?我李黑头啊……呀,是胡局,您不认识我了?”

“邓大军是不是在这儿?”胡局长沉着脸发问,没办法,小地方就是这样,谁都跟谁认识。

“就是过年玩一玩的事儿嘛,我是让他拿钱,”李黑头笑眯眯地回答,抬手又摸出两张卡递了过去,“大过年的,您也不容易,等他把欠的钱还清了……我请您喝酒。”

“别跟我搞这个,”胡局长抬手推开那两张卡,向身后努一努嘴,“小李,我也是奉命行事,配合一点……大家都好。”

李黑头顺着他的眼光看去,发现一个白净的家伙,那家伙旁边还站着一个风姿绰约的女人,不过院子外面光线不好,他才待上前细细打量,不成想那二位走了过来。

“是……郭处长啊,”李黑头认出了其中的男人,他心里就有点恼火,于是干笑一声,“郭处,您看,我也不是不卖您面子,苦衷我也跟您讲了,这大过年的……”

他不是特别害怕胡局长,县里他认识的比胡局长还厉害的主儿多了去啦,郭建阳他倒是有点怵,但是你带老胡来……还真也就是那么回事。

“本来挺简单的事儿,乡里乡亲的,你怎么非要搞得那么复杂呢?”郭建阳叹气摇头,他看一眼李云彤,“这是我们稽查办李主任……你看,事情搞大了吧?”

“啊?”李黑头有点傻眼,凭良心说,他在永泰本地还真不怕什么人,但是郭建阳居然从省里拎了人过来,他就觉得事情有点严重了,“郭处您这……”

“你不是要见我吗?”远处一个高大的黑影走了过来,待人走近可以看到,异常年轻的脸上,是灿烂的笑容,“我推了不少领导的饭局,特地从市里赶来见李总。”

我操,这绝对不是什么好话,李黑头只觉得双腿开始哆嗦,马上扭头吩咐,“快快,把邓大军叫出来,陈主任特地来了,让他回家。”

“啧……这怎么好意思呢?”陈太忠笑眯眯地看着他,“李总这么看重我陈某人,咱们去素波,好好地聊几天,老胡……”

“我知道错了,我知道错了,”李黑头不住地拱手,事实上他心里现在都还在嘀咕,这邓大军怎么就请得动这种爷字号人物亲到现场呢?“陈主任,您饶我这一遭……咱们万事好商量。”

“老胡?”陈太忠不理他,转头看一眼胡局长,心说亏得是哥们儿亲自来了,要不然这李黑头的人面,还真不好摆平。

“胡局,我对王局……我对咱县局的兄弟们不薄,您帮我说句话啊,”李黑头苦苦地哀求。

“走吧,你也别害我,这是领导的意思,”胡局长脸上还是没什么表情,他心里也腻歪着呢,这次虽然搭上了陈太忠,却是得罪了几个地头蛇。

当然,若是能成为郭建阳那种陈主任的心腹,他也不介意得罪人,但是眼下明显的不是——人家要直接拉了人去素波呢,胡局心里的无奈,也是可想而知。

总算是不经他手,不用考虑本地人的反应,这也是不幸中的万幸,事实上他也清楚,人家陈太忠为什么要把人带走,留在县里的话,那真是要冒出不少人来说情。

眼见此路不通,就有人四下乱看,打算夺路而逃,不过王庄派出所的警察咳嗽一声,拔出了手枪,“悠着点啊弟兄们,本来不大的事儿……搞得血淋淋就没意思了。”

这个时候,邓大军出来了,他一出来就笑眯眯地一拱手,“多谢几位了,胡局……还有这些兄弟,小邓我……”

“你少说两句,”这次,是李云彤发话了,院子里的灯光打在她的脸上,让她看起来肤白胜雪美艳动人。

不过,这么美貌的妇人,说话却是冷冰冰的——在来的路上,她已经得了机宜,“邓大军是吧?聚众赌博有你一份,跟我们一起回去接受调查吧。”

她这话一出口,不但李黑头愣了,甚至连胡局长心里都咯噔一下,他的见识比一般人强多了——坏了,陈主任不是捞人来的,这次的事态,怕是不好控制。

邓大军也是一愣,他知道郭建阳打电话过来了,然而很遗憾,他不认识郭处长,也不知道是谁请动了这么一尊大神。

不过想到自己的罪名只是“聚众赌博”,他倒也不怎么担心,起码姓李的非法拘禁的罪名,要比自己严重多了。

饶是有一辆出租车,但是地方还是不怎么够,那就只能只带走几个比较重要的主儿,然后,警察们又在屋子里翻腾一下,这也是必然的。

但是有了这么一点耽搁时间,当车队打算动身离开的时候,一辆面包车开过来堵住了路,车上跳下俩人来,开车的司机不动声色地发话了,“这是怎么回事啊……呀,胡局也在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