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919章 互相绑架(下)

第二天,《天南商报》第二版登出一则消息,刘晓莉写的,也是石艳的事情,不过关于整件事情的过程,她就是笼统地概括了一下。

她的爆料点不在这里,而是爆了一个消息出来,据本报记者了解,天南省电视的相关领导高度关注此事,由于“该艺人”艺德缺失,节目已经被取消。

天南青年报也有类似的消息报道,不过他们没敢确定,说石艳的节目已经下了,只是希望相关部门仔细考虑一下,这个女士所作所为是否符合精神文明建设,是否符合天南电视台甚至天南人民的形象?

褚伯琳在宣教部工作多年,也有看报纸的习惯,不过对一般小报,他就是无视了,眼瞅着快中午了,他正拿着环球时报看得有滋有味,秘书敲一敲门进来了,“李台长找您。”

李枫手里也拿着报纸,却是《天南商报》和《天南青年报》,她走到褚伯琳桌前,将报纸往上一放,“台长,您看一下这条消息。”

她是省台负责春晚的台长,有人见了消息,打电话过来问,所以她早早就知道了消息,不过她想着褚台长真有这个意思的话,应该主动通知我,眼见都要下班了还没消息,她才拿着报纸过来问一下。

褚伯琳拿过报纸看一看,嘴角扯动一下,“哼……嗯,没错,省文明办表示她不合适上节目,我还说回头跟你说一声呢。”

“……”李枫默然,她自然知道,陈太忠当时就坚持来着,心说什么时候台长也开始在意文明办了?好久之后她才点点头,“那我走了。”

“等一下,”褚伯琳叫住她,沉吟一下方始发话,“晚上在二套里说一下,春晚部分节目要改动,为人民群众节假日的精神活动着想,会严格地控制低俗节目和艺人。”

李台长领了指示走了,褚台长这才冷哼一声,抓起电话拨个号,“我说陈主任,了不得啊,你学会绑架同事了。”

“哈,”陈太忠听得就在那边笑,人家老褚已经答应下了石艳的节目,按说他就该知足了,放消息也该是省台放,他泄露就有点不尊重人家褚台长。

所以老褚有点不高兴,他也是能理解的,于是赔着笑回答,“我这是绑架领导,不是同事……其实是一直等您消息等不到,那女人折腾得又太厉害,就给她一下。”

“嗯,”褚台长同意这个理由,很多人说他做人拗,其实是个见仁见智的问题,起码他能理解陈太忠面临的处境,“你这是逼着我宣布呢,太抬举那个女人了,对了……你下我这么多节目,去北京给我找俩好节目回来。”

“啧,”陈太忠咂巴一下嘴巴,又叹口气,“我尽量吧,唉……”

距离春节,是一天一天地近了,石艳的那些炒作团体,听说天南的反应之后,也都偃旗息鼓了,天南省电视台用行动表示——石艳你出局了。

天南二台不是上星频道,但是省内还是有不少人在看的,再加上天南商报和天南青年报的报道,一时间娱乐圈子里的人都知道了,石艳这次是撞正大板了。

要说这娱乐圈子也挺可笑的,一件事要是不能博得官方的重视和表态,他们恨不得吵吵得全天下都知道,我们不被重视。

但是真正不被重视的时候,该缩的就都缩回去了,倒是石艳的粉丝口气依旧强硬——“区区一个天南台,封杀就封杀吧,他们不处理那个武警,我们还要主动封杀天南台呢。”

然而这么说的人没想到,李枫台长第二天就放出风去,春晚的节目质量只会提高不会降低——其他兄弟单位已经在全国大力发掘德艺双馨的艺人来参加节目。

“绑架,这是绑架同事,”陈太忠听说这个消息,总算知道褚台长为啥号称“不好打交道”了,你做初一,人家就顺手做十五。

当然,这个传言,也是开玩笑的意思居多,大抵还是告诉某人,你不能信口开河,你敢答应我就敢替你宣传——眼下春节临近,不仅是火车票紧张,大腕明星更紧张。

可是陈太忠终非常人,陈主任在国外还有关系呢,他打算忙完手上的活儿,就去一趟欧洲,看能不能邀请什么知名艺人回来。

事实上,到了这个节骨眼上,也没什么可忙的了,各企事业的人都在忙着采办年货,安排节假日的活动,基本上也都工作不到心上了。

不过大大小小的干部们还有一件要紧事,那就是拜会领导——还是那句话,对领导来说,谁来拜会过,那是记不得了,但是谁没来过,却是铭记在心的。

身处这个圈子,陈太忠也不能免俗,总算还好,他的身份较为超然,所以他提前就开始拜会各路领导——能不能见到无所谓,反正我来过了。

饶是如此,他也折腾了三四天来走这个过场,并且买了19号的机票,确实也是紧赶紧的——二十四号可就是初一了。

按说,他没必要太在意褚台长的玩笑,不过陈某人做事一向如此,你给我面子,我就给你面子,更别说,还有人时不时地跑来问一问——比如说李云彤就挺想知道领导能请来什么人。

这些人可能是出于八卦的心理,嚼谷一下舌头罢了,可是陈主任是要面子的,心说大家都知道了,哥们儿请不到重量级选手,岂不是要被人耻笑?

不过到目前为止,英国的尼克议长已经帮他请到了一位重量级选手,陈主任不可能颗粒无收,那就是出演《泰坦尼克号》的女主角,凯特?温斯莱特。

这个凯特真的有名,虽然在出演了这部全球轰动的影片之后,沉寂了一段时间,但终究是数得着的大腕,也就是尼克是议长,而凯特?温斯莱特又是英国土著,才请得动人家来。

就在陈主任收拾行囊,打算上飞机的时候,凯瑟琳打来了电话,“嗨,你知道我遇到谁了吗?是瑞奇·马丁。”

要说凯特?温斯莱特目前比较沉寂的话,那瑞奇·马丁就可以用炙手可热来形容了,98年世界杯,他的一曲《生命之杯》风靡全球,让无数人疯狂。

“哦,那个长了电动马达屁股的男人吗?”陈太忠听她说得兴奋,心里禁不住有点泛酸,“其实他那个马达,功率不如我的大,对吧?”

“我邀请他来天南演出,他答应了,”凯瑟琳洋洋得意地回答,“要知道,他的歌声,能让乔治?布什扭屁股。”

敢情肯尼迪小姐遇到瑞奇·马丁,是在林肯纪念堂,正是布什就职仪式之前,她上前跟他聊两句,发出邀请之后,没费多少周折,对方就答应了。

“这真是一件奇怪的事情,”陈太忠听得越发地不是滋味了,瑞奇·马丁不知道比凯特?温斯莱特红了多少倍,这种主儿真是有钱都请不到的——除非他使用什么非正常手段。

所以,他已经顾不上自己的面子了,“好吧,你必须告诉我,你没有答应他什么,否则,我不介意让他的歌迷们痛哭流涕、佩戴白花……我是认真的。”

凯瑟琳听得就在电话那边笑了起来,她笑得是如此地痛快淋漓,他甚至可以想像得到,她那汹涌的波涛剧烈地颤动的样子。

好半天之后,她才止住了笑声,“那么,你要告诉我玫瑰绽放的秘密。”

凯瑟琳永远都忘不了那一个夜晚,那一刻,不但她绽放了,身边的玫瑰也竞相绽放,而陈某人死活不说出其中的秘密,这让她耿耿于怀。

“唔,这不是不可以商量的,”陈太忠此刻醋劲冲天,也不能再坚决反对,只能含糊其辞,“但是过程很复杂……你先说。”

其实,还是个身份的问题,肯尼迪家族的邀请,一般人不可能拒绝——再加上该有的费用,一切就顺理成章了,“……当然,我答应了他一些条件,但并不是你想的那样,也许你还不知道……他喜欢男人。”

“他让我想起了尼克,”陈太忠听得松一口气,心说这些人也不知道怎么回事,怎么就喜欢男人呢?不过这对他而言,是个好消息,“这是我今天听到的最好的消息。”

“那么,轮到你说了,”凯瑟琳穷追猛打,一定要知道那个秘密。

“哦,我是在我的办公室……有人来了,回头再说吧,”陈太忠可不是胡说,是真的有人来了——郭建阳走了进来。

“头儿,有什么好消息?”郭科长——现在该叫处长了,他看领导喜眉笑眼的,就凑趣着发问。

“也没什么,”陈太忠扬一扬眉毛,他总不能告诉对方,说自己成功地躲过一顶绿帽子,于是清一清嗓子,“大概,瑞奇·马丁能参加咱们天南的春晚。”

“哦,那确实是好消息,”郭建阳笑着点头,然后他猛地睁大了双眼,“什么……瑞奇·马丁?头儿,您不是说那个唱《生命之杯》的吧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