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924章 三十了(上)

“小陈你回来了?呵呵,这可是太好了,”褚伯琳刚笑到一半,笑声就戛然而止,“什么……他们初一才会飞过来?”

然而,这不是最糟糕的消息,最糟糕的消息是……“陈主任,不带这么开玩笑的,九十万美元,你让我去哪儿弄啊?”

“褚台长,你这么说就没意思了啊,”陈太忠一边冲郭建阳挤眉弄眼地笑,一边沉声回答,“瑞奇的团队你也看见了吧?还有器材的折旧,您要认为这价钱还高……我通知他们走人,不要来了,这总可以吧?”

“我没说嫌价钱高,这个价位相对来说还算合理,但是九十万美元,那是小八百万人民币呢,”褚伯琳也只能苦笑了,“而且……关键是要美元结算,台里哪儿有动用外汇的权力?”

“那……就让他俩上中视的春晚吧,”陈太忠假巴意思地叹口气,“总不能让人家白来一趟,领导,我是尽心了,咱俩可也算两清了啊。”

“喂喂,太忠,你听我说嘛,”褚伯琳赶紧叫了起来,“你外国朋友那么多,能不能帮着给换点外汇?最好……再帮拉两个广告。”

“这事情,一码归一码,”陈太忠知道,老褚听起来叫得凶,可是要请瑞奇·马丁,丫不可能不做预算的,眼下不过是瞎叫苦,所以他不肯让半步,“我能不能帮你拉到广告,跟台里支付不支付出场费,那是两个不相干的问题。”

“道理是这个道理,但是……唉,”褚伯琳叹一口气,从这句话里,他切切实实听出了小陈翻脸的预兆,所以也就不好再做作了。

“这样啊太忠,我有个不情之请,”他又叹口气,“万一我活动不下来这笔外汇,年后疾风厂这些广告费用,你能不能用美元支付?我在人民币的价格基础上,再给你优惠十个点?”

“这个你得跟许纯良说,我一个在外面挂职的副职,哪儿能答应你?”褚台长虽然说得可怜,可陈主任不为所动,“我只说帮你找节目,没说管费用。”

“我哪儿能想到你这么能干?”褚伯琳苦笑一声,“往年一台春晚下来,也用不了八百万,运气好的话,收入和支出还能持平。”

褚台长虽然叫苦连天,但是大致看来,还是变相的赞许,所以陈太忠也不生气,“褚台长,时代不同了,想要有产出,首先要有投入才行。”

“这年头,做事的人总是要被抱怨,过不了几天,就会有人说……给我这么多钱,我能请来更多的明星,嘿,”褚伯琳感触颇深地叹口气,敢情他针对的目标,并不是陈太忠。

“不管怎么说,这次是辛苦你了,太忠,”褚台长做人有点别扭,不过终究是一把年纪了,适当地卖老是正常的,但是不可能真的太过分,他最终还是非常诚挚地道谢。

“没什么,您支持我的工作,我自然也要支持您的工作,”陈太忠压了电话,才跟郭建阳叹口气,“老褚这九十万,出得也艰难啊,费用太高。”

“这么说话的人,就太没意思了,”郭处长不满地哼一声,他爱屋及乌,“这真是跳楼价了……那么大个省台,连这点钱都出不起?”

“嘿,”陈太忠笑着摇摇头,也不想多解释,刚才褚台长有一句话,说到他心里去了——有人会说,“给我这么多钱,我能请来更多的明星”。

类似这样的话,陈某人听得实在太多了,这样的人他也见得太多了,这就是那传说中史诗级的装备——紫金搅屎棍。

请什么样的明星该花什么样的价钱,这都是很唯心的东西,没有个评判标准,虽然外界有类似的行情,但是官场中人想不认,那真是有太多的理由了。

比如说,这可能是炒作出来的,是虚高而不切实际的,这种公道自在人心的局面,也正是搅屎棍能最大发挥能力的时候。

毁事永远比做事容易,陈太忠暗叹一口气,他能理解老褚的苦衷,然而这个水,他是不可能放的,“建阳,我安排在哪一天值班?”

“秦主任没给您安排,他说了,您是挂职干部,”郭建阳很夸张地叹口气,“主任对您真是没话说了,我都安排在初二值班了……从永泰来一趟,也不容易啊。”

“得了便宜卖乖,要不现在把你的关系退回去?我初一还要上班呢,你初二上班,话都这么多,”陈太忠瞪他一眼,顺手拿起手机,“我跟主任请个假,明天就不来了。”

这厮才回来又请假,真的是太自由散漫了,不过秦连成也知道小陈还有加班,很痛快地准了假,“初一过来把事情张罗好,然后……初七上班啊。”

“头儿,初一我也要过来,看瑞奇·马丁呢,”郭建阳嬉皮笑脸地发话了,“我还有几个哥们儿也喜欢他,能给五、六……啊不,七张票吗?”

“不知道找主任,就知道跟我伸手,就七个啊,”陈太忠哼一声,关掉手机站起身,脚步轻松地向外走去,“哎呀,可算歇一歇吧,这两天手机都快炸了。”

“我敢跟主任伸手吗?”郭建阳轻声嘀咕一句,不管怎么说,他在文明办还是个新人,秦主任对他的看重,不能成为骄纵的资本,关于这一点,他很清楚。

陈太忠在文明办惊鸿一瞥就开溜了,却不知道好些人在为联系不上他而头疼,穆海波就是其中之一。

穆大秘今天陪蒋省长去慰问消防官兵,这样的节日里,消防是重中之重,别人都能放假休息,这里却恰恰相反——烟花爆竹带来的火灾隐患太大了。

所以他接到线报的时机,就略略迟疑了一点,等他得空联系陈太忠的时候,对方已经关机了,他气得低声骂一句,“这都是什么玩意儿……有这么吊儿郎当上班的吗?”

骂归骂,可是他还得联系,当他终于确定,陈太忠已经请假离开之后,只能向领导汇报了,“陈太忠回来了,说是那些外国演员初一能到……他关手机回凤凰了,联系不上。”

“啧,”蒋世方略带不满地看他一眼,那意思很明显,连这点事儿都办不好,你这也太不成个体统了吧?

穆大秘心里冒汗,正琢磨着如何补救的时候,领导沉默一阵发话,“那就初一再说吧,他能记得大年夜回凤凰探亲,也算一片孝心。”

这一片孝心……蒋省长还真的说错了,陈太忠并没有着急回凤凰,而是来到了湖滨小区——明天他就要回家了,要多陪一陪素波的诸多女朋友。

不过严格地来说,他素波的女朋友也只有两个,雷蕾和田甜,就连张馨,都要在过年的时候回青旺老家,虽然她的户口是在素波的。

总之,这是一个忙碌而又充实的夜晚,陈太忠忙着充实别人,别人却是交互着被他充实,一直到凌晨一点,刘望男才娇哼一声,用低沉的声音发话,“不许出去,就这么呆着,明天放你假,后天要补收公粮。”

“后天……怕是没时间啊,”陈太忠的脸拧做了一团,后天就是初一,不但电动马达要来,荆紫菱也回来了,还有马小雅也会来,倒是凯瑟琳忙着在京城应酬,不会陪着过来。

这各种关系堆积在一起……处理起来真的令人风中凌乱,不过,想到刘望男孤身回通玉探亲,他心里又有点不安,“你一个人回通玉,安全吗?”

“我姐夫来接我呢,”刘望男微微一笑,她孤身在外闯荡了三四年,总算是小有成就,也想着趁此机会衣锦还乡,“反正就一天。”

“嗯,”陈太忠点点头,想着曹小宝那厮也算乖巧,再说了,现在的通玉……现在的通德也是咱哥们儿说了算啊,“要是再有小宁那种事儿发生,曹局长等着回家种地吧。”

“怎么会呢?”刘望男知道他是担心自己的安全,心里禁不住生出一丝甜蜜,双臂在他赤裸的背脊上微微地用力,将他箍得越发地紧了,“真有急事儿,我找甜儿说话,想必田立平也不能坐视。”

田立平现在可是通德的市长,市委书记李继白是陈洁的人,不但不管事,还跟陈太忠交好,大权在田市长手里。

“你们俩又嚼谷我什么呢?”床脚的田甜不满意地打个哈欠,一翻身又沉沉地睡去,却是露出了半个白生生的膀子,在昏暗的灯光下,显得非常地诱人。

然而,诱人的膀子多了,就眼下这张大床上,就有四五只膀子暴露在空气中,还有三四条大腿,各种玉体凌乱地横陈着,每一具都可以予取予求。

望男这箍得挺舒服,又是锦鲤吸水的名器,某人的思绪,禁不住就飘了开去,林莹可是更会箍人——好吧是缠人,而且也是曲径层峦。

遗憾的是,小林总春节要坐镇张州,没有偷欢的机会,不得不说,这挺遗憾的……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