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930章 资源调用(上)

段卫华是来找陈太忠的,因为他得到一个非常不好的消息,跟唐亦萱打完招呼之后,他扭头看向小陈,“太忠,北京那边出港的飞机,听说国内航班要给国际航班让路。”

“什么?”陈太忠听得就是脸色一变,“凭什么呢?”

“据说是,春节出国的旅客们,行程安排得比较紧张,”段市长特有的雍容微笑,此刻也不见了去向,他神情肃穆地发话,“国内的乘客要给他们让路。”

“这才是扯淡,”陈太忠终于反应过来,为什么说推迟半个小时,结果直到现在快十二点了,瑞奇·马丁乘坐的飞机还没起飞——这是国内航班啊。

这就太欺负人了,过年出国旅行的旅客固然重要,但是国内的旅客就不重要了吗?

当然,陈某人承认,人家机场这么安排,并不是一点道理都没有,这也是大局使然,国内的航班怎么安排都好协调,国际航班就未必了——到时候落地可能都要造成问题。

然而,别人的大局感是别人的,陈太忠有自己的大局感,你们出国的旅客重要,我们天南省人民的精神生活就不重要吗?

你们既然要搞特权,那就不要怪我也搞特权了,陈主任本来是耐心等着机场协调的,猛地听说自己被大局感了,那就对不起了……加塞儿谁不会啊?

说不得他抬手给黄汉祥打个电话,拜了年之后,就问起了此事,“这点小事,我不想找周瑞,您能帮忙打个招呼吗?”

“这个事情……还就是得找周瑞,”黄汉祥听清楚事由之后,沉吟一下,终于做出了判断,协调机场航班——开什么国际玩笑?

这个事情太犯忌讳,凭良心说,就算黄某人能找到关系疏通,也不便去操作,太子党们不是在哪里都能享受方便之门的。

也许,一个机场副场长就可以做得了主,或者一个副市长打个招呼也行,但是偏偏地,黄汉祥这种身份的主儿,不便露头。

机场是个要害位置,太子党没有特殊理由,随便插手航班安排的话,后果真的很严重,黄总不得不解释一下,“打个不太合适的比方,副统帅跑路的时候,可是从机场强行起飞的,我最好回避类似事情。”

陈太忠大致听明白了,于是犹豫一下,“那周秘书出面……合适吗?”

“合适,老爷子关注一下天南省人民的精神生活,要求开个绿灯,这不过分,”黄汉祥还真解释得明白,“你也不用联系周瑞了,我跟老爷子直接说吧……给他拜年了吗?”

“我这个……马上,”陈太忠听得有点汗颜,“前两天去北京的时候,给周瑞打电话都打了二十分钟才通,拜了一个早年,今天还没有。”

“没有就算了,你电话也打不进来,”黄汉祥哼一声,“好了,这件事交给我了……记着,别人问起来,也是你找了老爷子,不是找了我。”

“这个我还是明白的,”陈太忠笑眯眯地挂了电话,长出一口气,我倒是不想使用特权,但是别人非逼着咱使用……唉,真是的。

这个电话打完,大家差不多也就挂好了胸牌往进走,倒是段卫华见他一脸的轻松,走过来低声问一句,“联系好了?”

“好了,”陈太忠沉着脸点点头,“找老人家出面了,应该是问题不大。”

老人家……段市长心里默默地咀嚼一下这个词,心里也禁不住由衷地感慨,为这种事情就惊动某些人,小陈使用这些资源,未免有点太过随意了。

不过话说回来,做为下面省份的人来说,想影响北京机场的航班,找不到对口的人,那也只能找那些通天的关系来用了。

关键是对小陈来说,这资源并不是异常稀缺的,段卫华想到这里,也是不得不承认:老了啊,现在终究是年轻人的天下了……

陈太忠走进演播厅,要人帮着把科委的人安排在一堆,又托田甜将蒙晓艳母女安排到二楼,再然后,就是找陈洁去汇报情况进展了。

陈省长听完他的话,也禁不住苦笑一声,“嘿……其实瑞奇·马丁他们,不也是外国友人吗?机场这么搞,实在是太死板了。”

等十二点半的时候,外面又走进一大帮人来,大家一看,居然是李枫亲自领过来的,再往后一看,四五个男女正在摘掉鼻梁上的墨镜——全是来自港台的艺人。

“哎呀,那不是打星小贾吗?”这个时候,段天涯正在陈太忠旁边,他看着其中一个男人愕然地发话,然后他认出了更多的人,“呀,还有蔻蔻和康妮……”

不多时,有消息传来,合着这些人也是追星来的,一大早就向素波飞来,只为能同瑞奇同台演出一次。

这些人来得是如此冒昧,甚至连陈太忠都没有得了消息,不过不管怎么说,来的明星都有知名度,其中还有人走通了褚伯琳的门路,于是将他们引进来,也是很正常的。

最起码,在座的观众看到这些人,不会置疑他们凭什么进来,更多的是感叹一句,“呀……XXX也来了。”

然而,这么多大腕的出现,又引发了台里另一个忧虑——这么多明星,上台表演是排不过来,但是不上台的话,似乎……又有点浪费资源了。

不过,这个问题虽然严重,但是台里并不是特别在意,他们面临着更严重的问题,北京的航班今天什么时候能到——瑞奇到不了的话,再说什么也是白搭。

大约到了一点钟的时候,趁着节目间隙,陈太忠又给机场打电话,却得知航班还没起飞,那边只是口口声声地说——快了快了。

快你个松花蛋了!陈某人现在哪里还敢相信这话?说不得又给黄汉祥打电话,黄二伯在电话那边回答,“接了你的电话,我就跟老爷子说了,现在肯定安排下去了,不过那么大的机场呢,协调起来,估计也要一点时间吧?”

“这个倒也是,”陈太忠苦笑一声,他总不能一而再再而三地催促老黄,“主要是我这边压力太大,关心则乱嘛。”

“对了,老爷子说了啊,外国的明星不是不能请,但是也要大力发掘咱们自己的文化,”黄汉祥叮嘱他一句,“千万不要因为引进容易,就忽视了咱自身文化的发展……这是原则问题。”

“嗯,记住了,”陈太忠默默地挂了电话,想起那个依偎在躺椅上,有若风中残烛一般的老人,他心里也暗暗地钦佩,什么叫大局感?这才是真正的大局感。

黄老或者有这样那样的毛病,还做过一些不合理的事——比如说推荐夏言冰做副省长,但是毫无疑问,这是一个精明而又能坚持底线的老人,愿意接受外来文化的同时,不忘强调弘扬民族文化的重要性。

正感慨着呢,许纯良也带着人来了,倒是郭建阳比许主任来得还要晚一点,他解释说,县城里的人,对初一的团圆饭特别注意——他这也是极尽所能地早来了。

终于,在一点二十的时候,传来了好消息:经过不懈的协调,北京道素波的航班,已经开始在跑道上滑行,预计在四点左右的时候到达素波。

等台上《顶碗》的杂技节目结束的时候,主持人迫不及待地走上前宣布这个消息,登时全场欢呼雷动,这大年初一的,绝大部分人,都是冲着这俩腕儿来的。

甚至那俩刚下台的小姑娘,也情不自禁地跳了起来——当然,她俩今天穿的演出服,满足了精神文明建设的要求,怎么跳也不会暴露太多。

“不容易啊,”听到这满场的欢呼,陈太忠才真切地感受到了那份狂喜,心里禁不住暗暗咋舌:要是人真的来不了,哥们儿非得臭了大街不可。

他暗暗发誓,以后再也不接这种临时活计了,这一波三折的,简直是太摧残人了!

既然已经确定飞机起飞,现场的气氛越发地热闹了,有些人甚至开始倒计时了——期待的过程,原本就是一种幸福。

陈洁等了这么久,搞得有点兴致缺缺了,于是将陈太忠叫过去,“等一会儿,你跟段市长和褚台长去接人吧,我有点乏了。”

“那您可以在机场训他们一顿嘛,告诉他们您等了这么久,”陈太忠听得就笑,他可并不认为,陈洁是真的不想去接机,只不过堂堂的副省长等一个艺人,等了如此之久,搁给谁也难免有点挂不住。

起码,陈省长未必是真的不想去,只不过她要在意别人的物议,表示一下不耐烦,是再正常不过的了,所以,陈主任给本家准备了一个台阶——哪怕她可能并不需要。

“唔,”陈洁明显地有点意动,她沉吟一阵,方始点点头,“嗯,就当是对小陈你工作的支持了,换个人敢让我等这么久,我还真的不答应。”

这种话,也只有女性干部才说得出口了,不过,陈省长说得自然无比,大家听得也就是无比自然了,于是众人就说,反正时间还早,陈省长您先休息一会儿吧。

说早确实还早,但是对那些追星族来说,也是度日如年了,许苒泠就不止一次跑到陈太忠身边催促,“太忠哥,你们还不去接机啊?”

小丫头疯狂地迷恋瑞奇·马丁,现在放假在家,听说瑞奇要来天南,她兴奋难耐地通知了三个要好的朋友,然后那三位不管是坐飞机也好开车也好,居然今天在素波汇合了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