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925章 三十了(下)

第二天一大早,陈太忠驱车直奔凤凰,这倒不是说,他在凤凰有什么了不得的事情,而是他想看一看——谁敢不来给哥们儿拜年?

第一站自然是凤凰科委,科委的人也忙着过年,人心涣散的,一开始并没有人注意到黑色的奥迪车,直到有人看到陈主任从车上下来,才惊呼一声,“陈主任回来了~”

这个消息委实震撼了一点,很快地,大家就知道了,甚至许纯良在五分钟之后,都出现在了平坦的广场上,他笑吟吟地发话,“我说太忠,福利这些……张爱国都帮你领了,这个时候你过来干什么?”

“哦,原来是我来得不合适,那我走了,”陈太忠点点头,笑着转身,“还想着给大家送几张春晚的入场券呢,原来是我自作多情了……伤自尊,太伤自尊了。”

“别介啊,陈主任,我要,”一个女人高声地叫了起来。

这个场合能这么说话的,自然是戏曼丽副主任,她笑吟吟地走上前,“工会正讨论要不组团去素波呢,凯特?温斯莱特肯定能来吧?”

“她和瑞奇·马丁,都是我邀请的,”陈太忠微微点头,并没有做正面地回答,他也不需要正面回答——难道你不相信我吗?

“能给我两张吧?”戏曼丽眼冒蓝光,素波都请不到这样的大腕,那对凤凰这种小地方的人来说,其冲击力不问可知,戏主任孤身一人,也没什么忌惮,自然敢开口。

“好说,”陈太忠笑眯眯地点点头,“一两个人,我还是带得进去的。”

“那我呢?”许纯良见这厮如此作态,禁不住冷哼一声,“我要六张票。”

“我给你打八折,”陈太忠听得笑了起来,“贵宾票八百八一张,没门路八千八都买不上,唉……谁让你是领导呢?那两折我自己垫了。”

“好了太忠,不开玩笑,咱科委真想订一批入场券,”许纯良一伸手,就揽住了他的肩膀,“走,咱找个地方细细地谈……戏主任,通知一下其他领导。”

旁人一见许主任这个架势,禁不住暗暗咋舌,许纯良来科委也快一年了,虽然平日里许主任还算好说话,但是脸一绷也是六亲不认,又有章尧东的撑腰,威信早就建立起来了——现在的科委,就连乔小树说话都不好用了。

而陈太忠虽然依旧是科委的传说,但是由于许久不见人在,影响力已经渐行渐远,直到见到许主任如此对其如此亲热一幕,大家才反应过来,陈主任始终是传说,从未被遗忘。

这是龙年的最后一天了,陈太忠到达科委的时候是上午十点,大家都已经进入了亚放假状态,像腾建华都在收拾行装,准备中午驱车回老家金乌了。

不过也就是这个时候,科委的一正八副居然全在单位,于是大家坐进小会议室,就明天去参加春晚的问题,开一个简单的会议。

许主任的态度很明确,不管你们去不去,我是要去的,太忠本来就是咱科委的人,我还打算跟省台商量一下插播广告的事情——这是一个很好的、宣传疾风车的机会。

戏主任马上跟进,梁志刚也打算跟着去看看,倒是李健年纪轻轻,却表示不去了——“辛苦了一年,怎么也要好好休息几天,我从电视上看。”

这是个自觉自愿的事情,谁也不会强迫谁,不过戏曼丽既然是工会主席,她就要考虑一下群众的问题,“能不能考虑一些中层干部和劳动模范?”

“我觉得有必要考虑,咱们可以组个方阵,”李健虽然决定不去,却还是积极地建议,“统一一下着装,要是能打个牌子就更好了。”

“还统一什么服装,从疾风厂劳动服库房里领就行了,”邱朝晖大大地喝一口水,他的胃病已经好了很多,可嗜茶的习惯并没有改变,“谁选上了,谁就去疾风厂打借条。”

方阵……陈太忠听得颇为无语,那演播大厅大厅总共才多大,还方阵?而且现在是个人就跟他要招待券,哥们儿面子再大,了不得带百十号人进去。

“我说,不能这么打土豪啊,”他苦笑着发话,“连上领导,咱单位上限三十个人,不能再多了,多少人盯着呢,至于说人选……许主任安排吧。”

“我下午还回家呢,”许纯良扫一眼大家,“戏主任,这个名单由你来制定……我说太忠,你这搞得也太仓促了一点。”

“你以为我想啊,一周前我才接到省台请求,要我帮着联系节目,”陈主任气得眼睛直往天花板上翻,“我就想不出来,谁的效率还能比我高。”

他这话说得狂妄,可在座的都是见证了他崛起的主儿,邱朝晖就率先点头,“这倒是,创新基金、疾风厂的建设,这都是大家追着你跑。”

他是老资格,不怕当着许纯良夸陈太忠,其他人却是不好说什么,倒是许主任不在意,他笑着点头,“倒是忘了你这火箭速度了,现在轮到省台追着你跑了。”

“我是赶鸭子上架呢,”陈太忠微微一笑站起身来,“好了不说了,还有点别的事情要办,你们忙吧。”

“中午一起吃饭?”许纯良也不拦他,就坐着问一句。

“初一素波再见吧,”陈太忠回头笑一下,“多久没回来了,父母啦、朋友啦,这些都得看一看去。”

出了科委,他还想去一趟招商办,不过转念一想,那里终究是过去时了,现在的主任周勇是省委下来挂职的,要是小吉他们说起春晚之类的,估计周主任脸上还未必挂得住。

过去的,就是过去了,陈某人禁不住暗暗感慨一句,这种心态搁给上一世的他,是绝对不会有的,那时他早就习惯孤家寡人了,两个膀子扛一个脑袋,走到哪儿都是了无牵挂。

但是这一世他有了情人,有了下属,有了攸关的利益团体,纠葛太多,就难免小资一下,人都说铁打的军营流水的兵,这官场,也是一去不复返的啊~

接下来,他就去一趟电机厂,现在的电机厂又起了两栋新厂房,都是装配分厂名下的,随着疾风电动车越卖越火爆,电机厂最近的业务也在激增。

不是没有人惦记过老陈承包这一块,但是那二十年的承包合同不是白写的,而且大家都知道,二十年之后正式的老工人都退休,这车间也就回不来了。

而且,就算再眼红的主儿,也要考虑一下老陈的儿子,尤其是现在疾风厂的生产厂长,还是陈太忠的通讯员,连电机厂其他分厂的人都不认,就只认老陈。

厂子确实效益不错,直到现在,还有人在厂里干活,不过更多的人是在打扫卫生。

陈主任到达新盖的装配车间办公室的时候,他老爸正站在门口,笑眯眯地袖着双手,看工人们领过年福利,空地上堆满了一大堆食用油,还有些核桃、花生之类的干果。

看到他过来,老陈脸上泛起了笑容,“怎么这会儿就过来了?”

“晚上有事,没时间,中午在家吃饭,”陈太忠随口答一句,又冲那些福利努一努嘴,“怎么过年就发这点东西?”

“不少了,比其他分厂强夺了,”一边的老许笑着接口,“鸡蛋、肉、电饭锅啥的,都是前几天就发了,一次发太多,大家也得拿得了不是?”

“老爸,你的人过年加班吗?”陈太忠又问一句。

“本来我是想不加班的,安排一些人值守就行了,”老陈笑一笑,无奈地叹口气,“不过有人主动要求加班,三倍工资呢,而且……咱这存货也不多。”

“他们就差这点钱吗?好不容易休息呢,”陈太忠无奈地撇一撇嘴,“这大过年的……”

“这不是都穷怕了吗?”老许在一边苦笑,“好不容易这两年效益好,还不赶紧趁着这时候多赚点?咱们现在根本就成了疾风厂的下属工厂,太忠,你这疾风厂得多挖掘点项目出来,要不然大家心里不靠谱。”

“老许,你这话就不对了,”陈太忠毫不犹豫地摇摇头,“发展不能指望等靠要,把自己的命运拴在一个厂子上是不对的,你们要主动多开发新产品。”

“别是科委又有什么政策了吧?”老许若有所思地看着他,“你来厂里,不是要吹风吧?”

“看看,疑神疑鬼,把自己的命运寄托在别人身上,这心态就好不了,”陈太忠毫不留情地指责自己的叔叔辈,“多开发几个拳头项目嘛。”

“其实咱们量上再提升一下,就可以卖给别的电动车厂一部分了,”老许磨了半天嘴皮子,终于是图穷匕见。

“这个不是完全不能考虑的,但是优先保证疾风厂,而且质量……”陈太忠话说到一半,他老爸的手机响了,他接起来嗯嗯两句之后,将手机递给了儿子,“爱国的电话,找你的。”

“头儿您怎么不开机啊?”张爱国的声音,听起来有点气急败坏,“我找您老半天了,文明办的郭处长打电话到我的手机上,说褚台长让他转告您,明天北京可能下雪……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