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927章 无妄的影响(下)

老陈知道这个事情,但是他无法置喙——他承包的是装配车间,不是整个电机厂,而他又是一个出名不爱惹事的主儿:所以就无视了:我对得起在我这儿讨生活的工友就行了,没办法,我就是这么一点能力。

但是陈太忠就被动了,有人把状告到了省里,说陈主任的老爸为了追求利润,放任自己的企业对员工进行盘剥,节假日加班的工资都不肯支付——亏得他还主张完善劳动法合同呢。

这个状,是告到了劳动厅,钱诚为此专门打个电话给陈主任,说是这个事情我压下去了,陈主任你不用担心——经调查,他们不是你老爹承包的分厂的人。

这是个人情,但是陈太忠就像吃了一个苍蝇一样,大大地不爽了,我让钱诚你压下去了吗?你知道跟我老爹无关,给我打这个电话,又是什么意思呢?

当然,钱厅长是卖好之意,陈主任对这个还是懂的,但是他觉得有点冤,是电机厂其他的车间不严格执行劳动法,这又跟我、跟我老爹有什么关系呢?

然而话说回来,事情还不是这么简单的,因为电机厂产出的电机,最终都是要经过装配车间——装配分厂这一道手续,才能出厂,哪怕不是供给疾风厂的电机,也是这么一个程序。

而且,电机厂跟疾风厂打交道的,发生供销关系的部门,也不是电机厂的供销科,而是装配分厂,这就更说不清楚了。

所以说,这笔账算到装配分厂头上,虽然有点冤,可也不是完全讲不过去的。

陈太忠对这告黑状的家伙,非常地恼火,他不但莫名其妙领了钱诚一个人情,还不能因此而大动干戈——他现在所处的位置,离凤凰电机厂远了一点……够不着。

不过,在素波够不着,不代表在凤凰也够不着,他一旦回来了,就来到老爹的厂里,哥们儿倒是要看一看,到底是谁,敢在国家法定的节假日,不按规定算工钱的。

“你说的这个,我还真不知道,”李继波苦笑着一摊手,他过来是跟陈太忠套近乎来了,哪里愿意承担这样的责任?“陈主任,咱厂里啥状况你也知道,都承包了……承包了就要讲个效益,这种事儿我不好多干涉的。”

“扯淡吧,电工车间没承包吧?”老许在旁边冷哼一声,他没承包成汽车队,就是因为李继波的人从中作梗,他心里怨气大着呢——被徒弟打了脸啊。

眼下当着陈太忠的面儿,他不怕对方报复,自然是有仇报仇有冤伸冤了,“国庆长假的时候,电工车间加薪了吗?”

“这个我真不知道,”李继波没有被戳穿谎言的恼怒,他只是很淡淡地摇一摇头,“我回去了解一下吧,如果欠薪,一定要补上,这是原则问题。”

“我操你大爷,整个电机厂,就剩下一个分厂了,你不知道?”老许苦笑着站起身,手指差一点戳到李继波的脸上,这工人阶级还真是直爽,“就剩下电工一个分厂了啊,你还不知道,因为这不是你家的买卖……我操尼玛的,你一个厂长,觉得自己该知道点啥?”

陈太忠冷眼旁观半天,心里觉得这个李继波实在有点不是玩意儿,他干咳一声,“许叔你息怒,我现在就想问一句……国庆长假的时候,哪个分厂严格地执行了三倍工资的待遇了?”

“当然是装配分厂了,”老许听得就笑,他虽然是工人,但好歹汽车队出身,这样的怪话说出来是轻而易举的,“其他的……没有一个合格的。”

“是这样啊,”陈太忠点点头,也不多说,摸出手机翻看号码,翻了半天之后,他死活找不到凤凰市劳动局周局长的电话,说不得直接给交通局局长牛冬生拨了过去。

“牛局,春节快乐啊,给你拜个早年,那个啥……我记得你跟周无名关系不错,把他电话号码给我。”

“我才换了手机,你等我一等行不行……喂喂,”牛局长叫了两声,发现听筒里已经是一片静默,禁不住叹口气,低声嘀咕一句,“上次丁小宁的奔驰把人家的普桑撞了,这次周无名……换帕萨特了啊。”

挂了电话之后,陈太忠对着李继波面无表情地发话,“调查有没有违规,是劳动局的事情……这个我尊重当地的判断,不过劳动群众的合法收入,应该保障,如果不能保障,省委文明办不会坐视。”

“陈主任,这个……我们也有不得已的苦衷,”李继波苦着脸解释,厂里到底是个什么样子,他还能不清楚?他也不稀罕吞吃工人们这点可怜的收入——能赚钱的地方多了,只不过,他手底下的人,也得吃喝不是?

“我操尼玛的李继波,你别给脸不要啊,我忍你很久了,”出乎众多人的意料,陈太忠居然当场翻脸了,他手一指李厂长,“有人把小报告打到省委了……说我老爸不执行国家节假日工资政策,老子懒得理你,你别以为我不知道谁是主使者!”

李继波是主使者吗?再给他一个胆子也不敢,可是陈主任偏偏就这么说了,这是官场中常见的以退为进的手段——老子不想找你麻烦,是你欺人太甚!

可是李继波偏偏没办法解释,因为下面人这种作为,确实容易造成上面的这种印象,而且陈主任蹦出这话来,大家也就能体谅他的苦衷了——老陈把该发的加班工资发了,但是下游环节不发,这板子……居然间接地算到了陈主任头上。

“我一直强调劳动法来的,”李继波现在,只能咬牙硬撑了,“太忠,咱们这都一个厂的,有话好好说。”

“行,我给你这个面子,”陈太忠点点头,他之所以趁着年假办这种事儿,真的是顺水推舟,那些举报信确实给他造成了一些困惑,但也只是小小的一点。

正因为影响不大,所以他才趁回来的时候,顺便解决了,真要影响大的话,他就会专程回来了,“好好抓一下,该补的工资补了,不要等我用文明办的名义找你,明白不?”

到了这个时候,李继波哪里还不明白,自己是撞正了大板?说不得讪讪地告退,脸上发热之余,也禁不住暗暗地庆幸——幸亏,陈太忠不是有目的地回来的,我这……又是捡了一条小命回来啊。

他转头没走了两步,陈太忠的手机响了,却是牛冬生将电话拨了回来,报上了周无名的号码,不过既然李继波识趣,他也没再计较的意思,只是将周无名的号码输入了手机中。

“就这么算了?”老许在旁边看得有点不过瘾。

陈太忠看他一眼,本来不想再说什么了,想一想自己这么做,未免给人摆架子的感觉,于是撇一撇嘴,“不算还能怎么样?”

“把他弄下去啊,”老许理所当然地回答,厂里的工人对李继波的印象都不好,他是尤甚,“好端端的电机厂被他搞成什么样了。”

“这不是我能管的,”陈太忠摇头叹气,心说你还嫌我管的事儿少?而且李继波这家伙是把电机厂搞得人不人鬼不鬼的,但是并没有大把柄在别人手上。

那货纯粹就是能力不行,否则的话,电机厂现在也不会拆分承包——换给一个有能力又贪婪无比的,多半就会将这个厂子彻底私营化了,“你觉得换个厂长,会比现在更好?”

老许听到这话,不作声了,陈太忠则是侧头看一眼自己的老爸,“以后其他分厂的加班工资,您帮着把一下关,不合格的解除合作关系。”

“这怎么能行呢?”老陈一听见这话,脸就是一沉,“那些承包的人,都是厂里的中干,也都是熟人,你让我怎么去命令人家……人家会不会说你得意忘形?”

“问题是他们影响到我,影响到你儿子了,”陈太忠无可奈何地叹气,“我帮劳动厅完善劳动法的执行,别人就拿电机厂说事……告诉他们,谁不给我面子,我就不给他里子!”

“严重吗?”老陈刚才就听儿子这么说了,眼下又听到复述,禁不住低声问一句。

“严重倒是不严重,但是……我会别人戳脊梁骨啊,”陈太忠摇摇头,他不欲让父母亲担忧,“但是不处理总是个隐患,容易被人做文章。”

“那就跟其他分厂说一下呗,”老许低声劝解,他还提出了自己的建议,“就算不好说解除合作,压一压他们的货款总没问题。”

“就是解除合作,一定这么强调,”陈太忠摇头,他承认老许这建议,可操作性更强一点,但是有些事情,必须把标准定得高一点,“取法乎上,也就仅得其中。”

说完这些,他的手机又响了,却是张煜峰打来了电话,张处长分别打给了几个不同的人,确定了这几天北京会一直阴天,但是大雪的话……只有初三有这个可能。

接完这个电话,也差不多十一点半了,老陈一拍儿子的肩膀,“走,回家吃饭,你妈对你晚上不在家呆着,很不满意啊。”

“我也跟着去蹭饭,肯定有好酒,”老许笑眯眯地跟了上来……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