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921章 追星(下)

“凯特?温斯莱特?”门口有个柔细的声音叫了起来,大家扭头一看,却发现是文明办的巡视员商翠兰,她眼睛发亮,“是《泰坦尼克》的那个吗?”

“是那个,”陈太忠点点头,心说这真是粉丝无国界,商厅长您好歹也是五十出头的主儿了,还看什么泰坦尼克呢?

不过再想一想,他在十四号院见到过尚彩霞看《还珠格格》,一时间就觉得商翠兰的品味,也不是那么难以让人接受,于是他笑着点点头,“也就是口头约定,没准俩人都来不了。”

“太忠你这样可不好,”商翠兰登时就急了,这个时候,她也不说助理巡视员的身份了,就纯粹变成了一个市井小女人,“咱文明办,首先就是要丰富群众的精神生活……有能力,你就要展现出来,我女儿最喜欢看《泰坦尼克》了。”

小资!陈太忠心里哼一声,他最看不起这种追星的女孩儿了,然后,一个念头在他心里一闪而过,其实这个阵地,也可以争取一下的嘛。

“我就是随便说一说,”想像归想像,现实中的问题,还得解决,说不得他干笑一声,“我努力把人请到,下午……我还要赶飞机呢。”

话说到这里,别人也不好围观了,看一看时间,也差不多十一点了,陈主任略略收拾一下,就离开了办公室。

他是走了,但是他宣布的消息,却是越传越广,中午的时候,传到了褚伯琳的耳中,褚台长正要去吃饭,李枫匆匆地走过来,低声汇报几句。

“瑞奇·马丁?”褚台长听得也是一愣,他倒是知道陈太忠在国外有点关系,但是这种大红大紫的主儿,那真不好请,更别说在这么短时间内就能请到,“不可能吧,这种人要唱歌,光现场也得布置几天吧?”

褚伯琳这么多年宣教工作不是白做的,自然知道那些大牌明星的做派,像瑞奇·马丁这种主儿,别说乐队和乐器了,连音响人家都是自己带的。

“我也这么觉得,”李枫点点头,不过做为春晚的负责人,她也不希望陈太忠在这件事情放空炮,“文明办的人都说陈主任说话靠谱,要不,您帮着问一下?”

“嗯,”褚台长一时间也有点心动,“要是消息是真的,那可真是要好好张罗一下……你等我打个电话。”

陈太忠还没上飞机,所以这电话一打就通,褚台长跟他说两句之后,挂了电话看李枫,“他现在就要去北京接人,咱们也……准备吧。”

李台长愣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,她期期艾艾地轻声嘀咕,“这种大事儿,他应该跟咱台里说一声啊,纯粹是打人冷不防嘛。”

“他也是才知道不久,”褚伯琳轻喟一声,又感触颇深地摇摇头,“这家伙的能量真的不小,不是咱们逼他这么一下,谁能想到他居然能请动这种人物?”

“要是能每年都请到类似的明星,咱们台可就要火了,”李枫也点点头,她负责了不止一届春晚了,自是知道台里是个什么模样,别说跟中视的春晚比,就是跟其他省的兄弟单位比,也只能说——政治比较正确。

“……”褚伯琳的眼珠转动一下,沉吟好半天才发话,“嘿,忘记问他了,请这么个人得出多少钱?”

“我先去组织宣传吧,”李枫还是有点不敢相信这个消息,但是更重要的是,她得尽快把消息放出去——反正领导确定了这个消息,今天可已经是腊月二十五了,“找几个瑞奇·马丁的录像裁剪一下,嗯……还有《泰坦尼克号》的片段。”

当天晚上的天南新闻之前,宣传短片就播出了,新闻之后继续播出,瑞奇·马丁狂热的演出和凯特?温斯莱特站在船头的经典镜头。

“今年春晚,近距离感受拉丁王子的激情和泰坦尼克露丝的纯情,请锁定天南卫视……招商电话:XXXXXXX。”

当观众们看到这个宣传片的时候,第一个反应就是打电话给天南电视台求证真伪——但是很遗憾,省台的电话已经拨不进去了。

这个时候,蒋君蓉辛苦了一天,才回答家里,就接到了高新区某企业老总的电话,老总想了解一下,这瑞奇·马丁是不是真的能来天南。

“不是这样吧?”蒋主任一听这个消息,第一个反应是不信,第二就是拿起号码本,翻找省电视台台长的电话。

褚台长的电话倒不像别人那么俏,她拨了差不多五分钟,就拨通了,“褚台长你好,我是素波高新区的主任蒋君蓉,我区有企业对咱们台的一个宣传片很感兴趣。”

褚伯琳这电话也接得多了,他很直率地回答,“关于春晚的宣传是切实的,广告的话,请找广告部,想现场参与,请联系省委文明办。”

“文明办?”蒋君蓉听得就是一愣,这事儿跟文明办能有什么关系,然后她就倒吸一口凉气,“不会又是陈太忠那家伙搞出来的吧?”

陈太忠那家伙?褚台长都要挂电话了,猛地听到对方如此称呼某人,也是愣了一愣,然后他才反应过来,高新区的蒋君蓉是什么人,于是他笑一笑,“蒋主任,潘部长把大部分招待名额都要走了,我这儿也是……紧张得很。”

蒋君蓉愣了好一阵,才没头没脑地问一句,“这个片子真的没有水份?”

“……”这次轮到褚伯琳无语了,好半天他才干笑一声,“小蒋你都猜到是陈太忠干的了,你觉得会有水份吗?”

“这点他倒是能让人放心,打扰您了,”蒋君蓉笑着挂了电话,坐在那里开始愣神,好半天才抓起手机告诉那个老总,“消息可信,你可以放心联系广告。”

“但是……我想去现场啊,”这老总也是个球迷,“我生产的是体育用品,去看一下也……可以吧,钱好商量。”

“这个嘛……”蒋君蓉头疼了,她可知道姓陈的有多难说话,蒋主任倒是确定,自己肯定能搞到一些招待券,至不济通过许纯良也能通融几张,但是这个老总跟她的关系不是特别地近,她的招待券该不该给他,还真是两可之间。

正说着呢,她听见门响,知道是老爸回来了,“我帮你问一问吧,这个……还真是紧张。”

年底了,蒋世方也没有多少事儿,不成想一进门,女儿就走了过来,“老爸,有几个朋友,想从潘剑屏手上弄点省台的招待券。”

“嗯?”蒋省长听得就是一愣,然后他慢条斯理地换下鞋,又脱了外套,才看一眼她,“什么性质的招待券,为什么要跟潘剑屏要?”

等他听女儿解释完,才苦笑着摇摇头,“都是些戏子的东西,这点事情让我跟潘剑屏张嘴……你胡闹,这潘剑屏也胡闹。”

“谁没有年轻过呢?”蒋君蓉自己都想去现场看一看,起码她想跟凯特?温斯莱特比一比,看谁更漂亮,“您年轻的时候,不是也很喜欢黄婉秋吗?”

“你这是怎么跟你老爸说话呢?”蒋省长眉头一皱,他想解释一下,当时很多年轻人都喜欢黄婉秋,但是……还真张不开这个嘴。

“海波,你帮我作证吧,”蒋君蓉见老爸暮气沉沉的,忙不迭拉穆海波做证人,“瑞奇·马丁和凯特?温斯莱特现在的火爆程度。”

“这个……”穆大秘真的不想掺乎这父女俩的恩怨,但是都被人点将了,他也只能吞吞吐吐地回答,“这俩,起码瑞奇·马丁不是有钱就能请到的。”

“嗯?”蒋世方眉头微微一皱,又看一眼自己的女儿,缓缓地走进书房,坐下之后才发问,“那……这个人是谁请来的?”

“陈太忠,”蒋君蓉悻悻地撇一撇嘴,她挺腻歪在老爸面前提起这个人。

这又是唱得哪一出呢?蒋世方摸一摸下巴,看穆海波一眼,“了解一下,怎么回事?”

穆大秘打听这种事情,真的是轻车熟路,没用了十分钟,他就将事情经过摸了一个清清楚楚,他甚至打听出来,那个跟武警发生冲突的女人叫石艳。

“……陈太忠连着下了省台三个节目,褚伯琳说支持文明办的工作了,要他帮着找节目补回来,然后……大概就是这样。”

“这样啊……”蒋世方沉吟片刻,方始点点头,“等这俩人来了,我再联系潘剑屏吧。”

咦?蒋君蓉却是没想到,老爹的态度变得这么快,她犹豫一下,“其实,让海波跟陈太忠说一声就行。”

“你以为我就是为这个春晚?”蒋世方不满意地看女儿一眼,心说你老爸好歹是省长呢,眼皮子能这么小吗?

陈太忠走得快,瑞奇·马丁来得也不慢,第二天中午,电动马达就到了北京,然后陈主任就面临了褚台长所想到的问题:瑞奇同学希望包机去素波,他的团队和设备要先去天南安排一下。

关键时刻,陈太忠在北京的狐朋狗友终于爆发出了能量,南宫毛毛还真是在这运力极其紧张的春运中,协调好了次日的包机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