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929章 下雪、拜年(下)

说起来这个纠缠,还是要从许绍辉的空降谈起,原本广电这个口儿,是宣教部也能管,科教文卫的分管副省长也能管,省政府办公厅还能管的地界,但是许省长没去了陆海,空降到了天南,里面就出现了一些职能变动。

高胜利是全盘接受了许绍辉的职能范围,这个范围有点零碎,多是以二级局为主,不过可以肯定的是,广电系统,明确地属于高省长分管。

但是……陈洁也能管,尤其是她喜欢瑞奇·马丁的青春活力,知道高胜利不想去接机,她就决定自己去,现在听说北京下雪了,她要决定行止,可她又不合适问褚伯琳。

段卫华愣了好半天,又问了一问,才知道陈省长也要去接机,心说这些外国人真是祖坟上冒青烟了,不但我这市长要去,还要去个副省长。

段市长心里是怎么想的,这个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他也联系不上陈太忠,于是他提出一个建议,“我认为,您先去省台看一看吧,有什么消息,省台那边应该是最灵通的。”

按说,陈洁的消息只会比省台更灵通一点,但是她有点名不正言不顺不是?琢磨一下之后,她接受了这个建议——就算瑞奇·马丁不能来,分管文化的副省长关注一下春晚,也是很正常的事情,正经是还能让她的行为不显得那么突兀,“段市长不一起去看一看?”

“我帮您联系小陈,联系到他之后,我们一起过去,”段卫华总觉得今天事情,有点说不出的怪异,反正他也不是靠着陈洁的,倒也不怕对方在意。

然后,十点钟的时候,陈太忠和段卫华同时出现在了省电视台,李枫正急得来回打转呢,听说陈太忠来了,忙不迭地迎了出来,“我说陈主任,听说北京现在的雪,又大了呢。”

“早晚都会来的,李台长你沉住气,”陈太忠笑着安慰她,虽然他自己心里,都觉得有点不靠谱,但是这个阵脚是不能乱的,“优先保证的是出港的航班……这大年初一的,又能有几架航班呢?”

就在两人说话的当口儿,又有不少人过来了,都是来看春晚的——这春晚不是直播,谁也不知道节目什么时候就演了,追星就要付出追星的代价。

“算了,进去看节目去吧,”李枫叹一口气,台里明明已经火烧火燎了,但是现在的工作,还是必须做的,瑞奇·马丁不能来是大事件,但是春晚完不成,那是要命的事件。

陈太忠进了演播厅之后,才发现自己熟悉的人已经来了不少,比如说祖宝玉、赵胡杨,又比如说梁靓、宋伟……

这还是上午,参加的人都知道,重头戏在中午和下午,到了中午的时候,有餐车推着过来卖午饭了,都是碗盏和笼屉——拍着也好看,都是白色泡沫塑料的盒饭那成什么了?

你说这些人有意思没有?家里的大鱼大肉不吃,偏偏来省台吃这个,陈太忠心里嘀咕,可是架不住真的有人饿了,不但点饭菜还点酒水——这里不提供烈性酒精饮料,但是红酒、香槟和果汁还是有的。

就在这个时候,有人过来通知他,“陈主任,外面有人说,是您的通讯员,要进来看看,李台长请您出去领人。”

陈太忠站起身出去了,一眼看过去,就发现郭建阳带着四男二女站在那里,他苦笑一声,还没来得及说话,猛地眼睛一直,就扫到了两位美艳绝伦的女士身上,“晓艳,小……那个唐姐,你俩也来了?”

“我团拜拜到一半就跑了,”蒙晓艳才不在乎这里是省台还是市台,她白他一眼,“太忠,我陪我妈过来看节目,还不放我们进去?”

“瑞奇·马丁的飞机晚点了,其实……你们可以晚些来的,”陈太忠艰涩地咽一口唾沫,他才刚刚挂了北京机场的电话,那边说了,素波的航班还要等一等——毕竟现在还在下雪。

他的话还没说完,眼睛就是一直,指着远处,嘴唇不住地哆嗦着,“那个啥,太过分了……你们都不吃午饭的吗?”

合着远处停下了一辆凯斯鲍尔豪华大巴,车上刷刷地在下人,下人也就算了,关键是下来的人都统一着装,一色的深蓝色工作服,上面两个大大的红字——“疾风”!

这是凤凰科委的人到了,陈太忠此刻真的是无地自容,尼玛……你们不要这么夸张好不好,谁让你们统一着装的?

不过,既然人已经到了,那说再多也没用了,要知道,能进了省台的车和人,都是有证件过了第一道门岗的——记录下来了。

“那个啥……”他清一清嗓子,“那个啥,群众的精神文明生活是要常抓不懈的,欢迎大家……你们好歹吃了午饭再来嘛,好了,过来点人头,我带你们进去。”

陈主任的这拨人比较多,但是台里发话了,文明办占大多数定额,李台长专门派了人过来,有资格进演播厅的主儿,要挂牌。

大家正挂牌呢,又是一辆豪华大巴过来了,率先下来的是个冷艳无比的女人,她扫视一眼,“高新区的,三十个,你们点一下……呦,陈太忠你不着急联系瑞奇吗?”

“这跟你有关系吗?”陈太忠正闹心呢,瞥她一眼之后,他冷冷地一笑,“我记得没有通知过你,蒋主任,操心太多……很容易变老的,会影响你的美丽。”

“我是听说北京下雪,瑞奇·马丁可能航班延误,”蒋君蓉微微一笑,紧接着脸一沉,“我的很多客户,都是冲着他来的,陈太忠你要对自己的言行负责。”

“陈主任都说没通知过你了,”蒙晓艳看不过眼了,她冷哼一声,这个相貌比较“妖艳”的女人——其实她认为是妖冶,她有本能的抵触,“你上杆子找他干什么……什么?瑞奇不能按时来?”

蒋君蓉看她一眼,却是一言不发,目光中充满了不屑和怜悯,然后她转头看向陈太忠,“陈主任,我一直都愿意相信你,但是今天……好吧,我依旧选择相信你。”

“你不用相信他,他也不稀罕你相信,”蒙晓艳的性子本来就拗,吃她这么一眼,真的是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。

尤其是,对方还是个异常“妖冶”的女性,她心里就更不满了,哪怕你是太忠的女人,我也要让你明白,大家都是太忠的人,想玩个性,你还没有那个资本——你有荆紫菱的相貌和才气吗?“你不相信他,又能怎么样?”

“气性不小啊,”蒋君蓉似笑非笑地看她一眼,眼中依旧是不屑,“瑞奇·马丁不能来,这个消息好像你不知道……这点事情你都不知道,还好意思跟我呲牙?”

“你!”蒙晓艳直气得咬牙切齿,这一上午,她跟着团拜了几家之后,就开车直奔素波了,唐亦萱本来没打算来,但是她觉得一个人来没意思,特地回家叫上“老妈”。

就这,在来的路上,蒙校长的电话也不停,她不住地跟领导和同事解释,自己有要事来素波——她真没时间去考证瑞奇·马丁的行程。

现在被人质疑了,她就恼怒了,才待要发火,看一眼沉着脸的陈太忠,她决定略略隐忍一下,“陈主任,这是你领导?”

“蒋主任领导不到陈主任,”一边有女声插话,大家扭头一看,又是一个顶级美女,身穿白色裘皮大氅,甜美中带着一丝高贵。

“甜儿来了啊,”蒙晓艳笑着冲她点点头,“过年好啊。”

“你也过年好,”田甜冲她一笑,看到小蒙身边的女人,田主播微微一愣,天下居然还有如此绝色美女?想她也是眼高于顶的主儿,但是有一种美叫倾国,是男女老幼通杀的。

唐亦萱就是这么一个女人,其实她今天穿得很随意,下垂感极强的浅棕色裤子遮住了厚坡跟小皮靴,上身是大开领的浅灰色毛呢短大衣,露出了里面鹅黄色的高领羊毛衫。

“这位是?”田主播不能不问一句,这个女人带给她的震撼,或许也只能有小紫菱可以比肩了。

“这是我妈,”蒙晓艳很随意地回答一句。

“这是你妈……”田甜好悬就石化了,她愣了半天,才冲唐亦萱点点头,“阿姨过年好,呀……那你岂不是蒙书记的……那啥?”

“过年好,”唐亦萱淡淡地点点头,“过年了,晓艳怕我一个人在家闷,带我过来看看。”

看到这几个美女旁若无人地聊天,同为美女的蒋君蓉觉得自己受到轻慢了,她才待发话,段卫华正好走出来。

段市长见到唐亦萱,愣了差不多一秒钟,才走上前笑眯眯地打个招呼,“呦,唐姐也来了,过年好啊。”

“嗯?”这次轮到蒋君蓉愣住了,她不可置信地上下打量着这个衣着普通的女人——我没有听错吧,堂堂的素波大市长,管这个女人叫姐,而且主动打招呼?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