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920章 追星(上)

就是那个唱生命之杯的,陈太忠奇怪地看郭建阳一眼,他请来的人能让别人如此惊讶,是比较能让人心情愉快的。

不过建阳这样的反应,还是略略地出乎他的意料,“不会吧,你这好歹也是国家干部呢,至于这么激动吗?”

“这能不激动吗?那是瑞奇·马丁啊,”郭处长可是不像陈主任一般有人种歧视,他双眼放光,“我从小就喜欢看足球,不过,最近不看国家队了……这歌是我这几年来最喜欢的,不行,这个消息太好了,我一定要让大家知道。”

一边说着,他一边拿眼去瞥领导,很显然,这是请示的意思。

“问题不大,”陈太忠点点头,他对凯瑟琳还是很信任的,这年头敢胡说八道的人太多,但是她年纪轻轻就敢来北京闯荡,也不打自家的招牌,做事很扎实,而且,她的身份也在那里摆着呢,“反正又不是干部任命,你想说就说吧。”

干部任命要牵扯到多方利益,那真是不能随便乱说,请一个歌星就问题不是很大了,事实上,连文明办争取升格,秦连成都能摆到明面上来说——不侵犯本省其他人利益嘛。

倒是建阳这份小心,还是值得肯定的,陈太忠见他兴致勃勃地离开,禁不住摇摇头:省委里面能有多少人喜欢足球?

不成想,郭建阳出去还不到五分钟,他的本家——调研处的郭芳就在陈主任办公室前探头探脑,发现屋里没人,才走了进来,低声发问,“陈主任,听说……听说您要请瑞奇·马丁过来?”

“嗯,谈得差不多了,还有些技术上面的事情,没完全落实,”陈太忠点点头,讶异地看她一眼,“比如说控制音像资料流传这些的……怎么,你也喜欢足球?”

“耶,”郭芳一蹦老高,满脸的兴奋,下一刻,她才调皮地吐一吐舌头,“陈主任,你可要说到做到啊。”

“什么时候轮到你给我下命令了?”陈太忠哭笑不得地摇摇头,不过,看到一向胆小稳重的小郭如此喜悦,他也禁不住有点自得。

郭芳美不滋滋地向外走去,嘴里还嘀咕呢,“不行,我要给省台打电话,霸占个好位子,瑞奇·马丁啊~”

哼,你要是知道他是同性恋,还会这么高兴吗?某人不无恶意地想着,他不得不承认,那个马丁不但歌唱得不错,也还有点卖相——这货才该叫妇女之友吧?

郭芳是走了,但是没多久,陈主任党校的同学花华一脸兴奋地跑过来了,“不是吧,老班长,你居然把瑞奇·马丁请来了?这是真的假的?”

看出来了,丫不是妇女之友,是少女之友,这才几分钟,组织部的小女孩儿都跑过来了,陈太忠无奈地撇一撇嘴,“我骗你们这个干什么?不过,人家出场费可是不低。”

然而事实证明,喜欢瑞奇·马丁的妇女也不少,堂堂的文明办副主任刘爱兰都过来打问,说陈主任你真的请得到瑞奇·马丁?

相对而言,反倒是男同胞们的反应,略略地矜持了一些,见到陈主任屋里的人越来越多,林震才带头走进来,然后是其他人的跟进。

不过论起兴奋劲儿,男同志是一点不比女士差,尤其令陈主任没想到的是:追瑞奇·马丁的男同胞,大部分都是三十出头了。

不过这也算正常,像潘剑屏那个年龄的领导,一般都是看《跟朱总司令打篮球》长大的,喜欢打篮球,而足球运动真的深入民心,还是匈牙利足球队访问中国之后的事儿了。

上世纪五十年代初期的匈牙利足球队,是国际足坛当之无愧的霸主,拥有普斯卡斯、博西克等诸多国际顶尖球员。

虽然在五四年世界杯的时候,匈牙利惜败给西德队获得了亚军,但是连西德人都不太相信这个结果——这场胜利来得是如此地不可置信。

当时的中国,在国际上是相对孤立的,体育运动的交流也不多,所幸匈牙利是社会主义阵营的国家,五四年的时候,曾经来中国交流过一个月,其影响不可低估。

现在,由于男足那令人吐血的业绩,再加上NBA在中国影响日盛,时下的年轻人,喜欢篮球的又多了起来——不管怎么说,男篮冲出亚洲还是没有任何悬念的。

这些就扯得远了,总之,大家双手支持陈主任把瑞奇·马丁请来,甚至秦主任知道这个消息之后,都走了过来:太忠你要是能让瑞奇·马丁在天南开个人演唱会,省体育场省体育馆你随便挑时间,我打保票给你安排。

“这是实实在在地在丰富人民群众的精神生活”——秦主任如是评价。

不怪秦连成这么激动,天南省虽然有雄厚的文化底蕴——比如说,目前国内唯一称得上“大师”的书法家荆以远,就定居在天南,然而话说回来,那些相对时尚的文化艺术,天南还真的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。

“个唱的话,怕是有点仓促了,”陈太忠冲领导苦笑着一摊手,“我也是临时联系的,褚台长嫌我下他节目太多,我才赶着鸭子上架。”

这话一出,站着的众人尽皆无语——由于秦主任来了,所以,屋里坐着就只有文明办大主任了,大家心里都是一个心思:你临时联系,都能请来瑞奇·马丁,那要是让你放开手联系的话……

这个时候,也就是郭建阳敢出声凑趣了,他笑一声,“陈主任,其实吧大家是都想知道,现在请麦当娜……还来得及吗?”

“麦当娜有什么好的?太叛逆了,那个女人作风不好,不符合精神文明建设,”李云彤出声反驳,她指一指郭建阳,“建阳,你真的太低级趣味了。”

“人之常情嘛,你们女同志有几个懂足球的?”郭建阳跟她最熟了,不怕无伤大雅地开个玩笑,“那么多人喜欢瑞奇·马丁,还不是看人家长得帅?”

“不管怎么说,初一省台的演播厅……咱们得多占点座位,”华安在旁边嘀咕一句。

“咳,”一声威严的咳嗽,自门外响起,大家扭头一看,却是潘剑屏面无表情地站在门口,这一下,众人登时噤声,大喇喇坐在那里的秦连成忙不迭地站起来,“部长来了?”

“嗯,”潘部长点点头,四下扫视一眼,就在大家琢磨着是不是该溜号的时候,他发话了,“小陈下午的飞机?”

“是,答应了褚台长点事儿,”陈太忠点头,心说这倒是奇怪了,这点小事还能把潘部长勾过来?

“嘿,一直以来,大家都忽视了你这个能力……你在中外文化的交流和沟通上,有巨大的潜力可挖,”潘剑屏点点头,合着他也是听说了这个消息才来的。

当然,堂堂的省委常委、宣教部长,自然有更开阔的眼光——事实上他更喜欢打篮球和兵乓球,“这种能丰富人民群众精神生活的事儿,你要多张罗。”

“多张罗?”陈太忠登时就石化了,他下意识地重复一遍,好半天才苦笑一声,“部长,我是文明办的人,这个电视台嘛……”

“这也是精神文明建设,”潘剑屏绷着脸,打断了他的话。

“这个……”陈太忠被逼得左支右绌,他沉吟半天才表示,“我只想抓一抓宏观,微观的东西……我这个人太粗拉,抓不好。”

潘剑屏深深地看他一眼,也不表态,好半天才哼一声,“人能按时到吧?”

“他答应了,就会来的,”陈太忠笑眯眯地点点头,这个回答了无新意,然而他又补充了一句,却是杀气腾腾,“就算违约……他也要考虑一下对象。”

咝……听到他这异常狂妄的话,在场的人不约而同地心里咋舌,人家就算违约,会害怕你这小小的文明办副主任吗?

要不说改革开放这些年来,大家的眼界是长了,但是长了眼界的同时,有些观念也是同外界接轨了,起码来说,国外的文艺工作者,在大家的心目中,地位是比较高的——起码脱离了“戏子”的范畴。

尤其是,天南还是一个现代文化辐射不到的角落,所以大家对陈主任的话,是要多吃惊有多吃惊了——瑞奇·马丁不来的话,你真的会找他麻烦?

当然,这纯粹是眼界和思维习惯的问题,潘剑屏沉得住气,不管他心里是怎么想的,但是至少是表面上,他没表现出太多的意外,只是很随意地吩咐一句,“他一个人来,有点不合适,最好有一两个嘉宾捧场,准备好人选了吧?”

潘部长这话,是实实在在的大实话,以瑞奇·马丁现在火爆的程度,安保的程度,不会差于任何一个中央委员,不但如此,人家还要考虑陪员的身份——花花轿子人抬人,唱独角戏的不是真正的大牌。

“目前我联系的,就是凯特?温斯莱特有意向,应该算合格的嘉宾吧,”陈太忠实话实说,“她的歌唱得也不错……嗯,其实她是演电影的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