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940章 凯特的不甘(下)

凯特·温斯莱特对自己的体重没信心,但是她的经纪人却有信心得很,“这跟你的体重无关,我早就说过……这样的男人并不可靠。”

“但是,他是唯一不想占我身体便宜的男人,”凯特轻叹一口气,她有一点点沮丧,“他身边并不缺少漂亮女人……就像卡梅隆,我感觉得到。”

“那么,未来的日子,他会在后悔中度过,”经纪人果然是经纪人,做心理医生都够资格了,“你的成功,会让他心如刀绞。”

“这个男人,我不会放过,”凯特淡淡地摇摇头,她的闯荡也颇为不易,所以有自己的想法,她的嘴角,甚至露出了一丝微笑,“这个世界上……不存在能拒绝我的男人。”

“迷恋你的男人很多,哪怕是在中国,没必要太在意他,”经纪人劝慰她。

“那些我不稀罕,”凯特傲然地摇摇头,她做人确实有点拧,高云风、贾雄之类的企图,她感受得一清二楚,不过,那就是她前进路上的小石头,有兴趣的话一脚踢开,没兴趣就直接绕过了。

但是陈太忠给她的印象不一样,首先,这是一个具有很大潜在影响力的男人,其次,他对她的美貌视而不见……起码是不怎么动心,这让她有点不服气。

尤其是,现在是她事业的低谷,她也不想放弃这样的机会——当然,适当地品味一下异域风情,也是人生中的一大享受。

至于说结果?抱歉,她真没想过,跟这个黄种男人该有什么结果,想到这里,她有一点懊恼,“刚才我应该告诉他,这只是生命中的小插曲……对他和对我,都是小插曲,或者这样就不会把他吓跑了,也许他以为我会要他娶我。”

“他若是能娶你,那是他的幸运,”经纪人笑一笑,她一直在鼓励凯特,“但是他放弃了……可怜的中国人,不是吗?”

“但是我不会放弃他,”凯特咬牙切齿地回答,“我从来都是很有耐心的,你知道为了从卡梅隆那里得到一个角色,我付出了多少努力吗?”

陈太忠可是想不到,自己被某人盯上了,他送了她回去之后,直接驾车回了凤凰,在回去的旅途中,丁小宁兀自在副驾驶上摆弄着她新得的水滴玉坠。

但是一夜荒唐过后,他又不得不在第二天一大早赶往素波,撇开外国客人的情绪不提,马小雅就发话了,大过年的我来一趟天南,空荡荡地来空荡荡地走,肚子里连点汤水都没收到——太忠你好意思吗?

陈某人自然得许下以后去北京要交的公粮份额,等他赶到素波的时候,却发现秦连成也在送行的队伍里。

“你这家伙,折腾我连年都过不好,”秦主任见了他,就抱怨两声,“本来想装聋作哑呢,现在被部长抓了壮丁,得陪着你送人走。”

潘剑屏想必也是下了决心,要办文化节了吧?陈太忠脑中生出这么一个念头,否则怎么会让秦主任来送人?

不过对他来说,想这么多也没用,荆大师和远在北京的黄家老爷子都发话了,领导再动心的话,那他也只能去配合了。

送行的时候,虽然依旧是警车开道,但就没什么特别大的领导了,秦主任就是其中最高级别的,当然褚伯琳的级别也不算低,两个厅级干部加起来,也够份量了。

在回来的路上,褚台长主动坐进了陈太忠的车里,还挺不见外地坐到了副驾驶的位子上,“陈主任,今年咱们的春晚很出彩,台里的同志们对你的评价都挺高。”

他这话不知道说了多少遍了,眼下又专门跑进来说,某人心里就提高了警惕,他微微一笑,“唉,我这个年被搅得七零八落的,明年文明办对节目的审核,我是说成啥都不掺乎了。”

“别啊,”褚台长笑眯眯地摇头,接着他眼珠一转,“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那个石艳了,听说咱台请来了瑞奇和凯特,这个后悔啊,李枫说她在电话里哭得稀里哗啦……还托人给我打招呼,愿意认错道歉,也愿意赔偿费用,要来演出,我坚决地拒绝了。”

“这太正常了,”陈太忠微微一笑,北京和港台的大腕都赶集似的飞来,跑个龙套都很开心,你个小小的艺人,肠子不悔青了才怪。

有几张娱乐小报的支持,就觉得了不起了吗?活该!他承认,这个消息让他很开心,陈某人最喜欢得罪自己的人吃瘪了——虽然这个女人,他已经基本抛到了脑后。

“要我是你,就让她先道歉,到最后死活不让她上场,”陈主任如是说。

“这个……嘿嘿,”褚台长笑了起来,却是没再接话。

看起来,他是觉得这个建议有点好玩,事实上,他心里正暗暗地倒吸凉气呢,官场里浸淫这么多年,褚伯琳自问也见识过不少狠辣人物和手段,但是对一个小女人,都要这样赤裸裸地瞒哄和欺凌——小陈这家伙,果然是睚眦必报啊。

按理来说,陈主任的性情虽然知道的人不少,但也不是褚台长一时半会就能了解到的,关键还是春晚那天,来的人太杂了,其中不少人跟褚台长打招呼的时候,听说是陈某人操办的此事,就不止一个人警告他——姓陈的可不是个好玩意,老褚你跟他打交道悠着点儿。

正是因为知道此人的秉性了,褚伯琳才会拿石艳来说事,果不其然,陈主任的反应竟然比他想像的还大。

陈太忠听他不以为然地呵呵两声,说不得正色发话,“她叫板的,可是你省台的武警,侵犯的是你的保卫力量……算了,你觉得无所谓,那就无所谓吧。”

“行,再有这事儿,我就这么做,”褚伯琳也不跟他争这个是非,而是话题一转,“陈主任,本来呢,我们是想请瑞奇和凯特开个演唱会的……”

你还真好意思说啊?陈太忠一边开车,一边无奈地看他一眼,这事儿他早知道了,省台想在周三开个瑞奇和凯特的专场演唱会——当然,主要还是瑞奇·马丁。

这件事,电视台根本没经过他,直接联系的马小雅,省台的人盘算得不错,你们既然来一趟,晚走一天也无所谓——反正演唱会也有收入。

马小雅本不想搭理天南台,可是她是普雅公司的老板,下一步公司投资的蒙岭旅游区开张,也离不开省台的宣传,不能太惹人。

所以她问一下电动马达,结果瑞奇说演唱会可以考虑,但是一定要保证一个数量的观众。

这个要求太难为人了,省台倒是能临时借上体育馆,但是这大正月里,一天之间,哪里卖得了那么多票?连印票都来不及——更别说还有舞台和音响也得重新布置。

说白了,这是事发仓促,根本不可能的要求,省台这边也很快反应过来了,他们见猎心喜有点失态了,所以略略沟通之后就不了了之。

这件事,陈太忠不会太在意,他还巴不得自己事情少一点呢,但是不管怎么说,省台绕过了他联系马小雅,好像也不太合适——打个招呼会死人吗?

“想必你也听说了,条件不成熟没搞成,”要说这褚伯琳,确实是号难缠人物,这话很自然地就说出来了,而且还很坦率地迎着他的目光。

“你们谈不成,我肯定也谈不成,”陈太忠半重不轻地刺他一句——就算我不介意你短我的路,这会儿你跟我说这个?

褚伯琳就当没听懂这话了,他一叹口气发出感慨,“你不知道,当我们征集群众意见的时候,大家那叫个踊跃啊……天南的精神生活确实该注入新的活力了。”

“啧,”陈太忠无奈地咂巴一下嘴巴,这次这动静,整得省台都不甘寂寞了,他本来想说,老褚你跟潘部长联系一下,就知道接下来该干什么了。

可是转念一想,嘿,有送上门的人手不用,我不是傻的吗?于是他沉吟一下点点头,“褚台长,你这是让我为难了……这样吧,我帮你们联系人,谈的时候你们自己去。”

他想的不错,这文化节既然躲不过了,让省台的人去搞吧,哥们儿我就得个轻松。

不成想,褚台长摇摇头,“还是得陈主任你来,这个不成功的演唱会,就是前车之鉴……专业的就是专业的,操作这些,我们真的不如你。”

“什么?”陈太忠算盘珠子正拨得震天响呢,猛地听到他这么说,真是气儿不打一处来,“我说褚老板,我都没计较你们绕过我,你咋就能这样呢?”

“我们知道错了嘛,”褚伯琳坦荡荡地一摊手,“台里会全力以赴支持你。”

“……”陈太忠沉默了足有半分钟,才苦笑一声,“是啊,不止你一个人支持我,咋干活的就我一个呢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