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923章 险被截胡(下)

所以,陈太忠是腊月二十五走的,腊月二十九就回来了,难得的是,他下了飞机来到单位的时候,单位还没有下班。

走到宣教部所在的建筑群,他还没上楼,旁边走过俩人来,一个小年轻看到他,登时喜出望外,“陈主任回来了?”

“啊,”陈太忠随意地点点头,他对这个年轻人印象不深,只知道此人是宣教部的人,好像毕业没几年,做事比较跳脱。

“那……您请的客人到了吗?”年轻人跟在他身后,喜眉笑眼地发问。

他这么一问不要紧,旁边也有人注意到了这里,等陈太忠走进文明办的小楼的时候,多出来好几个人,七嘴八舌地问了起来。

“人已经到北京了,”陈主任一边回答,一边自顾自地上楼,“他们先在京城逛一阵,然后再来素波。”

“可是,这已经二十九了,明天下午就放假了啊,”有人着急了,声音就跟着大了起来。

走廊里闹哄哄的,很快就惊动了秦连成,秦主任正拿着华安排的值班表看,听到如此喧嚣,走出门咳嗽一声,才待发话,却猛地发现一个高大的男人,“太忠回来了?事情办得怎么样?”

“成了,”陈太忠点点头,对上主任的问话,他就不好随意回答了,“那两位一来调整一下时差,二来想在北京过除夕,初一一大早飞天南,我懒得等他们,就先回来了。”

“成了就好,”秦连成笑眯眯地点头,他这两天也没少被人骚扰,虽然对小陈的办事能力很放心,但是问的人太多,他多少也有点心绪不宁。

然而下一刻,他就有点傻眼了,“初一才往这边飞,啧……这个时间,真是有点太赶了,我得安排大家做一下准备工作。”

秦主任也知道,本省的春晚会在初一拍摄,等裁剪好了,晚上播放录像,不过这时间确实是太紧张了,要知道,唱歌可也是个体力活——尤其像瑞奇·马丁那样唱的。

他回办公室去了,其他人则是跟着陈主任进了副主任办公室,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地问着,根本不像往常沉寂而肃穆的省委办公室。

陈太忠口沫横飞地说了二十分钟,然后发现不能再这么下去了,说不得站起身赶人,“那个啥……我还有事儿呢,瑞奇·马丁跟我也差不多高,比我,比我,也不比我英俊吧?”

见大家都散去了,郭建阳才出声发话,“头儿,有这俩噱头,您其实还可以再借机找几个节目的,这春晚的内容就更丰富了。”

“嗐,用得着你提醒吗?”陈太忠笑着摇摇头,“都不用我张罗,上杆子想来的人多了,有没有出场费都无所谓……唉,这个社会就这么势利。”

瑞奇·马丁到北京的时候不算高调,但还是引起了有心人的注意,尤其是陈某人接触的圈子里,于总和苏总都算半个娱乐圈的,这么大的事情,瞬间就传了出去。

中视的春晚很火爆,但上不去的大牌也多得是,于是就被各个有实力的地方省台请去了。

天南台自然不算有实力的,很多人宁可闲着,也不会来天南台,跌份儿啊——放眼望去,没几个熟悉的圈里人,真的难免感觉越混越回去了。

当然,绝大多数大牌还是闲不下的,但是天南台实力太弱了,居然是初一拍春晚,这就给了大家奔波的时间,所以不少人通过这样那样的关系,跟陈太忠打招呼,想来天南台跟电动马达臀部合作一把。

至于说不要出场费,那也正常了,瑞奇·马丁实在太火爆了,沾一沾都能吸引不少眼球——再说了,谁听说哪个红人上中视的春晚收出场费的?多少小角色倒贴都要上的。

店大欺客客大欺店,世间事原本如此,天南台店子不大,但是人家请来两尊大神,这店子一下就火爆了不是?更别说,这些大牌里也有瑞奇·马丁的歌迷。

郭建阳听领导这么说,琢磨一下,笑着点点头,“也是这个道理……要是能有几个上中视春晚的人跟过来,那就更好了。”

“中视……咳咳,”陈太忠清一清嗓子,他又想起了另一番遭遇——这几天他在北京过得也不算平静,“人家还想把瑞奇·马丁挖过去上春晚呢。”

“不带这么搞的吧?”郭建阳听得大吃一惊,他可是没想到,领导还遇到了这样的问题,“他们不是断人路吗?这是咱们请来的人啊。”

“而且,他们希望瑞奇·马丁不要收出场费,”陈太忠说到这里,禁不住哼一声,“说春晚是让全国人民认识他的一个很好的宣传……十三亿人呢。”

“人家有世界杯宣传,就足够了吧,”郭建阳听得瞠目结舌,他是瑞奇的歌迷,就觉得中视这个要求太过分了,“总不能指望外国人也当雷锋吧?”

“嘿,还真难说呢,”陈太忠感触颇深地叹口气。

这就是陈主任在北京经历的事儿,不给瑞奇·马丁出场费,这并不是很大的问题——找上他的那位表示说,愿意以个人名义出了这个钱。

这事儿发生在瑞奇·马丁到达的第二天,齐晋生给陈太忠打电话,说是有人想见你一面,你给哥们儿个面子行不行?

“看你介绍的翟效方吧,”陈主任一听是他,就有点恼火,“拍胸脯保证说鲁班奖没问题,搞得事情差一点黄了。”

“这不是没黄吗?副班长也是上了名单,”齐晋生干笑一声,他不认识许纯良,但是前一阵也听说了,凤凰科委许主任来北京了,还跟小翟放了几句不太好听的话。

再然后,许纯良这边运作了一下,齐老二也出面找人了——他可以忽略许家这边的压力,但是他好歹靠着陈太忠在欧洲股市上赚了点钱,这个面子不能不卖。

几方通力合作,目前科委大厦就很悬地吊在榜尾上,齐总还有自己的苦楚呢,“太忠,实在是你这大厦的短板太明显了,不瞒你说,我自家腰包里,起码都掏了三十个……我跟你说了吗?”

面对齐晋生这样的解释,陈主任也只能认了,然后中午见的这位曾总,就很明白地表示,有领导希望能把瑞奇·马丁运作到春晚,有什么费用都好说——但是钱不可能从台里出。

陈太忠自然不愿意别人摘了自己的果子,瑞奇·马丁只去天南台,跟先去春晚然后再去天南,这差别大了去啦。

不过真的拒绝的话,且不说这些关系好不好回绝,他起码算挡了电动马达的财路,于是他就表示,唉,你也不知道早说,瑞奇的乐队和音响器材都已经上了飞机。

没事儿啊,乐队再飞回来就行了,至于说音响那些,曾总笑眯眯地回答——中视也不可能允许丫改造大厅,再大的腕儿来了,都不可能。

你这还是顺着杆子爬上来了啊,陈太忠不表态,而齐老二看起来也没有劝说的意思——很显然,这货只是负责引见。

等离开之后,陈主任跟于总打个电话,这才知道这个叫曾繁林的家伙,真的能往春晚里安插人。

同时于总还表示,这个曾总很黑的,扶正一个小角色起码要二十万——还说这钱不是他要的,那么……再要点别的报酬也是正常的了,当然,支付方式就随他开口了。

不过,对于瑞奇·马丁这样的名人来说,曾总是不可能收钱办事的,正经是他能完成这次运作的话,能极大地增强他的美誉度——这种事儿,他出点钱也正常。

然而于总也有疑惑,那就是说,今天都腊月二十七了,春晚各节目的时间段早就定下来了,“他能保证,瑞奇·马丁在八点半到九点这段黄金时间登台吗?”

陈太忠当下给齐老二打个电话,说瑞奇同学很高尚,不想挤占别人预定好的时间段——那么,一切免谈吧。

因为这种种缘故,才没有被人截胡,想到这些,他也禁不住有点感慨,中视毕竟是中视,人家的资源优势真的太强大了,“天南台还是庙小啊。”

“这次请瑞奇·马丁,花了多少钱?”郭建阳本不是个嘴碎的主儿,可是涉及他的偶像,他就禁不住要问一声。

“除了包食宿和路费,就是五十万美元,”陈太忠笑一笑,“人家来的可是一个团队,这点钱不算多吧?”

“不多,一点都不多,”郭建阳连连点头,“头儿您的面子还真大。”

“人家是来中国过春节来了,随便要点钱意思一下而已,”陈太忠叹口气,“凯特·温斯莱特都要五十万呢,听说他要五十万,才答应降到四十万……这些人在中国,没有长期利益,价钱自然不会低了。”

“这钱是台里出,还是您帮着找赞助?”郭建阳又问了。

“肯定得省台出,这些事情,一码归一码,”陈太忠笑了起来,“也该给老褚打个电话了……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