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935章 初一夜(上)

其实,蒋世方也觉得自己有点魔怔了,只听说这台晚会比较受关注,就想着搞个什么节日,巴巴地跑过来,真是有点不够稳重。

然而话也不能这么说,走到蒋省长这一步,主政一方而上进无望,女儿又年纪轻轻做了正处,很争气,那他追求的东西就没多少了——无非名耳。

这是一直以来他的愿望,他也不求像一说起苏州,大家就会想起筑城的伍子胥一样,但是他总希望自己在耄耋之年回乡时,有人说——看,这个XXX,就是老省长当年一手抓起来的。

所以他略带一点魔怔地来了,而这些粉丝的情绪,又是很容易感染人的,蒋省长一看,呀……我琢磨得确实有道理啊。

这人要是陷进牛角尖了,那就怎么想怎么觉得自己有理,潘部长的反应有点迟钝,但是蒋世方并没有因此而气馁,他反倒觉得有点可笑。

你不就是怀疑我的动机吗?这是你想多了,我没不好的动机!老潘你这也是江湖越老胆子越小——当然,人家这个提防的心思,蒋省长也能理解,人在官场嘛。

反正这件事他已经提了开头,为了保持一把手的尊严,再走回头路就不合适了,见到陈洁也出来了,他就抬手将人叫了过来。

到了这个时候,蒋世方也无须再掩饰什么了,他就是很直接地表示,今天这个晚会虽然有不尽人意的地方,但却是一个里程碑式的进步,天南的流行文化已经荒芜得太久了,以后这种活动要常搞,最好能实现周期性的良性循环,陈省长你要多关注一下。

陈洁也听得懵懵懂懂的,潘剑屏的到来,就让她有一种不舒服的感觉,毕竟她算是摘了宣教部的桃子——当然,这桃子不大一丁点,促成此事的本家,也是她陈洁一直看好的人。

现在蒋世方又来这么几句,她真的是有点搞不清楚情况了:姓蒋的你想挑动我跟潘剑屏斗吗?

别看陈洁只是个副省长,但是她身为天南的本土干部,又是凤凰系的领军人物,还真的不是很怕潘剑屏,大家相互尊重才是正理。

所以她就表示说,我也觉得这个节目不错,可是这一台晚会,是宣教部促成的,省长您的建议我大力支持,不过您得找对正主儿——这不是推卸责任,这是摆明因果。

潘剑屏管宏观,你管微观,蒋世方也不多说,转身离开,他觉得自己今天魔怔得已经挺厉害了,“天南的精神生活,是非抓不可了,这是我的态度。”

陈洁可是没想到,自己来看个晚会,看出了这样的事情,她真的想不出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——这两个省委常委的状态,怎么如此地古怪?

不过她相信自己是受了无妄之灾的,想到下午小陈还撺掇自己去接机,于是她看一眼站在不远处的陈太忠,“这个工作我愿意配合,太忠……不要让我和潘部长失望。”

说完这话,她也走了,潘剑屏固然是省委常委,但是她无需卖太多的面子,说到底,她在天南的底蕴和在上层的关系,并不逊色于潘剑屏。

只是她走之前的话,却是别有用意,意思是说陈太忠你虽然在宣教部,可也是我关照过的,一定要帮着我和潘部长保持沟通的顺畅——你起到了足够的润滑作用,我俩才不会失望。

可是陈太忠的脑袋一直在发木,就没想到这一层用意,听到这话之后,就有一点压抑不住的恼怒——你也要我搞这个文化节?

倒是潘剑屏始终保持头脑清醒,他见陈洁真的离开了,才沉声发话,“小陈,今天这到底是怎么回事,你跟我说一说。”

“啧,这我还真是满头雾水,”陈太忠也搞不清楚缘故,说不得将事情细细地解说一遍,“……他居然要求我,多操心引进艺人的事,这真的太可笑了,哈哈……咳咳,潘部长您为什么这么看着我?”

“蒋世方这次……”潘剑屏皱一皱眉头,看着他沉思半天,方始缓缓地点头,“倒是没有看走眼,你确实是最合适的人选。”

“但是……”陈太忠听到这个评价,心里的沮丧简直是无法形容,愣了好一阵,他才出声反驳,“但是我更想做的,是揪出各种不文明现象,而不是这种华而不实的东西。”

“你这么想,就大错特错了,”潘剑屏脸一沉,难得地训斥起了他,“这不是华而不实,而是你不珍惜你自己的潜力,你觉得……天南能把瑞奇·马丁请来的,有多少人?”

“这么紧急的情况下能把他请来的,还真是不多,”陈太忠点点头,他原本就不是一个妄自菲薄的人,然而下一刻,他发现自己的尾巴翘得太高了,说不得又夹起来,“我也是碰对了运气,主要是……我有在国外工作的经历。”

“这个经历……就是别人无法比拟的,”潘剑屏不动声色地发话。

“但是……我根本不知道蒋世方要我搞一个什么样的文化节,”陈太忠听得也恼了,他双手一摊,“而且我对这个东西,真的没什么兴趣。”

潘剑屏嘿然不语,好半天之后,才微微一笑,“干工作都要有兴趣的话……那孔繁森牺牲得不是很冤枉?咱们要讲的是觉悟,是服从组织。”

“人前全是孔繁森,人后就是王宝森,说空话谁不会?”陈太忠很不服气地顶一句嘴,然后又拍领导马屁,“部长,咱文明办又不归省政府管,我尽量配合,也算给省长面子了吧?”

“你小子怪话还真多,”潘剑屏哭笑不得地瞪他一眼,转身走了,不过部长大人走是走了,却并没有答应他的请求——这事儿还要有周折。

送走潘剑屏之后,演播大厅就真的没有多少人了,陈太忠一转头,想安排一下蒙晓艳和唐亦萱,才发现她俩身边居然站着段卫华和孙正平,他的眼皮子禁不住猛地跳一下。

她俩能认识孙正平?陈太忠不太相信这个事实,不过他要操心的其他事也不少,比如安排凤凰科委的人。

科委这次来了三十个人,眼下九点半了,按说坐凯斯鲍尔回素波也来得及,但是这终究是夜路,不太安全,一个半小时的车程,还不如明天六点起来,八点以前赶到素波。

“那大家都去办事处吧,”这一刻,陈太忠很欣慰,科委在素波有了办事处——这还就是方便,“戏主任你联系一下……嗯,我强调一点,大家打个扑克麻将啥的无所谓,过年了嘛娱乐一下,不过谁敢搞那些乱七八糟的,别说警察,我就不会放过他。”

一帮人上车轰然离去,然后一声叹息在他的背后悠悠响起,“小陈你虽然忙了点,但是好像……很乐在其中啊。”

陈太忠甚至不需要回头,就听出了这位是谁,敢这么跟他说话的女人,真的没几个,“张大姐您也回来了?”

说话的女人不是别人,正是前文明办主任马勉的爱人张璘,陈某人一直没有注意到,大厅里还藏了这么一个女人。

“过年了,肯定要回家的嘛,马勉也回来了,”张大姐微微一笑,“老马回来为什么不通知大家,这个我不用跟你说……小陈,大姐想劝你一句。”

“您讲,”陈太忠重重地点点头,以示他很重视。

“那些外国明星啊什么的,也就是那么回事,你还年轻,作风问题是很要命的,”张璘还真的敢说,“老马就是前车之鉴……你别摇头,我看出来了,那个露丝看你的眼神不对。”

“我点头还不行吗?但是她有老公啊,”陈太忠哭笑不得地点点头,不过饶是如此,他心里禁不住也生出了点自得之心——凯特·温斯莱特对我有意思?

他没想过跟那个女人发生什么超友谊关系,凯特真的并不比贝拉或者葛瑞丝漂亮,只不过名气大了一点罢了,但是作为一个好胜的男人,他并不介意多出几个暗恋自己的美女。

没错,陈某人就是这样的心性,如若不然,他也不会打破诸多记录,成为仙界里的传说——他非常享受别人仰视的目光。

“良药苦口,你好自为之吧,”张璘笑一笑,也不跟他多说,径自走出了演播大厅。

然后,陈太忠想关心一下蒙晓艳的行踪,却是又被花华几个人拦住了,“老班长,瑞奇只演一天,真的不过瘾啊,开个演唱会行不行?我们买票!”

“老班长给你唱吧?我保证扭得比他强,”陈太忠沉着脸,煞有介事地回答,“不用买票,你管酒就行了。”

众人知道这是玩笑,嘻嘻哈哈散去,他再找唐亦萱,却是了无踪迹,不多时,他接到了蒙晓艳的电话,才知道两人要上高速了,“……不用管我们了,十一点就到家了。”

怎么能不管呢?他可不想让自己的小萱萱坐夜车,“太不让人放心了,在高速路口等着,我送你们回去。”

“不用了,晓艳开车的水平不错,”唐亦萱听他说得直接,就接过电话,“你还要陪外国客人,不要耽误了正经事。”

“送你们能用多长时间?”陈太忠傲然一笑,用命令的口气发话了,“等着!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