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922章 险被截胡(上)

认为对瑞奇·马丁太过看重的,可不仅仅是蒋世方,祖宝玉也同样如此认为,祖市长是个非常讲究措辞的主儿,那么,他愿意维护官场里的传统思维,也就正常了。

“有点夸张了吧?”此刻的祖宝玉站在机场,轻声嘀咕着,今天来接机的,就数他级别最高,再有就是天南省电视台的副台长李枫了。

令祖市长极其不满的,不是说他觉得不该来接瑞奇·马丁,而是说……他现在接的是电动马达的团队,没错,正主儿还在北京逛街呢。

这就有点糟蹋副市长了,祖宝玉是这么认为的,但是没办法,谁让他是分管科教文卫的呢?段卫华都说了,等正主儿来的时候,我段某人亲自去接。

祖市长认为段市长有点过于看重这几个外国明星,不过段卫华不这么看,“有些人说咱们共产党的干部高高在上,而人家布什总统能给瑞奇·马丁伴舞……咱不能给别人留下官僚的印象,所以这个架子没必要摆。”

段市长都这么说了,祖宝玉也没脾气了,可是对老段的理由,他还是不怎么认同——西方的官僚有啥架子可摆?那里是资本决定一切,再说了,人家为了选票,也要表现得亲民一点,咱中国的选票,跟民意可没多大关系。

不过,不管心里想法再多,他还是来接机了,而且很难得地,市里不但派警车开道,还给了部分街区戒严的待遇,对祖市长来说,在素波享受这种待遇,也仅仅这么一次。

然而这次接机,麻烦还不止这点,瑞奇的团队带来了大量的器材和设备,并且人家要求——这些设备我们亲自搬运,不需要你们的协助。

毫无疑问,这个要求是正当而且可以理解的,但是祖市长没有想到,就是简简单单地设备搬到车上,就用了足足半个小时——必须指出的是,对方都还是熟练工。

“瑞奇·马丁乔迁新居,估计也就是这么多东西了吧?”祖宝玉越发地无语了,不过总算还好,双方相互介绍一下之后,对方带队的人选,直接就跟李枫接触不跟他交流了。

李台长是电视台负责人,这只是一方面的因素,另一个因素就是:祖市长早就想到这种场景了,所以有意没有带翻译过来,而李台长则是带了俩翻译来。

接下来的警车开道之类的待遇,也就不用提了,好笑的是,陈太忠居然指定了韩忠的港湾酒店做接待。

天南省电视台旁边不远处,就有两家规模不小的酒店,往日也承接省台的接待任务,而且以陈某人的能力,将这些人安排进天南宾馆也不是不可能。

但是陈主任就指定了港湾来接待,虽然这里离省台还有不小的一段距离,他的理由也很充分:瑞奇·马丁来了,会跟他的团队住在一起的,档次不能太低了。

天南宾馆的档次不低,但是陈主任又认为,这是政府接待宾馆,这些个外国友人不是政府官员,住在这里,未免会有点名不正言不顺。

总之,陈太忠虽然人还在北京,可距离这么远就遥控指挥了——他不回来,倒不是嫌这包机里的人的档次不够,实在是……凯特·温斯莱特还没到,他这个做主人的,不能出去迎人也就罢了,可是若不能在首都等人家落地,那还真的失礼。

当然,祖宝玉对接待宾馆定在哪儿,是一点干预的兴趣都没有,他将人接到之后,听说这帮人都顾不得休息,就要去省台看现场,他也懒得再陪同了——反正那个李台长很热心。

李枫则是有点感慨,这大牌明星的团队,还真的是敬业,一旦忙起来,真的是连饭都顾不上吃,果然,成功从无幸致。

然而,在再次回到台里之后,她才知道敬业的不仅仅是外国明星团队,国人里也很有些爱岗如家的主儿,她才进了大楼,就有人上前通知她,“李台长,台长说您回来的话,去他办公室一趟。”

这都要六点了,李台长有点搞不懂,这个时候褚老板找自己有什么事儿,心里禁不住一沉:难道是又出了什么大事?

媒体人的神经,从来都是一等一的敏感,眼下都要到下班时间了,没要紧事的话,褚台长不可能做出这种吩咐——对田甜之流的工作人员,这个时间马虎不得,但是对褚伯琳来说,时间到了就可以下班,除非有什么大事发生。

怀着忐忑的心情,李枫来到了九楼,不成想褚台长找她还真没太要紧的事儿,他只是淡淡地一指沙发上的一女两男,“这是高新区的蒋主任,高新区在搞手机开发,想参考一下瑞奇·马丁团队的音响效果,你配合一下蒋主任的工作。”

看着那冷艳无比的蒋主任,李枫犹豫一下,终于是点点头,她隐约猜得出里面的味道,但却不敢仔细去想——涉及国家安全的事情,她宁可自己什么都不知道。

蒋君蓉也是有点头疼,她还真没打算今天过来,不过,许纯良从北京打了电话过来,说瑞奇·马丁的设备,进来的时候没怎么检测——国际明星嘛。

但是接下来,小瑞要在天南电视台开张,那个啥,所以,咱们合资公司那俩外聘的专家,想要过去借鉴一下……咳咳,你懂的,我对这事儿也没啥发言权。

那俩专家的身份,蒋主任早有疑惑,不过这俩一直不介入公司的纠纷中,她就敬而远之了,眼下听许纯良这么说,她终于能确定,这俩就是相关部门的人——瑞奇·马丁的设备没有经过充分检查,放在省体育场什么的地方也就算了,放在省台,最好还是检查一下。

这个要求听起来有点荒谬,但是仔细想一想也不算离谱,暗战无处不在,蒋君蓉不能推掉此事——很显然,这不是许主任一拍脑瓜就做出的决定,所以她心不甘情不愿地来了。

不过,蒋君蓉这次也没有白来,她要到了演播厅三十个位置,天南省电视台称得上演播厅的地方有三个,但是占地两千平米的综合演播厅是其中最大的。

可饶是这样,这个演播厅一层也不过才能坐九百多观众,加上半个二层也到不了一千五百人,三十个人的名额,真的不算少了。

要是瑞奇·马丁能突然生病就好了,很奇怪地,蒋君蓉的脑子里,居然冒出了这么一个念头,到时候大家济济一堂,我倒要看陈太忠怎么收场!

又过一天,凯特·温斯莱特抵达京城,这个消息甚至是京城的媒体宣布的——露丝女士前来中国,是应邀参加天南省电视台举办的春晚的。

不过这个时候的中国媒体,已经被中视的春晚灼烧得火热了,一个区区的凯特·温斯莱特实在不算什么——若是麦当娜或者迈克尔杰克逊之类的主儿来中国,大约还能引起点震动。

陈太忠等的也就是她的到来,而且凯特此来,只是带了区区的七、八个人,动静比瑞奇小多了,于是他邀请她跟自己一起前往天南。

凯特·温斯莱特尚未来得及答应,凯瑟琳那边醋坛子已经打翻了。

对上些许黄皮肤的中国土着,肯尼迪小姐不缺信心,但是对于这个同样出身于英伦的白肤撒克逊女人,她着有近乎于本能的排斥,“凯特来中国,是为享受这份节日气氛的,很显然,北京才是中国的首都,难道不是吗……瑞奇,你认为呢?”

瑞奇·马丁并不是第一次来中国,九八年的时候他就来过了,而且他本人更喜欢男性,所以无意介入两个女人之中的争吵。

“凯特,我认为在北京过除夕,是个很棒的主意,据说在凌晨,你能看到可以媲美诺曼底登陆时的爆炸当量……当然,也会有相当程度的二氧化硫,但是我不认为那比大麻更糟糕。”

“那么,我们什么时候去天南呢?”凯特·温斯莱特眼波流转俏目盼兮,“伯明翰的议长尼克爵士告诉我,那是他一生见过的最美的地方。”

“让议长们见鬼去吧,”瑞奇·马丁不屑地哼一声,很显然,他有成为波多黎各愤青的潜质,“相较他们,我更喜欢独立大法官……你认为克林顿这个丑男人应该成为美国总统吗?”

“我想我应该先走一步,”陈太忠实在受不了这样的交谈,决定不再去试图理解别人的内心,文化不同说再多都没用,“春节对中国人来说,是最重要的节日,而我很久没有去看望自己的父母了,我的失陪,是基于道德基础。”

“哦,陈……你是我见过的,最有爱心的男人,”凯特·温斯莱特的眼中,放射出一丝柔情,“为孩子请假的事情我见得太多了,但是为了父母,请恕我直言……哪怕它是谎言,也值得人钦佩。”

“太忠,我认为你确实可以走了,”凯瑟琳笑眯眯地插嘴,这两天她略略了解了一下凯特·温斯莱特的情况,很意外地发现这女人的婚姻似乎出现了点什么问题。

而且,从此女的成长经过来看,她并不是露丝一般纯情而古典的女人,那只是在演出罢了,所以肯尼迪小姐希望某人尽快离开,“要我帮你买飞机票吗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