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936章 初一夜(下)

陈太忠送唐亦萱和蒙晓艳,真的没用了几分钟,一个万里闲庭赶到高速路口,将蒙校长的桑塔纳收起来之后,拥着二人,在瞬间就来到了三十九号院。

“车我给你放外面门口,明天你自己开就行了,”他也不多说,转身就消失了。

蒙晓艳愣了好半天,才侧头看一眼“老妈”,她知道太忠很有些神奇的手段,却是没想到神奇若斯——一眨眼就从凤凰来到了家里?

看到唐亦萱面无表情,一时间她又变得忿忿了起来,“哼,你早知道他有这本事,对吧?”

“是我先认识他的,”小萱萱很不满意地看她一眼,一边脱外套,一边慢条斯理地回答,“而且,是我求他治疗的你。”

“……”蒙晓艳这下没话了,好半天她才微微一笑,“唉,他肯定是找那个凯特·温斯莱特去了,你不难受吗?”

“难受有用吗,你还会舍得离开他吗?”唐亦萱似笑非笑地看她一眼,接着又轻喟一声,“八成明天……他还要去荆紫菱家拜年……”

陈太忠不知道自己走了之后,还有这么一番对话,反正他就是不放心这二位,自然不介意施出点怪异手段。

他再次来到省电视台,正碰上瑞奇和凯特一帮人稀里哗啦地走出来——观众们走得差不多了,他们就可以出来了。

省台这边是全程照顾,副台长李枫坐了一辆桑塔纳,亲自带路,一路护送着大巴车来到港湾大酒店,韩老板亲自出面安排客房。

这次韩忠的面子可大发了,除了那两位鼎鼎大名的外国明星,其他从北京和香港跟过来的,也都是各种大牌——往常能到一两个,就值得挂欢迎条幅了。

客房安排好之后,瑞奇等人兴致依旧很高,所幸的是韩忠这里还有多功能厅,于是大家又到这里唱歌跳舞——这就是自娱自乐了。

陈太忠对这些活动没啥兴趣,尤其是他看到韩忠跟李枫嘀咕两句之后,李台长点点头,不多时,从外面进来二、三十个花枝招展的女孩。

这种事儿李枫你都点头?陈主任觉得自己看不下去了,瞅一眼马小雅,发现她也被几个大腕包围着——马总是名义上运作此事的,别人奉承一下很正常。

哥们儿就落个眼不见为净了,他起身向外走去,不成想才走出多功能厅,迎面又过来俩人,就是高云风和田强。

港湾大酒店现在被保安盯得很紧,一般人是进不来的,不过这俩是韩总的朋友,身份也显赫,肯定就例外了。

高云风一见陈太忠,就笑眯眯地走过来,“太忠,听说屋里没啥要紧人……你得安排我跟凯特·温斯莱特坐一坐了吧?”

“啧,”陈太忠无奈地撇一撇嘴,才说要转身进去,却见门里走出两个人来,正是凯特和她一个女保镖。

“怎么不玩一会儿?”他笑眯眯地冲多功能厅撇一撇嘴。

“今天有点累了,他们在跳迪斯科和桑巴,太激烈了,”凯特笑眯眯地回答,接着又无奈地耸一下肩膀,“而且有些人太热情了,我不太习惯。”

“那就先歇了吧,”陈太忠微微一笑,转头冲高云风一摊手,“凯特说了,今天坐了飞机又接着演出,实在太累了,要咱们换个时间。”

他这番信口开河,并不怕被高云风和田强戳穿——这二位或者上学的时候学过英语,但是基本上……该忘得差不多了吧?

同理,他说的汉语,凯特应该也是听不懂的,然而他就忘了,有一种语言叫肢体语言,露丝看到他无奈的摊手,对面两个年轻人悻悻地扬眉,于是微微一笑,“不过,找个地方听听音乐,喝点红酒还是没问题的。”

港湾这里倒也有茶社,于是五个人过去,找个包厢坐下,陈太忠又出去走一趟,回来的时候,手上就多了一瓶七百五十毫升的红酒,他笑眯眯地发问,“81年的拉图,可以吗?”

“哦,当然,”凯特微微一笑,她对这些奢侈品也是了如指掌,“只不过有点多,咱们几个一起喝吧……你很能喝酒吗?”

“我喜欢啤酒,”陈太忠将红酒放到桌上,抬手叫过了服务员,吩咐几句之后,茶社里响起了轻柔的音乐。

别说,韩忠这儿的服务员素质还不算地,选的碟子居然是欧美经典老歌,凯特一听,明显地就放松了许多。

她轻摇着手里的玻璃杯,饶有兴致地看着杯中血红的液体,微笑着发话,“其实,我是个很矛盾的人,喜欢激烈热闹,也喜欢安静温馨……”

陈太忠微微地笑一笑,也不接话,只是拿起面前的啤酒咕咚咕咚地灌着,高云风是有点着急了,“太忠,你给帮着翻译一下成不成?”

“现在知道学好外语的重要性了?”陈太忠白他一眼,才出声翻译,他介绍说,这高某人是一个高官子弟,是一个事业有成的商人,那个田公子……也一样。

凯特·温斯莱特明显地对高田二人不感兴趣,她接受了对方的仰慕之情,也收下了这两位的名片,然而接下来,她就没再怎么搭理对方的话。

坐了一阵之后,又过来两个人,却是香港来的明星,其中一个叫贾雄的笑眯眯地跟凯特说话,大意是他问了好一阵,才知道温丝莱特小姐来这里了。

这家伙的英语就不是很好了,说得结结巴巴的,陈太忠听着都费劲,不过大致意思还是能明白的——这货想纠缠凯特·温斯莱特。

其实不止是他,就连高公子也看出了此人的用意,眼见凯特淡淡地回答两句,不甚热情,他就拿眼看一下陈太忠:要不要教训这货一顿?

陈主任却是当没看见一样,美女可不就是让人来追的?只要人家没用非正常手段,那就没必要认真——而且,这原本就是你的事儿,跟我有什么相干?

凯特对他不冷不热,可是贾雄却自我感觉良好,他站了一阵之后,也觉得自己的行为有点碍眼,说不得冲田强笑一笑,“这位兄弟,能挤一挤,让我坐一下吗?”

田强抬头看他一眼,然后就低头去端桌上的红酒,也不说话,这种视别人如无物的傲慢,田公子简直是信手拈来。

贾雄这就有点挂不住了,他身为港台的大牌明星,不管到内地的哪里,都是被人捧着供着的,要知道这时候是二零零一年,港台明星还没有烂大街。

在某些城市里,负责接待的官员还默许美女为他服务——就像刚才李枫的态度一样,而那些追星的美女,甚至有人愿意自己出开房间的钱。

也正是因为如此,他有这个信心,自己在纠缠凯特·温斯莱特的时候,别人不会怎么样,至于他说能不能得手——反正不纠缠的话是得不了手,难道不是?

但是眼见这年轻人如此地傲气,贾雄就不高兴了,“兄弟,我是贾雄,打扰你一下……我跟温丝莱特小姐在美国就见过。”

我知道你是贾雄,田强心里暗哼,却是依旧头都不抬,“那你知道我是谁吗?”

“你!”贾雄可真是被他的态度气着了,他才待发火,不防身边的人抬手将他拽开几步,接着下巴冲陈太忠方向努一下,“那个……接机的时候,凯特上的就是他的车。”

“不过一个小官儿,那么年轻,能是省长市长吗?”贾雄在多功能厅喝了不少酒,有点酒意上头,市长以下的小干部,他不放在眼里——市长也就那么回事。

“雄哥,您就不想一想,人家天南是怎么请来瑞奇和凯特的?”这位苦口婆心地劝解,心里也在暗叹,雄哥就是这德行,就见不得漂亮女人。

“哦,”贾雄点点头,这下他是真明白了,其实他自己也很清楚,大陆有的是他招惹不起的人,有些主儿是连香港的豪门都不敢轻易得罪——而那些豪门来说,他不过是个戏子。

当然,那些人多是在北京,下面省市就不是很多了,就算有个把,也未必有兴趣跟他叫真,这才惯出了他的毛病。

想明白这些,他真的是连气都没法生了,说不得转身默默离去,当然,他也不会跟对方多说什么。

“这个家伙真的很烦人,刚才我出来,一半的原因就是受不了他,”凯特见他俩走了,才微微一笑,低声跟陈太忠解释,“我感觉他脑袋里面装的全是精液。”

“你既然成名了,总是要付出代价的,”陈太忠感触颇深地摇摇头,“对艺人来说如此,对我们这些官僚来说,也是这样。”

“官僚,”凯特听他说得有趣,禁不住微微一笑,脸上一时间风情无限。

高云风看得眼都有点发直了,他轻咳一声,“说啥呢……太忠你们说啥呢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