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928章 下雪、拜年(上)

陈太忠在家里这顿饭,又被人灌了一个不亦乐乎,老陈现在虽然是电机厂最有权威的主儿了,但是跟一帮工友还是不怎么摆架子,那么陈主任被人猛灌,也是必然的了——反正他不能当着爹妈的面儿,跟别人呲牙咧嘴地讲资格。

喝完酒之后,老妈让他在家里睡一觉,他坚决不肯答应,而是开车回了横山宿舍,小白晚上要回童山了,钟韵秋也要回曲阳,他得回来见她俩一面。

大白天的他回来,自然不可能白昼宣淫,事实上,三个人说了也就七八分钟的话,陈主任的门铃就响了,是张爱国带了两个人来给陈主任打扫卫生、贴对联什么的。

事实上,这个房子张爱国经常自己过来打扫,眼下也不甚凌乱,不过毕竟是龙年最后一天——行百里者半九十,讨好领导自然要做足样子。

再然后的事情,也不用多说,陈太忠在年三十回来,有的是人带着年货过来探望,不但有半成品,还有成品,大约到了四点多的时候,陈主任收到的东西差不多就够开七八桌饭了。

按说到了这个点钟,基本上就没啥人过来了,凤凰人过年的气氛还是很浓的,这个时候不是一家人已经团聚,就是正在赶回家的旅途中。

可是偏偏陈太忠这里例外,一直到七点还是门庭若市,不但有宿舍院内的于主任和杨新刚,还有招商办的小吉,更有幻梦城的老板石红旗。

他们家里未必就没事,但是不到陈主任这儿走一遭是不行的——明天陈主任可就又要去素波了,谁知道什么时候回来呢?

其中古昕和小吉最为夸张,两人居然就在陈主任家里看起了春晚,直到十一点才离去,却是回家放炮去了。

陈太忠放完炮之后,就溜到了三十九号院,不过由于心里有事,他一直睡得不太踏实,早晨六点半就给阴京华打电话——阴总服侍领导大半辈子了,是习惯早起的,“京华老哥,北京下雪了没有?”

“下啦,不小呢,”阴京华的回答,直接让某人心里凉了半截,“下了半夜,现在街上树上都是白的。”

“啧,”陈太忠咂巴一下嘴巴,“有多大,会不会影响航班起飞?”

“航班……按说不会影响吧,”阴京华也是到处飞的主儿,又身在北京,见识过类似的场景,于是他做出判断,“以我的经验,可能有适当的延误,不过现在雪小多了。”

这才叫个郁闷,陈太忠呲牙咧嘴地挂了电话,直起身子穿衣服,又顺手推一把还在呼呼大睡的蒙晓艳,“起床了起床了……过年好啊。”

“我再睡一会儿,”蒙校长迷迷糊糊地回答他,“一会儿学校要组织团拜呢,总不能让我顶着两个黑眼球去吧?”

“那我先走了,”陈太忠火急火燎地穿好衣服,走出门却发现唐亦萱正在厨房忙乎,“过年好,早饭我不吃了,你们随便吃,我得去素波了……”

不等小萱萱回答,他就刷地没了影子,唐亦萱愣了半天,才哭笑不得地摇摇头,不多时,卧室里传来蒙晓艳的尖叫,“坏了,陈太忠跑了?都说好了,他还要带我去看瑞奇·马丁呢!”

“你小声点,”唐亦萱气得拿锅铲敲一敲锅,这一嗓子要是被别人听见,那麻烦可不会小了,所幸的是,院子已经有人在噼里啪啦地放炮了……

陈太忠哪里还会等蒙晓艳?他都火烧眉毛了,一路开着车,八点钟就赶到了素波。

可是,到了素波又能做什么呢?他倒是想抱着飞机轱辘飞过去呢,但是想一想老段他们接到北京下雪的消息后,肯定要联系自己——这个时候,他总不能再玩失踪了吧?

他心里这个着急,真是有点抓耳挠腮的感觉,不过眼下再着急也没用,他定一定神,给北京机场去个电话,好决定行止。

北京这边接线生的声音甜美,但是回答非常地机械化,“已经有不少人来电话问了,我们一定会尽量保证旅客们春节的出行。”

陈太忠哪里肯接受这样泛泛的回答?说不得他冷哼一声,“我要确定航班到底会延误多久……小姑娘,我记住你的工号了。”

或许是他的威胁起了一定的作用,接线生在电话那边多给了一点解释出来,“您好像是外地手机号码,我目前只能确定,出港航班的优先级大于入港航班,外地来京的飞机,在天津落地的可能性很大。”

“我问的就是出港航班,”陈太忠不依不饶,“东航从北京飞素波的九点二十的那一趟航班,几点能出港?”

“您问的问题,我无法回答,请您理解一下好吗?”接待小姐有点不耐烦了,“春节出行遇到雪天,大家都很着急。”

你这不是找投诉吗?陈太忠真的有点恼火了,不过再想一想,现在给机场打电话的,指不定有多少人,小姑娘不耐烦也是正常的。

于是他极力压住自己的脾气,耐心地解释,“是这样,这趟航班上有几个客人,是整个天南省都在期待的,我说得一点都不夸张……我是天南省委的,麻烦你帮我打听一下好吗?”

“……好吧,你稍等,”也不知道是天南省委的旗号吓住了小姑娘,还是说陈某人的情真意切打动了她,她居然答应问一声。

过了约莫有四十秒,甜美的女声再次传来,“出港航班大概会顺延半个小时,目前正在紧张地清理积雪。”

半个小时的话,那就不算什么了,陈太忠再次经历了一次从大悲到大喜的经过,这个心情,真的是有点难以形容。

不过这一次,他不会再这么轻易地相信这个消息了,说不得又打电话给马小雅,落实一下北京机场的积雪和航班出港的情况。

马小雅已经陪着瑞奇·马丁和凯特·温斯莱特在机场候机了,对陈太忠的询问,她做出了肯定的答复,“雪清理了不少,马上要登机了,看来问题不大……不过,现在的雪又大了点。”

“雪又大了点?”陈太忠真的是欲哭无泪,这都是怎么玩人呢?惹得哥们儿火了,直接来个拨云见日的术法!

他还真是会这个术法,但是以他现在的境界,控制范围甚至还不能涵盖整个素波,就别说几千里之外的北京了。

面对这样的局面,他确实有点无所适从了,不过很显然,他现在爬素波到北京的飞机轮胎,怕是也来不及了——这飞机很可能在天津降落啊。

实在不行,就来个“真人模仿秀”吧,陈太忠觉得自己化个妆,也能模仿一下瑞奇·马丁,他的歌唱得不好,但是原声模拟还是没有问题的,至于电动马达啥的,那自然不在话下。

但是……凯特·温斯莱特怎么办?

那就再说吧,陈太忠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,艺多不压身,多准备点总是没有错的,但是那生命之杯的歌儿他记得不太全,现在就得找瑞奇的录像带或者碟片来看一下——那个马达的转速、幅度和节奏,他也需要适当地借鉴。

然而,现在是大年初一的早晨,路边的音像店全都大门紧闭,陈某人说不得穿墙进去,搜寻《生命之杯》的资料。

遗憾的是,他找了七八家,都没有找到《生命之杯》,甚至连瑞奇·马丁其他的影碟资料都找不到——这些家里,有些店的面积超过一百平米,规模很不小了。

陈太忠这就更着急了,想着不行我让段天涯帮我找一份吧,就算他那里没有,天南台总是有的,于是一个电话打过去,“老段,过年好啊……问一下,你那儿有没有《生命之杯》的音像资料?我急要。”

“陈主任你也过年好,祝你新的一年里官运亨通财源茂盛,”段天涯先来了这么一段,然后才苦笑一声,“我本来有四套,全被人借走了……瑞奇·马丁要来了嘛。”

陈太忠无语凝噎……

段卫华一大早起来,先看着段宇轩在院子里放了一阵鞭炮,又吃点早饭,然后去了建委,陈放天陪着他去环卫局转一圈——在这样的节日里,环卫工人辛苦啦。

再然后,他就要落实去机场迎人的事宜了,警车、戒严什么的,市警察局都安排好了,只要一个电话,保证五分钟内进入状态。

然而就在这时,不幸的消息传来——北京下雪了,瑞奇·马丁和凯特·温斯莱特可能无法按时赶到素波了。

这才叫了一个扫兴,段市长觉得煞是无趣,不过他也没有再多的负面感觉,省台的节目,着急的应该是省里,跟素波市长关系不大的。

段卫华是很沉得住气的,想到这波外国明星仅仅是“可能”无法按时赶到,他甚至连联系陈太忠的兴趣都没有——等确认了对方赶不到之后,再打电话联系小陈,商量如何善后也不算迟。

他不着急,可是真的有人着急,陈洁就将电话打到了他的手机上,“段市长过年好,我问你一下,联系得上陈太忠吗?”

陈太忠这时候又在走街串巷地做梁上君子,按惯例是要关机的,陈省长联系不上他,一时间找不到合适联系的人,就打电话给段卫华。

按说,她给褚伯琳打电话更为合适,但是很遗憾,广电这一块,是归高胜利管的——这里有一个小小的权力范围重叠的问题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