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939章 凯特的不甘(上)

初二来荆家拜年的人也不少,当大家看到有两个外国女人也在场,禁不住要暗叹荆老的影响力:不愧是大师,居然还有外国美女粉丝。

当有人认出,这女人就是泰坦尼克号的露丝之后,连邻居都来串门了——昨天晚上大家知道露丝来了,但是现在……这是活的啊。

万幸的是,能进了荆老家门的,也鲜有素质不够的,倒没有围观之类的人,不过有人讨要两个签名,却也是正常了。

凯特对汉字没有什么系统的认识,纯粹是好奇罢了,不过连着签了几个名之后,她侧头看一看身边的荆紫菱,“太忠说,你爷爷的字,是十三亿人里的第一?”

“嗯……”小紫菱不防她能问出这么一句来,尤其是这女人叫“太忠”二字也很自然,她难免就要发一下呆。

不过,天才美少女从来都不是个妄自菲薄的主儿,接着她就笑眯眯地点头,“没错,我爷爷是排第一……如果不算那些已经死了的人的话。”

“那么,让他给我写几个字好吗?”凯特倒是真敢提要求,下一刻她就开始发呆,“让我想一想……该写什么呢?”

“你还是不用想了,”小紫菱笑着摇头,“我爷爷今年就九十九岁了,他已经没有力气再为谁写字了……任何人都不可能。”

“写字,还需要力气吗?”凯特完全不能理解这个逻辑,她看到老人精神矍铄动作敏捷,提最大的那支毛笔都不会有问题,才这么要求的。

然而下一刻,她就被另一个事实震撼到了,眼中充满了不可置信,“什么?你说你的爷爷……他已经九十九岁了?”

“没错,”荆紫菱得意洋洋地点头,“他看起来很健康,是吧?”

“那么……”凯特狐疑地看着她,欲言又止,好半天才小心翼翼地发话,“你能告诉我,你的年龄吗?”

“这个问题可是有点……好吧,我二十岁,”荆紫菱饶有兴致地看着她。

凯特无奈地扬一扬眉毛,在她想来,这三代人之间差了七十九岁,真是有一点夸张,当然,这也不是完全不可能的,只是比较少见罢了。

荆涛听说凯特想求字,倒是答应自己帮她写一幅,他的字也不差——虽然他这个省书法协会的副会长,是沾了老爷子名气的,但是字太烂的话,别说别人肯不肯答应,荆老都不会放他出去丢人。

然而荆教授也表示,现在不能写这个字,眼下他忙着招待客人呢,而且他的回答,也解开了她的另一个疑惑,“写字一定要精心凝神,非常耗费精神和体力。”

接下来就没什么可说的了,陈太忠没吃午饭,就带着凯特离开了荆家——他只是小紫菱的男朋友而不是女婿,而且,他要是留下的话……露丝这算怎么档子事儿?

整个下午,陈主任都在陪着美女逛街,游览风景区,说实话,他是想回凤凰了,不过想一想这个文化节怕是一定要办了,那么,最好还是哄得她开心一点,在欧美的娱乐圈子里也博个好一点的口碑。

然而,想博个好口碑,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儿,在享用了一顿丰盛的晚餐之后,凯特居然表示——吃得有点撑了,希望陈太忠能带她找个“有趣的地方”玩一玩。

陈主任心里有点不解,就说港湾就很有趣啊,跟瑞奇一起跳劲舞,那运动量绝对小不了。

“我并不喜欢跟他们在一起,”凯特摇摇头,她饶有兴致地看着他,“你说过,你也有一个强劲的屁股,比他还强……难道不是吗?”

那被称作玛莎的翻译听到这话,站起身默默地走开——这二位的交流根本不需要翻译,她的存在,原本就有一点多余。

陈太忠虽然一直懵懵懂懂地没往这方面想,但是见到这一幕,他若是还不明白里面的暗示,那这一世的情商也就算白练了。

然而,他还是有点不明白,到底发生了什么状况——没错,哥们儿的魅力那是大了去啦,不过这个……有点突然了吧?

不管怎么说,他跟丁小宁说的话,是他对凯特的真正感受,他绝对不能容忍跟自己的女人散步时,一边有人指指点点——呀,我看过那个女人的裸体。

在这一点上,高云风、贾雄跟他有本质的区别,高公子之类不会介意这个,他们甚至可能为此而沾沾自喜:凯特的裸体你们都看过,但是谁上过呢?我上过!

但是陈某人也不想表现得一无所知,以免拉低了中国政府官员的平均情商,略一错愕之后,他笑了起来,“这是一个非常迷人的建议,但是……你有家庭,中国的官员都有很强的道德感,很遗憾,我也是这样。”

“哦,那真的遗憾,”凯特无奈地耸一耸肩膀,“葛瑞丝、贝拉,还有性感的肯尼迪小姐,看起来她们不会给你造成道德上的困惑。”

“尼克会为他的多嘴付出代价的,”陈太忠先是一愣,旋即冷笑一声,他当然想得出,她的情报来自于哪里,凯瑟琳也就罢了,知道葛瑞丝和贝拉的,还能有几个人?

“哦,我想您是误会了,尼克议长是想让我尽快做出决定,才透露给我,并且要我发誓不外泄,”凯特见他动怒了,赶忙出声解释,“也许你并不知道,我最近的生活遇到了一点麻烦,总是提不起来兴趣做事……”

她最近的日子挺不顺的,自从《泰坦尼克号》之后,她就没再拍出过一部叫好又叫座的片子,而这令一心以事业为主的凯特迷惘和焦虑,婚姻也因此亮起了红灯。

尤其糟糕的是,去年她生下了女儿米雅之后,身体迅速地发福,而她焦虑的心情不能让她专心地去减肥——世界上还有比这更糟糕的事情吗?

当然,陈太忠不可能清楚她的苦衷,所以他依旧疑惑得很,“但是你已经来了,是的,你的决定做出得很快,那么……现在是为什么?也许我的屁股并没有瑞奇那么强劲。”

“我非常喜欢表演,”凯特答非所问,事实上,现在她目光迷离。

“我可非常不喜欢表演,但是同时,却不得不表演……当然,你和我所处的舞台并不一样,”陈太忠苦笑着一摊手,“好吧,请继续说。”

“因为我不想成为过去式,我还年轻,我必须振奋起来,”凯特面无表情地陈述者,就像在讲述一个不相干的人的经历一般,她的声音逐渐地低沉了下来,“那么,就要珍惜一切能帮助我的力量……”

“而您,是个有力量的人,这一点,我非常地确定,”说到这里,她抬起眼睛,死死地盯着他,“我说了,我喜欢演出……这是我的生命。”

哦,原来你是看重我跟尼克和凯瑟琳的关系,才觉得我值得投资的,倒也有几分眼光哈,陈太忠并不因她的直率而恼怒,他微微一笑,“那么好吧,我知道你的烦恼了……这样可以吗?”

然而,他还是过于小看自己的影响了,或者说他低估了西方娱乐圈的竞争激烈程度——北漂这个词儿,一开始就是形容在北京讨生活寻找出路的演艺界人士。

北漂之路,真的很辛苦,这不用多说,但是漂得再辛苦——你赶得上“好莱坞漂”辛苦吗?那可是全世界的俊男美女们在争,其间酸楚不问可知。

“不可以,你应该给我一点信心,”凯特笑着摇摇头,接着眼珠一转,“而且,你的外表看起来很性感,谈吐也很有风度,所以我想知道……你的屁股有没有瑞奇那么强劲。”

“你真的……很敬业啊,”陈太忠的嘴巴开阖半天,却也只能这么说,到现在为止,他已经知道凯特在追求什么了。

由于在意演艺生涯,所以她并不介意用自己的肉体打开道路,甚至可以折算成劳酬,这个现象,在他眼中是那么地熟悉——国内的干部们求上进,可不也是这么做的?

至于说什么演艺事业……哄鬼去吧!官员们图的是进步,演员们图的是人气——这两者最终会转化为社会地位、影响力和财富,殊途同归。

意识到这一点,陈太忠笑一笑,“凯特,你真的很迷人,但是非常抱歉,我是政府官员,我的职业要求我必须坚守道德,等你离婚了,再来看我的屁股吧……如果那时候我还没有结婚。”

“你不会是因为自己的短小而自卑吧?”凯特有点恼羞成怒了,她一定要制服这个男人,让他在自己的裙下称臣——事实上她并不擅长出轨,但是她对自己的美貌,还是很有信心的。

“真正短小的人,才会跟你计较这个,但是显然,我不是,也不需要向你证明,”陈太忠笑眯眯地站起身来,“我想,你有的是可以打听的对象……服务员,买单!”

奥迪车将两人放在港湾的门口之后,就疾驰而去,凯特在那里呆呆地站着,不明就里的翻译走过来,“凯特,进房间吧,这里的温度低了点。”

“玛莎,你说……一百二十六点五磅,对我来说,是不是太重了?”凯特扭头向大厦内走去,心里却是浓浓的不甘,玛莎是她的心腹,她不怕这么问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