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917章 政治正确(下)

这真是……隔行如隔山啊,陈太忠听得恨不得掩面而走,不过,已经是外行了,他就不怕表现得更外行一点,“届时要点国外的素材吗?巴黎那边我有一拨人,英国意大利德国美国友人的祝福,也都好说。”

“你有这个心,我就很高兴了,我知道你在国外干过,”褚台长冲他微微一笑,“不过到时候打电话的人太多,信号不一定能保证了,来年多给台里弄点广告就行了,像素凤手机这些的……我可是服从了文明办的指示了。”

“褚台长您这磕碜人,不带打草稿的,”陈太忠苦笑着站起身,他已经初步确定,这褚伯琳是个亦庄亦谐的主儿——起码给人的表面印象,是这样的。

反正能到了这样位置的领导,就没几个是简单的,他告辞之后下楼,走到门口,却发现石艳的一帮粉丝还在折腾,文明办的几个人在一边袖手旁观,至于说段天涯,早就不知道溜到哪儿去了。

“你过来,”陈太忠抬手将李云彤招了过来,傻大姐虽然有一点点缺弦儿,但是说个八卦什么的,那真是胜任愉快,他低声发问,“现在是个什么情况?”

“那个石艳的经纪人和歌迷,逼着武警道歉呢,”果不其然,李主任旁观得一清二楚,她低声在领导耳边嘀咕,“武警不答应,但是我看李台长,有点动摇。”

她是四十岁的女人了,但由于保养得当,依旧吐气如兰,丝毫没有中年女人的那种陈暮的气息,陈太忠虽然打定主意不吃窝边草,被她这么一吹气,也禁不住心里微微地一颤。

不过,颤过就过去了,下一刻他的注意力就集中到了事情本身的上面,听到真像他想的那么糟糕,他禁不住嘿然一笑,“李枫……扛不住了?”

“反正她……都把事情往褚伯琳身上推,”李云彤不屑地冷哼一声,“这样的领导,真是弱爆了,我要是这个武警,看到歹徒在大街上抢她的钱,那绝对不管。”

“我也不管,”插话的必然是林震,李主任跟陈主任关系好,不怕凑近了说话,而林主任做为个活跃的年轻人,没那么多忌惮,敢凑过来听,同时他还不忘拍马屁,“要是陈主任这种让人信服的领导,迎着刀子我也敢上。”

“少那么肉麻,你最信服的领导是你媳妇,”陈太忠瞪他一眼,大家都挺熟惯了,有些玩笑不怕开得过分一点,“好了,时候不早了,咱们撤了。”

听到他号召大家走路,罗克敌才走过来,皱着眉头低声嘀咕一句,“这个武警……可能要受点委屈了。”

这是明摆着的,石艳的粉丝越聚越多,她还哭泣着向大家展示脸上的掌痕,大意不外是保安随意打人,有些看起来有点身份的主儿,在气势汹汹地责问省台的人。

“唉,走吧,”陈太忠叹口气摇摇头,径自向外走去,他刚才一定要下了石艳的节目,一多半是看着这个女人嚣张不顺眼,还有一少半,就是觉得那个李枫,立场似乎不坚定。

他对电视台的人不熟——除了田甜和段天涯,但是他很熟悉领导的心态,一个无依无靠的小武警得罪了“社会知名人士”,其结果不问可知。

要是小武警摊上一个敢作敢当的领导,那么,可能没多大的事情——不得不说,在部队里,这种概率比社会上的机会要大一些,不过,也仅仅是“一些”。

但是更可能的是,小武警会被大家无视,然后有人会站出来告诉他,因为你的粗鲁,所以你需要向这位女士道歉。

没错,她是违反规则了,但是同时,她是社会名人,人民军队要注意民间影响——说白了,武警终是要转业的,一旦惹了人,武警副师级干部转业都没着落也不是没有先例的,他们毕竟还不是正规的部队。

是的,李枫可能干的出这种“顾全大局”的事情,可是陈某人虽然操蛋,有时候特权思想也比较浓一点——毕竟是仙人嘛,但是他也不愿意看到一个严格按规章办事的战士,陷入如此的困境中,那么他出面调解也是必然的。

眼下的调解已经有了成效,那么他都懒得通知李台长,直接带上大家走人——李枫你理解不理解我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:褚伯琳已经表态了,你们这些副职的意见,就可以无视了。

然而,让陈太忠想不到的是,他真的是低估了媒体的八卦性,第二天就有媒体刊登出了“知名歌手”石艳在天南省电视台门口被保安殴打的新闻。

也不知道是石女士有意隐瞒,还是这些媒体故弄玄虚,没人说这省电视台门口的该是武警而不是保安——反正这些看门狗,狗仗人势地欺压“演艺界知名人士”,是激起了公愤。

甚至连荆紫菱的易网公司,搜索引擎的首页链接上,都链上了这条新闻,陈太忠看得就有点恼火,一个电话打过去,“你这首页链的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?”

“桀犬吠尧,你又何必当真呢?”小紫菱听得就在那边笑,“他们出钱,我就给他们链,无非就是个炒作,就算我不赚,总也有别人赚……太忠哥,娱乐界的东西,娱人娱己,你不会把它当成红头文件吧?”

“嗯,那个石艳,真的很过分,”陈太忠一时觉得,自己有点跟不上时代了,跟不上时代无所谓,连小紫菱的步伐都跟不上的话,那就很那啥了,于是他强撑着反驳,“我知道她是炒作,但是那个武警战士,很无辜的啊。”

“那我下了她的链接,无非少赚点钱,不过,既然是炒作,不会仅仅这么一拨,”荆紫菱在电话那边笑,“你要做好心理准备,娱记……这种生物很可怕的。”

“你下什么下呢?我就是随便说一说嘛,”陈太忠听到她这话,反倒是不服气了,哥们儿好歹也是掌控着天南的舆论导向呢,“别人给咱送钱,凭啥不要?”

事实证明,他这话说得委实大了一点,约莫十点出头的时候,关于这次事件,各种娱乐报刊的资料就摆到了他的桌上,多的不说,天南省电视台的保安殴打知名艺人石艳的报导,足有十多份。

这个女人是比较牛逼啊,陈太忠还有点没想到,不过这也无所谓了,左右不过是娱记的东西,想掺乎进体制,那隔着厚厚的一重呢。

倒是省里其他媒体关注到了这一点,像刘晓莉都打了电话来问陈主任,她是做纸媒的,对电视台那一套不是很熟,而省台又对这件事情保持缄默,不接受小报的采访。

陈太忠倒是不介意向她指出,当时我就在场,石艳冲撞的不是保安,是武警——保卫国家重要目标的武装警察,搞清楚这性质没有?

刘记者听明白了这件事,觉得还是有点写头,“那你说我写个澄清的报道好不好?总不能任由他们给咱们省抹黑。”

“这个……还是不要了,我感觉石艳的那些支持者,好像都不怎么讲理,”陈太忠想起昨天那帮主儿居然气势汹汹地要武警道歉,他觉得刘晓莉要是写了这文章,没准会惹火烧身。

不过,她不合适不代表别人不合适,“你让随遇而安给我打个电话,那家伙是最不怕麻烦的,适当的麻烦,有助于提高他的知名度。”

随遇而安正在琢磨这件事呢,他觉得此事有文章可做,这个保安随便动手,实在有损省台的形象,不过令他为难的是,这石艳显然也是不守规矩,有点耍大牌……要不,两个一起骂?

就在这个时候,他接到了刘晓莉的电话,登时就震惊了,“什么?现在省台看门的……还是武警?”

随老师知道,以前省台看门的是武警,他却是没有想到,现在看门的依旧是武警——连他都是这么认为,别人搞不清楚也就正常了。

被蒙蔽了!随遇而安一时大怒,虽然他号称有良心的时评家,但是在看人时,也免不了隐隐要生出点等级之心——时下风气原本是如此。

保安动手是值得商榷的——哪怕他是在维护规则,但是武警动手,那就是应该值得赞许的,随老师很愤怒:你们这些媒体,怎么就敢如此地偷换概念?害得我差点出糗!

所以他马上给陈太忠打个电话,详细地了解一下过程之后,义愤填膺地表态了,“这哪里是武警战士打人?这是石艳先动手攻击卫兵!”

于是,第二天的素波晚报上,出现了随老师的署名评论——《卫兵神圣,不容侵犯:人不能太鲜廉寡耻》。

随遇而安的风格,依旧是那么犀利,他大骂某些艺人艺德缺失、耍大牌,并且认为卫兵在一开始将其推出警戒线之外,并不是动手打人,反倒是“某个名不见经传的女艺人恼羞成怒”,踢了一脚卫兵,这才引发武警战士的反抗。

至于其后发生的要求武警战士道歉,并且诸多报纸忽略武警的身份,有意混淆公众的视听,他不屑地评价,“这是一场手段卑劣的炒作,鲜廉寡耻就是对他们最准确的定义。”

要不说随老师目光如炬,居然能看出来这是一场“炒作”,然而就在同一天,新华北报的一级记者李逸风同时发表署名文章——《电视台的武警》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