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918章 互相绑架(上)

李逸风不愧是新华北的一级记者,文章写得是滴水不漏。

首先他确定了守卫大厦的是武警,没错,做为一个负责任的媒体人,他不是个人云亦云的人,而是有自己的眼界和知识积淀。

其次他的着眼点,是说为什么双方会发生争执,其中一个细节就是——石艳是从大厦里走出来的,在外面待了“一下”,嗯,这个词用得极为微妙。

待了一下之后,再回来的时候,卫兵就不让她再进来了,哪怕是石女士愕然地问一句“你没看到我才出去”?卫兵也不予理睬。

总之,新华北的误导手段,不知道比那些娱乐记者强出多少倍去,偷梁换柱、以点盖面、选择性截取,这都是再拿手不过的花样。

李逸风论证的重点,放在了保安和武警的不同上——换了保安,就算执行省台的规则,也不会这么不通情理,因为“他们是拿工资做事的”,哪怕不能变通,也不至于这么粗鲁地对待石女士。

那么,那个武警为什么就能这么坚持不变通,并且在对方情绪失控,做出过激反应的时候,不顾对方是个“柔弱女士”而大打出手呢?原因很简单,因为他是武装警察,是国家的暴力机器——他有这个资格滥施暴力,并且不用担心受到惩罚。

然而,这么一解释,一个很要命的问题就出来了,那就是说武装警察站在电视台门口,原本的初衷是什么呢?

他给出了武警内卫部队的职责:“承担固定目标执勤和城市武装巡逻任务,保障国家重要目标的安全;主要是担负警卫、守卫、守护、看押、看守和巡逻等勤务。”

电视台可以算是国家重点目标,但是李大记者下刀犀利,他绝口不提国外一旦发生政变、动乱之类的,首先抢占和控制的,就是各家电视台、电台,好尽快地发出声音。

李逸风承认电视台可以配武警,但是同时他质疑:在这个以和平和发展为主流的时代里,有必要搞得这么紧张兮兮的吗?

电视台不但是为党和国家服务的,同时也是为人民服务的,这次挨打的是艺人,这倒是还好说,下次若是做广告的客商被打呢?会不会影响到电视台的形象和收入?

他的结论是:现在的电视台,已经没必要再配武警了,有保安就足够,这样才能更好地贴近民众,更好地为人民大众服务。

不但有结论,他还有一个感慨,说是西方国家的电视台,就没有这样的武装力量守候,而且那里的电视台,大都是私人的,而非常遗憾的是,偌大的中国,甚至连一个私人电视台都没有,不得不说,这是身为媒体人的悲哀。

在这里,他又偷换了一个概念,无论中外,所有的“国有电视台”,都是有国家武装保卫力量的——不过清楚这个的人不多,偷换也就偷换了。

李大记者这篇情深意切的稿子,甚至惊动了秦连成,他特意拿着报纸,来到了陈太忠的办公室,“太忠,这个事情发生的时候,你在场吧?”

陈太忠刚看完随遇而安的稿子,拿过新华北报来看一看,就不屑地哼一声,“终于是把屁股露出来了,媒体私营化,国有电视台去政治化……真是敢写。”

“是啊,”秦连成深有同感地点点头,也正是因为有这样的信号,他才会格外地重视,“这次咱们不能再坐视了,这是涉及了意识形态领域的斗争,咱们不能坐看舆论阵地的丢失……这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。”

秦主任并不是一个愿意主动出击的性格,但是这次事件是发生在天南,天南的宣教系统不能很好应对的话,被动是难免的。

要仅仅是娱乐记者那些东西,他真不会在意,但是新华北报借着此次事件,别有用心地上纲上线,还真是让人恶心。

然而这件事情本身实在是太小了,宣教部掌握的这些大媒体也不合适出面,所以秦主任来问,“有什么比较合适的反击手段没有?”

“我倒是让人写了这么一篇稿子,”陈太忠将手边的素波晚报递了过去,“也算是澄清事实的真相。”

“随遇而安?”秦连成一看这个人名,眉头就是一皱,可见他也知道这个有名的毒舌,粗粗扫了一遍文章之后,他苦笑一声,“这家伙就是擅长写抒情文,他愿意配合你,这个倒是不错,不过……他的影响力仅仅限于素波,省内都不是特别有名。”

这是实话,别看随老师在晚报上口舌犀利,但是认可他的也就是素波人,出了素波还能认识随遇而安的,那基本上就是搞媒体的了,跟新华北报这种庞然大物没得比。

而且秦主任也表示了,这是抒情文,不是叙事也没什么干货,就是抒发情感了,煽动性是有了,但是太不严谨——这一点上,李逸风强出随老师太多了,科班出身就是比野路子强。

当然,人家敢睁着眼睛胡说八道,随老师还要珍惜那几根不多的羽毛,这就使得他的战斗力再减。

“那让商报之类的出面报道,还有省台也能出面……一台不行咱让二台宣布,”陈太忠冷哼一声,“就说省台已经取消了跟石艳的合作。”

这个时候,要是放出这样的消息,真的是重重的一记耳光,娱记你想借此炒作?对不起了,我天南省电视台不配合!

而且这个消息,也会让李逸风的报道成为抒情文,姓李的你别多愁善感了,逼逼那么多没用,石艳侵犯了卫兵,那么我们的态度也很明确:中止合作!

“真的取消了?”秦连成讶异地发问,他倒是知道,陈太忠去审核节目的时候,叫停了两个,还让一个杂技节目换了服装,零星的小意见更是提了很多。

但是关于对石艳的处理,却是陈某人和褚台长关起门来说的,所以秦主任并不知情,“这么多改动,得是褚伯琳亲口认可的吧?”

“我去褚伯琳办公室走了一趟,”陈太忠心里暗叹,老秦你别的都知道了,想必也清楚我上了一趟九楼,“褚台长表示说,他一直很注意大局感的。”

“褚伯琳亲口答应你,说撤节目?”秦连成还是一脸的不可置信。

“没错,他亲口答应了,”陈太忠回想一下,很郑重地点点头,“当时他是说了点怪话,说什么收视率不能保证,但是我确定,他最后是表示支持了。”

秦连成木呆呆地坐了半天之后,才嘿然一笑,“亏得是我让你去了,太忠,这褚伯琳的脾气,你肯定也知道……我去的话,怕是达不到这个效果。”

陈太忠在宣教部虽然算新手,可呆的时间总比秦主任长,他也非常明白褚伯琳的口碑,这个人算是中规中矩的主儿,但是有点说不清的脾气,发起狠来不会考虑顾全大局,不过反过来说,为了大局发狠,他也不会考虑自身。

同为宣教部副部长,天南日报社长窦革命比他资格老得多,而且现在还兼任着副部长,可是连窦部长都说过,褚伯琳那货“太拧”,遇到事情不要跟此人叫真。

秦连成没信心拿下这么个人,又想着王不见王,留一份余地好商榷,才叫陈太忠去审核节目的,却是没想到收获了意外之喜。

当然,惊喜归惊喜,事态还是要处理,只是有省台台长的配合,那就简单得多了,“那我让青年报去采访一下,你让老褚把事情说明白。”

秦连成用天南青年报,就跟陈太忠用天南商报一样的顺手,不过怎么说呢?《天南商报》在周边几省的影响,要略略大一点,但是在省内,尤其是体制内,天南商报差了青年报不止一条街那么远。

“这些还都是小事,关键是这个新华北报,时不时给咱们添堵,”陈太忠看着面前的报纸咬牙切齿,“老主任,咱们不能放任他们这么胡说八道。”

“行了,能做通褚伯琳的工作,咱们就是大获全胜了,”秦连成却是不想多事,尤其是想到小陈的破坏力,他更是有点心惊胆战,“他说他的,咱们又掉不了一根毛。”

“可是我看着他腻歪,”陈太忠眉头紧皱,“就是想搞他一下。”

“行了小陈,现在是咱文明办要紧的时候,”秦主任终于亮出了自己的终极忌讳,“你总希望我把这个事情办成的吧?”

“那是,”陈太忠点点头,他知道,眼下文明办的升格,是一等一的大事,不管是谁破坏了这样的事,都是要遭受到众多的怒火的。

但是一个小小的石艳,搞得新华北报能做出如此的文章,他真是有点忍无可忍,他觉得这么打脸实在不太够,“主任,这件事儿难道就这么算了?”

“你难道有别的建议?”秦连成饶有兴致地看着他,“老主任支持你,那一点问题都没有,但是你不要太歪门邪道了行不行?”

秦主任也是怕了他的折腾劲儿了,不过陈太忠心里冷冷一笑,“石艳……也算歌星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