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933章 还有大领导(下)

潘剑屏本来也是要来春晚的,不过听说陈洁去了,他就懒得再去了——级别相同的干部,总是要注意尽量避免在公众场合下碰头,更别说,这春晚还是两人职能重叠的区域。

他是多少年的老宣教了,对追星这一套看得很透,也没兴趣去追,哪怕他就是来了现场,也仅仅是表明,我们宣教部对全省人民的精神生活很重视——至于对外国客人的欢迎,那都是排在其次的。

既然陈洁出面,他就不再掺乎了,反正宣教部去了那么多人,连他的秘书赵丹青都拖家带口地去了,现场是什么情况,他了解得清清楚楚。

潘剑屏甚至知道,接下来的春晚里,有些是录像,有些是直播,所以他打算通过电视欣赏一下天南台的春晚,在那种地方看节目,哪里比得上在家看舒服?

然而就在这时,手机响了,他漫不经心地看一眼,发现是某个处级干部的电话,潘部长手机的电话号码簿,是赵秘书帮忙整理的,有时候部长自己也摆弄一下。

他的手机通讯录中,根本不会列上普通的处级干部,不过现在打电话的这位,不管是赵秘书还是潘部长,都认为他有资格上部长的通讯录。

“这会儿你拜的什么年?”接起电话之后,潘剑屏半开玩笑半当真地发话了,“小陈你招呼好客人才是正经。”

“剑屏部长,我蒋世方,在省台,借小陈的电话用一下,”对面的回答,令他有点措手不及,“刚开春,咱宣教部就搞了一个开门红,很不错啊。”

“……”潘剑屏愣了足足有五秒钟,这个意外真的是……太意外了,他甚至想不出这个电话背后到底有什么样的味道,不过,现在不是他琢磨的时候。

于是,他干笑一声,“广电局能有这样的成绩,是世方省长领导有方,小陈这家伙也真是的,不告诉我,省长一直在关注此事。”

我一直在关注此事?蒋世方也只能苦笑了,他只不过是生出了点念头,潘剑屏就含沙射影地来这么一句。

当然,他不会解释说,我的秘书出去了,而我随身又不带手机,所以用小陈的手机跟你联系一下——这话说出来还不够丢人的呢。

“节目不错,一会儿还有直播,老潘你过来吧,”蒋世方发出了邀请,“你现场感受一下这个气氛……观小知大,人民群众还是很喜闻乐见的。”

“嗯……好吧,”潘剑屏沉吟一下,终于是答应了,蒋省长的邀请很有点没头没脑,但是说白了,此事是宣教部的陈某某一手操作的,这一点毋庸置疑。

既然蒋世方先做了肯定,他就不怕出什么幺蛾子,就算有人想拿此事做文章,他潘某人是个怕事的吗?

更别说陈太忠就在现场,小陈不是他的人,但更不是蒋世方的人,平心而论,潘部长相信一旦发生什么意外,小陈是会站在宣教部这一边的——那家伙山头主义很强的。

反正大省长难得出口相请,他也愿意给对方一个面子,不过直到车进了省台,他还是没想明白,蒋世方到底是打的什么样的算盘。

赵丹青已经得了消息,在院子里面等着,见部长的车停下,快步上前拉开了车门,“录像才播了二十七分钟,直播大概要八点半到九点了。”

“全是咱省的录像?”潘部长知道,今天来了不少大腕,省里的这些节目,看到人家眼里,估计是比较砢碜的,可是……谁能想到会来这么多大腕?早知道的话,台里没必要准备多少节目。

“全是咱省的,”赵丹青点点头,他为部长服务多年,知道领导想要了解的是什么,“不好随便下,来的这些明星,人气不容易留住,省里搞春晚这么久,一直是在自力更生。”

是啊,天南的春晚,一直在靠着本省的艺人在支持,潘剑屏非常明白这一点,不管节目好不好,总还能凑出个春晚来,而且今年的春晚,大家也用心地排练了。

眼下哗地冒出一堆大腕来,要是真的全上的话,天南今年的春晚就算出彩了,但是难免会伤了老人的心,而且最关键的是,影响了大家的工作积极性,那……明年怎么办?

“实在不行,就延长节目时间……到凌晨一点也无所谓,”他轻喟一声,“总不能让其他的明星觉得咱天南架子太大,留一份人情吧。”

“跟这些人讲人情……”赵丹青轻声嘀咕一句,不过这声音虽低,却勉强也能让潘部长听到,所以,这算是婉转的提醒。

赵秘书对演员的印象素来不好,他出身于大户之家——这一点从他的名字就看得出来,后来家道中落,原因虽然多多,但是他祖父和大伯确实是败坏在两个戏子的手上。

从小他就被父亲耳提面命,说戏子无情婊子无义,所幸的是,他知道潘部长也持这个观点,所以不怕提醒一下。

潘部长的脚步微微顿了一顿,走到演播厅门口的时候,才停下了脚步。

陈太忠笑容满面地迎了上来,“部长,您这来得也太突然了吧?要我说,检查督促大家的工作是好事儿,可也要适当考虑家庭生活,这大过年的出来……其实,我们这些老部下,绝对不会辜负您的信任,不会掉链子。”

你到宣教部有半年没有,还老部下?潘剑屏真是有点无语了,不过同时他也知道,这家伙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,没必要当真,正经是这厮心里有主意得很——没错,关键是要看他做了什么。

跟着陈太忠走进来,他发现小陈也没有遮着掩着,而是直接将他带进了某个包间,“蒋省长,部长来了,您二位领导商量事吧,有指示就给我打电话……”

“慢着!”不成想那二位领导异口同声地喊一句,再然后,潘部长看一看蒋省长,不动声色地吩咐,“你就在这儿呆着,学习一下省长的讲话精神。”

陈太忠听得明白,潘部长这么说,既表现出了副省对正省级的尊重,同时又不无昭示主权之意——小陈是我宣教部的人,虽然您是领导,但是使唤他……得我来!

“嘿,”蒋世方摇摇头,看起来很有点哭笑不得的味道,然后他一指一楼的观众,“剑屏,你数一数下面打瞌睡的人……算了,你还是数一下没打瞌睡的吧,工作量还小一点。”

“省台的节目,就是这个样子,”潘剑屏表示,哥很淡定,“省里不给拨钱,一直就是这么半死不活的,去年褚伯琳还带着一帮人去找我吃大户……”

“这个局面,不能再这么下去了,”蒋省长做出了指示,“这是不作为。”

“我支持您的看法,我也很痛心,”潘剑屏点点头,很干脆地回答,“但是……没钱。”

“钱不是万能的,可没有责任心,是万万不能的,”蒋省长改动了一下某个经典台词,“小陈也跟我说了,资金是瓶颈,但是我想说一下主观能动性的问题……算了,先看节目吧。”

两人说话间,主持人就报上了下一个节目,“下面,有请我们来自加勒比海的嘉宾,请大家告诉我……他是谁?”

“瑞奇·马丁,”下面的观众异口同声地回答,许多昏昏欲睡的主儿,登时就警醒了。

“我听不太清楚,请你们告诉我,他是谁?”主持人再次将麦克风递向了场外。

“瑞奇·马丁,”观众们回答的声音,又大了许多。

三里屯的业余主持人,好像也就是这么一个风格吧,陈太忠听得有点不舒服,不过既然大家喜欢,他也不会干预,过年嘛,热闹就好。

“广告之后,马上回来,”主持人笑眯眯地蹦出一句台词,随即重重地一挥手,大屏幕切换到了广告上——这就不是业余主持能说的话了。

最先出的广告是五秒钟的百事可乐,这是送给瑞奇·马丁的——他是这产品的代言人,再然后就是疾风车的广告,却不是葛瑞丝和贝拉拍的。

广告播放期间,台上也没闲着,有人七手八脚将器材往台子上搬,乐队走上台,然后是伴舞,最后是四个伴唱——其中居然有一个香港飞来的歌星也站在里面,显然这货是加塞的。

“这么多人,是你要求他带的?”潘剑屏看得有点咋舌,于是侧头问一句身边的小陈,不过这句问话听到蒋省长耳中,不无昭示主权的意思。

“这就是他的团队,走到哪儿好像都这么带,”陈太忠扬一扬眉毛,悻悻地回答,“哦……好像有个伴唱是临时加进去的。”

随着节奏明快的音乐声响起,身着白色紧身裤,上身穿灰色紧身短袖T恤的瑞奇·马丁缓缓走上台来,一副阳光到了极点的形象。

灯光暗了下来,一束光线打到了他的身上,拉丁王子开始放声高歌,大厅里的人显然有点过于激动,居然有不少人跟着就哼了起来。

这些声音原本还较为低微,不过随着气氛越来越热烈,来自场外的声音也越来越大……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